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3疯狂飙价
    竞拍竞拍,不怕有人争,就怕没人抢。

    澳洲负责人的叫价一出,众人在怔愣之余,心头均泛起了嘀咕。

    乌尔杨科夫亦是如此,美尔纱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当即举手高喊道:“三亿二!”

    俄国方面的人都愕了一下,正出神的乌尔杨科夫自然也是,旋即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道:“血蛇,你叫这价也忒高了吧?”

    美尔纱瞪他一眼,冷笑道:“高?瞧着吧,要是32亿能拿下,我把头剁给你!”

    乌尔杨科夫愕然。

    殊不知,美尔纱这一嗓子,直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鸦雀无声之间,心里的嘀咕却更大了。

    “俄国的朋友出价三亿二,还有叫价的没有?”云曼慢条斯理地煽动着现场气氛,“要是没人叫价,那第二套原版宙斯盾就归俄国朋友所得喽!”

    第二套!?

    听到这个关键词,各**火商心里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不妙之感。

    他们到岛国干嘛来了?还不就是为了买宙斯盾嘛!

    可原版宙斯盾就只有四套,你不要别人就拖走了,刚才西班牙方面出价25亿有人就受不了了,结果搞得一群人跟风觑望,现在大家心里都有点后悔了。

    看来刚才那个西班牙年轻人的举动未必就是冲动未必就是现财,照目前的情况看,剩下的三套宙斯盾必不会少于32亿这价格。

    醒悟过来的军火商们纷纷出价,竞拍开始变得激烈起来。

    “三亿三!”

    “三亿五!”

    “四亿!”

    这一次,下面的喊价与第一次完全不同了,各大军火商的抠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多叫个几千万就跟玩似的,而且其余各方一点不嫌贵,全都紧跟不舍,三两下功夫,价格就被抬到了四亿八的坎上。

    这个价格正好是之前所有军火商估价的两倍,也差不多到了各方的心理极限。

    若不是只有脖子能动,乌尔杨科夫这时候都想对美尔纱竖起大拇指了。照眼下的情形来看,五亿未必能打住,此时乌尔杨科夫的心里多少有些怨怼当时美尔纱把价叫少了,应该直接从澳洲喊的三亿提高到四亿,这样恐怕已经把第二套宙斯盾拿下了。

    可惜,他也仅能在心里yy一下,48亿的价格刚叫还没有二十秒,麦哈麦德就代表中东方面高喊道:“55亿!”

    “五亿五千万,中东的朋友叫价五亿五千万……”台上的云曼这时才感觉出点儿主持竞拍的味道来,“如果诸位不再叫价的话,那这第二套宙斯盾……”

    场内沉寂了一下,不过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下一秒,不待云曼把话说完,印度的帕贾斯就再次喊出了一个高价:“六亿!”

    如果是在第一套系统竞拍时叫出这个价格,也许还能震得住在场众人,可惜现在众人看重的再不是价格,而是一觑米军核心技术的机会,仅有的三次机会。这样的机会错过一次就少一次,不然等将来的某一天,米军技术换代主动出售这种相对落后的原版宙斯盾时,那可就不是落后一步,而是落后两步甚至几步的问题了。毕竟技术就是钱呐!

    所以,六亿这个价格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甚至都没用台上的云曼煽动,麦哈麦德就再一次加了价:“六亿五千万!”

    中南半岛的印度连后起的工业国都算不上,自然没有卖了多年石油的中东人有钱,所以再跟价的时候,帕贾斯的底气就没前一次那么足了:“六亿七!”

    “七亿!”麦哈麦德的喊价反嘴就来,完全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七亿一。”帕贾斯有点死撑的味道。

    其他军火商已算基本退出了此次竞拍,他们在隔岸观火的同时,心里也不免忧心忡忡,不管中东还是印度,谁家输了都会是最后两套系统的有力竞争者。不少军火商已经在转着眼珠,开始盘算着第二套系统竞拍结束后打电话调集更多资金了。

    “七亿三!”麦哈麦德很有底气地喊道。他喊七亿三的时候好像在喊七块三,还不是美元,是韩元!

    “好,中东的朋友出到七亿三千万了,还有没有朋友出价!”云曼也被节节上升的报价,刺激得有些兴奋了。

    众军火商心里叹息一声,算是彻底没了脾气。

    这时,美尔纱又出手了:“七亿五!”

    乌尔杨科夫大吃一惊,因为他们这次来拢共就带了七亿款子,要是七亿五真成交了的话,上台缴不上钱,那禁锢了在场所有人的散界高手还不得把他给撕了啊!

    “乌尔杨,你慌什么慌?老娘我还有些私房钱,凑够七亿五没问题!”美尔纱的声音适时响起,“不过这价已经到了我们的极限,估计中东人那边还有余力。”

    话音未落,麦哈麦德果然叫道:“七亿七!”

    美尔纱反嘴就喊道:“七亿八!”

    乌尔杨听到,心里已经在盘算怎么把手下所有人的私钱集中了。

    “八亿!”麦哈麦德喊完这个价后,心里也有点发虚,因为八亿五就是中东方面的极限。

    这一回,美尔纱没再叫价。

    云曼见机喊道:“八亿……中东的朋友出价八亿整,还有没有朋友要加价的?八亿一次……八亿两次……八亿美金第三次,成交!恭喜中东的朋友,请上台来办理手续……”

    最终,第二套原版宙斯盾被麦哈麦德以八亿usd的价格拍了下来,只是他心里却多少有点苦涩,这个价位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他的心理估价了,他本来以为六亿就已经足够,没想到生生多耗了两亿。

    要知道,刚出库的新美钞,一张富兰克林重约115克,一万元就是115克,叠在一起厚度大概1厘米,100万叠在一起就是1米厚,一亿美金就相当于一百个这样的钱摞。美金无论面额版别均为毫米,也就是说麦哈麦德多花那两亿能够垒成一个长3的长方体,大概和五个席梦思重叠起来的体积差不多大,实在有够夸张。

    成交后,第二套宙斯盾很快也从天而降,麦哈麦德让人验货无误后,立刻就将八亿美金划入了云曼指定的账户中。

    跟着,新一轮休息时间到。各军火商负责人纷纷走到僻静处打电话调集资金。同时,这些人心里对于只花25亿就买到一套系统的西班牙人以及高价拿下第二套系统的中东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些些不满。他们的不满也正是宇星想要的。

    厂房一角,帕贾斯正在询问康差加前事。

    “照你的说法,西班牙方面跟这帮劫匪有勾结喽?”

    “我也只是偶尔听那么一句,做不得准。”此时康差加又把整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作出的判断已经没有之前那般自信。

    “不管怎么说,西班牙人占了便宜那是肯定的。”帕贾斯恨恨道,“接下来的两轮竞拍只怕要拼老命了。”

    “谁说不是呢!”康差加叹道,“更让我担心的是,眼下咱们的生死都操在那帮劫匪手里……等拍卖完了,他们再来一次打劫也不是不可能!”

    “我倒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帕贾斯摇头道,“他们要想打劫的话,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直接禁锢住咱们,逼着转账,那多省事儿!只要有一半人转了,那可比卖四回宙斯盾的钱多多了!”

    康差加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

    不久,第三套系统的竞拍开始。

    俄国方面乌尔杨科夫起了第一个价格:“五亿!”

    “五亿八!”

    “……”

    与此同时,岛国特侦部已经在拍卖场的整个厂区外头设置好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就等着收网抓人,光明正大的拿下那四套宙斯盾了。

    没了米国人的干扰,做为特侦部此次临时围剿行动的总负责人,山田隆久相当地有自信。他笃定会把那帮胆敢劫持米国舰队的匪徒一网成擒,这样对米国人也算有了交代。

    米国,黑宫,总统办公室。

    “潘彼得,都这么晚了,你不在家里睡觉,慌慌张张跑我这儿来干嘛?”奥马脸色相当不好,因为刚才潘彼得又一次打搅了他的鱼水之欢。

    “总统先生,大事不好了!”潘彼得正急得火上头,哪还有心情去在乎奥马的情绪,“我刚收到消息,派往岛国的联合行动小组全军覆没!”

    “什么!?”奥马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缓和过来,结巴道:“莫、莫非奥、奥凯斯大、大师也、也殉职了?”

    潘彼得神色凝重道:“这倒没有!”等奥马脸色一松,他又续道:“不过伤得很重,他传回信息说,如果没人去接应他,那他只有潜伏着找机会混出岛国了。”

    “什么!?”这下奥马彻底坐不住了,转起来绕了两圈,急切道:“那马上请克米特大师前去岛国营救奥凯斯大师如何?”

    “总统先生,如果你问我的意思,那最好不要!”潘彼得回道。

    “为什么?奥凯斯大师可是救过你命的,为什么你居然反对……”

    “我并不是反对营救奥凯斯大师,可是眼下形势很不乐观,奥凯斯大师被何人所伤,我们根本不知道,克米特大师去了也许就会落得跟奥凯斯大师一样的下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