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实验室里的情况依然没有两样,依旧是穿著白袍的叶希能忙碌的转来转去,一旁的方藤萝好奇的绕来绕去,问东问西。

    “你又在干什么?”凡遇见不懂的她就问。

    “你为什么不加这罐东西,要加那罐东西?”连一大堆复杂的化学药剂她也要管,搞得叶大天才终于板起脸来赶人。

    “给我退回那条线内乖乖站好,不准越界。”叶希能决定回复到最原始的状态,免得她一再干扰实验的进度。

    “哦。”她噘高嘴,乖乖的退回到之前划定的边界,但脖子还是伸很长。

    叶希能不理她,埋头做他的实验,心想不久后她就会自己又吧上来,不必对她太好。不过这次她很乖,除了伸长脖子、睁大眼睛以外,一步都没有越界,惹来叶希能诧异的眼神。

    天要下红雨了,这次她居然这么听话。

    他挑高眉,颇为惊讶她乖顺的表现。自从他们之间的关系,由主雇转为情人之后,除了实验她不能代劳之外,其余的不管他再怎么抗议,她书房照整理、床单照洗,甚至连他的实验器材,都是她收拾的,完全不管他才是这些东西的主人,和他严正的抗议。

    所以啦,今天她会这么乖,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也令他忍不住想嘉奖她。

    “奸吧,你过来。”他决定把规定放宽一点,解除保持距离的禁令。

    方藤萝立刻以最快速度飞过去,砰一声在他身边立定站好,拚命对他摇尾吧。

    “你真像一只哈吧狗。”他摇头,不晓得该拿她怎么办。

    “对不起。”她嘴里说抱歉,其实一点歉意也没有,看她兴奋的表情就知道。

    “实验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是这些瓶瓶罐罐。”叶希能想不透她怎么这么有兴趣。

    他当然不懂喽!他是天才嘛,怎么会懂得她这个平凡人的心情。

    “你要不要帮忙?”叶希能一时心血来操问她。

    “耶,可以吗?”她好高兴。

    “问你,就是表示可以。”他嘲笑她呆滞的表情。“你帮我把那些培养皿拿过来,记得要小心点,别再弄掉了。”

    难得他肯指派任务给她做,这次她特别小心,把叠成塔状的培养皿,摇摇晃晃的交到他手里,然后情绪很高亢的喊说:“好了!”

    “不错。”他偏头看她的成果。虽然交得不是很漂亮,但至少没掉下来。

    “你再帮我把这些器材拿去那边的平台,等一下我教你怎么使用它们。”就当是奖赏。

    方藤萝闻言兴奋极了。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说要教她,她一定得好好把握才行。

    她像圣经中的大力士,铿铿锵锵地捞起那一堆不锈钢制品,就要往另一个平台走去。

    由于她太贪心了,一次就把器材拿完,以至于手脚不听使唤,身体摇摇晃晃。

    而另一方面,叶希能刚好也在同一时间转身,扫到方藤萝来不及走远的手肘,瞬间锣鼓喧天,她手上的器材全掉到地上报到。他们两人也因闪避下及,双双跌倒在地,被和他们一起掉落的不锈钢大爷们,砸得满头包。

    “你怎么永远都是笨手笨脚的呢?”看着散落一地的实验器材,叶希能摇头抱怨。

    “对不起。”方藤萝只能咬紧下唇不停地道歉,对自己的笨拙,也感到无能为力。

    “你哦!”他仅仅只是摸她的头,就当饶过她,害得方藤萝惊讶不已。

    “你不骂我?”不会吧!

    “不然你还想怎样?”他睨她。“我也有错,要不是我的身体碰到你的手肘,你手上的东西也下会掉下来。”所以扯平。

    “哇!”她激动的抱住他。“我好感动哦,你居然变得这么讲理。”

    欠揍的小妮子,给她三分颜色,就开起染房来了;他眯眼。

    “我有不讲理过吗?”他的眼神摆明了她要是敢说是,就准备领死。

    “有啊。”她当真不怕死。“你现在就很不讲理,一直瞪著我。”

    “可恶!”看样子该打**了。

    “不要生气嘛,我跟你赔罪。”她赶快转换态度。

    “怎么赔罪?”他怀疑的看着她。

    “这么赔罪。”她将自己的唇奉献上去,用实际行动证明她是真的很有诚意,跟他说对不起。

    叶希能理所当然的接受她的道歉。不仅接受,而且还乐在其中。吻到最后,他们已经像马拉松选手,吻得喘吁吁,却仍不愿离开彼此的双唇,一直交缠嬉戏,方藤萝甚至还坐上他的大腿。

    他们的唇舌持续激烈交战,只不过嘴在交战的同时,他们手也没闲著,一同在彼此的身上探索。

    他们两人解开扣子的速度几乎一样快,吻也同样热情。就在将要一发不可收拾之际,实验室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们急忙分开,但已经来不及了。

    马丁.丹斯格没有想到他会看到这一幕,脸上的惊讶,不下于急著扫衣服的两人。

    “该死,义父!”叶希能抱怨。“你就不会先敲门吗?”害他们来不及整理仪容。

    马丁.丹斯格尴尬的乾咳了两声,转过身给他们穿好衣服的时间。

    “好了吗?”除了打扰之外,他还很恶意的问他义子,气得叶希能极想拿器材打他。

    “好了。”他没好气的瞪著他义父,用眼神表达无言的抗议。

    马丁.丹斯格不理他义子,将目光转到方藤萝身上。

    “不错嘛,你好像越来越能适应这里的生活。”马丁.丹斯格这一句话寓意深远,不过在场的两个人都听不出来,只当他是在调侃他们。

    “谢谢。”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觉得丢脸透了。

    “我才要跟你道谢。”马丁.丹斯格慈祥的说道。“谢谢你通知我希能遇刺的消息,不过我当时不在纽约,无法及时回覆你。”

    “没有关系的,丹斯格先生。”方藤萝感激的看着马丁.丹斯格。“只要你不责备我,我已经感激不尽。”更何况是道歉。

    “我怎么可能责备你,那天要不是有你在,希能可能早就受伤了。”马丁.丹斯格说。

    “请丹斯格先生放心,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我会拚死维护叶先生的安全。”她坚决保证道。

    “我相信你。”马丁.丹斯格拍拍她的肩膀。“不过那天情况一定很危险,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人就在外面?”

    “凭我的第六感。”她全然不察有异,一股脑儿的托出。“我有预见危险的天赋,可以事先察觉危险。”

    “有这种事?”马丁.丹斯格惊讶地看着她得意的表情。

    “嗯。”她点头。“我每次都是靠这种天赋——”

    “听你在乱扯,什么预知的天赋,不过是凑巧罢了。”

    方藤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希能粗鲁的打断。

    “希能,你让她讲完…”

    “你真的相信世界上有预知这种事吗,义父?”他不耐烦的阻止马丁.丹斯格发言。“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在搞鬼神那一套,烦都烦死。”

    由于叶希能呈现出来的态度太伤人,方藤萝自动低下头,回复成刚来岛上的委屈模样,不置一诃。

    “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先行告退。”方藤萝硬著头皮转身走出实验室,眼角上还挂著泪。

    见状,马丁.丹斯格不由得叹气。

    “你的个性真的要改一改了,希能。”马丁.丹斯格苦口婆心。“就算你不相信她说的话,也别把话说得这么重,难怪她受不了。”掉泪。

    “别管她,她一会儿就好了,到时又生龙活虎。”叶希能到底是她的枕边人,比谁都了解方藤萝的特性。

    “但愿如此。”马丁.丹斯格叹气。

    “义父怎么会突然到小岛来?”叶希能改变话题。

    “还不是担心你的安危。”马丁.丹斯格瞪他义子。“我一听见你遇刺的消息,马上就赶过来了。”

    顺便破坏他的奸事,叶希能耸肩。

    “没有什么奸怕的,我安全得很。”他一点都不在乎。

    “你不怕,我怕。”马丁.丹斯格的口气十分严肃。“我在你身上投注了这么多心血,不是为了让对手杀的。你应该知道,你的研究对药厂来说有多么重要,我绝不容许你如此轻忽自己的生命。”

    这是马丁.丹斯格的肺腑之言,也是他们争论的关键。马丁.丹斯格或许在乎他的义子,但他更在乎他脑子里的东西,他十多年的投资,都在里面。

    “我没有轻忽自己的生命,只是希望你不要过分担心。”沈默了许久,叶希能回说。

    “很难啊,希能。”马丁.丹斯格重叹。“我们的药厂目前虽然还是稳坐龙头的位置,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药厂研发出新药。我们之前研发成功的pxr-2153,也已经到期了。如果再研发不出新的抗生素,恐怕这一年内对手就会超越我们,到时候我们公司想再夺回龙头的位置,可就困难了。”

    马丁.丹斯格之所以会这么着急,自然有他的原因。丹斯格药厂长年以来稳坐美国制药界的龙头位置,然而近年来已有被追上的趋势。而五年前叶希能为他的药厂研发出来的pxr-2153多功能抗生素,转眼间也到了专利期结束的时候。这期间药厂虽然也推出了不少新药,但从来没有任何一剂药品像pxr-2153这么成功,所以他才会对叶希能寄予厚望。

    身负重任的叶希能自然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会觉得烦。人类无止境的贪婪已经对地球造成严重的迫害,如果他再研发出更具威力的抗生素,恐怕不但细菌遭殃,这个地球也会跟著遭殃。更何况他现在研究的新药威力不止如此,怕是会远远超过地球所能负荷。

    “我会小心。”叶希能烦躁地回应他义父的要求,心中仍在挣扎。

    “不,不止小心,你还得把成果给我。我决定先拿走你研究成果的一部分,带回纽约保存,剩下的部分,你尽快加紧脚步,务必在明年三月以前,完成所有研究。”马丁.丹斯格否决叶希能维护自我安全的提议,转而逼他交出研究成果,于是父子二人又陷入空一刚的沈默,各自拥有心事。

    在马丁.丹斯格的内心里面,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他本身学医,在纽约乃至于药厂都设有大规模的研究中心,只要他的义子肯把截至目前的研究报告交给他,他就有把握,能把断掉的部分补齐。届时就算他义子不愿交出最后研究成果,他仍有办法拼凑出完整的资料,顺利研发出新药。

    马丁.丹斯格的算盘是这么打,可换到叶希能手里,完全是另一个打法,无法尽如他义父的意。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交出研究报告,这等于是改写人类的历史,创造第二次文明。他研究的是强化基因的药剂,而且是适用于各种体质的人。若是在秦始皇的时代,就叫长生下老药。依现代的观点,则可解释为延迟老化,而且这一延迟,最起码十年、二十年,体质好一点的人,还可以多活个三、四十年没问题。

    像这么可怕的药,他有权利将它公布吗?一旦被野心家拿来运用,这个世界会不会从此沦为他们争权夺利的战场?

    一想起充斥于社会的政治乱象,和接连不断的战争,叶希能就觉得他不该公布,当初甚至不该研发。

    “恐怕我没有办法将报告交给你,义父。”叶希能做出选择。“因为根本没有报告,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在我的脑子里,没有任何文字。”

    叶希能突然抛出的讯息,教马丁.丹斯格当场-了眼,过了很久以后才吐出他第一个疑问。

    “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在你的脑袋里面?”怎么会这样?

    “对。”

    “你没有把它们做成任何报告?”

    “一个字也没有。”

    “这么多的东西,你怎么可能记得住?”他不相信。

    “我就是记得。”

    “你为什么不把它们做成报告?!”

    “因为这样比较安全。”

    叶希能简单一句话,就将马丁.丹斯格渐趋宏亮的咆哮声,成功压抑下来,转为困窘的支吾。

    “比、比较安全?”马丁,丹斯格没想到他竟是这等考量。

    “是的,义父。”叶希能点头。“毕竟我现在研究的东西太有价值,万一被对手窃取到研究文件,一切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才不想做文字报告。”

    “你说得有理。”面对叶希能合情合理的解释,马丁.丹斯格只得点头。“只是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到底在研究什么,你一直跟我强调要保密,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我等了四年,别说是成果,就连个影子也没看见。你总得告诉我,你究竟在研究什么吧?”

    这是叶希能对他义父的承诺。当初他兴冲冲的要求搬来这座小岛,就是因为当时有重大发现,想要进一步研究,才会隐居在这座大西洋的荒岛之中。但随著时光的推进、世界局势的演变,叶希能体认到他当初的天真想法将带给世界多大的危害后,便考虑放弃公布成果,但他仍然亏欠马丁.丹斯格。

    “我研究的是延迟老化的药。”犹豫了一会儿,叶希能告诉他义父。“这种药能成功的强化基因,抑制基因突变,让生病的细胞不至于急速坏死老化,甚至于还有复原的可能。”

    听见叶希能的话后,马丁.丹斯格完全呆住,他竟是在研究这么神奇的药剂?

    “那么…”他清清喉咙。“那么你研究出来了吗?”马丁.丹斯格急于想知道结果。

    “还没有。”叶希能隐瞒真相。“就快了,只差最后一步,我会加油。”

    “很好,希能。”马丁.丹斯格拍拍他肩膀。“这对全人类来说,是一件大事,也是最大的贡献。想想看,多少人会因此而受惠,那些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患者,也会感激你的,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从头到尾,马丁.丹斯格就是一副慈爱的模样。其中虽然有几次语气很冲,但大体上来说,仍是和颜悦色、好声好气地跟他说话,但叶希能还是觉得很怪,觉得他义父今天很反常。

    “我先走了。纽约那边有些事等我回去处理,没法留下来多谈,你凡事小心。”嘱咐完了叶希能以后,马丁.丹斯格就要离开。

    “我会的,义父,你慢走。”叶希能漫不经心的挥挥手,还在想他义父今天哪里有问题。

    马丁.丹斯格和他义子谈完话就走了,沿路形色匆匆,连方藤萝和他打招呼都没看到。

    “丹斯格先生走得真急,我本来还想跟他说两句话呢!”方藤萝果然就如叶希能说的那样,没三分钟就忘记伤痛,又回头来找他。

    真单纯。

    他瞄她一眼,脑中仍旧思考著同样的问题——他义父今天哪里不对劲。

    “丹斯格先生今天的表情好奇怪,又像漫不经心,又像放心,好像在算计什么一样。”方藤萝直接说出她的抱怨,却换来叶希能锐利的问话。

    “你也这么觉得?”稀奇,她竞也有用脑的时候。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我第一次看见丹斯格先生这么沈重的表情,甚至可以用不高兴来形容。”她这人没什么本事,就是很会看脸色,这跟她从小到大的训练有关。

    当然她这项特长,不适用在叶希能身上,天晓得她根本是越挫越勇。

    “丹斯格先生为什么生气?”方藤萝狐疑的看着叶希能,总觉得跟他有关。

    “大概是因为我不愿把研究成果交给他,才惹得他不快吧!”叶希能耸肩。

    “可是他不是你的赞助人吗?”方藤萝纳闷。“我不是很懂你们之间的关系,但他既然是你的赞助人,又是你的义父,跟你要研究成果,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干什么不给?

    “你说得都对,但我有我的考量。”他酸涩的说。

    “什么考量?”她好奇的问。

    “良心上的考量。”他自嘲。“当初在研究药剂的时候,全凭一时冲动,没有考虑到接下来的后果,现在我只好尽力补救。”

    其补救的方法就是尽量隐藏。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药剂?”他说了半天,她还是听不懂,满头都是雾水。

    “长生不老药。”他漫不经心的回答。

    方藤萝当场愣成木头人,瞠大眼睛看他。

    “你你你,你做了长生不老药?”妈妈咪亚!这么罪恶的药,他也做得出来。

    “bingo…』

    “骗人!”她拒绝相信。“这种药只有在电视连续剧或电影中才会出现,现实中不可能发生。”

    “但它就是发生了,宝贝,我也没办法。”他讽刺的说。“四年前我运气好,在一次研究细胞的转换过程中,发现强化基因的方法,就这么莫名其妙,一头栽进长生不老的世界。等我发现不对劲以后,已经走不出来。研究完成,就装在我的脑袋之中。”

    叶希能敲敲自己的脑袋,是讽刺也是无奈,方藤萝还是不敢相信。

    “那…那丹斯格先生知道这件事吗?”她的脑子也跟著陷入一片混乱,理不出头绪。

    “知道一半。”叶希能点头。“他只知道我在做延迟老化的药,但不知道实验已经完成。我骗他说还有最后一个阶段需要确认,所有资料都在我脑子里,没有做成文件。他听了很失望,临走前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全人类的健康都靠我了。当时我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好想告诉他真相…”

    “但是你还是选择不说,对不对?”方藤萝截断他痛苦的自责。

    “是啊!”他苦笑。

    “我认为你这个决定,并没有错。”方藤萝神色坚定的说。

    “原核生物…”

    “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丹斯格先生是否真的如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一样仁慈,如果我们贸然把研究成果交给他,那对全世界的人类来说,无异是一项灾难。”她坚决反对。

    “但是我义父不单是药厂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著名的慈善家,应该不会表里不一才对。”叶希能为马丁.丹斯格说话。

    “不一定哦。”方藤萝持不同意见。“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大好人,实则下然,只是他们的手段比较高明,懂得怎么隐藏而已。”

    “你怎么知道?”他的语气十分怀疑。

    “因为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当然清楚。”她很快反驳。

    叶希能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只能愣愣地看着她。

    “你记下记得我曾跟你提过,我生长在孤儿院的事?”

    叶希能只能点头。

    “我们孤儿院的院长,就是我说的那种人。她表面上很好、很照顾我们,实际上却是将地方上的捐献都纳入自己的口袋,还成天叫我们要出外募捐。有些院童受不了,想揭穿她的真面目,但她永远快我们一步,把那些有这种想法的院童,连夜送出孤儿院。我们都不知道那些人到哪里去了,但我们都很害怕,怕有一天自己也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做掉。后来当我们有能力独立,马上毫不犹豫的离开孤儿院,发誓再也不踏进那地方一步。”

    方藤萝把她小时候不为人知的故事说完,叶希能在感叹之余,也不禁沈下脸色思考她话中的可能性,思考马丁.丹斯格会不会也是那种外表慈善、实则贪婪的伪君子?

    “当然我不是说丹斯格先生一定是这种人,但我总觉得凡事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比较不会有风险。”到底她也在社会上混了一段时间,虽然单纯,但多少看透人性。说出来的话,自然要比一直生活在封闭中的叶希能,更具说服力。

    “我也是这个用意,否则我早把真相告诉义父了。”还轮得到她教训他。

    他冷哼,死不肯承认这方面她比他略胜一筹。方藤萝倒也不在意,他天生就是这副死样子,习惯就好,她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你为什么还是叫我原核生物,不叫我的名字?”要不然就是亲爱的、宝贝,难听死了。

    “因为你本来就是原核生物。”他高傲的回答。

    “可是你在**的时候,都会喊我的名字。”下床却不会,奇怪。

    “那是因为…”叶希能一时找不出话搪塞,只得支吾。

    “因为什么?你总得说清楚。”她蹙眉,不许他胡乱打混过去。

    “因为…因为…”可恶,她干么死咬著不放啊!“因为高等生物基因转录的rna,表现序列在基因中穿插排列,产生信使rna,会除去不含有胺基酸合成的片段。高等生物的核醣体,在信使rna与dna分开之前,都不会与信使rna结合,懂吗?”

    非常冗长的一段解释,但狗屁不通。

    “…这跟我们讨论的话题,好像没有任何关系。”什么rna、dna的,谁管那么多。

    “大大的有关。”他睨她。“这代表你还是原核生物,暂时不能进化成高等生物。”所以不要想他喊她的名字。

    “但是你在床上的时候,一点都不这么想。”总是亲昵的喊她。

    混帐女人,又提这件事。

    “总之对话结束,我要去做其他实验。”说不过她就用这一招,这招最有效。

    “希能…”她还是不放弃。

    “退回到那条线,别想越界。”他恶声恶气的警告。

    “希能…”不可以这样敷衍她,不公平…

    “再出声,我就把你赶出去。”他使出杀手。

    “希能…”

    看来,今天一整天,他是别想安静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