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方藤萝这辈子从没亲眼看人做过实验,因此当她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的时候,自然是踮高脚尖、伸长脖子,一点小细节都不放过。

    原来,天才的实验都是这么做的。一会儿跑到这边的工作-,一会儿跑去那边的实验机组,难得有静下来的时候。

    她默默跟著。

    “喂,你一直跟著我做什么?妨碍我做事!”叶希能吼。方藤萝立刻把才刚伸出去的脚收回来,本来她还想偷看,他接下来还想干什么的说。

    “对不起。”她呐呐的道歉。自从他们第一次在书房见面,他即对她吼,吼到现在还在吼,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给我滚过去那边。”他指著最靠右边的角落。“要是让我发现你再站在我后面,我马上拿我手上的培养皿丢你。”

    叶希能威胁方藤萝,而她听得迷迷糊糊,根本搞不清楚培养皿是什么东西。她的化学很差,事实上她每一门功课都不好。要不是韩宁儿长年帮她恶补,她肯定每年都留级。但是她对于机械方面倒是满有天分,天生就很会修理东西,支解当然也不成问题,所以她很会拆装炸弹。

    不过,对于他手上那一个一个的小圆盘,她就没有办法了。

    她好奇的盯著看。

    他干么老是弄那些小圆盘,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吐气,三不五时还会露出满意的微笑。

    好诡异。

    受他脸上的微笑影响,方藤萝的脚不知不觉又往前挪一点,脖子又伸长一点,脚尖又踮高一些。

    他在显微镜下切东西耶,真奇妙。一般必须靠显微镜才能看清楚的东西不是都很小吗?既然很小,那要怎么切呀?还有还有,他的手怎么都不会抖,视线也不会跑掉?一般人在看那些东西的时候,不都是看得两眼发酸,双手发抖吗?可是他完全不会。

    方藤萝对于叶希能的崇拜,加起来有如泰山一样高,但她同时却忘了,泰山发起飙来可是会下雪的,叶希能就是。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再出现在我的背后?”叶大天才,此刻的脸色只能用冷若冰霜来形容,眼看着就要下雪。

    “对不起。”她马上跳回到原位。“我只是好奇。”然后她又委屈的补上一句,小狈似的眼睛,充满了无言的请求。

    他低头诅咒一声。

    “以这条线为准。”他随手拿起一支粗大的奇异笔,弯腰在地板上画一条线,画完了把笔丢向一边。“超过了这条线,我会要你的命,听清楚了没有?”由于他的口气实在是太可怕了,方藤萝只有拚命点头,她还想见到明日的太阳。

    说起来,他的人其实不算太差,他给她新画的界线,比原来的角落多前进了大约五十公分。

    方藤萝心存感激的远眺叶希能的一举一动,不晓得他是有意,还是实验真的做到那里,他居然走得比刚才还要远,远到她可能需要一台望远镜,才能看清楚他在做什么。

    “你在干么?”她好奇地跨出第一步,脚板还没完全落下哩,就让他冰冷的瞪视给瞪得缩回去,往后跳回五十公分。

    “没你的事,闭嘴!”他不是吼,就是命令,完全不给她好脸色。

    方藤萝瑟缩了一下,乖乖闭嘴。

    叶希能不理她,拿起另一段微生物,放在倍数更大的显微镜底下观察,同样引起方藤萝的好奇。

    他又在切东西了。

    她忍不住又往前跨一些。

    不晓得他这次在切什么,会不会是蚯蚓的尾吧?

    “混蛋,你越线了!”

    突然间凌空飞来的一支尖刀,把她的想法当场切成两半,也差点削去她的鼻子。

    她向后弯身躲过叶希能丢过来的超细尖刀,庆幸自己的身手够好,否则早惨死在他的刀下。

    她忍下住抗议。

    “就算我越界,你也不必拿刀子丢我啊!”她的眼眶又发红。“万一我要是没有躲过你的突袭,鼻子就没有了。”方藤萝摸摸鼻尖,好庆幸它还在,没像蚯蚓被削成两半。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是你活该。”他冶哼。“谁教你越界,更何况你是保镳,如果连一支小小的尖刀都躲不过,不如回家吃自己,省得丢脸!”

    叶希能连刨带刮,硬是把她刮出血来,方藤萝除了哑口无言,就只有摸摸鼻子的分,一句话都无法反驳。

    她再次咬紧下唇,红了眼眶。她不懂他为什么那么讨厌她,她只下过好奇而已啊!

    “我在做基因选殖。”

    就在她以为解释无望的当头,叶希能突然说。

    她倏地抬起头,看着叶希能,好讶异他居然肯主动解释。

    她好高兴。

    “什么是基因选殖?”方藤萝兴奋的问。她头脑不好,但对于这些科学新知很好奇,也需要人告诉她。

    “就是利用带著某一dn**段的微生物,来大量产生那段dna的过程。”

    啊,她懂了!就是利用带著某一dn**段的微生物,来大量产生那段口dna的

    “我、我听下懂。”什么跟什么。“什么微生物?什么dna?好像是外星语言…”

    “对你来说当然是外星语言了,笨蛋。”他睨她。“微生物就是我们常说的细菌,dna的全名是去氧核醣核酸,是存在于所有生物细胞之染色体上的双股螺旋状遗传因子,有一定排序。”

    微生物就是细菌,dna是去氧核醣核酸,生物学一定要搞得这么复杂吗?

    “我还是听不懂。”反正都是同样的东西,干么不弄得简单点。

    “所以我才说你笨。”他瞟她一眼。“dna都听不懂了,还想知道我在做什么?”痴人说梦!

    “就是因为听不懂,我才问你嘛!”她反驳。“你不是号称天才吗?天才难道连最基本的解释都不会,那还能称为天才吗?”

    看样子她的反应虽不好,绕口令的功夫倒是练得挺不错的,居然还懂得拐弯抹角的训他。

    “我在做基因选殖。”他的口气很不愉快。

    “我知道,你刚才说过了。”她笨笨的提醒他。

    他瞪她。

    “基因选殖就像在做蛋糕一样,每一个步骤都有食谱可供参考。举个例来说,如果你想选择某一段dna,就要先把dna切成一段段——”

    “所以你才拿著刀子在切东西!”方藤萝恍然大悟,虽然她差点被尖刀削到。

    “我在说话的时候,请你不要插嘴。”他这辈子没见过比她更罗唆的女人。

    “对不起。”她赶紧把嘴吧遮住。“请继续。”

    “等切碎了以后,把微生物和切成碎片的微生物混在一起,让dna进入微生物体内,成为它们的一部分。然后设计方法,让每个微生物只会得到一段dna。接下来,我们把微生物分散在固态培养基的表面上培养,让它们生长繁殖,然后找出哪个菌落带有我们想要的dn**段。等找到了那个菌落之后,再让它们大量繁殖,最后打破细胞,搜集我们要的那段dna,这些过程就叫『基因选殖』,懂了吧!”

    懂了吧?

    不懂。

    她只知道细胞被切来切去,细菌被混来混去,剩下的一律——不懂,怎么样都不懂。

    “干么要做基因选殖?”太高深的问题她不会问,但很会问为什么。

    “外行人。”他冶哼。“基因选殖可以拿来改变生物的本性,换句话说,可以育种,这是在农业方面。”也是一般人所说的,基因改造食物。“在医学方面,则可以藉由遗传筛检预测胎儿是否有重大疾病,达到事先预防的目的。”

    “可是这样的话,那些被筛选的婴儿们不就很可怜吗?”方藤萝直觉的反问。“要是他们真的有病,不就得被筛选掉,连跟这个世界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方藤萝突如其来的问句,竟像飞箭一样,砰一声正中他心中预先设置好的箭靶。

    他沈默不语。这是他迟迟不肯发布研究成果的原因之一,基因选殖本来就对某些生命不公平,但从另一面来看,又有其必要。

    “这类筛选,还是有它的必要性的。”他声音粗哑的反驳。“就长远来看,人类的基因需要经过筛选,这样才能产生健康的人类,避免浪费一些社会及医疗资源。”

    “可是如此一来,却会浪费掉地球上的资源。”

    又一次沈默。

    随著方藤萝这句言简意赅的宣示,叶希能再度沈默无语。

    “你说什么?”他的表情好骇人。

    “没有,我不是在责怪你,请你不要误会。”被他脸上可怕的表情吓著,她连忙摇手解释。“我只是认为,人类已经耗掉地球上很多的资源了。如果每一个人都健康长寿的话,那人类就会活很久,这个地球的损坏也会更惊人。而且达尔文也说过物竞天择,可是人类却藉由科技,一再破坏此一平衡。迟早有一天花不再是花,鸟不再是鸟,全都只是人类基因选殖的结果。因为我们决定它们可以活下来,但这样就会失去造物者为何创造它们的意义。”

    很长的一段话,却充满了哲学般的省思。这是基因选殖上的难题,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突破这一关,到现在还在辩论。

    “但基因选殖还是有它的好处,比如说:创造便宜的胰岛素,以前胰岛素很贵的。”可恶,这死女人,总是莫名其妙说中他的心事。

    “为什么很贵?”

    “因为,在基因选殖术发明前,胰岛素唯一的来源,只有从猪只的胰脏收集。”他一字一字清楚说明。

    “现在呢?”

    “现在,只要把人类的胰岛素基因放在细菌里,让基因大量制造就可以了。”他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只是口气越来越不愉快。

    奸凶哦,这个人。

    “我、我懂了。”原来最伟大的还是细菌。

    “请教一下,你的智商到底多少?”叶希能睥睨的看着她。

    “呃…大概一百零五左右…”她也不确定…

    “一百零五,刚好我的一半。”他残忍的说。

    “耶,你的智商有两百一?”哇,崇拜。

    “所以在我的眼底,你就跟原核生物没两样。”

    “原核生物?”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对。”他点头。“就dna包装的结构来分,生物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比较原始,叫做『原核生物』,细菌就属于这一类。”

    “那、那另一类呢?”他的意思是…

    “另一类的演化较复杂,称为『真核生物』,人类就属于这一类。”

    那也就是说…

    “你就是原核生物。”

    重大的打击。

    “以后我就叫你『原核生物』,记住,你只要听见我这么说,就是在喊你。”

    不会吧…

    “现在,原核生物,立刻把你的脚跨回到线后面去,你又越界了。”真核生物瞪她。

    “从这一秒钟开始,不许有半点声音,否则我把你赶出实验室。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不,是非常清楚了…

    方藤萝本想大声这么回答,但一想到必须付出的代价,只得乖乖闭上嘴,委屈的站在一旁。

    原来她是细菌啊…那也很伟大啊!

    隔天,她还是站在那条界线之内,观看真核生物高深莫测的举止。

    基于她的职守和马丁.丹斯格的交代,方藤萝一刻也不敢擅离岗位,只得像个没人要的小媳妇,伸长脖子看叶希能又在做什么。

    他正把水加热,溶解类似洋菜的东西,然后再东加一点、西加一些她看不懂的东西拿起来摇一摇。等溶解之后,再倒入一个圆型的盘子——他说是培养皿,再盖上盖子,等那很像洋菜的东西冷却成固态。

    真有趣,感觉上就像在做果冻。

    好奇不已的方藤萝,即使被下了噤声令,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你今天又在干么?”她永远说同样的话,差别只在于有没有标上日期。

    “闭、嘴。”叶希能额冒青筋的低声警告,很想把她一脚踹出实验室。

    “哦。”她果真闭上嘴,不到几秒钟后,又开口。

    “你在做果冻吗?”她指著他手上的培养皿问。

    “对,我在培养你的同类。”他根本不想看她。

    她的同类?

    “你在复制另一个我?!”她大惊小敝,以为自己是桃丽羊。

    “不,原核生物。”他尽量忍耐。“我不是复制你,你还没那个资格,我是在复制病菌。”

    “你在复制病菌?!”方藤萝叫得更大声了。“你怎么培养这些有害的病菌?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充满太多不知名的病菌了吗?”她严正抗议。

    “谁跟你说我是在培养有害的细菌了?”他总算掉头过去看她,不过是用瞪的。

    “我是在培养大肠杆菌。”他强忍著把她丢出去的冲动。“大肠杆菌是最普遍的实验材料,也是目前科学家们最了解的一种病菌。存在于人体消化道中,对人体没什么影响,却是最好用的实验材料,我就是在利用这种材料做实验,现在懂了吗?”

    叶希能耐著性子,把他正在做的事从头到尾解释一遍。她畏畏的点点头,表示她懂,不懂也下行。

    就跟她一样,她最常问的是“为什么?干么?”他最常讲的却是“懂了吗?清楚了吗?”同工异曲之妙,只是一方好奇,另一方不耐烦罢了。

    尽管他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方藤萝还是觉得他不应该对她这么凶,至少也别老是瞪她嘛!她只是好奇而已。

    说到好奇,他不知道又在做什么,背著她躲得远远的,一副怕被她发现似的小家子气。

    说实话,不是他小器,而是受够了她那张嘴,老是问东问西。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生闷气。

    他原先坚持要女保镳的用意,就是想要有多一点的私人空间。现在可好了,他是不必看人打地铺,却引来一只烦人的小麻雀——不,是烦人的原核生物,在他耳边吱吱喳喳吵个不停,教他这个实验怎么再做下去?

    叶希能越想越生气,手中的汤匙拚命的搅,搅了半天才发现他忘了加土壤。

    冷静下来,不要跟一个智商只有他一半的原核生物计较。

    随手抓了一小撮土壤丢进水里搅拌,他又拿来一根细铁丝,把前端弯成直径大约一毫米的小圈圈,让小圈圈的部分在火上加热杀菌,再沾一点土壤混合液,把小圈圈中含有细菌的水,均匀涂开在培养皿上,再盖上盖子,准备下一步送入温室繁殖。

    做完了上述动作,他转身正想将这些培养皿送入温室的时候,不期然和方藤萝好奇的小人影撞个正著,手上的培养皿就这么一个个飞出他的手心,掉落到地下,盖子完全打开。

    “糟了!”

    叶希能抢救不及,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花数小时弄出来的心血,一个一个上天堂报到。

    “可恶!”他气得提起方藤萝的领子,狠声低狺。方藤萝早已吓呆,她的原意只是偷看而已,怎么知道会搞砸他的实验,把自己提升到几近敌人的状态。

    “对、对不起。”这是她的肺腑之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想知道…你、你在做什么…而已。”

    她的声音发颤,眼眶泛红。明亮的大眼发出如同小狈般无辜的光芒,教他想揍也揍不下去,他可不想被控虐待动物。

    “滚!”他松开她的衣领。“滚出我的实验室!”他受够了她的干扰,只想安静的做实验。

    方藤萝立刻整理好衣服,噙著泪水低头走出去,但还是不敢走得太远,就站在实验室的门口,默默的守门。

    可恶的原核生物,给她这么一闹,又得从头再来。

    关在实验室里工作的叶希能,情况也没比她好上多少。被她打翻的那一叠培养皿中,除了今天做的大肠杆菌,还有两天前培养的酵母菌,也得一并重来。

    他非常专注的工作,根本无心留意外头的状况,等他再一次把所有培养皿弄完放进温室,已经是八个钟头以后的事。

    该死,又做到忘了时间,他都还没吃晚餐呢!

    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叶希能这才想起,他不止晚餐没吃,午餐也没吃,乾脆两餐一道解决。

    当他打开实验室的门,门缝里突然塞进一具东倒西歪的躯体,原来是他们的原核生物,等他等得太累,靠在门口睡著了。

    笨蛋!

    他低头垂看卧倒在地的小人儿,心中闪过一种奇怪的情愫。他叫她滚,就是告诉她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怎么她还守在门口,等到睡著?

    他跨过她的身体,本想放任她就这么睡到天荒地老,冻死在实验室门口算了,却在往前跨了几步后,又不放心的回头。

    罢了,笨蛋也有在床上睡觉的权利。

    走回去弯腰将她抱起,叶希能生平第一次主动抱人上床睡觉,以往那些女人,可都是倒贴的,不劳他费心。

    这是方藤萝身为原核生物的特别福利,但她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早已睡死了。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