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三章小日子终章
    第三百三十三章小日子(终章)

    (求订阅支持……)

    (大声疾呼求月票,把你们的月票,统统滴投给某吧,三克油歪尾马吃咧……)

    (到今天,本书终于完本了,可以说,本书是一个本绝对的‘平淡流’,明年就是2012了……呵呵,不多说了,平淡,才是人生的主旋律,一个人,如果能平平淡淡的过一生,那就是真正的幸福了,反正,某是这样理解的……事先透漏一下,某的下一本书,可能……会有些不平淡,也可能会有些激情,希望各位兄弟姐妹们,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

    “你凭啥打我兄弟???”

    ‘大姐’一巴掌下来,郑东方当即拍案而起,横眉立目的瞪着‘大姐’,一副吃人的模样。

    郑东方突然拍着桌子站起来,这动静就有些大了,厅中客人们的目光,当时就全都被吸引了过来,正在挨桌儿敬酒的杨明和卫卿卿自然也察觉了,杨明眉头一皱,和卫卿卿对视一眼,正要过去看个究竟,不料却被张凤凰一把拉住了,只见这姐们儿冲着他眨巴了眨巴眼睛,杨明就明白了……感情是哥几个设套呢……不由得苦笑不已……

    “我……”‘大姐’哪想到发飙的会是郑东方,立刻就傻眼了。

    “我什么我???你怎么打人呢你???”郑东方眼珠子瞪得溜圆儿,加上他本就长的浓眉大眼,气势上颇为摄人。

    “他……他是流氓……”‘大姐’当即气弱了。

    “谁告诉你他是流氓了???你小心我告你诽谤啊……”郑东方脸红脖子粗,一双虎目怒瞪着‘大姐’。

    “他刚才明明捏你老婆屁股……”‘大姐’都快哭了。

    “胡说,刚才是我捏的……”这话说出来,郑东方一点儿都不觉得难为情。

    “我我……”‘大姐’眨巴了眨巴眼睛,不由语塞了。

    “你到我们这桌儿上来,看你是个大美女的份儿上,我们欢迎,可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祝芸悠悠然的开口道。

    “对嘛,虽说美女有很多特权,但是绝对不包括打我兄弟……”赵东革也淡淡的说道。

    “对不起……”‘大姐’眼眸中溢出了水雾,向着众人深深一鞠躬,“打扰大家了……”说着转身就待离开。

    “慢着,打了人就想走???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么???”郑东方身子一动,直接挡住了‘大姐’的去路。

    “嗨嗨嗨,你横什么横???”鱼儿看到‘大姐’遭遇,立刻便凑了上来,横眉立目的瞪着郑东方。

    其他的25位大地主,也纷纷站了起来,无声的支援着她们。

    “以理服人懂不懂???不能因为你是女人就不讲理吧???”郑东方怎么会示弱???上下打量着鱼儿,鼻子微微一耸,“你真的是女人???好重的汗臭味儿,难道是最新型的**剂????”

    “你……”被人当面儿说自己身上的汗臭味儿,鱼儿当即就炸了猫儿,张牙舞爪的就要挠郑东方一个满脸桃花开。

    “你……你想怎么样???”‘大姐’一伸手,将鱼儿拦了下来,颊上淌着涟涟粉泪,怒望着郑东方。

    “给我兄弟道歉去,你得让他原谅你才行……”郑东方瞪着眼睛,理直气壮的说道。

    ‘大姐’扭头望向张建辉,心中越想越委屈,明明自己被他非礼了,打他一个耳光那也是他活该,可是……怎么到头来,还要给他道歉呢???

    “才不给流氓道歉……”‘大姐’一咬牙,怒瞪着张建辉。

    “我说你……”郑东方眼珠子一瞪,还要说啥,却见张建辉突然一脸凝重的站了起来,后面的话就咽回了肚中。

    “你想怎么样???”对上张建辉那双澄澈的目光,‘大姐’也不知怎么的,竟是有些心虚的退后了两步,心中暗窘:见鬼,我怕他干什么???理儿在我这边儿呢……

    “不好意思,我这些哥们儿比较喜欢恶作剧……”张建辉注视了‘大姐’良久,突然咧嘴一笑,“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呃……”‘大姐’却是一愣,目中露出了狐疑之色,瞟向了这一大桌子人。

    “二哥,二嫂,我的确是喜欢她,可是,咱们玩儿这种把戏,我觉得是在侮辱她,也是在侮辱我,缘分天注定,有缘分的话,我们肯定能走到一起,没有缘分的话,再怎么撮合也成不了……”张建辉望了一眼郑东方和小甜甜,说道。

    这种把戏,其实一点儿都不新鲜,当初上学的时候,这帮家伙就玩儿过,不过当时的效果不太好,因为他们用的对象,是杨明和刘莉莉。

    不然的话,郑东方也不可能配合的这么默契……

    “嘿嘿……”郑东方讪讪一笑,大手挠了挠头皮,“你娶媳妇儿嘛,你说啥就是啥……”说着,走到‘大姐’身边儿,深深一鞠躬,“这妹子,嘿嘿,抱歉了……”

    “这……”‘大姐’有些傻了,她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竟会是如此的出乎预料,她已经完全懵了,倒是鱼儿旁观者清,看出了玄机,不由得露出一副暧昧的神色,向着身后的‘亲友团’挥了挥手,25位‘亲友团’成员,立刻又齐刷刷的坐了下来。

    “那个,是吧……”小甜甜尴尬的站了起来,面向着‘大姐’,微微垂着头,“刚才那个捏屁股的……那个是我,是我捏的,跟老三没关系……”

    “你……”‘大姐’这下终于明白事情原委了,惊悉原委的他,不由得又羞又恼,小脸蛋儿立刻通红通红的,羞的是,刚才自己被人捏屁股的时候,好像害羞来着,也没有出言斥责,那是否已经让人猜到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恼的是,这帮玩意儿实在是太缺德了,竟然能用出那么损的招儿……

    “不过倒是挺欢乐的……”‘大姐’在自己的心中又加上了一句,这样一个欢乐的集体,她心中也有着一种加入其中的渴望。

    “大姐,我觉得,我三哥的这一巴掌,挨的实在是太冤了……”杨明不知道什么走了过来,淡淡的瞟了‘大姐’一眼,“你肯定要给他一个交代的,不过,你们两个是否上演全武行,这我不知道,不过,我建议你们去外面解决吧,今天,毕竟是我儿女的满月礼……”

    在他身舌侧,是抱着他手臂的卫卿卿。

    “打就打了,还解决个屁……”鱼儿眉飞色舞的瞪圆了眼睛,一拉‘大姐’,道:“大姐,你跟他出去,他不是要交代么???你就把他那张小白脸儿挠花了,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看他还要不要交代……我永远支持你……”

    “鱼儿……”‘大姐’羞得脸蛋儿通红,低斥了一声。

    “你怕打不过他???没关系,只要你不敌了,你就喊一声,我们26个亲友团呢,绝对冲出去力挺你……”鱼儿拍着胸脯道。

    “虽然她是贵宾,但是咱们受了气,也不能忍气吞声,三哥,你们俩出去解决去吧……”杨明望着张建辉,说道。

    “走……”张建辉眼一瞪,一把抓住了‘大姐’手,大步向着外面走去,“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今天这事儿不算完……”

    ‘大姐’先是不情不愿的佯装挣扎了两下,最后敌不过张建辉的力气,只能羞羞答答的被他拉了出去……

    “你们也真是的,人家郎有情妾有意,你们跟着掺和什么???”待张建辉和‘大姐’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儿,杨明才瞪了郑东方和小甜甜一眼,说道。

    “嘿嘿,我们这是给他们制造机会呢,一个低着头儿,一个背着身儿,我们看着着急呀……”小甜甜讪讪的笑道。

    “嘿嘿嘿……”郑东方嘿嘿一笑,“兄弟的终身大事,我这当哥的能不管么???”

    “哼哼哼……”鱼儿却是冲着郑东方呲牙咧嘴,“小子,你给老娘等着,咱们的事儿,还没完呢……”

    “咱们有什么事儿???”郑东方一瞪眼,说道。

    “哼……”鱼儿哼了一声,给了郑东方一个‘走着瞧’的眼神儿,转身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莫名其妙……”郑东方望着鱼儿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脑袋。

    “咳咳,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在全宇宙所有的大地主里面,能稳排到前三位,性子更是怪癖得很,你小心着点儿……”杨明在郑东方耳边儿小声的提醒道。

    “我……”郑东方一咧嘴,眼珠子差点儿蹬出来,“你开玩笑吧???”

    “好玩儿呀???”杨明白了他一眼,“你自己摆平了她吧,反正你皮糙肉厚的,给她揍两下也没事儿……”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杨明悠悠然的面向大家,笑道:“刚才纯属误会,小两口儿吵架了,结果就给闹大了……哈哈哈……”

    “哈哈哈……”宾客们听到这个解释,再想想刚才两人手牵手离开的情景,不由得全都笑了起来。

    经过这个小插曲儿,大家谈笑着,继续吃了起来。

    几个少女端着托盘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托盘中是散发着热气的美味菜肴,将菜肴放到郑东方他们这一桌儿上,摆上之后,整张大桌子就满满当当的了……

    “呵呵……”吉祥提着一个酒坛走了过来,给酒壶中添上酒,然后又给大家的酒杯中斟满了,冲着郑东方一笑,道:“二老爷,您以后可要小心点儿了,那个鱼儿大长老,可是睚眦必报,今天在您这里受了气,肯定要报复回来的……”

    吉祥如意一直都在厅内负责给各桌儿添酒,刚才的一幕,她们自然看的真切。

    “吉祥,那个鱼儿,真有那么厉害???”郑东方早就已经心有戚戚了,不光是因为鱼儿的身份地位,更因为那个‘走着瞧’的眼神儿。

    “当然了……”吉祥掩嘴轻笑。

    “这个……”郑东方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怕啥???”小甜甜鄙夷的望了郑东方一眼,“你现在是做买卖的,常年在外奔波,我才不信她能抓到你呢……”

    “对呀……”郑东方眼前一亮,“咱是商人,她能找到咱再说吧……”

    “噗嗤……”吉祥噗嗤一笑,不再说什么了,提着酒坛去其他桌儿添酒去了。

    “茄子……”

    一场酒宴很快就结束了,在一声长长的‘茄子’声中,一张照片儿,一个片段,将今天的欢乐如实的记录下来。

    “慢走慢走……”杨明和卫卿卿站在大队门口儿,目送着宾客们离开。

    “有时间常来,有时间常来……”杨政方、卫建国、张淑芳、薛华这四人也笑呵呵和宾客们道别,面上肌肉都笑的僵硬起来。

    厅内最后的几桌儿,无疑就是郑东方他们和那些大地主了。

    “兄弟,珍重……”二长老站起身来,走到郑东方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记得有时间常联系……”

    “是呀是呀……”郑东方一机灵,扭头一看,却是那边儿的那个小老头儿过来了,不由得打起了精神,笑着说道。

    “不打扰你了,告辞了,诸位,保重啊,有空常到老头子家里坐坐……”二长老热情的说道。

    “等着,你给我等着……”鱼儿再次来到郑东方身后,一脸厌恶的再次留下一个‘走着瞧’的眼神儿,然后飘然离去。

    “诸位珍重,我等告辞了……”

    “有空到我们家乡去做客,哥也拿好酒好菜招待你们……”

    “有空到我们家去做客,我们家没人的……”

    一帮大地主七嘴八舌的和郑东方等人道别,不过看向郑东方的时候,脸上却总是不自觉的浮出一丝怜悯,被鱼儿盯着,已经可见其悲惨下场了。

    “咱们也出去???”郑东方被那一双双幸灾乐祸的眼神儿看的心虚无比,多好的菜肴都没了胃口……

    大地主们走*了,整个空旷的厅中,只有他们这一桌儿还在吃着,再吃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郑东方的话刚一出口,就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

    “平淡人生若流水,无情总被有情推,三千流水大世界,一朝一夕一杯水……”当郑东方一行人出来的时候,杨明站在大队门口儿,口中正不断的念叨着一段儿似诗非诗,似偈非偈的话。

    时间就像流水,悄悄地流过,总让你看不出轮廓,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年。

    郑家村儿恢复了以前的平静,喧嚣都被挡在了山外,当然了,并非说郑家村儿放弃了旅游这个行业,而是将这个行业真正的做大做强了,村子周边儿的山林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儿,在这些景点儿旁边儿,一座座具有中国古典韵味儿的酒店拔地而起,而且价格便宜,当然了,最新引人,还是酒店的伙食,那种让人连舌头都吞掉的美味,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抗拒的。

    这些具有中国古典韵味儿的酒店成为了游客们的首选……

    大黑静静的趴在墙根儿底下,藤蔓伸展开的荫凉,正好足够遮挡住它的身体,它的舌头耷拉着,呼哧呼哧的流汗,目光幽深,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妈妈妈妈……”大柳树下的荫凉下,铺着一张硬纸板,硬纸板上,坐着一对儿胖乎乎的小娃娃,两个小娃娃仰着脸儿,冲着院里脆声喊着。

    “哎呦,宝宝,妈妈来喽……”卫卿卿端着一盘水果跑了出来,跑到硬纸板前,快速的脱掉鞋子,跳到了硬纸板上,然后盘膝坐好,将果盘儿放到了腿上。

    “妈妈我要吃葡萄……”胖嘟嘟、白嫩嫩的哥哥杨云,指着盘中的紫葡萄高声叫着,他的小胳膊,像白藕一般,肥肥的,嫩嫩的。

    “这是我宝贝儿子的……”卫卿卿递给了宝贝儿子一串儿紫葡萄。

    “谢谢妈妈……”小家伙儿美滋滋的接过葡萄,爬起来,在妈妈脸蛋儿上亲了亲。

    “妈妈妈妈,我要桃桃……”妹妹杨冰瘪着小嘴儿,可怜巴巴的望着妈妈。

    “看你这个丑样子,好像妈妈亏了你似的……”卫卿卿白了闺女儿一眼,将一个大大的水蜜桃儿塞进了闺女儿怀里。

    “嘻嘻嘻,谢谢妈妈……”小家伙儿立刻嘻嘻笑了起来,窜到妈妈怀里,在妈妈脸蛋儿上左亲亲右亲亲,涂了一脸口水。

    “好了好了,都是口水呀,都怪你凤凰姑姑,非要捏我们脸蛋儿,捏的我们口水都止不住了……”卫卿卿把宝贝闺女儿抱到怀里,在她粉嫩嫩的小脸蛋儿上亲了又亲。

    “冰冰喜欢凤凰姑姑,凤凰姑姑会给冰冰讲故事……”小丫头儿仰着小脸儿说道。

    “你个小东西,人家动动嘴皮子,你就跟人家跑了……”卫卿卿的纤纤玉指,在小丫头儿的额头上点了点,骂道。

    “嘻嘻嘻嘻……”小丫头儿嘻嘻笑了起来,抱着大桃子开始啃,才一周儿多,小丫头儿的牙齿还没有长齐,大桃子上啃出的痕迹坑坑洼洼的,看上去就像被兔子啃了似的。

    “妈妈讲故事……”哥哥杨云已经知道吃葡萄要吐葡萄皮儿了,当然还会吐葡萄籽儿,小家伙儿吃了一颗葡萄,然后将葡萄皮儿、葡萄籽儿啐出老远,让等在一边儿的母鸡们,争相抢食着。

    “说什么呀???小红帽儿???”卫卿卿有些为难了,对一些小孩子喜欢的故事,她肚中藏的有限,自从儿女慢慢懂事儿了,知道听故事了,肚子里那点儿存货就已经被他们掏干净了,现在,只要儿子闺女儿一说讲故事,她就脑仁子疼。

    “不听不听,小红帽已经听过了……”

    “卖火柴的小女孩儿???”卫卿卿又抛出了一个经典的童话故事。

    “不听不听,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也听过了……”

    “狼来了……”

    “也听过了也听过了……”

    “不行了,我疯了……”卫卿卿一抓头发,柔顺的头发立刻变得乱糟糟的,蹦起身来,穿上鞋子,跑进屋里去了。

    “哇……妈妈疯了,妈妈疯了……”妈**样子,把两个小家伙儿吓的哇哇大哭。

    “弟弟妹妹,你们干嘛呢???”小宝儿的小脑瓜儿从自家门缝儿里探出来。

    “姐姐,姐姐,妈妈疯了,妈妈疯了……”看到姐姐,两个小家伙儿哭得更伤心了,小脸儿都憋红了。

    “胡说,妈妈怎么可能会疯呀……”小宝儿从门缝儿里挤了出来,走到硬纸板前,脱掉鞋子踩了上去,盘腿儿坐好,在弟弟妹妹的头上拍了拍,“你们两个不许哭了,不然妈妈来了打屁屁……”

    “唔……”两个小家伙儿当即就不敢哭了,疯了的妈妈打屁屁,肯定更疼的。

    “嘻嘻……”看到两个小家伙儿不哭了,小宝儿嘻嘻一笑,从果盘儿里拿了一个大苹果,吭哧一声咬了一口。

    “宝儿来了???不是让你妈妈关禁闭了么???”这个时候,卫卿卿抱着一台笔记本儿走了出来,看到小宝儿,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坏笑。

    “妈妈真坏……”小宝儿脸红了,白了干妈一眼,扭捏的道:“人家,人家也不知道呀……”敢情,前两天刘嫂有事儿回了娘家,把闺女儿儿子落家了,到了中午的时候,就打电话让闺女儿给儿子热点儿牛奶喝……

    结果就惨了,50多度的牛奶在小宝儿手中是不烫的,可是给小杨风喝的话……被粗心姐姐蹂躏的小家伙儿,一直哭到了妈妈回来……

    “嘻嘻嘻……”卫卿卿嘻嘻一笑,也不再欺负小宝儿了,直接打开笔记本儿,百度出了童话故事,然后给儿子闺女儿讲了起来。

    话说,卫卿卿求助网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一个下午,卫卿卿给姐弟三个,足足讲了三四十个童话故事,直到日头西斜……

    “爸爸回来啦……”小杨云眼尖,看到一个扛着锄头的高大男人,向着这边儿走来。

    “爸爸爸爸……”听到哥哥的喊声,小杨冰也看到了爸爸的身影,跑到硬纸板边缘,就张开了双臂,要爸爸抱。

    “哎呦,我们家宝贝姑娘呦……”杨明连忙快走几步,丢了锄头,将宝贝闺女儿抱了起来,在她的小脸蛋儿上亲了又亲,亲的小家伙儿咯咯直乐。

    “爸爸抱抱,爸爸抱抱……”杨云也蹦着跳着往爸爸怀里窜,杨明只能弯下腰,将小家伙儿也抱了起来。

    “洗手去……”卫卿卿眉头一皱,“刚弄完了地,还没洗手呢……”

    “是是是……”杨明咧嘴一笑,将儿子闺女儿放下,到院里洗手去了,顺手还捏了捏小宝儿的小脸蛋儿。

    “卿卿,你说,咱们地里真能种人参呀???也不知道三嫂给的这种肥料是不是真的那么神……”杨明一边洗着手,一边说道。

    三嫂,自然就是农业联盟的首席大长老了。

    “这谁知道???”卫卿卿穿上鞋子,从屋里给他拿了条手巾,“咱们试试呗,三嫂也说了,这是她们新研制出来的,效果怎么样,她也不清楚……”

    “呵呵,今天这一天呀……”杨明笑着,微微摇头,接过手巾擦了擦手。

    “中午的时候,妈就打电话来了,咱们晚上到妈那儿吃饭去,张扬芳芳,张阿姨,大哥大嫂,凤凰莉莉,二芳他们全都在,吉祥如意中午就过去帮忙了……我就发现啊,刘嫂总把**大孙子抱到爸妈跟前儿晃去……”卫卿卿语气有些酸溜溜的了。

    “呵呵……”杨明笑了起来,带着湿气的手,轻轻的捏了捏卫卿卿的鼻尖儿,“好酸,你也去争宠呀……”

    “讨厌……”卫卿卿笑着横了杨明一眼,这一眼,风情万种。

    “呵呵……”杨明向门外看了看,见儿女们看不到,飞快的在卫卿卿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然后将手巾搭在凉衣绳儿上,大声喊道:“宝贝儿们,走啦,去奶奶家吃饭了……”

    (全书完)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