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暴风雨侵袭的下午,岛上一片漆黑。

    尽管叶希能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向他义父发出求救讯号,但他心知肚明,岛上的电力不可能在短期内恢复供应。

    这就是住在孤岛的好处。

    他自嘲。

    除了得时时提防不明生物侵袭外,三不五时还会演出断电秀。即使安装了紧急发电装置,还是不够整座小岛使用,何况他义父最近突发奇想,在小岛的四周加设了通电的铁丝网,更是大大增加电的使用量。难怪只要电箱一被雷打中,整个小岛

    就断电,宛如一座鬼域。

    “咻!咻!”他伸出右手,并拢五指假装是鬼魂在空中滑行,嘴里还无聊的发出咻咻声,配合小屋外面的音效。

    无聊。

    叶希能颓然放下右手,改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发呆。反正既然停电,什么事都不能做,乾脆溜来小屋跷脚,好好休息一番。

    没错,这就是他最爱的私人天地——藏匿在丛林中的小屋。这座木屋原本是用来储存各类研究植物的,现已荒废,只剩被风乾了的花草,随意散落在各地,看起来颇有几分鬼屋的味道。

    怪人配怪房子,刚好。

    耸耸肩,再度瞪著天花板,叶希能并不否认自己性格上的缺陷。事实上,就他自大的心理,这也是一种美德。

    有实力才有资格作怪,谁像主屋里头那只原核生物,除了懂得紧张以外,什么都不会。

    想起方藤萝,叶希能原本愉快的心情顿时减低不少。那家伙就像哈吧狗一样,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偏偏她比狗还要好欺侮,无论他说什么,她都深信不疑,单纯得可笑。

    他翻过身,不想再想起有关她的任何事。窗外的风呼啸呼啸地吹,雨浙沥浙沥地落,狂风夹杂著暴雨,唰唰地打在小屋的屋顶上,组成一篇大自然的交响乐章。

    “叶先生!”

    在这自然美景中,偏偏就是有人不解风情。

    “叶希能!”

    都已经躲到小岛的最深处了,她还有办法找到他,真不晓得要说佩服,还是厌恶?

    叶希能本想开口回应方藤萝凄厉的呼唤,却在张嘴的当头,脑中倏然浮现一个恶劣的想法。

    为什么不捉弄她?反正她单纯得要死,搞不好还可以看见她的脱线演出。

    叶希能决定捉弄方藤萝,腰部用力一扭,便从简单的吊床上坐起来,跳下吊床躲到二楼的夹层中,好整以暇地静待她自投罗网。

    方藤萝压根儿不知道叶希能准备捉弄她,还——地找到位于丛林深处的小木屋来,边走边喊。

    “叶先生!”她战战兢兢的推开小木屋的门。

    “叶希能!”她一面走进小木屋一面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湿透。

    好冷哦!

    她关上门,冷得发抖,试著在阴暗的小木屋中,找到一丝光亮,却失望了。

    这间小木屋里头根本没有半根火柴,她没有办法点火。

    原本以为这是栋救难小屋之类的方藤萝,失望地咬紧了冻得发紫的下唇,不晓得还能利用什么方法,让自己已然冻僵的身体回暖。

    她从来不知道,小岛上还有这种地方。

    环视简单而阴郁的木屋内部,她不安的想。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吊床和到处散落的花草。而且这些花草都已风乾,恍若市面上在卖的乾燥花,只是不知道这些植物的名称而已。

    她好奇的走近那些花草,拿起其中一撮,放在掌心研究。在帮叶希能寻找植物的过程中,她发现这个岛上的确长有很多珍奇植物,这大概也是当初为什么会在这里,设置研究中心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方藤萝大胆的猜测,才刚拍掉手中残余的乾燥花,不期然让她瞥见一旁的吊床,似乎还在摇晃。

    应该是风。

    她不安地瞪著吊床,拚命告诉自己,它会摇晃是风造成的,绝对与她心中所想的无关。

    她僵硬的转移视线,正想放弃搜寻,走出小屋的时候,屋子的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喀喀喀地留住她的脚步。

    这是…

    方藤萝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身体开始发抖。不是她没用,而是她从小就怕那些个奇奇怪怪的东西,特别是会到处飘的幽灵。

    没人告诉她这是幽灵在搞鬼,但她就是害怕。方藤萝脚底抹油就想开溜,怎知偏在这个时候,又从屋顶的地方,传出类似有人在磨牙的声音,吓得她手脚发软。

    “嘎、嘎。”

    那磨牙声又亮又响,方藤萝立刻联想起电影中出现的食人鬼,大快朵颐痛吃人肉的可怕模样。

    “嗝、嗝。”

    然后,她又听见某种东西被丢弃的声响,和精食之后,心满意足的打嗝声。

    她猛吞口水,猜想那被丢弃的东西会不会是人骨的当头,屋顶那端又传出沈重的喘息,和呼呼呼的浓重呻吟。

    “…hungry…』

    这个幽灵的英文讲得非常标准。

    “…hungly…』

    幽灵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近得恍若就在她背后。

    方藤萝顿时站在原地嚎啕大哭。坏人她不怕,但她怕幽灵,她不要被吞进饿死鬼的肚子里面。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她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捂住眼睛哭泣,弄得她身后的幽灵哑口无言。

    “我只是来找人,不是故意要闯进你的地盘,你不要吃我嘛!”哭到最后,她索性蹲在地上,把头埋进弯曲的膝盖中,一心一意的哭起来。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幽灵也被她搞得一个头两个头大,足足瞪了她好几分钟以后,才弃械投降。

    “是我。”叶希能主动招认。“不是幽灵。”

    尽管叶希能再三保证他是人不是鬼,但她充耳不听,仍旧埋头痛哭,嘴里不断喃喃叨念。

    “不要吃我啦,我不好吃…”要吃就吃叶希能,他的肉比较香,iq也高多了。

    “我没有要吃你。”叶希能百般无奈的大翻白眼。

    “不要吃我…”她仍是埋头苦干,唯恐一抬头就会被吃掉。

    叶希能见状火冒三丈,乾脆弯下腰,在她耳边狂吼:“抬头!”

    天才发威,一举震醒吓得失去理智的小老百姓。方藤萝松开捂住耳朵的双手,两眼懵懂地看着挂在眼睛正前方的俊脸,半天都无法回神。

    “你的胡子没有刮。”这是她回神后的第一句话。

    “你的胆子真小。”他叹气,对她无厘头式的回话,彻底投降。

    “我刚刚碰见一个食人鬼,一直喊饿。”

    显然他错了,她没有清醒,只是不再大惊小敝。

    “没有食人鬼。”他又一次翻白眼。“刚刚是我故意扮鬼吓你,试探你的反应。”谁知道她反应这么激烈。

    “没有鬼?”她眨眨眼。“这里没有鬼?”

    “如果你硬要把我算上一份的话,那就算有了。”就是他。

    叶希能的语气极尽讽刺之能,方藤萝这才破涕为笑。

    “幸好不是闹鬼,我最怕那种东西。”她一边揉掉眼角的泪珠,一边解释,就怕叶希能看不起她。

    “你怕的东西还真不少,你乾脆列张清单给我,下次我才知道怎么避开这些地雷。”一会儿会怕毒草,一会儿又怕鬼,多到不胜枚举。

    “对不起。”方藤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叶希能重重的叹气,多少懊恼他的整人游戏竟是以这么离谱的方式收场。

    “算了。”他自嘲,谁敦他白痴整错对象。“你找我有什么事?今天我不做实验。”

    说著说著,叶希能又躺回到他的吊床,双手枕在脑后,看起来惬意不已。

    “全岛大停电嘛,当然没办法做实验了。”她点头,表示了解。“我怕坏人会趁著这个时候攻击你,所以才想赶快找到你,免得你发生危险。”

    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惜他屁都下信。

    “我看你根本是怕黑和闹鬼吧?还有脸把话说得这么好听。”他冷哼,对她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呃…”她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狈坐在吊床的旁边,样子既困窘,也无辜,在在说明了他说中她的心事。

    “真无法相信,像你这么胆小的人,也敢和人当保镳。”叶希能搞不懂她的脑袋都装了些什么,肯定不是大脑。

    方藤萝被说得有点心虚,脸红了半晌后,才振振有词的回道。

    “我…我!这也不是,不是我的——志愿。”说是振振有词,讲到最后实际上却是小小声。

    “哦?”他睨她。“这么说,是你谋生的工具喽!”

    “嗯。”她无力的点头。“其实也不能说是谋生的工具。”

    她忽又抬头。

    “应该说是完成梦想的凭藉才对。”接著她又低头,声音一样小小声。

    “你到底要低头还是抬头,麻烦你尽快决定一样好吗?”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低头,看得他的眼睛累死了。

    方藤萝选择抬头。

    “很好。”他满意的睨看她仰得老高的小脸。“你刚刚说的梦想,是指什么?”没想到原核生物也会有梦想,真是稀奇。

    说到这个啊!方藤萝的小脸顿时射出光芒,眼珠子闪闪发亮。

    “我想建立一座儿童专用图书馆。”很了不起吧!

    “什么?”她的语气很梦幻,可他却没听清楚。“你说你想建立一座…?”

    “儿童专用图书馆。”她重复一次。“就是那种大人都不能进去,只有小孩子可以进去借书的图书馆。”

    原来是儿童专用图书馆,他懂了,但是——

    “大人都不能进去,那请问一下,那些小孩子该怎么到达你们那座图书馆?搭乘坏人的绑架专车吗?”笨!

    “呃…”对哦,她怎么没有想到过小朋友的安全问题…

    “所以说你们这些原核生物做事就是欠考虑。”他用不屑的口气批评道。“你们应该设置一条家长专用车道,管制出入者的身分,让去你们图书馆借书的小朋友有个安全的看书空间,这才对。”

    天才随随便便就点出她们计划中遗漏的部分,方藤萝更加觉得他了不起,赶紧把他的提议记下来。

    “我会把你的建议跟宁儿讲,让她在规划的时候,特别注意一下。”方藤萝马上采用他的建议,但先决条件是要跟韩宁儿报备。

    “宁儿?”他对这个名字颇感兴趣的眯起眼。

    “嗯,韩宁儿,我最好的朋友,也是『玫瑰园』的保镳,代号红玫瑰,长得非常漂亮。”

    经她这么一提,叶希能才想起好像曾在网站上看过这么一号人物,但当时他没有注意,那时候他只想尽快胡乱指个人,然后上床睡觉,没想到就指到她。

    “看来,我那天穿错研究袍了。”另外还有件乳黄色的研究袍他不穿,偏要穿白色的,怪谁?

    “什么意思?”她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不晓得他干么自言自语。

    叶希能只得耸肩,应了声:“没事。”继续摇晃他的吊床。

    “你口中的韩宁儿,她也是这个梦想的发起人之一?”他一面问,一面回想网站上看过的那五张照片,怎么也想不起那张脸。

    “对。”她猛点头。“她长得很漂亮哦!”“我知道,你说过了。”他叹气,再次怨恨自己穿错衣服。“你们怎么会想到要成立一座儿童专用图书馆?”

    说起这个,方藤萝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兴奋的开口:“是因为小时候的关系!”

    “小时候?”他怀疑自己干么突然心血来操问她这件事,天晓得跟她说话根本会累死。

    “嗯。”她点点头,试著把话再讲得清楚一点。“我和宁儿从小就是孤儿,先后被丢在孤儿院门口,我们的年纪差不多,也很谈得来,就结成了好朋友!”

    “然后呢?”他翻白眼,希望她讲故事的速度再快一点。

    “然后我们那个地方都知道我们是孤儿院的院童,宁儿的功课很好,放学后一定帮我复习功课,不然我早就留级了。”

    “我相信,再来呢?”叶希能很不给她面子的点头。

    “再来有一天,我和宁儿经过一家书店,宁儿被橱柜中的一本童话故事书>吸>引,那本书的书名就叫『灰姑娘』。”

    “世界有名的童话,以不切实际出名。”他语带嘲讽的附议。

    “对啊对啊。”这样她也能点头。“宁儿很想要这本书,但是我们买不起,只好在书店的门口站了两个钟头,直到老板生气,拿扫帚把我们赶走。”

    “从此以后你们就立下志愿,要成立一座儿童专用图书馆?”以报复老板的小器。

    “嗯。”她只懂得点头。“宁儿是这么说啦!她强调每个小孩都有当灰姑娘的权利,但我比较喜欢灰姑娘旁边那本白雪公主。”最后王子用吻解救公主,酷毙了。

    “也就是说,这个梦想是你那个好朋友的,与你无关。”叶希能归纳出这个结论,她还是点头。

    “嗯嗯。”这个梦想是宁儿的,她只是追随…

    “笨蛋¨”

    咦,他怎么突然间骂她…

    “你只会盲目的追随别人的梦想,你就没有自己的梦想吗?!”

    呃,他怎么这么说,这个梦想没什么不好啊!一般人都说很伟大呢…

    “你自己的梦想呢?”

    她自己的梦想?这个…

    整段故事听下来,就听见叶希能在吼,方藤萝痴呆,似乎还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被骂。

    “妈的。”这个家伙根本还在状况外。“算我多事,你继续当笨蛋好了。”被人拖著跑也不知道,哪一天挂掉才来呼天抢地的喊冤。

    叶希能气呼呼,她却只能沈默。这是否表示,他关心她,在意她的死活?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他对著一直睁大眼睛的方藤萝狂吼。她连忙收回视线,责怪自己多心,-子才会认为他关心她。

    沈默又一次蔓延开来,一如逐渐暗去的天色,无止无尽。

    “我从来没想到,小岛上还藏有这种小屋。”方藤萝试著打破沈默,却引来叶希能的一阵冷哼。

    “哼。”他根本理都不理她,还在生闷气。

    “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想事情吗?”她还是不放弃。

    “不干你的事。”他斜瞪她。

    “我也是耶。”她再接再厉。“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宁儿都嘲笑我好像地鼠…”

    “闭嘴!”他索性把身体翻到另外一边。

    “哦。”她闭上嘴,将下吧搁在弯起来的膝盖上,双手抱膝偷看叶希能的背影。

    屋外的雨还在下,屋内的沈默,无限延伸…延伸…

    由于方藤萝实在太烦人了,叶希能只得想办法把她调离研究室,免得他实验还没做完,就被先烦死。

    他故技重施,仍是命令她帮他找药草。这招很有效,只见她每回接到命令后,都像急惊风似的冲出实验室,不完成使命绝不回来。害他要此不疲,实验室里的花草也越堆越多。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派给她一个寻找“天仙子”的任务。这是一种能引起昏迷和抽搐的药用植物,不过要大剂量才会产生危险,一般来说,还算ok。

    他很放心的请她去找这种植物,有了前几次经验,她已懂得戴手套保护自己,所以他也就不再叮咛,让她自由发挥。

    少了她的干扰,叶希能果然顺利的把实验做完。等做完实验,已是晚饭时间,方藤萝却还没有回来。

    奇怪,会不会是被什么耽搁了?

    叶希能皱眉。

    按理说这个时候,她早该回来,不知死活的跟他说要吃晚饭,不该到现在还流连在外。

    他有些担心,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已经过分关心她,就很不爽的命令自己,把她抛到脑后,直到晚上九点了,才发现情形不对。

    这么晚了还不回来,一定是出事了!

    叶希能当机立断,随手拿起个人包包就冲出实验室,进入岛的深处寻找方藤萝。

    他的个人包包里面放满了各种药品,其中包含了各类血清。他清楚这个小岛不只长满了各种珍奇植物,也布满了各种毒蛇,其中并包含了危险的大西洋巨蝮。

    叶希能心急如焚的四处寻找方藤萝的踪影,深怕她出事。而他猜对了,十分钟以前,当她快快乐乐地把找到的“天仙子”捧在手上,急著回实验室邀功的时候,不小心在草丛边踩到一团软软的东西,然后悲剧就此开始。

    一条又大又丑的蝮蛇,迅速的咬了她一口。她反射性的掏出枪,对准它的头部连发好几枚子弹。蛇的头部当场炸得血肉模糊,不幸的是,她的意识也跟著模糊,在处理完巨蝮后,砰一声倒下,倒在小岛的最深处。

    叶希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她的。

    当他看见她脸色苍白的倒在血泊中,身旁还躺著一条动也不动的巨蝮时,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原核生物!”他蹲下身,把手指放在方藤萝的鼻子下方检查她的呼>吸>,发现她的生命气息还很强烈,应该是刚倒下不久。

    他立即打开包包,为她清理伤口,并低头把伤口上的毒血都>吸>出来,然后用绷带绑紧,再为她注射血清。

    是他的错。

    叶希能一边为她注射血清,一边责怪自己。

    如果他不这么坏心,故意要她来寻找这些没用的花草,她就不会被蛇咬到,昏倒在小径旁。

    叶希能无法想像,如果他再晚几分钟发现她,方藤萝的命运会是如何,只得拚命的为她包扎,帮她清除身体中的毒液。

    他将方藤萝背在背后,驮回主屋,然后再抱进房间,让她躺在床上休息。

    现在的她看起来很安静,但他知道复原的过程将会很痛苦,得折磨上一阵子。

    方藤萝果然又发烧、又梦呓的。不过等到烧一退,她的人也好多了,除了觉得浑身酸痛之外,没什么大碍,因而急著向叶希能道谢。

    没有他,她早就死了,非好好跟他说声“谢谢”不可。

    与高烧搏斗的这几天,方藤萝的日子虽然过得迷迷糊糊的,但依稀记得是谁在照顾她,也对叶希能感谢不已。

    而叶希能这头呢?却相反地在她情况好转以后,一步也不再踏进她的房间。仅仅留下足够好几天吃的食物和饮水,然后假装没有这回事,迳自埋头研究。

    三天以后,方藤萝终于完全康复。康复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叶希能道谢,感谢他救命之恩。

    “谢谢你救了我。”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实验室,脚步还没完全站定,就忙著弯腰点头,叶希能理都下理她。

    “我知道是你救我一命,虽然你什么都不说。”她毫不气馁的再补充一句。

    叶希能当真是什么话都不说,脸色坏得像鬼。方藤萝以为他是生气她带给他麻烦,只得低头支支吾吾的道歉。

    “这些天以来,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的是非常对下起。”她的十根手指都绞在一块儿。“我…我也不是故意要被蛇咬,只是因为找到你指定的药草,一时兴奋过头,没有注意到草丛中有蛇。”

    她不是故意要提起这件事,殊不知这更加令他感到难堪。

    “但是…我真的找到那些药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完成这项壮举,她兴奋的抬头。“你有看到我找到的那些药草吗?”方藤萝天真的问。“我连续找了十几个钟头,才终于找到,你有没有一并把它们带回来?”

    她的问题有几个,每一个都刺中他的良知。她很认真的帮他寻找药草没错,但那却不是他的本意。他的本意是…要她滚蛋。

    “你他xx的可不可以别再吠了?”他闭上眼,仿佛已到达了极限。

    “耶?”他在说什么…

    “我当初要你去摘那些植物,根本不是为了什么他xx的研究,而是因为我想调开你。”他受够了,受够她那充满感激的眼神,和仆人般的语气。

    “你的意思是…”她终于有些听懂,脸色渐渐转白。

    “对,我觉得你烦,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整你,好让你无法再干扰我做实验。”

    “但是那些药草——”

    “那些药草都是废物,对实验没有任何帮助。”他残忍的打断她。

    “但是你说——”

    “我对你说的话全是假的!”他粗鲁的诅咒。“该死,原核生物,你就真的这么笨吗?连我是在哄你还是骗你都分不清楚!”

    他越诅咒越大声。

    “是假的,全都是假的!”他指著墙角下那一堆植物大吼。“这些东西统统都是废物,跟实验无关,只是我用来骗你的工具,懂吗?!”

    懂,怎能不懂?他都吼得这么大声了,再不懂就太笨了。

    方藤萝平静的看着他,眼里没有任何惊慌,只有受伤。但她不会哀嚎,就算她是微生物好了。也要不辱它几亿年来坚强的生命力,抬头挺胸的活下去。

    “我了解了。”她的语气平静到令人不敢相信。“以后我不会再走进实验室一步,但我会站在门口,有事的时候,你再叫我。”

    说著说著,她就要走出实验室。

    “还有一件事。”

    临行之前她回头。

    “我不叫原核生物,我叫方藤萝。”

    话毕,实验室的门被悄悄关上,室内又恢复一贯的安静。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才爆出一声惊人的诅咒。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