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一整个上午,方藤萝唯一能做的事,只有走来走去和看表。她有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事情没有计划中顺利,否则叶希能不会到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她再度低头看表,距离叶希能去fbi报案,已经过了三个钟头。这三个钟头内没有一通电话,甚至连通短讯都没有。

    不行,一定是出事了!

    方藤萝决定出外找他,才刚摸到门把,脑中不期然闪过几道影像,身体接著开始发抖。

    脑中的影像正以骇人的速度向她逼近,先是叶希能到fbi报案,然后被骗到一栋公寓去,最后是马丁.丹斯格的脸,他脸上正挂著得意的表情,不晓得跟叶希能说什么。

    她得赶快赶到那栋公寓救他才行!

    一想到自己的爱人此刻正在受苦,她就顾不得尚未平息的身体,急急忙忙的开门。

    当她打开旅馆的房门,房内的电话也在同一个时间响起,她立刻转身冲回房间,拿起话筒应答。

    “方小姐。”

    她尚未能跟对方开口要人,对方就先出声了。

    “丹斯格先生。”她斥令自己千万要冷静,不可以慌张。

    “我想不必我再多说,你也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电话那头低笑。

    方藤萝不答话,只是紧紧的掐住话筒,恨不得那是他脖子。

    “我听说,报告在你手里。”马丁.丹斯格乾脆表明来意。

    “…对。”方藤萝咬牙切齿。

    “还有他那份有关延迟老化的书面报告,也一并寄放在你那边。”显然马丁.丹斯格要的东西不少,连叶希能四年来的心血都想一并>吸>乾。

    “没错。”她恨恨的闭上眼睛,无力的回答。

    “很好,方小姐。”马丁.丹斯格微笑。“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打这通电话的目的。”

    为了那些报告,她当然知道。

    “方小姐?”

    “我在听。”她极不想应声。

    “我明白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打击,你和希能都太理想化了,以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正义,其实都是狗屁。”电话那头的马丁.丹斯格得了便宜还卖乖,反过来训诫方藤萝。

    “或许吧!”她不置可否,只想赶快去营救她的爱人。

    “我记得上次你曾告诉过我,你有预见危险的天赋,是真的吗?”马丁.丹斯格接著问。

    对,她是告诉过他这件事,当时她就如他口中说的,太理想化,以为他是好人。

    “方小姐?”马丁.丹斯格的口气开始不耐烦。

    “是真的。”她比他更想摔电话,但希能在他的手上,任性不得。

    “真有趣。”马丁.丹斯格低笑。“也好。如此一来,我就不必多费口舌跟你解释希能的所在位置。”

    是不用,就在五条街外的一栋公寓里面。

    “把你身上所有的文件都带来,一张都不能少。”马丁.丹斯格严厉的命令。“我警告你,别想要手段。你要是敢要什么手段,就等著帮希能收尸,我说到做到——”

    “等一下!”方藤萝赶忙阻止他挂电话。

    “什么事?”

    “我要知道我有多少时间。”好做准备。

    “一个钟头。”

    “我了解了。”方藤萝冷静答道。“这一个钟头以内,你要是敢动希能任何一根汗毛,天涯海角,我都会猎杀你,直到你死为止。”

    方藤萝这不是在威胁,而是出自真心。反正韩宁儿死了,她唯一剩下的只有叶希能,在乎的也只有叶希能,倘若失去他,她无法保证不会做出疯狂的事。

    “放心,在文件还没到手之前,我不会做这种蠢事。”马丁,丹斯格十分了解叶希能的利用价值,和为爱疯狂的女人可能会采取的举动。

    “到底他还是我的义子,虽然想背叛我,但我为人向来宽大为怀,不会对他动手动脚。”

    接著,他虚咳了几声。

    “但记住,我只给你一个钟头。一个钟头以后,我若是没看见你带著文件出现,就不再客气了,懂吗?”

    “懂。”她尽可能冷静的回答。

    “很好。”

    啪一声,马丁,丹斯格挂上电话,开始计时。

    耳边传来嘟嘟嘟的断线声,方藤萝此刻的心情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着急,却仍得强迫自己千万要冶静。

    一个钟头,马丁.丹斯格只给她一个钟头,在这一个钟头内,她能做什么呢

    眼前倏然浮现出一个名字,方藤萝顿时想起她能够向谁求救,便毫不犹豫的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等她挂上电话,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但她丝毫不觉得浪费,她相信对方必能妥善安排一切。

    等我,希能,我一定救你出来!

    她在心中默默发誓,同时拿出她的超大号背包,备妥所有工具,毅然而然的走出旅馆。

    纽约一座破落的公寓里,此刻正上演著宛如电影般的情节。

    演出的演员不多,却个个都是要角,其中的受害者是昔日风光一时的天才少年,加害人却是他的义父。至于跑龙套的,也颇有来头,是fbi约分局的分局长,外加两个职业杀手,可谓是众星云集,独缺女主角一人。

    他们引颈盼望,期待能在门口看见方藤萝的身影。

    “还有一分钟。”马丁.丹斯格冷静的看表,不认为方藤萝敢拿他义子的生命开玩笑,他身上可是绑满了炸弹。

    “那小妞再下来,我们的天才可要变成炸肉过了。”其中一位杀手冷笑,叶希能身上的炸弹即是他的杰作,他很乐意亲眼看见他的成品开花结果。

    “稍安勿躁。”马丁.丹斯格瞄了被绑在房屋正中央的叶希能一眼。“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他的第二次机会…唔,还有十秒钟。”

    “我倒希望那臭娘们不要来。”另一位杀手摩拳擦掌说道,恨不得能即刻引爆炸弹。

    “很抱歉,我就是来了。”

    门口传来一道他们盼望已久的声音,下消说,是方藤萝。

    “你很准时,也很沈得住气,一秒钟都不差。”马丁.丹斯格不得不对方藤萝刮目相看,她的眼神无畏无惧,比任何人都沈稳。

    方藤萝耸肩,不想回应马丁.丹斯格的赞美,那只会玷污了她的嘴。

    “文件都带来了吗?”既然她不想跟他讲话,他也不想费神。

    “都在背包里。”她指指身后的超大背包。

    “拿出来!”杀手们叫嚣,往前就要抢夺她身上的背包。

    她立刻掏出手枪,射穿杀手的手臂,眼神比冰还冷。

    “妈的!”

    “再往前一步,我就要你们的命!”

    杀手们的哀嚎声和方藤萝的警告声,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响起。杀手们痛得扶住被射伤的手臂,满头大汗的瞪著方藤萝。

    “宰了她!”

    “住手!”

    这回换马丁.丹斯格叫住杀手,不让他们轻举妄动。

    “很有胆量,方小姐。”马丁.丹斯格哑著嗓子低声的说。“想当初我还以为你只是一只花瓶,没想到却是一朵带-的玫瑰。”必要的时候才发挥实力,其余的时间含苞待放。

    “我也没想到你竟是一个伪君子,外表仁慈大方,实则肮脏污秽,甚至还不守信用。”方藤萝终于忍不住反击。

    “不守信用?”马丁.丹斯格冶哼。“哦,你是指我给你的意外惊喜。”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叶希能。

    “我并不特别喜欢你给我的惊喜。”方藤萝冷冷的回嘴,用眼光要求叶希能千万别放弃。

    “别把文件给他,藤萝。”叶希能激动的挣扎。“就算他真的拿到文件,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叶希能到今天才算真正看清他义父的真面目,却为时已晚。

    “啧啧,你对我真没有信心,希能。”马丁.丹斯格冷笑。“要不是你太不听话,我也不会在你身上绑满炸弹…不过话说回来,方小姐好像是这方面的个中高手,不是吗?我若没记错的话,她的专长是拆组炸弹,这也算是考验她实力的一个大好机会。”

    “你会得到报应的,马丁.丹斯格!”叶希能恨恨诅咒他义父。

    “闭嘴!”一旁的杀手狠狠敲叶希能一下。“再罗唆,我杀了你。”

    “呵呵,无妨的,乔治。他爱怎么骂,都随他,最重要的是拿到文件。”马丁.丹斯格先是扬手阻止杀手的暴行,紧接著将视线调向方藤萝。

    “该交出文件了吧,方小姐?别逼我引爆炸弹。”说著说著,马丁.丹斯格就要按下按钮。

    “不要冲动,丹斯格先生,我这就将文件交给你。”方藤萝取下她背上的背包,从中抽出文件。

    “不行!藤萝,你不能将文件交给他!”叶希能说什么都不肯。

    “希能…”她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我情愿死,也不要成为罪人。”这是叶希能的肺腑之言,也是他们老早决定好的事,可是在真正面对的时候,方藤萝根本割舍不下。

    “你或许可以选择死亡,我却不能不救你。”颤抖著双手,方藤萝流下眼泪,无声请求他原谅。

    “我知道这是我们早就协议好的事,但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没有你的决心,也不想失去你。”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做,只能无助的望向窗外,祈祷奇迹出现。

    “但我却会因此成为罪人。”叶希能同样觉得不舍,同样不想离开她。但错误已造成,他只能尽力弥补。

    “希能…”她紧握住文件,茫然不知所措。

    “交出文件,我立即放人。”马丁.丹斯格趁这个时候劝诱方藤萝,并满意的看她慢慢松开文件。

    “趁现在!”

    “不可以,藤萝!”

    “fbi!”

    所有声音在瞬间响起。

    只见原本孤伶伶的破旧公寓,顷刻围满了人操,像蜘蛛网一样,从四面八方涌人公寓,其中并包含了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

    “这里是fbi,里面的人,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弃械投降。”

    宏亮的广播,透过播音器,直达他们所在的三楼。整栋公寓已被净空,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马丁.丹斯格铁青了脸色,问一旁的比尔.麦金塔。

    “我也不清楚,丹斯格先生。”比尔.麦金塔和他一样惊慌。“我早已嘱咐手下,不得接受方藤萝的报案,我不知道这些人是打哪里来的…”

    他边说边跑到窗边,观看地面的情形,等他看清楚了情势,不禁倒抽一口气,大声脱口而出:“是总部的人!”

    fbi总部?是谁这么大的面子,调得动总部的人马?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丹斯格先生?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比尔.麦金塔急得大叫,其余的两个杀手早已趁乱逃逸,跑得不见人影。

    “可恶!”马丁.丹斯格恨恨的看着方藤萝,她的脸上正挂著解脱了的笑容。

    “是你搞的鬼。”马丁.丹斯格气极。“是你请来fbi总部的干员,破坏我的好事!”

    “这是你罪有应得。”方藤萝不否认这是她的功劳,气坏马丁.丹斯格。

    “如果在一个人身上,投注了半辈子心力,最后只能换来背叛的话,那我还真是罪有应得。”马丁.丹斯格注视著他的义子,痛心说道。

    “我并不想这样对待你,希能。我也不要求你了解,经营一家大规模的药厂有多不容易,我只希望你能完成我长久以来的梦想。”

    这个梦想就是研发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药剂,亦就是他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想弄到的延迟老化药方。

    “义父…”这一刻,叶希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欠马丁.丹斯格是事实,几辈子都还不清。

    “我带你脱离贫穷,进入医药的世界,结果我得到了什么?”马丁.丹斯格问自己。“是背叛!是隐瞒!就算养条狗都会对我摇几下尾吧,但是你却想出卖我!”

    一想到自己这些年来的付出即将付诸流水,马丁.丹斯格的眼睛瞬间喷出淬毒的光芒来。

    “丹斯格先生,总部的人上来了!”眼看着大势已去,比尔.麦金塔在一旁惊慌的大叫。

    “我不会放过你的,希能!”同一时间,马丁.丹斯格绝望的大吼。“既然你敢背叛我,我就要你付出代价!”

    接著,他按下炸弹的按钮。

    “不!”方藤萝来不及阻止马丁.丹斯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炸弹上的计时器倒数计时。

    “至于你,方小姐,就想办法解救你的爱人吧!”马丁.丹斯格阴笑。“从现在开始,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拆除炸弹,祝你好运。”

    语翠,比尔.麦金塔和马丁.丹斯格随即逃逸,只留下计时器的声音。

    还有两分三十秒,应该还来得及。

    方藤萝二话不说,立刻卸下背包拿出工具,开始拆除叶希能身上的炸弹。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走!”叶希能不愿意方藤萝冒险,一直赶她。

    “我不会走的。”她倔强的咬紧下唇,坚定拒绝。“我是你的保镳,解救你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

    “该死的义务!”叶希能频频诅咒。“你被解雇了,现在快滚!”他不要她一起陪葬。

    “来不及了,希能。”她摇头。“你和我一起进化成高等生物了,记得吗?”她笑得好美。“既然我们已经是伙伴,我就不能遗弃伙伴,一定要救出伙伴。”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藤萝。”面对她的执著,叶希能只有满腔苦涩。“你没听我义父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连养条狗都比我强。”

    说他不觉得遗憾是骗人的。他义父将他从台湾带到美国,又引领他进入医药的殿堂,而他竟然只能用背叛来回报他。

    “听他在胡扯!”方藤萝驳斥马丁.丹斯格的说法。“他只是想引起你的愧疚感,以掩饰自己的恶行。事实上你没有罪,希能!我不许你这么看轻自己,这不是我认识的你。”

    她所认识的叶希能既骄傲且自大,却又同时充满常人没有的勇气。即使抉择是如此困难,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任何人都无法跟他相比。

    “藤萝…”他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竞能遇见她。

    “现在,该是我做出抉择的时刻。”她的爱人做出了他的选择,现在轮到她。炸弹已被她拆到只剩主要的两条电线,她只能选择留哪一条。

    红色或蓝色?

    生或死?

    剪错了线,他们就只能跟这个世界说再见,没有第二次机会。

    “只剩十秒。”看着计时器上的数字,叶希能苦笑,不认为她真能做到。

    是的,只剩十秒。十秒内她再不做出选择,炸弹就要爆炸。

    忽然间,她想起韩宁儿那张带笑的脸,她最美艳的红玫瑰。

    “五、四、三、二、一。”

    时间到。

    炸弹并未在他们眼前爆开,唯一断裂的是那条蓝色电线,在空中微微摇晃,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美感。

    “藤萝…”大难不死的叶希能,除了惊讶之外还是惊讶,她居然剪对了线。

    “是宁儿救了我们。”方藤萝对著呆愣的叶希能微笑。“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想起s的话,便选择了留下红色电线。”

    “s?』

    “嗯。”方藤萝点头。“是她发动fbi的总部包围这栋公寓,而且她在我出发前告诉我一个秘密,那让我更有勇气来救你。”

    “她告诉你什么事?”

    “她告诉我,宁儿并没有死。先前她之所以故意放出假消息,是因为有人在寻找宁儿的下落。她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只好让我也误以为她死了,免得敌人从我的反应中推敲出宁儿的下落。”她解释。

    “这个s听起来还满聪明的嘛,到底是男是女?”老是听见她喊s、s的,叶希能不禁开始吃味起来。

    “呃…我们先别谈这个问题。”她和韩宁儿的反应一模一样。“我们应该先计划往后的生活…”

    “我都失业了,还谈什么生涯规划。”叶希能自嘲,总觉得她的反应很有问题。

    “谁说的?”她扬扬手中的文件。“等我们揭发了马丁.丹斯格的弊案以后,我打赌你立刻就会成为全美国民众心中的偶像,到时就有拒绝不完的邀约。”不发也难。

    “你居然真的把文件带来。”他作势要打她**。当初他们说好,无论发生什么状况,她都要保护文件。

    “没办法,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冒险。”她朝他做鬼脸。“别忘了你是我的家人,而且答应要照顾我一辈子,我怎能让我的长期饭票跑掉?”平白送给上帝。

    “我以为韩宁儿才是你的家人。”他挑眉。能让他吃味的人可多了,除了神秘的s之外,还有她念念不忘的红玫瑰。

    “现在又多了个你。”她满足的倚著他的手臂微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争的,反正都是家人嘛!

    叶希能低头亲吻她的脸颊,表示同意。人家是亲人越来越少,他是越来越多,满符合细胞分化的原则。

    “她应该比你聪明些吧?”他猜。

    “嗯,她比我聪明多了。”方藤萝不疑有他的点头。

    “那就好。”他把双手枕在脑后,大喊阿弥陀佛。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终于发现不对。

    “没什么意思啊,原核生物。”他还是那副死德行。

    “我不是进化了吗,为什么还这样喊我?”她莫名其妙的抗议。

    “什么时候进化的,我怎么都不知道?”他乾脆装。

    “就在那一天啊!”她手忙脚乱的提醒。“那天s不是打电话来,告诉我宁儿死了,你安慰我说要和我一起进化的?”

    “哪有?”

    “明明就有!”

    “没有啊…”“有,你不记得了吗?那天你说…”

    原核生物极力争取自己的权益,高等生物索性来个相应不理,看谁比较顽强。

    结果是,原核生物赢,高等生物惨败,败在她坚持不和他**的残酷打击下。

    毕竟她的祖先可是活了数亿万年呢,怎么可以丢它们的脸?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