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含香
    二人间气氛有些尴尬,看着脸蛋红红,眼中已经水汪的玉霞,李文强心中火热,正要说话时,脚步声想起,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妈?你在吗?”

    玉霞犹如找到救星,连忙叫道:“含香,我在这里!”

    接着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李文强一听就知道是玉霞的女儿含香了,说起来李文强史第一次见到她,看到她的相貌李文强心中不由暗叹,小姑娘今年应该是十五、六岁吧,年纪虽然小了一些,当时发育倒是蛮良好的,农村的女孩子比城市女孩当家早,也早熟。《手#机*阅#读》别说,这小妮子在李文强刚才的一翻观察下,得出结论是个小美人胚子。她有著鹅蛋型的脸庞,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秀灵的美目中似乎涵著汪汪的清水,小巧的琼鼻找不到一丝的瑕坯,配著樱桃般的小嘴还有那一口整齐的贝牙,娇嫩的就是不用任何的化妆品,都显得那样的水嫩动人,李文强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出自农村的小女孩子会有这么好的和气质。

    含香走进稻谷场,发现除了口妈妈外竟然还有人在,不由的一怔,接着看到李文强打量的目光,有些害羞的别过头,俏脸蛋儿微微有点红,鼻子挺翘,丰润的嘴唇显得晶莹,玉霞道:“含香,他就是帮了我们恩人的李文强李家兄弟了,叫李叔。”

    “李叔好。”

    含香乖巧的叫了一声,浅浅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有一种少女特有的清纯在眉眼间流露,让人不由得怦然心动。她的衣服有些单薄,小显得含苞待放简直可以把那条的确良上衣撑破。

    武龙有些呆愣,她们母女俩,一个是清纯可爱、一个是风韵妩媚,一个眉目含情、一个温柔似水,一个娇小稚嫩、一个。当真是极品的母女花,心中再次火热起来,好在他到底不是色狼,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笑道:“别叫我叔叔,我才二十三岁呀,把我叫的太老了吧,不嫌弃的话叫我李大哥吧。”

    含香点点头,再次乖巧的叫了声:“李大哥。”

    虽然和王梦一样是极品,但是王梦十分活泼,而且经历充沛,是元气,这个叫含香的小女孩却是如此的乖巧,应该是胆怯娇羞型的,脑海中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是玉霞道:“含香,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晚了还没有睡着吗?”

    含香柔柔的道:“妈妈,我醒了看你不在$,也有些睡不早就出来走走。”

    “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含香点点头,李文强也道:“一起回去吧。”

    玉霞脸微微一红,点点头三人并排向村庄走去,玉霞微微落后一步,打量着李文强眼中闪过阵阵迷惘。刚才那羞人的一幕始终在她脑海中盘旋,那可是女人的敏感地,除了自己丈夫怎么能让外人碰?虽然他是自己大恩人。但玉霞很明白,如果换成其他男人,自己是绝对不会让他碰的,最多咬着牙自己。但为什么在他身边偏生不敢,偏偏柔弱,偏偏他说帮忙时,自己却不拒绝呢?

    回到村庄,村子中央两栋气派的两层小楼在月光下似乎反射着光芒,那正是村长的和村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百万富翁王保全的家,村子里都是普通的砖瓦屋,而在村边,玉霞的两间土屋似乎也有些另类,望着墙面坑凹不平的土屋,李文强叹了口气,这屋子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了。那时候村子多数都是土屋,直到后来才渐渐都盖了砖瓦房,不过玉霞的丈夫是个孤儿而且早死,所以玉霞一直过的很是艰难,有时候甚至没有饭吃,当然就更别提盖新屋了。好不容易存了点钱买了头黄牛,结果前些日子病死了,让她们更是雪上加霜。

    住在城市里的人是不会明白农村中一个家没有男人的艰辛的,很多城市女子标榜独立队男人不屑于顾,但是在农村,男人真的是女人的一片天,没有男劳力在农村生活可不只是在体力活上的艰辛,所以对玉霞来说那头黄牛的作用比普通农家更重要,忽然死了,让她们已经进入了举步艰难的地步。

    李文强很想帮助她们,但是毕竟来村子不久,怕这么做反而起了反作用,寡妇门前是非多,惹来闲言碎语也就罢了,就怕伤了玉霞的自尊心,世界就这么奇怪,越是穷的中有骨气不吃嚼来之食的人很多。送母女两道了她们房子前李文强道:“我先走了,玉霞婶,含香妹妹,明天见。”

    玉霞点点头,脸上仍然有些红晕,含香却是忽然叫住了李文强道:“等下,李大哥。”

    李文强好奇的道:“含香,有事情吗?”

    含香咬着贝齿,轻声道:“李大哥,我听说你似乎在收购野菜,我知道有个地方很多,而且种类也多,我采买给你好吗?我,我只要五分钱一斤就可以了。”

    李文强一怔,玉霞已经连忙道:“含香,别胡说,野菜这么贱的东西,连我们都不吃了,这么能够卖钱?别为难你叔。”

    李文强却是笑了起来道:“玉霞婶,你误会了,我收购野菜真的能够赚钱的,竟然含香知道哪里有大量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如果真的很多的话,我给你五毛钱一斤这么样?”

    “五毛一斤?”

    野菜在外界或许很难找,但在这个小山村四周山上,却是再多不过,那后山每每到夏季,几乎都是一眼望不到边际,那该有多少?这些东西竟然能够卖钱,而且五毛一斤?实在出乎两人的意外,母女两都不傻,很快明白了李文强想要以这个名气帮助她们度过难关的想法,李文强不等她们说什么,好不容易有了个可以光明正大的帮助她们的名头,这么能够让推迟,当下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来我家吧,我先去睡了。”

    不等母女两反应过来大步的离开。回到家里李文强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一连窜事情,辗转反侧很久才渐渐睡去。一连三天,这个封闭的小山村完全为李文强发起的野菜热沸腾了,当第一天晚上一个个小孩拿着七八十块钱回到家里后,那些大人也都震惊了,他们中午也都听说了此事,但因为农活忙,并未深究,还以为是玩笑,但到晚上终于明白是真的!那一叠钱耀眼无比!

    第二天早上,全村的大人全都跑到了李文强家门前,笑话,虽然农活忙,但耽误一两天也损失不了什么,而挖野菜就不同了,干一天就是上百,这要能挖个十天半月,差不多就赶得上一年收入了。李文强本不愿答应,但奈何关系扯着关系,若是生硬的拒绝,以后可就别想在村庄混了,只能无奈同意。好在让他松口气的是,村里人淳朴,没外界商人那么多想法,加上不确定野菜的真正价值,并没谁敢扔大钱跟李文强抢野菜。

    到第三天傍晚,村庄四周的野菜已经彻底被挖完,总共有近一万斤,一个庞大的数字,李文强为此付出了几千元前,虽然李文强并不是太富有,但是有二十多万存款的他真的不在乎这点钱,不过对村子来说却是不小的收入,人人在高兴的同时,暗自想道:“城里人就是城里人,读书都读傻了。”

    只有玉霞母女没有要李文强的钱,含香发现的地方那个足有上三千斤的野菜,按照一斤五毛算的话,那么就是一千五百多,她们一再强调,只有等李文强把这些菜卖出去后,真正赚到了钱才会要他的钱,对此李文强很是无奈。

    一万多斤的野菜被武龙囤积院子中,分类放好后,李文强十分悠闲,到是二妞十分着急,怕李小凤亏惨了,就在她担心不已的时候,三辆卡车开进了村子,常龙终于到了,来的不知是他,还有他的爸爸常富。

    李文强先给常龙的父亲常富倒了杯水。常富五十多岁的年纪,精神头是相当的足。这爷俩都是浓眉大眼为人热情,相处起来很舒服。就算没有跟常龙之间的兄弟情谊,李文强对这位常富,也都很有几分敬意。前几天常龙就收购野菜的事情一口包揽了下来,常龙爸决定亲自过来看看儿子口中赞不绝口的世外桃源。看着李文强囤积的上万斤野菜,常龙他爸来回看了看,蹲下来,揪点菜茎尝尝,满意的点点头。

    大概商定了一下价钱,按一斤十块钱收,产多少,饭店全包下来,只要能保证这个菜质。一直陪在身边的二妞当时就有点傻了。没想到给这么高价,傻乎乎的她以为也就几毛钱一斤。常龙拍拍这傻哥们的肩膀,告诉他放宽心,你这地就那么点大,一年到头也就撑死产上万斤,还不是一次给,一个月结次帐,其实压根没多钱。再说,自己老爹能做亏本生意吗?听兄弟这么一说,李文强想想,觉得倒也是这个理。院子就这么大点地方,确实也折腾不出啥来。

    事实上,常龙也知道,他家是看在李文强和自己的交情才给的这个优惠价,实际上确实是高了点。但常龙也知道自己这兄弟很实在,心肠软,目前又没有工作,也存心拉他一把。好在菜质确实不错,量也不多,自家虽说少赚点,倒也不亏,所以才跟老爹极力争取。不过,事后的发展最终让常龙一家都始料不及。当初的让利成交却是大大成全了他们。好心有好报,这句话很长时间一直让常龙他爸念在嘴上。

    最后李文强又雇用了村里几乎所有的中年人,把野菜全部放搬运到$$了车里,让他们再次小赚了一笔,在村中人目送下离去。这时候李文强把以个装有三千元现金的信封强行送到了玉霞母女手中,母女两间李文强真的赚到了钱,终于不在坚持,受下信封,李文强放下钱就走了,当母女两打开信封次发现钱竟然是自己所得的一倍有余,正当他们第一念头是还钱的时候,信封中一张字条掉落下来,只见上面写道:“三千斤野菜一千五,剩下的是奖金,千万别推迟,用钱买头水牛吧。”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让母女两心中都是感动无比,竟然流下泪来。

    (村光(村光乡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