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由于马丁.丹斯格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搜寻纽约上,他们才有机会趁隙潜回小岛,取回藏在小木屋里面的文件。

    “拿到了!”

    叶希能和方藤萝兴奋的对望,然后趁著风浪还没变大之前,再度搭乘小艇回到纽约。

    他们明白他们这么做很冒险,却没有其他方法。他们必须倚靠这些文件告发马丁.丹斯格的罪行,这代表他们需要更多的运气才行。

    所幸他们运气不错,很快便取回文件,顺利回到他们藏身的小旅馆。

    他们方能放下东西休息,方藤萝的行动电话紧接著响起,她拿起手机过滤来电者的号码,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按下通话钮。

    来电的人是s。

    “我是方藤萝。”她依照惯例报上自己的名字,纳闷s干什么找她。一般来说,除非是必要,否则s从不在她们受雇期间打扰她们,可见这不是小事

    “…”话筒中传来一阵冗长的自述。方藤萝先是露出好奇的表情,后脸色一白,接著手中的手机掉落,整个人像具失去动力的玩偶般往后仰。

    “藤萝!”

    叶希能没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喊了她的名字,只知道她接完电话后整个人就跟著倒下,速度之快,敦他险些措手不及。

    “藤萝!”他试著摇醒突然昏厥的方藤萝。

    “藤萝!”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这么大的反应,但她脸色白得很吓人,极可能短暂失去意识。

    叶希能急得跳脚,想放下她冲出去买药,却又怕她遭到什么不测。只好先把她抱到床上,再冲到浴室拿毛巾泡水,用冰毛巾覆在她的额头。

    一分钟以后,方藤萝苏醒,但是眼神空洞,情绪仿佛还困在那通电话中走不出来,看得叶希能心焦不已。

    “发生了什么事,那通电话是谁打来的?”他从没看过她这个样子,宛如行尸走肉。

    方藤萝的眼神依旧木然,此刻的她本来就是行尸走肉,心神俱焚。

    “藤萝!”他不放弃地用力摇她的肩膀,强行唤回她的灵魂。

    方藤萝的灵魂因他强烈的呼唤而归位,却忍不住开始颤抖。

    “她死了…”她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来。“她死了…”

    “谁死了?说清楚。”叶希能压根儿不晓得她在说什么。

    “不…”她不肯相信。“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s骗她。

    “藤萝¨”

    “她不可能死的,她不可能死的!”方藤萝整个人崩溃。“她是那么厉害,枪法比我准,又懂得合气道和柔道,怎么可能…”

    “谁死了,藤萝?”看着不断摇头的方藤萝,他连声诅咒。“你不要这个样子,把话说清楚。”

    他不得已地加重手力,捏疼她的肩膀,也稍稍捏回她的理智。

    “宁儿死了。”她的眼神仍是那么茫然。“s刚刚打电话来,说她在威尼斯坠河身亡,叫我不要过度伤心。”

    “谁是s?他说的话能相信吗?”经历下种种事件,叶希能已经养成怀疑人的习惯。

    “她是我们的头头,说的话百分之一百正确,绝不会骗我。”

    换句话说,他们连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叶希能原本寄望这一切只是误会,看样子是事实。

    “藤萝…”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宁儿死了,怎么会…”她的眼泪又掉下来。“宁儿怎么可以死?她说过要和我一起完成梦想的,她怎么可以先走?”

    “藤萝…”他试著镇定住她越来越激动的身躯。

    “是她自己说要盖儿童图书馆的,我又没有说,我只是遵从她的意思。”她越哭越伤心。

    “我知道,藤萝,我知道。”他心疼的圈住她的身体,却圈不住她激动的心灵。

    “她是我的偶像,从小我就听她的,一直到长大。连进『玫瑰园』也是她的意思,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每天每天练枪,累到手都举不起来,才有资格当保镳,这她也知道呀!”她哭得肝肠寸断,埋怨声不断,仿佛韩宁儿就站在她面前,呜咽的向她抱怨。

    “藤萝…”

    “她离开了我,她离开我了!”方藤萝无法接受这个打击。“从小我就以她马首是瞻,她就像是我的家人和姊姊,可是现在她却连通知都没有通知一声,就偷偷离开我,一点都不公平…”

    她的世界瞬间崩裂。

    “我没有家人了…没有了!”她紧紧捉住叶希能的背哭嚎。“宁儿是我唯一的家人,没有了她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或许她没有宁儿来得出色,长得也不若她漂亮,又没有她聪明,天生就是她身边的配角。但她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她甘于永远跟在她身后,听她骂她胆小、爱哭。无论她怎么骂她都没关系,只要她活著就行。

    “我只要她活著…”她靠在他胸膛嚎啕大哭。“我只要她活著…我不要失去她…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她哭得很急、很喘,话说得断断续续,但叶希能听得懂,也了解她的想法。

    “别哭了,藤萝,你还有我啊!”他把她说过的话送还给她。“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亲人。我答应你会照顾你一辈子,不会不先跟你打招呼就离开你,你不要哭了。”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方式虽笨拙,却也著实温暖了她的心。她对他微微的一笑,但一想到韩宁儿的死,立刻又伤心起来。叶希能没办法,只好用他唯一知道的方法安慰她,拉著她躺下。

    “你要做什么?”她好奇的看他解开她的衬衫。

    “安慰你。”他别扭的说,表情极不自然。

    “但是现在我没有那个心情。”只想哭。

    “那我只好想办法引起你的兴趣。”他声音粗哑的回道。

    “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这个时候做那件事?”她不懂。

    “因为这样你才会分心,不再想起你那位死党的事。”他脸红的解释。

    “希能…”她颇为惊讶的看着他。

    “该死的,藤萝!”他的脸红得像关公。“你就不能闭嘴,让我难得展现一次温柔,非得要这么罗哩罗唆,问东问西的才行吗?”

    他对她胆小的个性没有意见,对她爱哭的特性也还能忍受,唯独对话特别多这个缺点不能忍,甚至到达抓狂的地步。

    “我再问你一件事以后就闭嘴,可以吗?”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敢和他讨价还价。

    他咬牙切齿的点头。

    “我听见你叫我藤萝,是真的吗?”她怕自己听觉有误,问清楚比较保险。

    “呃…”他突然口吃。

    “是不是真的?”她死吧住问题不放。

    “呃——是真的。”他低头承认。

    “我、我进化了?”她倒抽一口气,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叶希能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搂住她,宠爱的回答。

    “对,很早就进化了。”他吻她的眉毛、她的眼睑。“你早就进化成一种我再怎么追也追不到的高等生物。只是我这个原核生物,死不肯承认而已。”

    她的善良、认真,都令他望尘莫及,更别提她超乎常人的勇气。

    “我不许你说自己是原核生物,你是我的偶像耶!”她反过来吻他的鼻尖、他的嘴,要他把话收回去。

    “我们一起进化为高等生物,你说好不好?”她翻身赖在他的身上俯视他,邀请他跟她一起学习该怎么成为她那样的人。

    他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扣住她的后脑勺,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很有诚意学习。

    当天,他们温柔的**。

    只因过了今天以后,他们将要面对不可知的未来,谁也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

    叶希能决定独自前去报案,在去fbi之前,他将所有的文件都交给方藤萝保管,以防止不测。

    “让我跟你去fbi。”fbi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简称,也是美国最高警政单位,办公室遍及美国各大城市,纽约也有。

    “不,这样不妥。”他摇头。“纽约是我义父的大本营,他在这里拥有很强大的人脉,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由我先探路,等有了结果,我再通知你,到时候你再把文件带来。”

    “我反对。”怎么说她都不肯。“既然你义父在纽约的势力这么强,我们乾脆到其他地方报案,反正到处都有fbi。”不一定要在纽约。

    “话是没有错。”他同她分析。“但是我义父现在派人到处找我们,你确定我们就能顺利逃出纽约?”

    “这…”方藤萝一时找不到话反驳。

    “所以我们一定得在纽约报案,而且动作要快。”叶希能叹气。“我义父的个性我多少知道一些,他或许热衷于维持仁慈的假象,但面对敌人的时候毫不手软,否则不会一直在美国的医药界保有一席之地。”

    商场如战场,都怪他过去一直太相信他义父,才会忽略这个道理。他义父既能抢得龙头的宝座,在做生意的手段上,必有其过人之处,也有其阴狠之处,才能安坐这个位置。

    “你的意思是,你义父可能会串通fbi,对我们进行追击?”不会吧!他有这么大的本事?方藤萝愣住。

    “很有可能。”叶希能点头。“说串通或许太严重,但他可以谎报我侵占了药厂什么机密文件之类的罪名,反过来要求fbi将我逮捕,这不是办不到的事。”

    “这么一来,你更不应该去报案!”她着急的抓住他,不让他走。

    “听我说,藤萝,我一定得去报案。”他反搭住她的肩膀,对她晓以大义。

    “那份假文件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天晓得我义父还有多少类似的弊案不为人知,我有责任把他揪出来,面对社会大众的审判。”

    “但是…”

    “不必担心,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像中这么糟。”他尽可能放轻松。“也许我义父还没开始行动,现在去报案还来得及,再晚一些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话罢,他吻她的额头,要她安心。

    “我这就去fbi报案,你小心收好文件,等待我的好消息。”他故作活泼的朝她眨眨眼,方藤萝也强颜欢笑的跟他挥挥手,嘱咐他千万小心。

    和方藤萝分手之后,叶希能直接来到fbi位于纽约的办公室,指名要找分局长。

    刚开始的时候,接待人员不愿为他通报,以为他又是一个捣乱的疯子。后来是坚持有要事找他,并报上了自己的大名,接待人员才惊讶的按下内线,通知分局长,请他进去。

    他进入分局长的办公室,一进去就愣住了,纽约分局的扩局长,竟然是他大学同学的父亲。

    “提姆!”对方一见到他,就热烈的喊叶希能,拚命跟他握手。

    “麦金塔先生!”他也很热烈的回应对方的热情,很高兴遇见熟人。

    “这边坐。”麦金塔拍拍他的肩膀,请他坐在他对面的沙发。“已经有好些年不见你了,我听丹尼说,你在研发出pxr-2153以后随即消声匿迹,好像地球上再没有你这个人一样。”

    丹尼,麦金塔是叶希能的大学同学,两人同样就读于医学系,唯一不同的是他比较早毕业,他毕业的时候,丹尼还在就读四年级。

    “我躲到荒岛隐居去了。”他说实话,对方却以为他在开玩笑。

    “真有你的!”比尔,麦金塔摇头,压根儿下相信他的话。

    叶希能只得苦笑。

    “丹尼还好吗,最近过得如何?”他打探老朋友的消息。

    “还在混。”比尔.麦金塔模糊的说。“你知道那小伙子,一向都不正经。”

    那倒是,丹尼的确满脑子都是些怪主意,他也和他疯过几回。

    “好久没看见他了。”叶希能微笑,好怀念以前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是啊!”比尔.麦金塔不胜欷献。“记得你们以前还一起捉弄过我家隔壁那位老太太,气得她威胁要告到警察局,还是我带著一棵一百美金的圣诞树登门赔罪,才让她打滑念头。”

    提起这段往事,他们不约而同的笑出声。

    “幸好这件事没妨碍到您高升,否则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叶希能真挚的说道。

    “那可不?”比尔,麦金塔眨眼。“要不是确定隔壁的老邻居一定会接受我的道歉,我会先扒了你们的皮。”妨碍他升迁。

    “真怀念那段日子。”叶希能的目光遥远。“那个时候,我以为拥有全世界,每个人都该对我俯首称臣。”

    “事实上也是。”比尔.麦金塔同意他的话。“当时你刚被提名角逐诺贝尔医学奖,又研发出pxr-2153,没有理由不能觉得骄傲。”

    骄傲;是他的致命伤,也是他性格中最大的缺陷,现在显然是他为这项缺陷付出代价的时候…

    “咳咳,提姆。”比尔.麦金塔用咳嗽提醒叶希能回神。“我很高兴能够再看见你,但刚刚接待小姐通报说,你似乎有急事?”

    “是的,麦金塔先生,我要报案。”叶希能立刻恢复精神。

    “报案?”这下换比尔.麦金塔反应不过来。

    “你…你要报谁的案。”比尔.麦金塔接著问。

    “我义父。”叶希能答。

    “你义父?”比尔.麦金塔再一次呆愣。

    “马丁.丹斯格,他是——”他点头。

    “我知道你义父是谁,提姆,你不必再解释。”比尔,麦金塔阻止叶希能说下去。“但是你为什么要检举你义父?我记得他是个很有名的慈善家,去年在爱滋病的防护研究上,捐了很多钱。”

    马丁.丹斯格是全美最著名的慈善家之一,从来没有人对他提起过告诉。

    “那只是表面。”叶希能苦涩的反驳。“我义父表面上是个大好人,其实背地里从事不法勾当。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揭穿他的假面具,还给世人一个公道。”

    “可是提姆,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控告过他。”他是第一个。

    “那是一定的。”叶希能同意道。“他是头老狐狸,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的真面目,当然没有人会告他。”

    “此话怎讲?”比尔.麦金塔皱眉。

    “你还记不记得丹斯格药厂在五年前pxr-2153上市的时候,同时也推出另一款专门用来治疗心脏血管方面的特效药?”叶希能问比尔.麦金塔。

    “好像有这么回事。”比尔.麦金塔低头沈思。“不过当时我没注意,我想大家都不会注意,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摆在pxr-2153。”谁还会去管不起眼的特效药。

    “就是那款药出了问题。”叶希能说。

    “咦?”“我义父为了使那款特效药顺利通过药检,私下捏造了假报告,骗过药检局。”赚足了钞票。

    “你是说…”比尔.麦金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麦金塔先生,这就是我义父真实的为人。”叶希能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他总是挂著慈善的假面具,但却恶意隐瞒药品不合格的事实。那款新药,其实有很大的副作用,服用的患者会产生呕吐、晕眩、甚至昏迷等症状。可我义父提供给药检局的报告里面,却没有提到这一点。这与当初我们提供给他的资料不符,所以我想他是私底下更改资料,硬要负责的主管替他背书,只是大家都碍于为他工作,不敢吭声罢了。”

    与其说是不敢吭声,不如说是连成一气。丹斯格药厂根本就是个超大型的犯罪团体,从最顶端的负责人到最下面的研究员,统统有分,连他也不能置身于事外。

    “这真是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听完了他的话后,比尔.麦金塔喃喃自语,表情和他一样震惊。“没想到丹斯格先生竟有如此作为,我还以为他是个大好人呢!”

    是啊,过去他也认为他是个大好人,以致惹来杀身之祸。

    “你有足够的证据可揭发他吗?”比尔.麦金塔问叶希能。“我相信你今天会来跟我报案,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才来的吧!”

    “是的,麦金塔先生。”不愧是几十年的老经验,一点就通。“我手上握有当初那份文件,足以证明他说谎。”

    “马丁.丹斯格知道这件事吗?”比尔.麦金塔混浊的眼珠隐隐射出精光。

    “恐怕不知道,麦金塔先生。”叶希能不察有异的回答。“他追杀我是因为另一件事,另一份他很想要,但我不肯给的研究报告。他不知道我手上握有他捏造的假文件,而且我想他也不会追查。”

    “但经过了今天以后,我可就不敢确定了。”比尔.麦金塔意有所指。“他一定会注意到你来报案这个动作,我们在这里不安全,最好换个地方继续谈。”

    “但我以为fbi的办公室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看着比尔.麦金塔观看玻璃窗外的举动,他皱眉。

    “这你就不懂了,提姆。”比尔.麦金塔摇头。“就算是fbi,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布局,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叶希能同意他这句话,他义父就是最好的佐证。因此他听从他的安排,移师到一栋比较不起眼的小鲍寓,继续他们的谈话。

    正当他们在谈论该怎么捉拿马丁.丹斯格之际,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只见比尔,麦金塔随口喊了声:“进来。”客人紧接著走了进来,身边并跟了两位打手。

    “义父。”叶希能先是难以置信地盯著马丁.丹斯格,再看看比尔.麦金塔,后者耸耸肩,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抱歉啦,提姆。”比尔.麦金塔朝向叶希能说。“丹斯格先生现在是丹尼的老板,也是我的赞助人,没有理由不通知他。”

    原来,他们都是一夥的,他上当了!

    “别怪你老友的父亲,希能。”面对叶希能惨绿的脸色,马丁.丹斯格仅是慈爱的一笑。“养儿育女不容易哪!尤其身在警界,没有几座靠山,光靠能力是熬不出头的。你说是吧,比尔?”

    “那当然。”比尔.麦金塔很快应答。

    “所以说喽!”马丁.丹斯格还是微笑。“你更不该责怪比尔,更何况丹尼现在也在药厂工作,我记得他前些日子才擢升为…”

    “研究组的组长。”

    “对,研究组的组长。谢谢你,比尔,你的记性真好。”马丁.丹斯格跟提醒他的比尔.麦金塔点头。

    “他们不像你,希能。”马丁.丹斯格锐利的看了他一眼。“他们比较在意他们的工作,也比较听话,知道什么情况对他们最有利,自然也容易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所谓的有利,所谓的正确判断,即是出卖过去的情谊。

    “你们果然是一个超大型犯罪团体。”叶希能冶哼。

    面对他强烈的指控,马丁.丹斯格仅是耸肩,不痛不庠。

    “随你怎么说。”反正是丧家之犬。“我听比尔说你手中握有rgd-210的研究报告,并打算利用这份报告控告我,是吗?”rgd-21o即是那款特效药的代号。

    “对,我打算拿它来控告你。”叶希能骄傲的回道。

    他这话一落,现场立即响起一阵轻笑。

    “恐怕你这算盘是白打了,希能。”马丁.丹斯格边笑边摇头。“rgd-210早已通过药检,而且已经在市面上卖了五年,就算你手上握有报告,也拿我莫可奈何。』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笑看叶希能。

    “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也没关系,药检局那边我有熟人,只要不是太离谱的药,我都能过。反正有钱大家赚嘛,何乐不为?”

    这是这个现实社会的生存法则,只要有利可图,什么道德良心都可以丢到一边。

    “你们真是无耻。”叶希能咬牙切齿的瞪著他义父,恨他的虚伪,也恨他的神通广大,居然连药检局都能买通。

    “套句你说的,我们是一个超大型的犯罪集团。”马丁.丹斯格恬不知耻的点头。“从fbi到药检局,所有的资源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就不信还有谁能伤我一分一毫。”

    说完,他哈哈大笑,笑声响彻云霄,足见他有多得意。

    “就算如此,我还是可以扳倒你。”叶希能深信这世界上还有是非公义,不若他义父说的绝望。

    “你说得对,是有可能。”马丁.丹斯格止住大笑,攒起眉头。“所以我决定把rgd-210的报告拿回来,还有你手上那份神秘文件。”

    看来,比尔.麦金塔顺道告诉了他有关延迟老化研究报告的消息,只怪他太急著逮捕他义父,反倒掉入陷阱。

    “交出报告,希能。”马丁.丹斯格的眼神忽地转为冷酷。“我是你的赞助人,有权利和你分享成果。”

    “是独吞成果吧,义父。”叶希能轻藐的眼神亦不遑多让。“别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傻子,相信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全人类,我早已度过了那个幼稚的阶段。”

    “很好,希能。”马丁.丹斯格的眼光越趋凶狠。“既然你已经过了幼稚园的阶段,我们就来谈谈成年人的交易。你将报告交给我,我答应给你一笔钱,随你爱到什么地方隐居——”

    “然后再派人追杀我?”叶希能冷冷打断他。“不,谢了,我没兴趣。”他深>吸>一口气。“我不想同流合污,也不想交出报告,更何况报告根本不在我手里。”

    “你把报告交给别人了?”马丁.丹斯格倏地眯起眼睛。

    “对,惊讶吗?”叶希能反过来嘲笑他义父。“你以为我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我没那么笨。”他或许不懂人情世故,但这点头脑他还是有的。

    叶希能得意,而马丁.丹斯格愤怒,他根本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

    “丹斯格先生,我看直接搜他的身好了,说不定能搜到什么线索。”比尔.麦金塔下愧是办案的人,马上运用他的专业知识。

    “也好。”马丁.丹斯格示意随行的杀手动手,果然在叶希能身上搜到一张旅馆名片。

    “小白鸽汽车旅馆?”看着手中的名片,马丁,丹斯格摇头。“难怪我的手下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们,原来是躲到汽车旅馆去了。”

    接著,他把那张名片甩手弹开,笑着问叶希能。“我猜,你和你那位红颜知己就住在那儿?”

    叶希能不答话,只是以忿恨的眼光看着他。

    “我们立刻去把她揪出来。”杀手们自告奋勇。

    “不必麻烦。”马丁.丹斯格笑笑地否决杀手们的提议。“若她上次没有说谎,她会自己找到我们。”

    “咦?”杀手们愕然。

    “我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马丁.丹斯格冷笑。“而且你也会喜欢这个主意,我亲爱的义子。”

    就等著看好戏吧!

    呵。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