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六章军事演习
    听到曾天邑的一大串问话,李玄也不由一愣,刚才听他的问话,自己还以为他知道雷霆战队的事,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一定是从其它方面知道的天使战衣的事。

    这时曾老头也开始向曾天邑解释起雷霆战队的事,等解释完,曾天邑已经两眼发绿的看着李玄,让李玄有一种让狼看中的感觉,似乎马上就会成为这狼的食物,不由叹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担惊受怕的,看来自己岳父一家还真的难对付,不知道张雪家里人难不难对付…

    “小玄…小玄…小玄在想什么呢?”曾天邑见李玄发愣,自己叫了几声一点反应也没有,拍了他一下肩膀,这才醒来。

    李玄这才反应过来,岳父还在审讯自己呢,连忙问道:“伯父有什么事吗?我刚才没有注意?”

    曾天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你,这天使战衣还有没有?”

    “已经没有了,不过如果伯父要的话,我可以替你赶制一件。”

    曾天邑本已经失望的心马上点亮,高兴的说:“多几件行不行?”

    李玄奇怪的看着曾天邑,问道:“伯父,这天使战衣一人只能穿一件,而且还要有一定的修为才行,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

    曾天邑兴奋的解释道:“我当然知道,你知道吗?我是北京军区的司令,我也想训练一批像雷霆战队那样的部队,你看…”

    李玄没有想到曾天邑居然是北京军区的司令,不过越听越不是味,他们在用天使战衣来装备部队,那可不是小数目,想想光是雷霆战队那些战衣,就让自己头痛,现在又有一个想用来装备部队,那部队还不全成了超人了,虽然让自己国家的部队强大是好,但是自己也弄不出更多的战衣来啊,如果光是自己制作,那还不把自己累死!头上开始冒汗!可是不满足岳父老人家,要是自己和曾柔的事他反对可不好,虽然现在自由恋爱,老人家管不了,但是自己可是一拖三来着,李玄有些做亏心事的感觉,所以想尽量不让老人家插手自己的家事,可是那就得让岳父满意,用东西来收买,不过李玄实在是不想再当战衣制作工人,忽然灵光一闪,李玄想到了办法。

    “伯父,这天使战衣的制作实在是太难,而且材料也不齐,有很多部件都是地球上没有的,修真界这种东西也很少,而现在我正在着手研究一种普通战士也能穿的战衣,想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研究出来,你看这样好不好,研究好后,我给你一些!”李玄满脸微笑的对着未来的岳父说。

    “真的吗?”曾老头和曾天邑同时叫了出来,两父子不由相互看了看,没有想到几十年父子今天居然心有灵犀,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来吃饭了!”正好这时曾柔和她妈妈摆好了菜,叫大家吃饭。

    饭桌上,曾天邑就不时问李玄这种战衣能制作多少出来,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让李玄的未来岳母打断了,说吃饭的时候,不准讨论公事,害得曾天邑吃饭如抢饭一样,草草的吃了几口,就拉着李玄一边喝茶去了,李玄未来岳母本想骂两句,却让曾老头阻止了,因为曾老头也不吃饭了,跑到一起讨论起来。曾柔见自己老公这么讨老爸喜欢,心里也高兴…

    李玄看着岳父大人和老爷子心急的样子,心里暗自高兴,既然你们要东西,那就好说,以后知道自己的三女的事,你们也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不好意思说自己什么,自己就用些东西把你们先收买先。

    “小玄,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还有多久才能研究出来,我要十万套行吗…”曾天邑说又是连珠炮似的问着话。

    这些话听在李玄的耳里犹如惊雷,十万套,头上的汗又来了,连忙说:“伯父,这战甲还没有研究出来,不过想来最多再要半年的时间,不过十万件实在是太多了,这可不是一般的衣服。”

    “小玄说的不错,雷霆战队的编制也才五百,如果真有十万套,那么用他们去征服世界,想来也够了!”曾老头想到李玄当日弄出五百套都是极限,也不好过多的要求,想了想说:“那五千应该没有问题吧?”

    李玄不住摇头道:“爷爷,如果真的研究出来,我可以给你们五百套,这是极限。”

    “五百套那里够,连一个团都不能够装备。”曾天邑一听说少了这么多,急了。

    “伯父,这战甲可不是常规装备,怎么能用来装备军队,而且这战甲虽然普通人可以使用,但是想来还是有很多要求的,而且制作费用也相当高,不可能用来装备常规部队的。”李玄满头大汗的给两位解释着。

    “如果只有五百人,虽然利害,但那有什么用?”曾天邑有些不满的说,他是觉得李玄太小气了,有些生气。

    李玄也急了,这岳父大人也太小气了,可能是他不知道这天使战衣的威力吧,还好曾老头没有来插一脚,想了想说:“伯父,你可能不知道天使战衣的威力,不如这样吧,我们明天去看看雷霆战队的情况,等你看了再下定论,怎么样?”

    曾天邑想了想,说:“光看又怎能弄清楚威力,只有五百人?难道还能敌过手持枪炮的五百战士?就算利害一点,那五千战士呢?五万战士呢?他们能敌得过吗?”

    李玄心里一喜,说:“伯父,不如搞个比赛怎么样?”

    “什么比赛?”曾天邑有些不屑的说。

    “用五百雷霆战士,对五万持枪炮的普通战士?普通战士用实弹。”李玄说出了让曾老头和曾天邑都不敢相信的话。

    “为什么要用实弹?”曾天邑好奇的问,他实在是不明白李玄的意思。

    李玄笑着说:“雷霆战队的士兵可是刀枪不入的,你算是实弹也不一定能打得伤他们,明天只要是他们受伤,就算是死亡,而如果用空弹的话,那不好判定输赢。”

    曾天邑不知道李玄哪里来的信心,盯着李玄好一阵子,才说:“好吧,明天,西郊有个废弃的营地,在那里比试。爸,你说可以吗?”

    曾老头也想看看这些雷霆战士的威力到底怎么样,点头道:“可以,我也想看看雷霆战士利害到什么程度。不过我还是给主席请示一下。”

    “不过这样我看我似乎很吃亏啊?感觉得好像是我派五万人给你试雷霆战队的能力一样,我一点好处都没有,还要费弹药!”曾天邑盯着李玄。

    李玄感到自己又让老狐狸给盯上了,打了个寒颤,说:“这样吧,如果你的五万人真的能打败雷霆战队的五百人的话,那么我就给你五万套新研究出来的战衣,如果不能的自豪感,那么就只有五百套。”

    曾天邑见李玄那么有信心,不禁有些怀疑雷霆战队似乎真的有那么利害,想了想说:“五万人似乎太少了,你知道一般的战争至少上二三十万的,北京的部队也不多,应该有这个数,不过他们大多要守卫北京,现在能调出来的应该有十万左右,不如明天十万怎么样,这样才能体现出雷霆战队的威力来?”

    李玄苦笑,没有想到未来岳父这么难缠,不过既然他提出来了,李玄也不好反对,想了想说:“那好吧。”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而曾柔似乎还正和她母亲说着话,李玄想到明天还要比试,自己得到雷霆战队去看看才是,对着曾老头和未来岳父说:“爷爷,伯父,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等会还要到雷霆战队去看看,我是这个部队的指挥官,都很长时间没有去看看了,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曾老头和曾天邑以为李玄心里不踏实,要去和雷霆战队的队员们商量明天的事,所以也不挽留就答应了,曾柔一听李玄要去部队,不回枫园,在部队自己也不可能老是跟着他,所以干脆留下来陪妈妈。

    曾老头送走李玄后,就坐车到中南海找主席去了,曾天邑也不敢小看明天的事,要是自己十万部队都输给李玄五百人了,脸也丢光了,也得回去好好的和几个参谋好好商量一下才好。

    “什么?十万对五百?还实弹!这怎么可能?”中南海里的一间办公室里传出一声惊呼。曾老头一脸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吃惊的主席,主席也知道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了下来。笑着问道:“曾老,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再说了还是拿这种事开玩笑。”主席的表情在曾老头的意料之内,他不在乎的说:“如果真的如李玄说的那么利害,那我们可要好好的利用这支部队,而且李玄说,他还在研究一种普通人可以使用的战甲,我想这种战甲就算比不上天使战衣,也应该相差不远,要不然他应该不会做那些无聊的事情。”

    “不错,他研究的战甲,你们可得多要点过来。”主席也想看看明天的比赛,当下同意了明天的事,还让曾老头通知能赶过来的几个军区司令过来看看,特别还让中科院的几个院士过来,如果天使战衣真的有那么利害的话,可让中科院的那些人好好研究,看能不能仿制出来,免得每次都从李玄手里要,虽然那样方便,但是李玄如果不给,他们却没有办法,他们也不能拿李玄怎么样,李玄手里可掌握着很多修真者。

    “对了,曾老,你问过李玄玄机门的事吗?他现在组建一个玄机门干什么?不会有什么想法吧?”主席有些担心的问。

    曾老头也有些担心,不过想了想说:“这个…今天我听到天使战衣的事,倒把这事给忘了,不过李玄你也见过,他并没有什么野心,应该不会对国家不利,要不然,他今天也不会透露出正在研究战甲,更不会说研究出战甲给我们一些。”

    “呵呵…说得也是,他这个人还不错,满可爱的,也很爱国,不会对国家不利应该是真的。不过要说到给东西给国家,我看嘛却不是那么回事,要不是你有那么漂亮的乖孙女,他可不会这样吧。”主席也想通了,开起玩笑来。

    “这…他可不是好色之徒,以前龙正国他们要,他不是也给了吗?”曾老头有些不愿意听到,自己用孙女去换什么装备的话。

    主席看到曾老脸色不好看,也立即打住,说道:“曾老,我开开玩笑,你不会生气吗?”

    曾老笑笑说:“还是通知他们,明天过来看看雷霆之战吧。”

    因为要实弹比赛,而且还那么多人,最后比赛改了地点,地点改北京不远的军演场地,比赛也改成了军事演习,因为这么多人,难免有受伤和死亡,而比赛是不能出现人员死亡的,而军事演习则是有死亡名额的。

    场地上,远远的有两帮人马对峙着,一方只有可怜的五百人,清一色的徒手,列着小小的方阵,但是却发出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小看。

    另一方有十万人,兵种齐全,有五百辆坦克、五百辆武装装甲车,还有无数的士兵手持单兵武器…此时,正有无数士兵疑惑的交谈着。

    “小武,你说上面是怎么搞的,把我们王牌军十三军拿来当别人的陪练。”

    “林哥,我也不知道,只是连长说他们这些人特利害,让我们小心点。”

    “小心点,哦,我想是让我们小心点,别把人打死了吧,可是他们难道没有搞错,居然给我们的全是实弹,那就算我枪法好,不把人打死,那也得把人打伤,打残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十万人,他们才五百人,再利害的人,难道还能以一敌二百,再说他们又没有武器。如果真让我开枪,我还真下不了手。他们和我们一样是士兵啊,而且还都是同胞…”

    “我们到时打脚就是了,就算打中,也不会伤得太重,最多残废,可是听说飞行中队也参加了,还携带了导弹,那东西可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炸在身边也得把人炸死…”

    “不说了,连长过来了。”

    不光士兵们奇怪,就连指挥中心的人,和前来参观的各个军区的司令,和高级军官们也都十分纳闷,可是问主席和曾老他们也是只笑不语,只让仔细看就知道了。

    场上两帮人马散开来,各自退回自己的防区,蓝方(十三军)开始布防,红方雷霆战队则是留下一百人守指挥部,其它四百人每小队一百人,分作四组,包围了蓝方十万大军!(牛!四百人包围十万人。)同时向蓝方内渗透…

    蓝方指挥部,曾天邑和几个参谋看着发回来的情报,不由笑开了颜。

    “有这种打法吗?”曾天邑笑着问一边的参谋长黄星。

    黄星皱着眉头说:“还没有见过,他们的指挥官不是天才就是白痴。”

    曾天邑想到那天李玄那自信的表情,不由有些犹豫的说:“黄参谋,你说我们是不是先派一个团上去,和他们一部份接触接触,好了解他们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黄星想了想说:“应该这样才是,他们一定有相当的实力才对,要不然不会让我们十三军用十万人对付他们五百人。通讯员,给101团命令,让他们向东方面的那一百红军进攻!”

    “司令,参谋长,101军的通讯连接不上。”通讯员过了一会过来回报。

    曾天邑和黄星大吃一惊,连忙大声问道:“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信号干扰?”

    通讯员是个小姑娘,见两位长官的样子,吓了一跳,有些结吧的说:“不…不…没有干扰,是他们不应答…”

    曾天邑和黄星相视一眼,他们可以从对方的眼里看出惊讶,都知道101团完了,同时也吃惊,刚才回报对方还离101团有三公里,怎么才五分钟不到就完了,那么这一百红军实在是太可怕了。

    “通讯员,马上让坦克部队派一百…不,派两百辆坦克过去对付,并命令其它部队作好戒备,不要小了敌人,谁要是小看轻视了敌人,回来我要他好看,享!”

    指挥中心的人听到,才五分钟蓝方就掉了一个团,都吃惊不小,这怎么可能,两方人马的距离,他们是知道的,怎么可能才五分钟就吃掉人家一个团,而且还是一百人吃掉一个团,光是急行军也要二十分钟吧!

    “主席,这红军到底是什么部队?这么利害,我们怎么不知道?”南京军区的周光耀司令实在是忍不住,向主席问道,其它部队的听到周光耀开了头,也不管了,都围到主席身边。

    “你们这样像什么话,到时间会让你们知道的。”曾老头很有威严,几个军区司令听到他的话,都回到各自的位置上,他们也多少猜到,这是国家秘密训练的特殊部队,这里这么多人,虽然都是自己人,但是太多人知道也不好。不过周光耀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拉着身边的成都军区司令吴天溜出了指挥室。

    退出战场的101团士兵,现在的心情又兴奋又沮丧,兴奋的是自己国家居然有那么利害的部队,沮丧的是自己一个团精锐,居然才一分钟不到就让人给“干掉”了,实在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唉…要是能加入这个部队就好了。

    “首长好!”101团的团长徐雷刚带着败军回到营地,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事情,自己的营帐里进来两位上将,刚才还以为是自己的首长来了,不过想到现在还没有军演完,他们是不能来找自己的,那么这两位是什么身份。还好两人出示是自己的军官证,免除了尴尬。

    “我们是南京(成都)军区的司令员,我想问问你们,刚才是怎么回事,这么快就败了下来?”

    徐雷听了,有些兴奋的说:“刚才红军那些人真的太利害了,我们十三军相信两位首长也知道,那可是王牌部队,可是与他们一比,简直就是…简直就是小子和成年人的打架一样,唉!”

    “小子,你***快说是怎么回事啊?让人都急死了。”周光耀听得莫名其妙,脾气急躁的他,忍不住骂道。

    徐雷听了也不生气,在部队这么多年,他也知道有些首长的脾气,这位首长虽然自己不认识,但是大概也了解,连忙说:“我们刚到10号区域,就发现有些异常,我叫战士们作好准备,可是命令还没有发出,就有无数的人影从我们身边闪过,并很快从我们部队穿过,我们立即作出反应,可是我们的枪根本就跟不上他们的动作,待我们拿枪准备开枪的时候,他们却说:‘你们都已经死了,看你们的心脏!’我们一看,都吓得冷汗直冒,原来每个战士的胸口都被狠狠的划了一刀,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并没有伤及皮肤,我们当时有些吃惊,但是仍然不服,有些耍赖的说,是衣服的裂口是早就有的,不是他们弄的。他们笑了笑,让我们做好准备,准备再次杀我们。我们这时都做好了准备的,可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再次从我们身边穿过,这次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一些刀光,几乎同时所有的战士都同时发现有敌人向自己划了一刀,但是却看不清楚,低头看自己的衣服,也是心脏部分,又被划了一刀,和原来的一刀形成一个十字形,这次我们都服了。首长,这是什么部队?真的太利害了!”

    两位司令对视一眼,都吃惊不小,嘴吧张得大大的合不拢…

    “什么!坦克全底朝天了!一发炮弹都没有发!一个人能掀翻一辆坦克!”蓝军指挥部里,黄星吃惊的问着通讯员,这是坦克驾驶员发回的信息,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曾天邑的眉头都皱到一块了,此时他冷静的下了一道命令:“看还能联系到多少部队,并命令飞行中队全部出动,进攻敌人的指挥部队!”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