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9曲意接近
    宇星的话让帕克和埃姆跳漏了一拍,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随即埃姆便嘟囔道:“我们投降、投降!”

    “你呢?”宇星捏着帕克的后脖梗问道。

    帕克比埃姆稍微嘴硬点,回道:“我俩已经只剩内裤了,你再想对我们动手可就超出赌、赌注了。”

    宇星冷笑不已。

    帕克忐忑不安,心里已有了最坏的打算,宇星却撇嘴道:“算你说得在理,我要剥你们的皮暂时还师出无名。”顿了一顿又道,“赶紧滚,否则我改了主意也说不定。”

    俩鬼佬支起身体,扑爬连天地向大门口奔去。雷斌手下的保镖刚想阻拦,却被他以眼神制止。

    满堂哄笑送了洋鬼子出门,宇星回身从**赌台上抓过一百几十万的筹码,冲雷斌比了比,道:“斌子,我带媳妇去玩玩,剩下的筹码你处理吧!”说着,拉起巧玲的手,向**走去。

    雷斌手一挥,让老王带着几个荷官把筹码给收拾了,又把柳眉扯到一角,道:“阿眉,这些钱单开一个户头存进去,以后宇星来了,吃喝用度全从这里面出。”

    柳眉自也清楚雷斌的心思,点点头表示明白,反问道:“需要单独立个账簿吗?”

    “你糊涂,这种事怎么能白纸黑字呢?”雷斌斥道,“再说了,宇星要真在乎这几千万,也就不会交给我处理了。”

    柳眉倒不是糊涂,而是习惯和不忿。以前混黑的时候,她与人利益交换就习惯了留个底,如今对上宇星,她心有怨气,故意提这一茬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柳眉也知道,就今天宇星表现出来的那一手剥衣技巧,她这一辈子也休想拿他有办法。

    宇星一边陪巧玲嘻嘻哈哈地玩着**,一边暗中联络上了正飞速赶来的兰莹。

    **,您有什么指示?那俩米国佬的资料你那儿都有副本吧?有的。那好!他们已经离开了寓所赌场,我估计他们会直接开车离开,你的任务就是找到他们,并跟车窃听他们说什么,将内容即时传给我,至于下一步,再等我指示!好的,我明白了!刚跟兰莹聊完,宇星就听见**叮叮当当的。

    巧玲高兴地叫道:“老公,你快看,中了、中了!”

    宇星一瞧,才一个三奖,不过自己媳妇高兴就好。

    又玩了十多把,宇星耳内的脑波器传出了车声和人声。

    泄特,泄特!敢这么羞辱我们,我一定要让那只黄皮猴子好看。埃姆吼道。

    什么一只,是一群,那一群黄皮猴子都该死!帕克的言语更恶毒,也正是这句话为他埋下了杀身之祸。

    那你刚才怎么不适用异能把那些猴子都杀了?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那个赌赢了我们的黄皮小子十有**是古武者,而且修为还不低,我怕跟他打起来会两败俱伤,若引来了东方异能者那就更不妙了。哼,现在我们任务失败,跟引来东方异能者有什么分别?埃姆不豫道,这都怪你,非要跟那只黄皮猴子赌。这怎么能怪我呢?就算我不同他赌,他也会找上我们俩的,肯定是雷斌找来镇场子的。那咱们回去怎么交代?埃姆问。

    还交代个屁,任务已经失败了,你以为上头会放过我们吗?要不我们用其他方法去接触目标成不?或许能完成任务也不一定。狗屎!我们已经暴露了,还怎么去曲线救国接近目标啊?就算目标不清楚,可她跟雷斌一说不就真相大白了嘛?帕克怒忿难平道。

    听到这里,宇星基本可以断定,这俩鬼佬有奸谋,但他们设计的对象绝对不是雷斌或柳眉这么简单。毕竟在离开赌厅前,他们已经和雷斌俩口子照过面了,再想搞什么曲意接近,俩口子会在第一时间就有警觉,又何来“告诉雷斌”这一说呢?

    这同时也解答了宇星扫描过帕克和埃姆属性之后的疑问,以两个鬼佬的异能和特长,要赌垮寓所赌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有个一上午也就搞定了,可偏偏几天过去了寓所赌场还能屹立不倒,实在有够蹊跷。

    不过,俩鬼佬所要接近的目标不是雷斌俩口子那又会是谁呢?

    负责窃听和即时传输的兰莹恰好在这个时候传音道:**,我怀疑这俩米国佬要接近的目标是雷若影!就凭他们?不大可能吧?宇星哂道。

    连**您都觉得不可能,那雷若影就更不会怀疑他俩喽!我说的是在战力上不大可能,帕克和埃姆这种货色,雷若影一只手就能灭了他们,那他们接近雷若影有何好处呢?别人不知道,曾在别动队几个组都待过的宇星却深知,其实别动队的异能者们就是一把尖刀,指哪打哪,除了与任务相关,其他的机密实际上知道得很少。

    正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所以接近雷若影是一步好棋。我想身为女人的雷若影也不会对两只蝼蚁下毒手吧?兰莹分析道,只是这目的不太明确。我想应该跟最近影姐正在执行的任务有关。宇星做出了唯一可能的猜测,兰莹,你这样,等俩鬼佬的车上了大路,你就制造一起车祸,干掉帕克弄晕埃姆,再让帕克的尸体人间蒸发,然后你扮成帕克,跟埃姆一起去大使馆。至于在大使馆你听到些什么看到些什么,都即时传给玉琴,懂?知道了!收了线之后,宇星又继续和巧玲玩**。

    快午夜的时候,赌场客流渐少,雷斌打发人过来请宇星俩口子过去聚一聚,吃宵夜。

    之后又聊了一会儿,大家便各回房间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宇星从雷斌那儿借了辆奔驰跑车,把巧玲送去学校上课了,而他则径直赶往京城军区,因为在这里还要宣布选拔的最后名单。

    所有相关情况都是由齐勇负责宣布的,令宇星诧异的是,最后的八百人名单竟没有改动一个字,完全就是他交上去的那份。

    宣布完名单后,自有总参总务处的人把没有入选的兵带走。大操场上剩下的八百人,这才是最终确定下来。

    齐勇凑到马树森耳边道:“老马,今天总长临时去了中南海开会,没能来,你就代他说两句吧!”

    马树森望了眼另一边的宇星,悄声回道:“还是宇星说吧!毕竟到时候具体负责实施训练的总指挥是他嘛!”

    齐勇微愕的同时,也觉察到了马树森对宇星的态度变化,心说这老马还不傻,还知道巴结军中最前途无量的那个。对于让宇星讲几句,齐勇自然没有异议,当即就把话筒拿给了他。

    在两位老大哥面前,宇星自然推无可推,便恭敬不如从命,走到台前,清了清嗓子讲道:“同志们,选拔终于告一段落,但整个过程在我看来就三个字——太儿戏!”

    这话一出,原本肃穆一片的操场瞬间出现了嘈嚷声。

    宇星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续道:“我并非夸大其词,等你们真正进入了训练系统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炼狱,对于你们来说,系统的淘汰才是最残酷的。不信,你们可以问问他们!”说着,手指向了卞虎柳卫忠等人。

    “卞虎出列!”

    “到!”一身迷彩服全副特种作战装备的卞虎朝前跨了一步。

    “卞虎,你来告诉他们,告诉这些连‘十人斩’都不是的菜鸟,你在系统中挂掉过几次。”

    “报告,我一共进入系统地图1191次,通关四次,阵亡1187次!完毕!”

    全场哗然。

    选拔这些天来,柳卫忠、卞虎早被各军区的特种精英们誉为选拔营中的两大战神,没想到战神进了那劳什子系统后居然会死得这么惨。

    操场上。

    高义松王中天他们那一拨正小声嘀咕着。

    邱承云是第一个出声的:“哇靠,那系统有没有这么厉害啊?连虎哥进去都只有吃瘪的份儿,那我们岂不是……”

    “反正就是死呗!死着死着就习惯了。”钱皓边说边在偷笑。

    高义松撇嘴道:“死习惯?我怕你还没习惯就成精神病了……”

    “想想虎哥那帮人跟我们的差距吧?”王中天分析道,“有多大?你们知道吗?所以说那系统绝不是一个‘死’就能撑过去的。”

    下面小声议论得正欢,台上的宇星又道:“对于卞虎这成绩,我只能形容为马虎、勉强,甚至它连系统规定的合格线都没有达到,所以在你们下面这些人正式进入系统时,特训处虚拟训练中队的人将会陪你们一起进入,共同进步。”

    “好了,响鼓不用重锤,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说完这句,宇星便回了自己的位子。

    这时,军区副参谋长来到马树森身边和他耳语了几句。马树森转头又同宇星道:“那个波斯女人姬雅丝和伊方的参训人员已经到了,你去接一下。”

    宇星听后虽不情愿,却不得不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