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俏贵妃智斗阉官 遁入深谷十一
    这两日,太医院院使姜德兴心里宽松了一些,他知道上次在走出刑狱的门时遇到的那位狱卒已经被沈德义的人除掉了,他可以放心了,现在,除了沈德义,没有人知道何太医是他毒死的,而沈德义自己就是局中人,他是不会把消息透露出去的,所以,姜德兴感到非常安全。

    当然,担心受怕的事刚刚过去,新的烦事又来了,沈德义让他想办法延长皇后的病情,要么想办法让皇后的病不要那么快被治好,要么想办法让何芷菡在一段时间内无法为皇后开处方,而这两件事都是极难办的事,是要冒巨大风险的,他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如果他不做,沈德义还不知道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他,何况,沈德义信守诺言帮他除去了可能出现的证人,他就必须按照沈德义的吩咐去做。

    姜德兴绞尽脑筋,一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办好沈德义要求做的事,后来,有一日他到太医院时,他的下属来报告太医院进药的情况,他突然想到了一种称为“奇花酥神散”的药,这种药是西域的药师送来的,它是用深山中的三种奇花的花蕊配制而成的,花蕊配制前,香味沁人,而配制之后,不同花蕊中的药物达到一种气味的中和,变得无色无味,如果将“奇花酥神散”少量吸进鼻孔里,便能使人精神振奋,而如果长时间吸进这种药,药物大量进入鼻孔后,就会使人心跳加快,精神兴奋。脑筋绷紧,发热烦躁。更严重的会使人冒汗呕吐,神志迷糊。

    当然。吸入“奇花酥神散”之后,不会使人毙命,但会长期有病理反应,是比较难医治的,而且,吸了这种药之后,受这种药物刺激的人是很难被查出是什么药物造成的。

    姜德兴还知道,身体虚弱的人对于“奇花酥神散”非常敏感,只要吸入少量的药。便会起较大的反应,而对于身体健康的人,则需要吸入大量的药才有反应。

    姜德兴想到了“奇花酥神散”,他很高兴,他认为,这“奇花酥神散”此次可以很好地派上用场,他决定用这种药来达到延长皇后病情的目的。

    作为著名的御医、太医院的院使,姜德兴对于药物的医治原理非常熟悉,他知道。医师诊问病情是要根据病人的症状以及所观察到的体征来考虑用药的,而且还要结合病人身体的整体状况,才能开出很好的药方,对于重病的人。在加减药前,诊断更需要仔细,要根据前一次服药之后的反应以及当前病人的体征来将药进行加减。所以,一旦病人病情突然加重。而且一时还不知道病情加重的原因,就必须调整药方。根据病人当前体征对药方作尝试性地调整,一旦药方有效,再根据病人身体状况,适当增加药物的分量,以此来找到有效的医治方案。

    姜德性决定用“奇花酥神散”来扰乱何芷菡对皇后的医治方案,他要让皇后的病情突然起变化,使何芷菡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开处方,如此一来,皇后的病情就会出现起伏,何芷菡就没有那么容易将皇后的病治愈。

    一日午后,姜德性带着太医院的两位院判,到来皇后的寝宫前,他们表现出十分关心皇后的病情样子,他们询问德妃娘娘为皇后治病是否有好的效果,同时,他们提出要求,如果皇后允许,他们想进去向皇后问安,他们表示,如果看到皇后身体有明显康复,他们就会比较放心,因为此前他们没有办法让皇后的病情好转,一直心里愧疚着,这一次,皇后身体好些了,他们想当面向皇后道歉。

    太监将姜德兴等的意思向皇后奏明,皇后想:“德妃对本宫的医治有明显效果,本宫的病情很快好转,这让姜德兴他们羞愧万分,他们心里不安,如果没有亲自来向本宫道歉,他们将会寝食难安,看来,本宫得说几句话安慰他们,毕竟此前他们也是很尽心在医治本宫。”皇后同意让姜德兴等进去请安。

    皇后身边的宫女翠莲领着皇后的懿旨,跟着太监走出来,她对姜德兴等说:“皇后娘娘念你们一片诚心,同意让你们进去,你们进去后在卧室前一间隔帘候旨。”

    “谢谢皇后娘娘恩典,微臣等能有机会向皇后娘娘请安,实乃万幸之至!”姜德兴等表示感谢,他们随宫女翠莲进去。

    “翠莲丽人,咱们又见面了,你快给我们说说,皇后的病情是不是好多了?看你脸上轻松愉快的表情,皇后的病一定是大有好转,对吗?你快告诉我们!”姜德兴与宫女翠莲比较熟悉,他在跟她往里面走时,抓住机会问她话。

    “皇后娘娘的病情当然好多了,有德妃娘娘为皇后娘娘医治,皇后娘娘的病当然会很快好转的,如果一直让你们这些医术差差的‘太医’医治,皇后娘娘的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治好,现在,皇后娘娘的病情刚刚好些,你们就来吵闹,不让人省心!”翠莲对姜德兴说话从来都不是不客气的,此时,她见姜德兴向她问话,她乘机挖苦他一通。

    “翠莲丽人说得对,德妃娘娘的医术确实比我等高明多了,幸好皇太后英明,能允许德妃娘娘来为皇后医治,才能让皇后娘娘的病尽快好转,与德妃娘娘的医术相比,我等自叹不如,不过,先前我等为皇后娘娘医治,也是尽心尽力的,因我等医术不精,没有能让皇后娘娘的病情好转,我等已是无地自容,羞愧万分,请翠莲丽人不要再谴责我等了,请嘴下留情吧!”姜德兴故作卑躬地对翠莲说。

    “奴婢知道你们也是尽心、诚心的,你就不要再‘我等’‘我等’地说了一大通,快走吧。很快就到了。

    此时,翠莲和姜德兴等已经快到皇后娘娘的寝室外面。翠莲一边与姜德兴说话,一边关注着前面的情况。姜德兴见翠莲关注着前面,他觉得机会来了,他悄悄将一把“奇花酥神散”放进翠莲的衣袖里,他此次来皇后寝宫的目的,就是要让翠莲把药带进皇后的卧室,让皇后受“奇花酥神散”的刺激。

    姜德兴抓机会抓得很准,此时快到皇后的寝室了,翠莲没有留意他,正好是下手的好时机。如果进到里面,就没有机会了。

    翠莲领着姜德兴等来到皇后寝室外面会客室,翠莲对姜德兴等人说:“姜大人,您们请在此候着,奴才进去向皇后娘娘通报!”

    过了一会儿,翠莲出来说:“皇后娘娘让你们进去,各位大人,请吧!”

    姜德兴等走了进去,进入会客室后。前面有一道门,门上垂下一道丝帘,姜德兴等心里清楚,皇后就在这帘子后面的寝室里。他们急忙跪下磕头,齐声说:“给皇后娘娘请安!祝皇后娘娘早日贵体康安!微臣等无能,请皇后娘娘恕罪!”

    帘子后面传出了清脆而优雅的声音:“你们起来吧。念你们之前也是竭尽尽力在想法子为本宫治病,本宫就不怪罪你们了。现在德妃在为本宫治病,本宫的身体已经大有好转。谢谢你们的挂念,你们回太医院后,务必多用些心思来提高医术,别玷污了‘御医’的好名声,本宫的病,德妃有办法治好,你们不用担心,你们就回去吧!”

    姜德兴等听到了皇后娘娘说话的优雅声音,他们不得不佩服德妃的高明医术,几日不见,皇后的病情已经有很大好转,皇后已经能说出这么好听的声音,几日前,皇后说出一句话就要停顿几次,说话时非常费力地喘着气,而现在她却已基本恢复原来的美丽声音了。

    听到皇后优雅的声音,姜德兴心里感到一阵痛,他知道皇后算得上是一位不错的女人,虽说也想着抓紧内宫的权力,但她宽容,仁慈,从来不随便处罚下人,多数时候是与人为善的,他不想害她,他为刚才悄悄把“奇花酥神散”放进翠莲的行为而感到羞愧。

    此时,姜德兴感到自己很卑鄙,很龌龊,他偷偷摸摸地利用宫女干着害人的勾当,他感到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可怕的邪道上来,可是,现在他已经无法回头,他是太医院的首领,却不得不干着用药害人的邪恶勾当,他不这样干不行,他很不想干,但又不得不做,这让他在内心深处感到非常难受。

    “谢谢皇后娘娘,微臣等恭祝皇后娘娘早日康复!”姜德兴有气无力地跟着两位院判说道。

    翠莲说:“姜大人,您们回去吧,德妃娘娘说,皇后需要休息,不能说话太久,她的身体不能太疲劳,您们请吧!”

    姜德兴等听了翠莲的话,只好告辞,他们离开了皇后寝宫外面的会客室。

    翠莲见姜德兴等已经出去了,她掀开帘子走进卧室里,她对皇后和德妃娘娘说:“太医院这帮庸医,领着不少的俸禄,却不思长进,就靠着一些老本事吃饭,真是太差劲了,如果不是德妃娘娘来为皇后治病,皇后的病怕是被他们给耽误了,现在,他们见皇后的病情有好转了,他们自知医术不行,害怕皇后责怪,赶紧来谢罪,他们的脑子全用在人际关系上,就是不好好钻研医术!”

    德妃听了忍不住笑了,皇后见德妃笑,不完全明白她的用意,就问德妃:“德妃妹子,你笑得那么开心,究竟在笑什么?”

    “妹妹在笑皇后娘娘身边能有这么一位厉害的丽人,真是棒极了,您听听她刚才指责姜院使的那一番话,比内务府总管的口气还要气派,俗语说‘宰相家奴七品官’,在大府邸里做事,自然见识就多了,底气也更足了,说出话来一套一套的,还能一针见血地说出令人生畏的见解,翠莲一直在皇后宫里做事,见识不凡,她刚才说道姜院使的不足之处,说得头头是道,妹妹很佩服皇后娘娘身边有这么一位了不得的翠莲丽人,哈哈!”德妃笑着说。

    其实,德妃故意发笑,调侃翠莲的厉害之处,是为了乘次机会让皇后感受轻松的气氛,使她心情放松,这样她的病就更会好得快,德妃是个非常高明的医师,她在对皇后进行药物治疗的同时,也很重视对她进行心理方面的健康引导,对皇后的身和心,对用心进行医治。

    “翠莲这小奴才,心直口快,经常是不知天高地厚,胡言乱语一番,她已被本宫骂过多次,可她本性难改,又在乱说了,让德妃妹妹见笑!”皇后说。

    “德妃娘娘,奴婢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您别责怪奴婢了,要是您再取笑奴婢,皇后娘娘会骂奴婢的,奴才心里将会非常难受!”翠莲哀求着说。

    “翠莲丽人,你别误解了,在皇后娘娘面前,本妃怎会责怪你了,其实,本妃是觉得你刚才讲的那一通话,非常有道理,也非常解气,本妃是在夸赞你,赞你能说会道,敢说敢做,听你刚才说的话,心里感到很痛快!”德妃解释说。

    皇后听了德妃的解释,快乐地笑了,笑得很大声。

    翠莲急忙走过去,贴近皇后,她帮皇后轻轻拍着背,她怕皇后因笑得太大声了会引起咳嗽。

    可是,翠莲没有想到,她这么一贴近皇后,她袖子里的“奇花酥神散”就绵绵不断地冲到皇后的鼻孔里去了,此时,皇后已把这种可怕的刺激药,吸入了体内。

    何芷菡看到了皇后的愉快表情和快乐的笑,她感到非常开心,从皇后的笑声中,她能感到,皇后的病情已经好了很多了,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当宫女翠莲靠近皇后娘娘时,“奇花酥神散”便进入了皇后的体内,皇后已经受到了药物的刺激。

    何芷菡没有想到,一个宫女与皇后娘娘平平常常地互相贴近,会带来她怎么也何料想不到的重大变故。

    ps:武侠小说虽是虚构的,但情节的构思和人物的性格、对话等,在小说中表现出来时必须是有其合理性的,我不太喜欢那种“想怎样就怎样”的写法!请读者继续关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