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茫茫无际的大西洋中,有一座孤单的小岛,覆盖著数也数不尽的苍翠树林。若从远处眺望,只看得见一团苍绿,和各类形状奇怪的岩石。若是敢再深入树丛里面,则会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这个看似无人居住的小岛上,居然建有设备先进的实验室。

    此时,正当深夜。

    设备先进的实验室里面,传来实验器材轰隆隆的声音。身穿白袍的研究人员,正聚精会神地观察实验运作的情形,因而灯火通明,机器运作声不断。

    在这堪称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实验室里,其实只有一个研究员,没有其他助理。只见他蹙著眉,双手抱胸看着分离机的状况,似乎对他的研究成果,不甚满意。

    再改进。

    默默在心中丢下这三个字,研究人员转身到其他的实验台,操作其他实验。他拿起培养皿,正想将它放进冷冻库的时候,却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奇怪,都已经半夜三点了,会是谁呢?莫非是义父?

    身穿白衣的研究人员耸肩,不认为谁有那个本事,能够找到这座位于大西洋上的荒岛来。他的义父是一个小心的人,为了保护他的研究成果,特地选了这座小岛做为他研究的地方。而他极为满意这个安排,因为他最讨厌跟人群接触,事实上他吧不得学习鲁宾逊,把自己关在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不过,他目前的情形也差不多了。

    他还是耸肩。

    整座小岛,除了偶尔来访的义父以外,就只有他一个人。再来就是走错路的爬虫类,那其中又以毒蛇居多。搞得他不得不另外准备一堆血清,免得哪一天真的派上用场。

    也许是毒蛇。

    漫不经心的拿起装有酵母菌的培养皿,白衣研究员判定,他所听见的脚步声,极可能是蛇类滑行的声音,也就不太管他。

    然而实验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白衣研究员飞快的回过头,看见的不是他义父的身影,而是另一张蒙著黑布的脸,正手持短枪,朝他狂吼。“把你的研究成果交出来!”

    蒙著脸的黑衣人,朝研究员的方向射了一枪。不知道是射偏了还是怎样,子弹没有打到他,但却打破了他的实验器材。

    白衣研究员沈下脸,眼神阴。他人受伤了无所谓,但那些器材可都是他的命,他会教这个混蛋好看。

    于是,他想也不想地就把手上的培养皿丢到黑衣人的身上。培养皿的接合口因突来的冲力而松开,啪一声黏在黑衣人的衣服上。

    “我要是你的话,就会赶快想办法甩掉身上的东西。”白衣研究员凉凉警告。“那上面装满了致命的细菌,一小滴就能要人命。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快逃吧。”

    话毕,他又拿起实验台上的另一个培养皿,假装要丢到他身上。黑衣人惨叫一声,拚命想拍掉衣服上的黏液,却怎么也甩不掉。

    “我会再来!”

    宛如八点档连续剧里面的老台词,黑衣人撂下这一句话就跟袋鼠一样跳走了。说他是袋鼠并不为过,因为他是真的边走边跳,边跳边抖,白衣研究员怀疑他怎么不乾脆把衣服脱下来,这样不是比较快吗?

    唉,又一个白痴。

    看着远去的黑影,白衣研究员根本懒得去想黑衣人此行的目的,只是皱著眉头,哀悼躺在地上的玻璃碎片——那些他视为珍宝的研究器材。

    “怎么了,希能?我好像听见枪声?”

    马丁.丹斯格带著一双惺忪的睡眼,冲进研究室,一进来就看见满地玻璃碎片,吓了一跳。

    “没事,义父。”白衣研究员,也就是叶希能眼神阴鸷的说。“只是有个枪法很差的杀手,无缘无故的跑进来大闹,被我赶跑了。”

    “杀手?”马丁.丹斯格惊慌失措。“你说这都是杀手干的?”他指地上那一团乱。

    “是的,义父。”叶希能想到就咬牙切齿。“那白痴也不打准一点,专挑昂贵的实验器材下手,恐怕你还得花钱再补一批进来。”

    “没问题,等我明天回纽约,立刻请人送过来。”马丁.丹斯格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钱的事不是问题,你没有受伤吧?”

    “没有。”叶希能还是皱眉。“那家伙没伤到我,反倒是他自己吓得屁滚<img src="image/niaojpg">流。”

    “哦?”马丁.丹斯格蹙紧眉头要求他解释。

    “他误以为我丢在他身上的培养皿中装了可怕的病菌,一面跳、一面叫的冲出实验室,临走前还撂话,真是可笑。”原本他以为这种瘪三只有电影中才会有,没想到现实中就有一个。

    “他说了什么?”马丁.丹斯格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地方,这关系到他的人身安全哪!

    “老台词:我会再来。”叶希能不屑的说。“我真希望下次来的人能聪明一点,不要我随便说两句话,就信以为真。”

    “你还有心情说笑!”这说的是什么话?马丁.丹斯格怒骂他的义子。“这次是你运气好,下回可就不一定这么幸运了。”

    马丁.丹斯格在一旁跳脚,叶希能却一副不关他事的模样,气煞了他义父。

    “有没有丢掉什么东西?”马丁.丹斯格灰色的双眼,霎时闪过一丝精光。

    “没有。”叶希能还是一副无谓的拽样。“他说要研究结果,我不给他,他就开枪了。”打坏他的器材。

    “又来一个想抢功的家伙。”马丁.丹斯格叹气。“不过老实讲,从你要求搬到这座小岛进行实验开始,已经足足过了两年,这两年来,一点成果都没有吗?”

    马丁.丹斯格问他的义子,叶希能耸耸肩,表示他还需要多一点时间,请他不必急。

    “好吧!随你爱搞多久,只要记住,搞出成果就行。”

    提起他这个义子,马丁.丹斯格就叹气连连。希能是个天才,智商高达两百。专长是分子生物学,也就是一般人所谓的dna遗传研究,是当今最热门的一门学问。

    而他这个义子,更是这门热门学问中的翘楚。

    年纪轻轻的他,在这个领域里面得过无数次奖,最后却因为不堪其扰,乾脆要求搬到这座无人的小岛来。而他这个赞助者,也只好乖乖的配合,投下大笔经费,将原本荒芜的小岛,开发成一座设备先进的实验天堂,奸让他的义子能静下心研究。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有加强防范措施的必要。毕竟这是”座孤岛,他又坚持一个人,不要任何助手。万一要是真的出事,可真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陷入困境中,到时就算有再高的智商,也保下了他这条小命。

    “我看,还是在岛的四周,架设铁丝网好了。”考虑了半晌,马丁.丹斯格决定再增添一些安全设备。

    “又不是在演侏罗纪公园,我拒绝。”开玩笑,谁想一出门就碰上铁丝网,他又不是关在公园里面的恐龙,更何况上面还通电。

    “那你说怎么办才好呢?”马丁.丹斯格瞪他的义子。“要派助理给你,你说不需要。现在又不让我在岛的四周架设铁丝网,你是存心拿你的小命开玩笑吗?”不懂事!

    “事情没有你想像中那么严重的,义父。”即使被骂,叶希能还是漫不经心。“下次若是杀手再来,我顶多换丢更可怕的培养皿在他身上,不丢酵母菌了。”

    “除了酵母菌以外,我可不记得你这里藏过什么可怕的病菌。”马丁.丹斯格叹气。“我明白你讨厌应付这些外在的琐事,但我却不能不为你的安全著想。尤其你的实验关系著我们的药厂,能不能继续成为医药界龙头的关键,更是马虎不得。”

    这是重点,除了父子情谊之外,马丁.丹斯格更在意他的投资,绝不容许出任何一点小差错,破坏他的计划。

    “你要架就架吧,我无所谓。”叶希能比谁都了解他义父的个性,也承认他说的有理。“反正我也没空晃到小岛的边缘去,电不到我。”顶多电到不长眼的夜贼。

    “好,过两天我就请人过来架设铁丝网。”马丁.丹斯格相当高兴他的义子还肯讲道理,没给他拗到底。

    “此外,还得请保镳。”

    “保镳?”叶希能对他义父这个提议很有意见。“我不需要什么保镳。”他沈下脸,恨透了有一个人在他身边罗哩叭唆的想法。

    “在这件事上,你没有选择。”马丁.丹斯格坚持。“铁丝网只是第一道防线,万一被破坏,即形同虚设。这个时候你就要靠第二道防线来保护你,也就是保镳。”

    “但你知道我最讨厌被人打扰。”叶希能恨恨的皱眉。

    “我了解。”马丁,丹斯格的气叹个不停。“不过这次你恐怕必须让步,我顶多只能答应你帮你找一个安静的保镳,我保证,他会像隐形人一样,不发出任何声音。”

    听起来很完美,但他一想到有人二十四小时盯著他,就浑身不自在,少说也要争取几个钟头的独处时间。

    “我唯一的条件是,这个保镳必须是女的。”叶希能突然想到如何争取这几个钟头的方法,同时也刁难他义父。

    “你想要雇用女性保镳?”马丁.丹斯格万万想不到叶希能会来这一招,脸色相当难看。

    “对。”叶希能点头。“我不希望对方二十四小时盯著我,若是雇用女性保镳,至少我还可以单独睡觉,不必看人打地铺。”

    他非常清楚,他义父打算给他找哪一种类型的保镳,乾脆趁他还没有开口前,先行指定,反将他一军。

    马丁.丹斯格还当真被将到了,他原本打算找陆战队那一型的保镳来保护他的义子,结果他义子的反应比他还快,指定要个女性保镳。

    “嗯,就依你。”马丁.丹斯格明白这已经是叶希能的最大让步,不能再跟他讨价还价。

    “我来帮你找个女性保镳…”伤脑筋,教他临时上哪儿去找女性保镳来?天晓得这门行业几乎都是男人的天下啊!

    “啊,有了!”马丁.丹斯格忽然想起不久以前,有个政坛上的朋友偷偷塞给他一张纸条,里面写著一个网址和密码,据说网站里面就有女性保镳,而且个个貌美如花。

    “等等我,义父想到办法了。”马丁.丹斯格兴冲冲的跑出实验室,隔了一会儿,又兴冲冲的跑回来,手上多了张纸片和手提电脑。

    只见他把电脑连上线,依照手边的资料输入一个网址,没多久,就进入一个名叫“玫瑰园”的网页,依序出现五朵不同颜色的玫瑰。

    “这该不会是什么**网站吧?”站在马丁.丹斯格后面的叶希能抱胸,无聊地注视他义父操作电脑,不晓得他在搞什么鬼。

    “安静,别吵。”他义父瞪他,他耸耸肩,对于义父突兀的举动一点兴趣也没有。

    事实上,他比较想睡觉。

    “如果你再搞不定这个网站,我就要上床睡觉了。”做了一天的实验,累死了。

    “等事情解决了再去睡。”马丁.丹斯格下令。“让我看看…请输入密码。”他输入纸片上记载的密码,五朵玫瑰跟著褪去,换上五张相片。

    “我就说是**网站吧!”叶希能大打呵欠,丝毫不感兴趣。

    “闭嘴!”马丁.丹斯格不耐烦的命令他的义子。“…来了,这五个女保镳各有特色,你自己选。”

    马丁.丹斯格把萤幕推到他义子的面前,叶希能停止打呵欠,定神一看——

    “不错嘛,都长得挺漂亮的。”他还是兴趣缺缺。

    “到底要选谁?”马丁.丹斯格会被他这个义子气死。脾气古怪也就算了,都面临危险关头了还不正经。

    “随便。”叶希能才懒得理会这些琐事。“不然…白色好了,我今天刚好穿白袍,就选白色。”

    原来他选择的标准,是以身上衣服颜色而定。幸好他今天穿白袍,要是穿夏威夷的花衬衫,教他上哪儿去给他找一朵七彩玫瑰?

    “就白玫瑰了。”马丁,丹斯格无奈地点开相片上方的白玫瑰,萤幕先是反白,而后显示出女孩放大的照片,和照片底下那几句简单的说明。

    方藤萝:代号白玫瑰,平日职业为图书管理员,擅长整理资料及拆装炸弹。

    紧接著列出她过去曾保护的人物,其中不乏学术界的同行,大多都对她的表现赞誉有加,给她很高的评分。

    “不错,资历好、经验佳,看起来又单纯,和你很合。”别说他的义子怪,马丁.丹斯格本身挑人的标准也很诡异,居然以人的长相为准。

    “看起来是挺好欺侮的。”叶希能瞄了萤幕一眼。相片上的女孩长相清丽,小小的嘴吧,大大的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教人看了忍不住想扁。

    “你可不要欺侮人家。”马丁.丹斯格不放心的吩咐他的义子,担心他顽劣的天性,会把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保镳吓跑。

    叶希能耸耸肩,他哪这么无聊?躲她都来不及呢!

    不待义子做出回应,马丁.丹斯格随即将游标-到合约的最下方,签上自己的大名。

    s曾经说过,她是一个最尽责的保镳,同时也是一个最容易紧张的保镳,方藤萝完全同意她这句话。

    她浑身是汗地拉拉身上的厚重t恤,到处找她的新任雇主,担心得几近胃痛。

    在到达小岛之前,她的真正雇主;也就是马丁.丹斯格本人,特地把她召去纽约。他很亲切的招呼她,告诉她,他非常重视他的义子,请她务必亦步亦趋的跟紧他。马丁.丹斯格同时也警告她,他这个义子不好应付,请她多花一点耐心。至于费用方面,他不会亏待她,请她放心。

    方藤萝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保证她一定会按照他的指示,紧跟著她的保护对象。马丁.丹斯格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派人送她去码头,搭乘他的私人游艇到达小岛,也就是他义子的所在地。

    叶希能,往后她将要保护的对象。

    迎著海风,抱住自己发冷的身体,方藤萝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

    叶希能这三个字,一般大众并不陌生。几年前他被提名角逐诺贝尔医学奖的时候,就曾经以他的华裔身分和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在国际间沸腾一时。虽然他后来没有得奖,但已引起世人瞩目,只不过最后这几年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

    这情形就跟演艺圈一模一样,人在当红的时候,打个喷嚏人们都会注意。一旦过气,就算你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跑,也没人理你,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方藤萝多少带点怜悯之心,打算好好照顾她的新雇主时,却发现——她的雇主不见了,存心和她玩捉迷藏游戏。

    她开始紧张,才刚卸下的行李,就这么随意搁在大厅的角落,没空整理。这座外表看起来像是没人住的小岛,其实建有很大格局。除了设备先进的实验室外,还有一栋三层楼高的房子,内部装潢豪华舒适,应有尽有。唯一一个坏处是她不知该上哪儿去寻找她的雇主,这栋屋子实在太大了。

    请你一定要随时盯紧希能,他最喜欢乱跑。

    猛然想起马丁.丹斯格的交代,方藤萝绷紧神经,深怕会砸了任务。

    快快快,一定要尽快找到叶希能。

    她按照著马丁.丹斯格给的小岛配置图,首先找到实验室,发现他不在。又急忙跑回屋子,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她守啊守的、等啊等的,兔子没等到,倒给她等出睡意来。

    不行!

    她拚命拍打自己的脸颊,勒令自己不许睡。

    长时间的飞行加上时差,已经打乱她的生理时钟。偏偏马丁.丹斯格又临时交代她必须先去纽约一趟,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小岛。如此长时间折腾下来,她早已是累得人仰马翻,都快支持不住了,她的新任雇主却还给她找麻烦。

    叶希能啊,你究竟在哪里?

    既然兔子死不肯回洞里,她只好想办法找。不过他最常待的实验室都找过了,他不在那里,她还能在哪里找到他?

    她抱著发疼的脑袋拚命想叶希能可能会在哪里,想着想着,突然想到——对了,说不定他就在这栋房子里面,难怪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好不容易才锁定了目标,方藤萝提起脚跟就往三楼冲。她打算从顶楼找起,一间一间找也没关系,只要能找到她的雇主就好。

    方藤萝首先打开三楼扶手梯旁的卧室,没人,是空的,她只好再换一间。她又打开它对面那个房间,还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奇怪,好好一个楼层,什么都不放,那干么还要盖这么多房间?

    她耸耸肩,总觉得有些可惜。她和韩宁儿在台北合租的房子,顶多只有其中一个房间那么大,房租就高达一万五千块台币。害她们只好省吃俭用,想办法赚钱,以免生活过下下去。

    算了。

    她放弃搜寻三楼,反正再搜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没有任何东西。

    “叶希能先生!”

    她一面下楼,一面喊叶希能的名字,看能不能得到他的回应。结果还是白搭,只听得见自己的回音。

    “唉,真难找。”

    方藤萝喃喃自语,一直转动门把的手,在碰见二楼第一个门把时,像有自己意识般的主动开门,直到听见“喀”一声,她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啊,完了!”她捂住嘴,像个小偷似的窥探门缝,顺便还左顾右盼,怕被人举发她的恶行。

    这个房间里面到底都放了些什么东西…是书耶!

    看清楚房间里面所蕴藏的宝物后,方藤萝兴奋的推开门,面对一屋子的凌乱。

    “奸可惜哦,有这么多好书却不懂得整理,我来帮他整理好了。”

    方藤萝这个人有个怪毛病,那就是看见书便会忍不住手庠,坚持要把它们整理归位。韩宁儿也经常取笑她这个毛病,她却做鬼脸回说她没有办法,职业病使然,谁教她的职业是图书馆管理员呢!

    “哇,好乱…”看着随处丢弃的报表和书籍,她一阵眼花撩乱。“就从这边的书开始排起好了。”

    方藤萝觉得很奇怪,房间里明明就有书架,却没有人想到过使用它,否则就不会像这样一团乱了。

    “都是原文书。”她拿起一本厚重的大头书,吹掉封面上的灰尘。“基因定序之原理与方法。”哇咧——太难了。

    她摇摇头,把书又放回原位。决定不看内容,只从开头的英文字母下去区分就好,以免整理到一半,就被书上那些高深的理论吓死,天晓得她虽然是图书管理人员,但从来没整理过这么多理论性的书籍。

    她很认真在整理,越整理越想睡,眼看着就要当场打起盹儿来了。

    一、二、三。

    绵羊好多,她的头也点得好舒服,好像在大自然里呼>吸>…

    就在她的头已经快弯到地面之际,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著房门被打开,跑进来一个怒气冲冲的男于。

    “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男子口操英文对著她吼,方藤萝迷迷糊糊的抬起头,蒙胧中好像见到一缕披头散发的鬼魂,在门口晃来晃去。

    “你是鬼、人,或还是动物?”她也用英文回答,不合文法的用语,就知道她根本还没清醒,还在睡梦中。

    叶希能索性弯腰从地上拿起一本大头书,对准她的头丢过去,方藤萝本能的闪开,这才回复一点人类的知觉。

    “很好,你总算醒了。”冷眼看向还在揉眼睛的方藤萝,叶希能一眼就看出是她,她那双眼睛,跟小狈似的。

    “你、你不会就是叶希能吧?”方藤萝不是故意偷睡觉,而是因为她实在太累,没想到却被雇主逮到。

    “除非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否则我就是了。”他不耐烦的瞪著方藤萝,她还在拿她那对小狈眼睛吧望着他,眼中写满了稀奇。

    方藤萝是真的觉得很稀奇,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天才,原来天才都长这个样,邋邋遢遢的与众不同。

    “天才一定要像你这样,把头发留得长长的才可以吗?”她提出她的疑问,听得叶希能的眉头都皱起来。

    “白痴一定要像你这样,提一些言不及义的问题才叫白痴吗?”他把问题丢回给方藤萝,害她一愣一愣。

    “呃…”他是在骂她白痴吗?

    “算了。”果然是白痴。“你干么未经我的许可,就闯进我的书房来?!”

    叶希能大声吼出的这两句话,方藤萝听得懂,因为他使用的是另一种语言。

    “你会讲中文。”她好感动,她已经好久没有遇见过会讲中文的雇主了。

    “而且是台湾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讽刺的说。而她已经感动到听不出他在讽刺她,只想吻他。

    “我可以索取你的签名吗?”她还沈浸在对他的英雄崇拜中,急急忙忙的到处找笔。

    叶希能再也受不了。

    “笨蛋!”打哪儿来的白痴。“我在问你为什么随便闯进我的书房,你却在跟我要签名!”

    他气得头痛。

    “你到底有没有知觉,懂不懂得听人话,听得懂我是在骂你,啊?!”骂到最后,他根本是用吼的,方藤萝赶紧把耳朵捂起来。

    “你别生气嘛,我只是好心帮你整理。我看你的书都随便乱摆,一时手庠忍不住…”之后,她没敢再说下去。因为他的脸色突然转沈,眼神阴鸷的扫向书房内侧,久久下说话。

    “你知不知道,所有的书被你这么随手一弄,我根本不知道哪一本是哪一本,也找不著。”他口气危险的说道。

    方藤萝立即反应。

    “这你不必担心。”她的小脸闪闪发亮。“我会教你怎么找书,还会做张索引给你。”很好解决的。

    “还有我那些文件,经你这么一收,我都不知道它们是来自哪一份论文、哪一本期刊。”

    “这你也不必烦恼,我早注意到这个问题。已经都归类完毕,还帮你注明论文和期刊的日期。”关于这方面,她可是很拿手的。

    “重点是,我不要别人乱动我的东西!”

    叶希能咬牙切齿的瞪著方藤萝。

    “你有什么权力闯进我的书房,乱动我的书和文件,做你自己认为该死的好事?!』

    暴怒已不足以形容叶希能脸上此刻的表情。他的眼神凶狠,阴鸷的脸色,在杂乱长发的衬托下,宛如地狱来的使者,虽然脸长得好看,也于事无补。

    “我、我只是好心想帮你忙而已嘛!”方藤萝吓到眼泪都掉下来,她这个人最胆小,偏偏又遇见不讲理的雇主,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骂她。

    “不许哭。”他就是不讲理、不分青红皂白,怎样?

    “我、我。”她一直抽气。“是、是,我不哭。”

    叶希能见状,狠狠的诅咒一声。

    “你他xx的干么非动我的书不可,你有什么毛病?”虽然她一直强调她是好心,但他就是不爽有人随便乱动他的东西。

    “我、我是个图书管理员,这是我的职业病。”她也不想挑在这个时候发病啊,她有什么办法?

    “你是图书管理员?”叶希能仿佛第一次听清楚她说的话,眯起眼问。

    “是的。”她骄傲的挺起胸。“我是最杰出的图书管理员,曾得到过馆长的嘉奖。”

    &#x5c3d;&#x7ba1;她对于自己的表现极有自信,却对叶希能默默不语的表现没什么把握。

    他会怎么看她?会不会也跟馆长一样,说她表现很好,很值得嘉许…

    “那你干么还来当保镳?无聊!”

    话毕,他当场甩门而去,留下方藤萝一个人孤单的面对房门。

    你干么还来当保镳?无聊!

    这个人真凶。

    盯著紧闭的房门发呆,她不禁怀疑自己有办法和他相处吗?

    你一定要随时盯紧希能。

    然后,她又想起马丁.丹斯格的交代,二话不说,拿出家伙,开始重装上阵。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