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张良计与过桥
    公输z在心中权衡一阵后知道以他的力量和猗顿家族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可就这么放过赵括,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传扬出去岂不是让他颜面扫地,在魏国也甭想直起腰来做人,思前想后,他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听说八少爷在河套地区(并不是后世时期的河套平原,此时的河套地区是指大河附近水草丰美的地方)畜牧已久,不知道现在所得几何?”公输z相信以碧卢的精明,肯定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碧卢心中不禁冷笑,因为公输z揩油的手段实在太幼稚了,如果事后公输z提一嘴,他碧卢怎么会亏待了公输z,可见公输z多么的急功近利,这样的人已经让碧卢失去了结交之心,想到这,碧卢微微一笑道:“我这个人心思比较直,这样吧!只要公输将军高抬贵手,让猗顿家可以顺利的救回人质,我碧卢愿意送给公输将军两千匹马,将军以为如何?”

    在战国时期,骑兵还没有形成超越步兵的战斗力,堪称骑兵强国的赵国也仅有精锐骑兵一万余,史书记载名将李牧在编组部队的时候,选战车一千三百乘,选骑一万三千匹,百金之士(精锐步兵)五万人,弓箭手十万人,就是这样一支杀的匈奴落花流水的部队,骑兵所占的比例还不足一成,其他国家骑兵所占的比例还不足1%,秦国拥兵百万余,只有骑兵一万多人,韩国齐国更是没有成编制的骑兵部队,因此碧卢这两千匹马的承诺,可谓大礼。电子书导航

    公输z怦然心动,他这次所带的人马虽然万余,可骑兵只有不到八百骑,如果他能组建一支两千骑兵,这次绝对会让赵括难堪,放眼将来,让龙阳君为他争取到长久的带兵权,两千骑兵对敌人进行包围,迂回,追击,断敌粮道等等,不可或缺。

    “公输z在此谢过八少爷的慷慨,我明天就要带兵回大梁了…。”公输z没有直接说放过赵括等人,但是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用再说什么了,用两千匹马换取赵括等人的性命,在公输z看来并不吃亏。

    碧卢见公输z一脸满意神色,心中冷笑,他是答应送给公输z两千匹马,但是他没有说送给公输z两千匹好马,河套那里足有三千多匹等待淘汰的老马,拿出两千匹送礼也不是坏事,也算是给公输z一个教训,碧卢还真想看看当公输z看到那两千匹老的跑不动的马匹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从公输z处出来,第三有些不舍道:“八少爷,真的要送给他两千匹马啊?那可是我们的心血,就这么送人了着实可惜,不如我们让老爷对魏人施压,谅魏人不敢不从。”

    碧卢摇摇头,道:“县官不如现管,此时跟公输z交恶对我们不利,牧场不是有数千匹老马吗!挑出两千匹老的跑不动的送给他,让他吃了亏也只能装哑吧。”

    第三闻听此言,喜笑颜开,道:“对,我怎么把那些老马忘了,我马上让人去把那些马赶来…。”

    “此事不急,我们先去找赵括吧!妍儿的事情不能拖的太久,一旦赵括真的让那个扈辄坏了妍儿的贞操,和马服君结亲的事就泡汤了。”碧卢当即吩咐第三召集近百家将沿第五留下的标记寻找赵括现在的驻地。

    就在碧卢动身的时候,符毒仓促调集的二百名楚墨好手已经进入了赵括一行的驻地范围,符毒早就查探清楚了赵括等人的状况,除了赵括有伤在身外,还有近二百人的伤员,楚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如果在这样的优势下还不能格杀熊完和黄歇,符毒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服毒自杀了。

    夕阳西下时,黑暗先一步把森林吞噬,夜色下,十数堆篝火慢慢燃起,赵军伤员们围在火堆旁取暖,此时虽然是夏天,但是森林中湿气大,如果没有篝火,衣衫一会便会湿透,那对有伤在身的人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赵括的伤势已经好的八九不离十了,他站在坐骑闪电的身边,手抚闪电的鬃毛,闪电非常通人性,不时用马头摩擦着赵括的胸膛,鼻孔也抖动不已,模样看起来就像是撒娇,闪电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随后在远处便响起了一声惨叫,在寂静的夜晚,那声惨叫听的人毛骨悚然,闪电也不安的踏起了四蹄。

    赵媛来到赵括身边,道:“好像有人往这边来了,我设置的一个陷阱起了作用,现在怎么办?”赵媛为了防止敌人夜晚偷袭,在营地四周布置了二十多个机关陷阱,这未雨绸缪的一招显示出了作用。

    赵括深>吸>了一口气,道:“你马上让所有人都隐匿起来,将从第五那里收缴的弩弓拿过来…。”赵括的话没有说完,又连续传来了数声惨叫,可见敌人也知道暴露了,加快了步伐。

    赵括听了一会放下心来,敌人的惨叫声都是从一个方向传来的,说明来犯的敌人不是很多,并没有将他们包围,想到这,他将闪电背上的射日弓拿出来,张弓搭箭后,听到哪里有响动便放箭,赵括此举完全是瞎猫碰死耗子,所倚仗的是射日弓的射程,以及敌人来犯时可能的队形。

    “啊…。”射日弓弦响过几次之后,终于传来了惨叫声,赵括面带苦笑,因为前几次都射中了前方的树木,那种利箭入木的声音实在太讽刺了。

    “将军,我们来了。”扈辄拖着瘸腿来到赵括身边,身后跟着几个手拿弩弓的军卒。

    赵括点点头,道:“你们几个找好隐蔽的地方,看到敌人就用弩弓射击,千万别跟敌人硬拼。”赵括不知道来犯的敌人有多少,只能稳妥行事。

    赵媛把赵括的命令告诉给毛遂后便来到赵括身边,道:“毛遂先生说请你一切放心…。”

    赵括放下射日弓,捏着赵媛的小脸,道:“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你呀你的,要称呼夫君大人,这样为夫心里才舒服嘛!如果以后小媳妇再你呀你的,小心为夫家法伺候哦!”赵媛抿了抿嘴唇,终是把头一低,道:“夫君。”

    赵括听了这两个字,浑身舒坦,道:“这就对了,为人妻者就得有这个觉悟嘛!有了小媳妇这两个字鼓励,且看为夫如何教训这些敢捏虎须的混账家伙。”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