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马丁.丹斯格向来是个仁慈的人,至少,这是他自己的想法。他爱护全人类,为全人类的健康著想,所以他才会从世界各地招募天才儿童,进一步培养他们为他的企业做事,造福全人类。

    没错,他是一间药厂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个怀有远大目标的人。他的目标是创造人类的二次文明,让他一手创立的丹斯格企业,成为人人赞颂的传奇,使其千秋万代。

    这是他心中的愿望,如今眼看着就要完成,只要他能说服他的义子,把研究成果交出来,便能完成这个梦想。

    怎么办才好呢?

    他问自己。

    他义子的个性,他比谁都清楚,除非他自己想通,否则软硬不吃,谁求他都没有用。

    或许该是祭出终极手段的时候了。

    马丁.丹斯格叹气。

    他极不愿这么对待他的义子,但他的义子摆明了不肯合作,他只得靠自己的力量把东西拿到手,不然没有其他办法。

    “叫他们两个人进来。”马丁.丹斯格按下通话键,嘱咐门外的秘书让两位等候已久的访客通行。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走进两张熟面孔。

    “丹斯格先生。”

    马丁.丹斯格找来的两名杀手,带著羞愧的表情在他面前立定。他也不说任何责备的话,只是用淡蓝色的眼眸瞄他们。

    “坐。”马丁.丹斯格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商人,自然清楚怎么利用人们的羞愧感。

    “无论丹斯格先生这回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办到。”两名杀手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急著有所表现。

    “不用急,先坐下来再说。”马丁.丹斯格要杀手们稍安勿躁,凡事从长计议。

    “对于前几回的失败,我们兄弟两个人都觉得很抱歉,也请丹斯格先生务必再给我们一次表现的机会。”两名杀手对于自己的失败耿耿于怀,说什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马丁,丹斯格明白这对他们的自尊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毕竟他们是这行的顶尖高手,却一再出状况,情何以堪。

    “好吧!”他叹气。“既然你们这么着急,我就再指派给你们一个任务,把我义子捉到纽约的研究室来,我要亲自拷问他。”

    拷问?

    两个杀手互看一眼。

    “丹斯格先生的意思是…”

    “你们有没有看过最先进的脑波探测器?”马丁.丹斯格冷笑。

    “没有。”

    “这次就让你们大开眼界。”马丁.丹斯格冷酷的说。“我倒要看看是我义子的意志力强,还是脑波探测器比较厉害,他那颗智商高达两百的脑袋,能否抵挡得住强力电流的折磨。”

    这就是马丁.丹斯格采取的终极手段,既然他义子一直强调没有报告,所有资料都在他脑子里,他只好藉著机器把他脑子里的东西逼出来,省得没完没了。

    “我们一定不辱使命,将叶希能捉回来。”杀手们保证这次他们一定不会失败。

    “希望如此。”马丁.丹斯格点头。“为了不碍手碍脚,我会解雇他身边的保镳,让你们的行动更为顺利。”

    “谢谢丹斯格先生。”

    杀手们领命而去。马丁.丹斯格深信这回必定不会再出错,便伸手拿起电话,拨了一个他平时不太理会的号码。

    “喂,是方小姐吗?我是马丁.丹斯格,有事情想请你来纽约一趟…”

    在方藤萝前去纽约的同时,叶希能却是相反地退到实验室的最角落,与突然闯入的歹徒搏斗。

    他没受过训练,自然抵挡不住两名杀手的攻击。而且他十分怀疑为什么保全系统会在这个时候失效,方藤萝为何又突然被叫去纽约。

    种种的疑问,在他脑中盘旋。可惜他没空想,敌人已经杀了过来。

    “原核生物!”

    就在他呼喊方藤萝的几个钟头前,马丁.丹斯格刚当着她的面,通知她一个令她惊愕的消息。

    “我被解雇了?”她无法置信地看着马丁.丹斯格,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对,你被解雇。”马丁.丹斯格点头。

    “但是…”她的脑子一团乱。

    “这是希能的意思。”马丁.丹斯格一下子就封住她的退路。“他不好意思亲口告诉你,托我跟你说,要你马上离开。”

    “但是…”她还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方小姐,我知道你喜欢希能,可能也跟他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但那不代表你了解希能。”马丁.丹斯格要她认清事实。“希能是个智商高达两百的天才,像他那种天才,往往自视很高,不层与平常人交往。就算有,也是一时心血来操,从来就不认真。”

    马丁.丹斯格先是叹一口气,然后接著说。

    “你不适合希能,方小姐。”他下重话。“他是未来的明日之星,有大好前程在等著他。他要什么有什么,以前那些女人全都追著他跑,因为她们都知道他的价值。可是你不知道,方小姐。你只知道你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然而你这样只会妨碍他,阻碍他进步,希能也察觉到这一点,所以才嘱咐我要跟你好好的说,希望你不要再缠著希能,让他好好专心研究。”

    马丁.丹斯格这一番话,其实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她确实如同他讲的那样,缠著叶希能。

    她知道她的举动是有些过分,但对方似乎也乐在其中。有时候她故意走出实验室透透气,他还会不高兴,现在却告诉她:她很烦,请她离开?

    “我…”她无助的看着马丁.丹斯格,想从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中,找出一丝怜悯。

    “离开他吧,方小姐。”马丁.丹斯格确实怜悯她,为她的单纯。“这是希能的意思,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马丁.丹斯格一直强调这出自叶希能的本意,让她就算想问也问不下去。

    “我明白了,丹斯格先生。”方藤萝木然的点头。“我会接受你的建议,离开…希能。”她痛苦到几乎无法呼>吸>。

    “此外,我还希望你别用电话打扰他,就算你打过去,他可能也不会接听。”马丁.丹斯格决定一次解决掉方藤萝这个麻烦,省得头痛。

    “我知道。”方藤萝麻木的回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做什么。

    “这些日子以来的费用,我已经都汇入你的户头,你不必担心生计的问题。”马丁.丹斯格为人虽狠毒,但十分热衷于维持好人的形象,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破局。

    方藤萝除了点头之外还是点头,直到她走出丹斯格企业总部为止,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被解雇了。

    这是希能的意思,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耳边响起马丁.丹斯格说过的话,方藤萝怎么也不愿相信,叶希能会如此对她。

    他的脾气是有点怪,偶尔还会像小孩子一样任性,但他从来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否则就不会和他义父僵持到现在。

    不对,事情有点怪。她一定得打电话给他,弄清楚马丁.丹斯格所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她拿出行动电话,就要打给叶希能。当她按下通话键,等待线路接通的同时,她的身体开始发抖,控制不住的发抖,越抖越急、越震越强烈。

    于是四周行人纷纷走避,也有人围过来问她怎么回事?

    她答不出话。

    事实上,她答不出任何话。

    她的脑海中正浮现出叶希能的影像,影像中的他一直在挣扎,并且被两个彪形大汉强行绑到一个房间内,坐上一张造型特殊的电椅。

    然后,她看见马丁.丹斯格了。

    原来,他才是幕后主使人,买通杀手潜入小岛绑走希能,现在正要伤害他。

    “希能!”

    不顾路人异样的眼光,方藤萝当场折返丹斯格企业总部,因为叶希能就被带到那里去。

    在她狂奔的同时,马丁.丹斯格亦忙著为他义子介绍他最新发明的脑波探测器,在他的头脑四周,贴满金属探测片。

    “你一定想不到,这件事居然是我干的。”马丁.丹斯格十分满意他的新发明,这让他高傲的义子,安静许多。

    叶希能理都不想理马丁.丹斯格,压根儿不愿相信,他尊敬了一辈子的义父,竟是如此卑劣的混蛋。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人。”这是叶希能的肺腑之言,听在马丁.丹斯格的耳里,却形同指控。

    “我仍然是,希能。”马丁.丹斯格说。“只要你答应把研究成果交出来,就可以不受这个苦。我们父子俩仍旧可以像以前那样,快快乐乐的过生活,不受外界干扰。”

    马丁.丹斯格的表情仍是那么和善,但叶希能已经不会再上当。他的直觉是对的,他的义父不对劲。原核生物的忧虑也没错,他义父就是那种面善心恶的伪君子。

    “我说过,没有研究成果。”叶希能仍是强调没有文字报告,引来马丁.丹斯格深深的叹气。

    “那我只好直接探测你的脑波,强迫你开口了。”马丁.丹斯格示意身旁的杀手把药剂拿给他。

    “不要怪义父无情,希能。”马丁.丹斯格一边调整手上的注射筒,一边摇头道。“谁教你不乖乖听话,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拿起手中的注射筒,马丁.丹斯格就要将他特别调制的药剂,注射到叶希能体内。

    叶希能奋力的挣扎,他很清楚马丁.丹斯格想为他注射什么药。那是一种简称为“吐实药”的可怕药剂,一旦被注射那种药,绝对熬不过十分钟,若是再加上他身下这张专为探测脑波制作的电椅,肯定完蛋。

    他挣扎不已,却抵不过众人施压的力量,眼看着就要被注入药剂。

    “希能!”

    就在这危险的关头,研究室的门突然被踹开,丢进一颗烟雾弹。

    瞬时咳嗽声四起,现场一片烟雾弥漫。杀手们纷纷把枪掏出来,对准门口胡乱扫射。等到烟雾散去,他们同时也发现,人不见了!叶希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救走。

    “是那个女人。”马丁.丹斯格认出劫持者的声音。

    方藤萝!

    人总是要到快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对方的可贵,叶希能就是如此。没有经历这次的磨难,叶希能根本不可能发现,方藤萝在他心中的地位,竟是这般的重要。

    紧紧搂住方藤萝的柳腰,叶希能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身体似的反应热烈。方藤萝亦热情的回拥他,她知道他在发泄不满,对他义父的不满,对他自己的不满,甚至是对这个世界。

    为什么他信任的人要这样对待他?为什么坚持自己的理念竟是如此困难?这些都是他心中的疑问,但他找不到解答,只能藉著她温暖的躯体,找到发泄的出口。

    此刻,他们正藏身在纽约的一间小旅馆里,躲避马丁.丹斯格追击。他的爪牙众多,他们必须小心翼翼的掩人耳目,然而无论他们再小心,却依然掩藏不住存在他们心中多日的恐惧,因而演变成**的热焰,在这闾小旅馆中燃烧。

    多日来的相处,他们早巳熟知彼此的身体。他们不停地相互摩挲,不断地以唇舌探测彼此的热情底线。两具赤luo的身躯,在小旅馆的黯淡灯光下,激烈交缠,尤其是位于上位的叶希能,更是毫不留情的抬起她的两腿,分别架在自己的双肩上,猛烈进击。

    他以无比的自信进入她的身体,就像他人生中所掌握的每一件事。他从来就是一个胜利者,人人钦羡的对象。他有俊秀的外貌、高姚的身材、超乎常人的智商,除了幼年时不愉快的回忆外,他几乎十全十美,幸运无人能及。

    突然间,风云变色。

    他信任的义父要追杀他,过去他所拥有的一切瞬地变成泡影。顷刻间他变得一无所有,除了身下的女人之外,他什么也没有!

    “希能,慢一点,我快受不住了…”方藤萝双手紧抓住床头喘息,要求在她体内抽动的叶希能放慢速度,他却无法做到。

    他抓住她的大腿,随手塞了两个枕头在她腰和臀下,无视她的哀求,继续进击。

    他不知道如何收敛他的速度,他的一生太讲求效率。他总是能在他义父给的时限内完成所有研究,只因为他义父总是挂著仁慈的笑容,轻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他是个好孩子,又为全人类做了一件好事。

    好事…好事?

    拉下方藤萝的腿,将它们改为环在自己的腰上,叶希能屈起膝盖更加深入她的身体,双手且扣住她发烫的**,不让它乱跑。

    “希能…”方藤萝呻吟似地喊他的名字,就跟他义父每回要他做什么事情时一样让他无法拒绝,因而更加卖力满足她。他一直以为他在做好事。他投身基因研究,发明最新的抗生素,原本他以为是为了世人,结果只是他义父谋利的工具。

    他是傻子。

    突如其来的认知,像<img src="image/mijpg">蜂的刺螫疼了叶希能的心,也螫出一身怒气。

    他为什么这么笨?

    他的理智呢?

    多年以来,他义父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一直到最近这次事件,让他看清他义父的真面目,他才愕然清醒。

    然而清醒有什么用?他失去了一切!

    叶希能没有发现到,他心中的怒气已经化为实际的行动,发泄在方藤萝身上,一直到她禁不住喊疼,他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对不起。”看着他不小心留下的瘀痕,他责怪自己。

    “没关系。”她捧住他低垂的脸,吻他的眉心,安慰他。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苦笑,痛苦都写在眼底。

    “你只是太愤怒了,希能。”她摇头。“事实严重打击了你的自尊心,你不知道如何排解,仅此而已。”

    “但我失去一切。”他像一个顿失依靠的小孩一样无助。

    “谁说你失去了一切?”她不同意他的话。“你还有良知,还有我啊!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对于她的宽容、她的仁慈,他早已失去语言能力,只能激动的抱住她。

    “可怜的希能。”她同样将他抱得紧紧的。“你遭受了太大的打击,让我好好安慰你。”

    她安慰他的方式仅是拉下他的头,温柔的吻他。这是她仅知的方式,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她就像一阵春风,吹拂他满是伤痕的心灵,拯救他归于平静。

    而后,感觉苏醒,悲伤不再。

    曾经悲痛无法克制的拳头,在她刻意的安抚下悄悄放松,直至完全舒展。这次,他们缓慢的**,藉由最温柔的接触、最贴心的言语,交换彼此最深刻的感情。

    一直到许久以后,他们才有力气再度交谈,商量以后的去路。

    “马丁.丹斯格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得想个办法逃出纽约,回到台湾。”讨论了半晌,方藤萝下了这个结论,叶希能却有不同的意见。

    “就算我们回到台湾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太有钱,随便就能派杀手找到我们,逃了也是白逃。”更何况他也不想这样过活。

    “那怎么办?”除了逃以外,没有别的出路了。

    “公布他的真面目。”叶希能下定决心。“多年以来,我义父一直以慈善的面孔欺骗世人,现在该是还原真相的时候。”

    “但是我们又没有证据,怎么揭发?”她也痛恨马丁.丹斯格那种伪君子,但并不认为事情有他说的这么简单。

    “我有。”叶希能令人意外的说。“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揭穿他的真面目,再严重一点,还可以送他去坐牢。”

    “怎、怎么会?”方藤萝被这突来的意外吓到口吃。“我是说,你、你怎么会有的?”

    叶希能见状安抚她的柔背,帮助她镇定下来。

    “其实好几年以前,我就察觉他不对劲了。”叶希能指马丁.丹斯格。“五年前我研发出pxr-2153,那是一种多功能抗生素,可以同时用来抵御好几种病毒,在医药界造成一场不小的轰动。”

    真不傀是她推崇的偶像,居然可以发明那么厉害的东西。

    “有一天,当我将所有研究报告送进义父的秘密研究室时,却在他的桌子上发现了一样意想不到的东西,你猜是什么东西?”

    她猜不出来。

    “是假的研究报告。”叶希能说。“当时,丹斯格不止推出pxr-2153,同时也推出另一种治疗心脏血管疾病的药。这种药的副作用很强,很容易产生呕吐、晕眩等症状,严重的话,还会昏迷,可是报告上却没有提到这一点。”

    “你怎么对这种药这么了解?”她狐疑的问他。

    “因为当时我也是其中的一个研究人员,只是整个计划不由我负责,我只是参与罢了。”

    哇,她喜欢的人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竟然可以同时研发两种新药。

    “后来你怎么做?”方藤萝急著知道结果。

    “藏起来。”他挑眉说。“我把那整份文件拿去重新copy一份,再仿照我义父的签名放回他的桌子上,然后把正本拿走。”

    “你、你义父都没有发现?”听起来很刺激没错,但太不可思议。

    “应该没有吧!”他耸肩。“我猜当时他早已完成药品认证,你知道,我义父在医药界是很有影响力的,我拿走的那份文件,很可能是他忘记存档的漏网之鱼。总之,那份文件被我拿走了,有了那份文件,我们就能向fbi检举他不法的行为。”

    “原来如此。”听完了他的话以后,她喃喃自语。没想到马丁.丹斯格还有这么一个把柄握在他手上。

    “你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就举发马丁.丹斯格?”这不是简单多了吗?

    “因为…”他苦笑,眼神遥远。“因为我以为这可能只是误会,我义父不可能是这样的人。没想到我错了,为了赚钱,他根本什么都不在乎,即使是宝贵的人命,他也照样视为粪土,而我竞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帮凶…”

    想起这几年有多少人会因为他的一时大意而丧命,他就懊恼不已。方藤萝在这个时候贴上他的胸膛,柔声安慰。

    “你不要这么说嘛,最起码你有把证据藏起来,我们可以靠这个证据,让你义父阴沟里翻船,看他还敢不敢再害人。”

    方藤萝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也赞成将马丁.丹斯格绳之以法,叶希能只得默默感谢她的支持,内心五味杂陈。

    “此外,我还得把我最新的研究报告一并取出,免得落在我义父手上,到时候就难收拾了。”

    方藤萝原本沈重的眼皮,瞬间归回到原位。

    “你不是说所有的研究都在你脑子里,哪来的研究报告?”她质疑。

    “我又不是电脑,当然有报告。”叶希能发笑。“我之前说的话都是假的,-瓜!”他捏捏她的鼻子。“我早就把所有的研究成果做成文件,藏在一处隐密的地方,然后骗我义父,一切都在我的脑子里。”

    “啊——”她的嘴呈o字型。“你真聪明。”她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的确是个好方法,不过差点要了你的小命。”

    这倒是真的,或许他没那么聪明也说不一定。

    “你把这些报告都藏在哪里?”她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哪一个地方可以用来藏报告。

    “小岛上的小木屋里。”他说。

    “耶?”她又一次愣住。“我们差点发生关系的小木屋?”

    她问他,而他瞪她。怀疑她那颗脑袋,只装得下这些东西。

    “就是那里。”他叹气,算是败给她了。

    “既然如此,我们得抢先一步回小岛上拿,免得真的被你义父发现。”毕竟谁也下敢保证,马丁.丹斯格不会在近期内回小岛搜查,动作越快越奸。

    “你说得有理,但在我们回小岛之前,我想先确认另一件事。”叶希能接口。

    “什么事?”方藤萝漫不经心的问。

    “这件事!”

    原来是叶大天才又想要她了,她得赶快满足她的偶像才是。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