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之六一找打则横抽之
    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br></br>

    王沧海身动如电,猝不及防间,快手挥过!

    “啪!”清脆一巴掌,打得满堂响!

    以王凤儿心动一层的实力,居然没有躲过,被打了个结实!

    痛,火辣辣地痛,脸上肿起高高一块不说,那一巴掌更像一把钢刀,刺入她心底!

    她从小到大,还没有受到这样的侮辱!

    王凤儿分明看到几个世家女子瞅着她露出一丝讥笑,而一向被她压制得死死的王薇也在惊讶过后露出隐秘的笑来,她看向赵吉,赵吉却根本没有看她,他的一双令她着迷的双眼,正死死钉在王沧海身上!这个贱人,这个该死的贱人!

    这一巴掌,也算彻底地将最后一点血缘情分丢掉,王沧海和王凤儿等人,已经是剑拔弩张!

    “你敢打我?”王凤儿冷声喝道,眼中喷射的火焰十分吓人,她就算有些城府,也不过是十七岁的女孩,再说她娇生惯养,从没在众人面前丢这么大的脸,愤怒可想而知。

    “这话说得——谁贱,我抽谁,有什么不对?”王沧海无辜地摊摊双手,说道,根本无视对方的愤怒。如果愤怒能杀人,干脆都去练习用眼神打架算了,还要艰苦修行干嘛?

    戚柏天立即给自家徒儿竖起大拇指,有道理!

    “噗嗤——”狐不四一声轻笑,顿时满堂生花。

    但这无疑也使两方的矛盾瞬间升级!

    王风当先一步,沉下脸说道:“堂妹这样做就太过了,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诚心认错,带着秘籍——”

    王沧海打断王风话语,冷声道:“抱歉!我早已不是王家人,更不会认错,那什么破烂秘籍,我更没拿!”

    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她身上泼这些莫须有的脏水,她也有了脾气!

    尽管她一口不能抵众言,但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王风也有些动怒,王沧海所作所言,已经在王家的脸面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哥哥,别和她废话了,把她抓起来送回去交给爷爷处置吧!叛家罪,嘿嘿嘿嘿,有她受的!”王薇凑上来说道。

    “啪!”又是一巴掌,快如惊风,甚至连王风都没看清楚。

    王薇顿时被打飞在地!

    “口臭不刷牙,污染空气可真是罪过。”王沧海扇扇鼻子,“叛家?抱歉,你们搞清楚点,我和那个所谓的王家,早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她目光凌厉,恩情早已经断绝在三年前。

    她如同初飞的凤凰,展露了她第一声雏鸣!

    王凤儿再也无法忍受心中暴涨的怒气,抽出鞭子冷声说道:“风哥哥,让我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种!”她要在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三年前那场侮辱,全部加诸她身。就算她这个十灵根的废物出乎意料的到了开光二层,但也仅仅是如此罢了!

    王沧海看了王凤儿一会儿,眼中闪过幽光,突然朝一旁呆立的范剑说道:“范公子,王家小姐似乎要同我一比高下,不知道范家会不会秉持公正,不许他人插手呢?”

    她此番同王家彻底撕破脸,怕就怕王风鼓动其他家族一起捉拿她,那她可真就要得不偿失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范家拉下来,替她垫底。范家在这场拍卖会上下了很大功夫,想来也不会愿意它变成一个闹场。

    范剑额头见汗,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个处理不好,很容易出问题。

    可其他家族众目睽睽地看着,他要是不拿个主意,也要被看不起。

    “好,由我作证,两位小姐的比试切磋其他人不得插手!”他终于拿定主意。

    王风叹了一叹,看来他要另作打算,他这才略带深意地瞥了王沧海一眼,她那么说,莫非早料到他会请其他人协助?

    众人让出了一块空地,算是战台。

    说来,各大家族虽然达成联盟,但暗地里的比对较量是必不可少的,像这种家族内部争斗的事情,他们更愿意旁观,最好双方斗个你死我活才好。

    况且,他王家也没有登高一呼百家从的魄力,如果王鼎枫在还好说,他不在,那就要拿出十足“诚意”来。

    王凤儿抢先跳上战台,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将三年前那一幕重演,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告诉她,这一次她一定要将这个贱种折磨得生不如死,让她那引人嫉妒的脸蛋碎成花,她倒要看看,一个十灵根废物,有罪之人,还是一个在众目睽睽下被羞辱的女人,还有谁敢要她!

    王沧海不慌不慢,慢悠悠而来,“王小姐可会手下留情?比试点到即可怎么样?”

    王凤儿咬着银牙,冷声道:“不,你这王家叛女,不将你打废打残怎向家族交代。对你,严惩不贷!”

    王沧海黯下眼眸,轻声道:“哦?那真可惜。”

    她刚走上台,王凤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杀上来,那长鞭如蛇,冷冽刁钻,比起三年前,她的功力大涨。王家人确实很看中她,这一手鞭子功法,便是极品武技。

    她鞭功一使出来,众人便一阵喝彩。

    正是满场鞭影,不辨萧何,难以阻挡!

    王沧海却站在台上一动不动,她掏出一把黄色符咒,抛出几张画地为牢进行防御,又抛出一张虚弱符。

    “愚蠢!”王凤儿鞭子一挥,符纸便被抽破。

    但却有几张不知何时飞到她背后,轻飘飘地贴上去。

    接下来,人们便看到一场最不可思议的比试。

    王沧海自始至终都站在角落动都没动,王凤儿却呈现各种异状!

    符咒中有一类诅咒符,不需要你比敌人强,只要敌人比你弱。

    虚弱、中毒、伤寒、头晕、重影,等等等等!

    王凤儿苦不堪言,各种诅咒一出,她顿时躺倒在地,面色痛苦,哼哼唧唧地硬是起不来。仿佛被抽干力气似地,刚才的身姿矫健一去不返。

    两人比试,她终于一鞭子都没抽到王沧海身上。

    而王沧海,只轻轻地丢了几张符,就轻易将她制服!

    这场战斗,看得众人大跌眼镜,这根本就是无赖战法!

    怪不得一个开光二层的敢于挑战心动一层的,原来如此!

    顿时,所有世家子弟对那符咒产生极大兴趣,若是家族比斗来这么一两张,结果,怕是大不相同。

    王凤儿知道自己败了,无比窝囊无比屈辱地败了,她像一条蛆虫在地上扭来扭去,却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

    她头发散乱,眼中却露出刻骨的怨毒。

    王沧海这才慢慢走过去,一把捏起她的下巴,露出一抹笑容:“如果我是你,我绝不会露出这种眼神,我要杀人,必定会让他不知道我为什么杀他。”

    一股深邃的寒意霎时席卷王凤儿全身,这一时,这一刻,她恍然觉得,眼前这个笑颜如花的女孩,根本就是个——洪荒巨兽,那双眼眸中渗透出的冷意,是对生命的杀伐同无情!

    仿佛——高高在上的君主!

    她只觉自己胸口被贴了一张符,紧接着,一道巨锤般的力量,将她扫到台下,砸入人群中!

    “堂妹!”王风大喊一声,快速冲过去抱起王凤儿。

    此刻这朵“妩媚之花”哪里有半点妩媚,满头满脸的血迹,已然昏迷!

    “王沧海,你未免太心狠手辣!”王风双眼通红,大声怒喝!

    “怎么能这么说,”王沧海委屈道,“如果现在躺在地上的是我,你会这么愤怒吗?”话说间,虽依然带笑,那双眼睛却是澄澄的冷。

    三年前,她被打得满身是血,只有爷爷一人护她,可,护了,还是打,两人一起打!

    王风哑口无言,他确实——不会,非但不会,甚至连情绪都不会动。

    “啪啪啪啪!”赵吉拍着巴掌踱步上来,细长的眉眼,眼角一颗泪痣,三年不见,他的样貌丝毫没变,甚至多了一丝风流妩媚,他一出现,大半女客目光都集中他身上。

    年轻、俊美、家世大、本领高,夫婿的不二人选。

    但这男人,又似乎太妖太阴美。

    “我的玲珑宠姬,你终于出现了。”他露出一抹似风流,似冷魅的笑容,牢牢盯住王沧海。

    王沧海浑身不舒服,那种如毒蛇盯住的感觉——又出现了!

    ------题外话------

    明天下午两点入v!

    明天五更!

    亲们准备好pp开砸啦╭(╯3╰)╮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http://buyxxsynet

    http://buyxxsynet

    http://buyxxsynet

    http://buyxxsynet

    通过潇湘导购(http://buyxxsynet

    http://buyxxsynet

    http://buyxxsynet

    http://buyxxsynet)前往淘宝网购买化妆品,http://wwwxxsynet

    http://wwwxxsynet

    http://wwwxxsynet

    http://wwwxxsynet

    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