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爱情vs亲情
    话说阿浩听到清雯与国栋的谈话,可以说是愤怒到极限。他实在不明白这对父女为什么这么不理解支持他,自己再华家这么多年还真比不上一个还没过门的女婿。爸爸还是最疼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到时候一定会把什么都给清雯,照这样发展下去,到时候岂不什么都是罗文辉的了。不行,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绝对不会放弃清雯。

    等清雯出了门,他便一把拉她出去到了院中,“你跟我来!”

    “哎,”清雯还没回过神,就被他拽了出来,“你做什么呀?”

    他放开手,滤了一下头发,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半晌才问,“清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都听到了?”清雯淡淡地问。

    “是,我都听到了。你为什么要这样?”

    “既然你都听到了,就应该理解我跟爸的苦心。”清雯解释道,“我们会这么做,不都是为了让你清醒,让你上进吗。”

    “我看现在不清醒的是你!”他似发狂一般吼出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吗?我看你是被罗家洗脑了。是不是罗文辉要你这么跟爸说的?清雯,你难道还不明白,他要娶你是别有目的,他不是真的爱你。”

    “他是不是真心对我,我自己知道。我要告诉你,这不是他让我说的,他从来没在我面前提到这些事情,倒是你,”清雯感到自己该向他问清楚了,“阿浩,你扪心自问,最近的一些事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一再忍耐不想惊动爸爸,就是希望你能看开,早点把这些事我们自己解决了。可是你,我不能再看着你这样下去了。”

    “清雯,我会这么做不都是想拉你回头吗?”他上前来,“你想想看,你跟罗文辉的婚姻算什么?琪姨趁自己要上手术台来逼你答应嫁给她儿子,这已经很违背你的心意了。现在,又这么几次三翻的让自己的儿子在你面前献殷勤,他们想做什么已经这么明显,我们现在的关系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他们那一家人挑拨离间的。你怎么就看不明白!”

    “阿浩,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清雯从包里拿出美琪给她的照片。

    “这,”阿浩吃惊,“清雯,你从哪儿弄来的?”

    “阿浩,你叫这个女人去设计文辉的事他妈妈很早就知道,不过她不想跟你计较。你在背后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害文辉,阿浩,”清雯说着一阵伤感便袭来,“你以前不会这样的,你现在这么做,不是让我失望伤心吗。要是爸爸知道了,他会怎么想?”

    “清雯,我知道这么做卑鄙。可我——”

    “你不要说这么做是为了我。”清雯忍不住又流泪道,“我受不起你拿自己的良心来做赌注。阿浩,”她走过来抓住他的手,“我不管你之前还做过什么,可现在我还是要劝你快点收手,我们十几年的兄妹感情,我不愿意你这样往下陷,更不愿意爸爸对你失望。他默许了云瀚的选择,不就是对你寄予厚望吗?”

    “清雯,”他抓紧她的手,“可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你,我不甘心!”

    清雯抽出自己的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跟你有别的感情。”

    “可在琪姨逼婚之前,你也对罗文辉没有别的感情,为什么你会变得那么快?”

    “我不是变得快,”清雯平静的回答,“我是之前没发现对他感情。只能说,他妈妈的安排,让我以最快的速度直面了自己,让我看清楚了自己最在乎的人是谁。”

    “不,不是这样的!”他仍旧不死心,“你只是被你的善良和他们的花言巧语蒙蔽了,产生了错觉。你是因为爸爸,是爸爸反对我们走得近,所以你才会选择罗文辉的,对不对。清雯,”他拉住她的胳膊,“你想想看,我说的是不是。”

    被他这么说,不知怎么的,清雯竟然顿时觉得有点迷失方向了。或许,真的有这么的因素在里面。

    他仍然步步紧逼,“清雯,你想想看,你是不是一直希望罗文辉最在乎的人是你,你是在自欺欺人,你想拿他对你的好来欺骗自己的感觉,你真的那么爱他?如果是,你们的婚事会拖到现在都不办吗?”

    “你别这样,”清雯挣脱他,“我自己的事我最清楚,我没有自欺欺人,我是真心爱他,他也真心对我。我已经认定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丈夫,不会再有任何改变。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事,都走挡不了我要跟他在一起。”

    “清雯,”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清雯打断他,“我犹豫了两年,对他也试探了两年了,这些已经够了。我不会再怀疑他,更不会再怀疑自己。阿浩,你如果真的为我好,就请你祝福我们吧。”

    “清雯,你真的爱他?”他仍不肯接受,“我不相信,清雯”他突然又一把抓住她,“你清醒清醒,他不是好人,他不怀好意,他们一家人都不怀好意,你要真嫁过去,一定得不到幸福的!”

    “你放开了,”清雯挣脱他,“阿浩,你真的变了。”清雯禁不住又流出了眼泪,“阿浩,文辉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你好自为之吧。”清雯说罢伤心的离开。

    留下阿浩一人坐在那里,默默的坐在那里,是伤心,崩溃,还是嫉恨,反正用心乱如麻来形容他一点都不过分,而在一边看到这一切的国栋此刻又是个怎样的心情呢?烦心,矛盾,还是生气?不管怎么样,他是下了决定:清雯和文辉的婚事不能再拖了。于是,他拿出手机,拨了文辉的号码,“喂,文辉——”

    而清雯呢?她也不好受,她最怕的就是阿浩会为了自己做出什么伤害自己和文辉的事,可现在,她再不愿意面对,终究不能装作什么不知道,她要怎么做才能化解他心中的结呢?她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了玉茗轩,这里的一切依旧,当这里一开始出现,就是自己休憩心情的地方,现在她又不自觉的来了。

    钢琴永远是她尽情挥洒情绪的最好工具,那音乐的殿堂总是令她留恋,陶醉其中,身心俱溶。不过今天,她怎么也无心弹好任何一首曲子了,拨弄琴键什么时候成为一件让她这么烦心的事了。她看着那一张张流水一般的五线谱,倒像是千丝万缕的令人难以释怀的愁思,将她团团包裹。

    她实在感到透不过气了,想合上钢琴盖,一只手又把它抬起。她回头,文辉捧着一束玫瑰正微笑的看着她,“为什么不弹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不答话,自己便在钢琴键上按起了曲目,是《卡农》中最动人的一段,弹完一章,“这首曲子宁静祥和,不知道你的心情有没有好点?”

    清雯莞尔一笑,“好多了。”她转过身去,继续把那首《卡农》弹下去,文辉便坐下来,看着她弹,自己也合着乐曲,慢慢的欣赏着。待她弹完那首曲子,他便神情的献上自己的玫瑰,“送给你。”

    清雯此时早已将刚才的心情抛之脑后,看到文辉这么有心,自然感动的一塌糊涂,接过花,一股冲动让她扑入他的怀抱,“你知道吗?我感到自己现在好幸福,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了。”

    “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文辉抱着她,“清雯,你今天怎么了?”

    “我没事,一切都很好。文辉,”她终于没了犹豫,“我们结婚吧。”

    “嗯?”文辉一惊喜,“你怎么突然——”

    “我想通了,那些虚晃子我根本不在乎的,我不能再让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横在我们之间了。这一刻,”她握着他的手,“你给我的爱才是最真实的。我想一直牢牢的抓住它,我怕自己一旦放手,它就会悄悄溜走。”

    “怎么会呢?我就在你身边,我的爱也一直在你身边,保护这你。”他站起来,在钢琴前坐下,看着自己美丽的未婚妻,按下琴键,《梦中的婚礼》,这首欢乐之章奏起。清雯开心的靠着他坐下,二人的甜蜜自然无以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