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真想扒了他的衣服。验明他是否真是男人!花枝娇趴在床沿,懒懒地撑住下吧,呆呆地盯着床上正在发烧的男人,极度认真地想着。

    一场大雨,把自认为顶天立地的达奚回淋成了软脚虾。他因受寒直接引发高烧,从昨晚一直到今天下午,他都在呼呼沉睡。

    “笨蛋…这么没用还想当将军?再不用计定住我,我就跟别人跑了哦。”嘴里娇嗔着,心里却甜滋滋的,花枝娇藏不住唇边的笑。她怜爱地望着病倒的男人,用毛巾小心擦拭着他额头的汗渍。

    “嗯…”大概感到冰凉,达奚回无意识地转了下颈项,将脸贴向花枝娇的手边,似乎要她多碰两下!

    “不舒服吗?忍耐一下,出了汗就会好的。”将被子再拉高一点,花枝娇掩不住关切.在他额上轻轻地吻了一记。

    也许感应到她的温柔,达奚回的眼皮忽然跳动了一下、睁开了眼,他迷迷糊糊的眼神一时间找不到焦距,只能用孩子般无辜的可爱眼神望着花枝娇。

    “拜托…”花枝娇无奈地叹笑“又不是睡美人。再说我才是该睡着的公主耶…”

    达奚回呆呆地听着她说个没完,恍惚地找到她笑盈盈的眼和她柔和的唇,脑中突然回忆起昨夜他倒下的那一刻。

    他记得一路和她情话呢喃地回到酒店,刚找准了她不停笑着的粉唇,他的眼前却猛然一黑,失去了意识。

    “继续好吗?”看见她这么关心自己,达奚回好心情地从被子中探出手,抚上她的脸颊,打趣道。

    “哪有你这样当病人的!”花枝娇又气又羞地把他推回床上,打掉他的色手“哪个病人一醒来就要吃人家豆腐的?”

    “我…咳…”他正想开口表明,却发现声音嘶哑得不行“我病了?”

    “是。”花枝娇不满地斜睨他,”高烧三十九度,差点就送医院了。医生说你的病来得急,不过发汗很快,所以先喂你吃了退烧药,看情况才决定要不要送医院。我刚才还在想,如果你再不醒,就真的要送了。”

    “你担心我?”见地准备退回床沿,达奚回慌慌张张地伸手,抓住她的衣角,寻求安心。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花枝娇压低了声音问。

    达奚回吃吃地笑了,任她将他的手藏入被中,感受两人缠绕在一块的手指,他转向花枝娇“现在的气氛很好。”

    花枝娇挑眉,露出“又如何”的笑容。

    “好到我可以吻你吗?”色心不死的达奚回笑得贼兮兮的。

    “啧,病人就该好好躺着休息。”花枝娇伸出手指,响亮地在他的额上弹了一下。

    “痛!你欺负病人。”他又咳又喘地抗议。

    “不乖的小孩就该打。”花枝娇理直气壮地回答“你若不快些将身体养好,后天的封闭式训练就不能参加了。”全国的总决赛是将各个赛区的前三名汇总后,进行为期五天的集训,最后才是现场转播的大赛,目的是要让他们在全国观众面前交出更完美的答卷。

    她闹小脾气的模样最让他心庠。达奚回痴痴地看着她,不甘心地说:“我不想参加了。”他会和她分开五天呐,真是好长、好难捱的日子,

    “喂,你不帮我支付房屋贷款了?”花枝娇不可置信地问遭,一拳头打在棉被上“还说什么要当主人?你竟然临阵逃脱,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挥舞着拳头的她好可爱,可爱到他想一口吃掉她。达奚回嘿嘿地傻笑着,任她发飙。

    “你不反驳我?”花枝娇恨不得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摇起床“什么嘛!亏我费尽心力帮你,连累棠棣、清木担惊受怕,你突然一句‘不想参加’我们心血不是白费…”接下去的话停了,她这是自掘坟墓啊!

    本来还任她糊里糊涂地发小脾气,听到后来,达奚回的面色变得严肃“担惊受怕?你们?为什么?”花枝娇愣愣地盯着侧首说话的男人,不明白原本虚弱无比、神思模糊的人,现在却能镇得她哑口无言?

    “你们有事瞒我?”达奚回从她的脸色看出了端倪,板着脸质问:“说话啊!”“啊——你是个掉到现代的古代人耶…如果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什么纰漏,肯定会被捉去做实验的,所以我们为你担惊受怕啊!”答得还挺顺的,他不会有疑心吧?花枝娇抑制住心跳,偷偷地打量他,

    达奚回的神情缓和下来,他自言自语地说:“只是这样…”

    “不然还能如何?你以为现在还像你那时一样闹什么国仇家恨不成?”她要将他炸得头昏脑胀,无从追究。

    “可是…”不甘心地望向花枝娇,达奚回还想说话。

    “没有可是啦!来来来,量下体温。”花枝娇拉开抽屉,拿出医生留下的体温计“啊——嘴张开。”她抬高达奚回的下吧。

    “你不要吵我——唔!”正好,体温计顺利地压到舌下。花枝娇耳提面命不准他吐出来,达奚回只能呶着嘴,睁大眼睛拼命看。这是什么东西?

    “哎呀,不要咬!这不是吃的!”花枝娇赶忙让他松口“笨啦,它是测体温的。如果是正常值,就是说你的病好了。”

    “唔唔唔…”嘴吧不能张,脸皮又被拉。没法开口,达奚回只能挤眉弄眼地表达,不知她听懂了没有。”没错。病好了就不用再躺回床上休息。”不愧是心意相通的绝佳情侣档,花枝娇明白了他的意思,洋洋得意地陷入成就感中,仿若看到她身后闪耀点点金光,达奚回掩不住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迷恋的人。既美丽天真,又非常坚强的花枝娇。她是他来到这里的命运叫?

    “时间到了,让我看看…”花枝娇拿起体温计“三十六度八,算是退烧了。”地这才松了口气,

    眼里只有她放心的笑脸,他完全没听到她在说什么,达奚回猛地坐起来。花枝娇扭过头一看,立刻吓得花容失色,把他按回床上去。

    “你才刚退烧呢!快点躺下!”她双手慌慌张张地扯着被子,嘴吧忙着教训人“你多大了,还要人教?感冒就是你说的风寒耶!虽然不会像过去那样轻易翘辫子,但也不用急着给我看啊?等病好了,你想怎么样,我也不会拦着你——唔!”

    自己都不记得多少次了,又被厚重的温暖物体压住嘴唇。不过这次不是他的嘴吧,花枝娇头晕眼花地只看到“罪犯”是两块厚实的胸肌。

    因为发烧出汗,她几个小时前脱了他的睡衣。现在的达奚回役有当初刚来时的尴尬,大大方方地搂紧地,将她小小的头颅定在胸怀中。

    他的呼>吸>灼热非常,他特有的体味冲击她所有的感官。好想晕哦…花枝娇的双眼冒出桃心,三魂七魄已经出窍。

    “娇娇…”达奚回近乎叹息地在她的耳边轻唤。

    “嗯…”她晕乎乎地回答,表示“我还活着”

    “我很早以前就想问你…”事关男性尊严,他慢吞吞地问“当你温柔地笑着看我的,我都好想吃掉你,我还算是正人君子吗?”说到底,他的骨子里仍是宋代的榆木脑袋将军。

    被美男迷昏头的花枝娇花了比平日多三倍的时间,才听明白他的话“正人君子不会脱了衣服在后台大方换装,准备上台走秀吧?”见他乖乖点头,她继续胡说八道“正人君子也不会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更不会对美女上下其手。”

    “所以…”他领悟到她的意思了。

    “既然你从头到尾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吃了我又何妨?”

    他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可是…”

    “我们老祖宗早就说过:食色,性也:”她抛他一记媚眼,威力十足。

    唔…中招!达奚回捂着胸口,痛苦地仰头长叹:唉,美食当前,他还是顺应本性,吃个不亦乐乎吧…

    ***********

    全国模特大赛的决赛现场,达奚回正在t台上摆出超酷的pose,冷冷的目光向台下妹妹们横扫而去,顿时哀号遍野。漂亮的男人却有着冷峻的眼神,年轻的妹妹们棒着一颗芳心,不住地轻叹:好想做他眼中的惟一哦!

    只有贵宾席内的数人不为所动,从左向右依次是秋清木、花棠棣、花枝娇、风荼。花棠棣以专业的身份为达奚回到位的台步暗暗叫好,正待向堂姐献情报,一见她的表情,顿时喷笑“口水流下来了。”

    “咦…啊?”身体已经前倾三十度、狠不得贴到t台上的花枝娇愣了半天,终于回神,急忙摸向自己的下吧。

    花棠棣立即发出得逞的狂笑,连向来沉稳的风荼都眯起细眸,笑意盈盈。“什么嘛…拿我寻开心…”成为调笑目标的花枝矫不理他们,继续观看比赛。

    “喂?老姐,你们是不是‘怎么’了,嗯?”花棠棣蹭蹭她的手臂,笑得三八兮兮。

    不理会他。“清木,你家那位说十七号小弟弟长得很可爱哦。”花枝娇一脸事不关己地陷害堂弟,马上听到身侧传来压抑的惨叫声,不用看,铁定是他的耳朵沦为秋清木指下的祭品了。

    “大姐头饶了我吧…”花棠棣痛出了眼泪。苦哈哈地向她求救。就算眼睛脱窗也看不到可爱弟弟的。明知她在撒谎,为什么他家的小可爱就会相信呢?

    花枝矫默契地与秋清木相视而笑“清木,念在他待会几还要做表演嘉宾,你就放过他那张还算凑合的脸吧?”

    “既然是老大放话,我就暂时饶过你。下次你若有贰心,你就——哼!”秋清木一张娃娃脸,但说起话倒颇具权威,相当有架势。

    花棠棣立刻发毒誓:“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如若不然,定遭天打雷劈。要不喝水呛死,吃饭噎死,出门撞死…”

    “呸呸呸,说什么浑话,你咒我不安心啊?”嘴吧上骂他,脸色却显慌乱。秋清木捏他耳朵的手改为轻揉“还痛不痛?不会影响上台表演吧?”

    “没事没事。”花棠棣与他在座椅下手牵手,对望的双眼情深意重。

    两人的甜<img src="image/mijpg">看得花枝娇瞠目结舌。她撑住额头,只想仰天长叹,这对天下无敌的超级活宝能不能另找地方谈情说爱啊?她这个孤家寡人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住耶!

    花枝娇无奈地扬起嘴角,准备找风荼发表感想“他们感情好得还真让人——”“羡慕”两个字被生生卡住。她好像看到风荼淡淡笑着的脸仿若冻结了似的。他细长眸子里的寒意,让她从心底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风、风荼?”

    “什么事?”声音依旧温和,他的目光从甜<img src="image/mijpg">的两人身上收回,望向她时又是一派沉静。仿佛刚才的狰狞只是她花眼而己,

    “没、没什么…”花枝娇嗫嚅着连连摆手,不自在地别开视线,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风荼不在意地一笑,目光转向t台“我听说达奚回获胜的机会很高哦。”

    “真的?!”花枝娇兴奋地望着风荼,悄声问:“是内部消息吗?”

    “嗯。”淡淡地应声,风荼恢复平常的表情“他在五天的集训中表现很突出。无沦是形体训练还是口才应对,他不但让教练们赞不绝口,更让队员们心服口服。”

    他竟然能够让其余的队员心服…花枝娇开心地笑望t台,找到达奚回挺拔的身姿。出色的他只属于她,他宽阔的肩膀只让她一人停靠,五天前的幸福相偎…一想到这里,花枝娇羞涩地埋下了头。

    “你脸红了?在想什么?”连风荼都要凑一脚,笑她的痴态,花枝娇哪里说得出话来,自顾自地摇头,希望脸上的热度能够退去。

    “你和棠棣看起来都好幸福…”风荼的心思似乎飘到很远的地方,良久后,才说了这么一句。

    “风荼?”花枝娇不安地握住他的手,才发现他手指的冰凉“为什么这样说?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三年了,你不会到现在都没有…”她将余下的话吞回肚子,因为他的表情看来越发落寂。

    “只要爱过一次就好了。”他不以为意地牵强笑道,推开她温暖的手“虽然这样对你来说很失礼,但我想告诉你,和你在一起之前,这仅有的一次机会,我已经给了别人。”

    “我知道。”花枝娇坚强地笑着“我们恋爱了一年,别说亲吻,连牵手都少有。你说你心里有别人,是我意料中的事。”

    “对不起。”风荼诚恳地道歉。

    “没事啦。”花枝娇继续用笑容温暖这个寂寞的男人“说是恋爱关系,你不觉得我们的感情更像并肩奋斗的同伴、可以喝酒的哥们、我信赖的兄长、父亲?”

    风荼愣愣地盯着她无邪的笑靥,久久没有回答。直到花棠棣的话打断了他的凝视,

    “我现在到后台准备走台,要一起过去吗?”

    “我去我去。”好奇的秋清木连声应着。

    “我不用,在这里等你们好了。”风荼的语调压得极低,似在隐忍着什么。

    “堂姐?”花棠棣再转头问她。

    担忧地看了眼了无生趣的风荼,花枝娇再看看台上意气风发的达奚回。虽然很想到后台直接为阿回加油,但是她又挂心风荼——“我在这里陪风荼。”

    “那我们走吧。”等不及的秋清木站起身,拉着花棠棣的手正要走——“棠棣?”奇怪,他的身体动也不动。

    风荼抬起头,和站在面前的花棠棣互相凝视。两人都冷了脸色、眼神尖锐,针锋相对。

    “怎么不去?你可是重量级的表演嘉宾。”风荼的话依旧淡淡的,听不出情绪。花棠棣注意到他们两人已惹得议论声四起,于是冷冷地回了句:“希望是我多心。”临走时的那一瞪眼,传达出无言的压力。

    “搞什么嘛?”花枝娇不解地问风荼。

    “也许怕我欺负你。”风荼的眼神炽热,语气却像玩笑般半真半假。

    “你不会真报复我吧?”花枝娇嗔道“当年主动要求分手的人是你耶!”她轻松的口气化解了他的冷硬,风荼撇撒嘴,注意到t台上选手们的简短自我介绍已经结束,等表演嘉宾走秀后,比赛即将进入紧张的高操。而那个时候,花棠棣和秋清木就会回到贵宾席中来。

    风荼将目光转向花枝娇。大约发现达奚回在偷瞧她这边吧,她露出恋爱中的娇态,将手微微伸高在空中,冲达奚回挥舞着。他的心中一时好生羡慕。曾几何时他也拥有这种醉人的甜<img src="image/mijpg">,又是何时甜美的糖衣融化了,只让他的心头注满了苦涩、悔恨,甚至妒忌?

    花棠橡的话还隐隐回绕在耳边。想到这,风荼自嘲一笑“不是你多心…”

    “什么?”以为风荼同她说话,花枝娇不解地侧首问他。

    “没事,自言自语罢了。”风荼仍是笑着“你很爱他吗?”没有犹豫,花枝娇绽开如花的笑颜,重重地点着头“嗯。”时光在一瞬间倒转,从她的身上仿佛看到过去的自己。也有人问过他相同的问题,他当时的回答呢?记得当时他也是点着头,笑得比她更灿烂。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笑容下忽略了多少的心疼,又让他多少次坐在墙角,在漫长的深夜哀伤地痛哭。呵呵,陷入柔软的皮椅中,风荼舒服地倚住椅背,冷冷地笑了。无法得到的幸福的他,又怎会让她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呢?

    ***********

    娇娇、他心爱的娇娇…达奚回只差没滴下口水,想着五天前的情形。一脸傻笑的他将个人衣柜打开,拿出比赛下个环节“自由展示”中所需的衣服,边念着佳人的好,边往身上套。怎能叫他不高兴啊?他终于证明了娇娇是属于谁的了!那个混蛋风荼居然骗他!娇娇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人耶!待会儿下了台,他铁定要给那个坏蛋两拳,以报小人作乱之仇。然后再紧紧地抱住心爱的她,一解分离五天的相思愁。

    “好恶心。”花棠棣—脸受不了的表情。

    “你说什么?”始终不对盘的两人立刻剑拔弩张。而关键原因不正是——“阿回哥,我好想你哦!”纤细的身体猛扑向达奚回,嘴里头还在大声嚷嚷,生怕花棠棣的心不碎似的。

    “木木…”双跟含泪,哀怨的花棠棣瞪着一看到达奚回就变节的恋人,不甘心地抱住他的腰“你不要随便抱别人好不好?”

    “阿回哥是我哥耶!”秋清木抗议。

    “没有血缘关系。”

    “情同手足。”

    “你喜欢他不喜欢我了?”

    “是不是要我扁你,才想得起我说过什么啊?”秋清木酷酷地问,这家伙要听几次“我爱你”才满足啊?

    “呀…人家好怕。”花棠棣才不管换衣间的人个个目蹬口呆,一点身为国内一级模特的自觉性都没有。

    真想声明他不认得这个白痴。达奚回同情地望着秋清木“辛苦你了。“

    “你很碍眼呐。”花棠棣不满地瞪了达奚回一眼。

    “那你何必进来?”达奚回懒得再理他,穿完最后一件内衬。

    “没入帮忙,你穿得上它吗?”花棠棣敲敲衣柜上挂的银色铠甲。虽不若古代的铁甲那么沉重,但也不算轻盈。

    “笑话。你以为我是谁?”只有当他表明将军身份时,温和的眼神才会紧迫得抓紧人心。不服气的达奚回只用单手便取下铠甲的护胸,熟练地穿戴上身。这是花枝娇想出来的点子。身着铠甲的男人,在“自由展示”中表达出他硬朗的一面,让评审们产生“原来这个人不但有漂亮的面孔,更有着如此阳刚的内在”的想法。

    “而且我的气质与它吻合。”达奚回被恋人的蕙质兰心深深打动。

    “我来。”花棠棣休战,兼为他打气“台步不会弄错吧?可别辜负了我堂姐。”这时的两人总算达成了共识。安静工作的三位俊男>吸>引了室内所有的人。

    “十号至十五号准备上场。”舞台总监的声音传来。穿戴整齐的达奚回瞄了下旁边那对又开始亲热的情侣,做微一笑,不忍打扰,直接上场。

    上t台的记忆仍在。熟悉的感觉重回体内,达奚回不再紧张,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信心十足地迈人t台。

    那是她的达奚回!花枝娇一见来人上场,双眼顿时放亮,她自豪地笑了。t台上的帅哥,莫不急于将自身身材的优势展现在评审的面前。只有达奚回与众不同。他身着青色底的薄衫,外套闪闪发亮的银色铠甲,脚踏黑色长靴,一副古代将军的威武打扮,格外抢眼;他的长发梳高成马尾,头上的黑色发带随着他的步伐飘然起舞。看似沉重的铠甲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庄严醒目。也许他的台步还略嫌青涩,但他独树一帜、稳健却轻盈的风格深深地抓住了在场每个人的心。

    尤其当他在t台站定,狭长的细眸寒意十足地睨向某点,右手突然拔剑出鞘的时候,剑的冷光和他几乎冻结的眼神交相辉映。那一瞬间,人们仿佛看到穿跃千年的时光的古战士赫然立于台上。英俊、高大、威猛、绝对的压迫力…达奚回以他独有的威慑目光征服了所有人的心。

    “呀!”现场突然响起高声的尖叫和热烈的鼓掌。不只是少女,连男人也发出叹服的惊呼:

    花枝娇被人们的反应震住,她不敢相信地捂着脸颊,目光在周围人们专注的眼神中打转,连她自己都无法确认,台上的男人真是达奚回吗?是那个跟在她身后、胆小的、笨笨的,什么不懂的小男人吗?台上的他像变了一个人,变得令她惊艳,她生怕眼一眨,他又会像狗狗一样蹭到她身边,变为从前的“达奚回”

    “看你的表情,还以为你第一次见到他。”风荼笑她。

    “他已经不像从前了,已经是大男人了呀…”花枝娇不知如何回答,照实吐露自己的心声。既欣喜,也惶恐。

    “是不是有种重新爱上的感觉?”风荼的眼里只有花枝娇红操满面的脸。花枝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羞涩地低下头,笑到脸都在发疼。

    “真好…”风荼叹着,慈爱地抚上她的发顶“一点一点认真地去爱着,最后能够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好羡慕你。”

    “风荼,你也可以的。”花枝娇真诚地说“试着再爱一次,你也可以得到幸福。”

    风荼笑了,挣开她的手.“太迟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风荼?”被他脸上悲凉的神情吓住,花枝娇不解地望向他“发生了什么事?”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风荼放在心口的手不曾松开,他好像是怕手一松,就会让局面走向疯狂“真可惜花棠棣快回来了,不然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

    她想问棠棣回来与问题有何关系,但风荼阴鸷的眼让她感到害怕。一瞬间,收到恐吓信的事浮现在脑海里。不可能!像要说服自己般,花枝娇连连摇头,叫自己不要乱想。曾经像家人一般存在的风荼,怎么会恐吓她、威胁他一手撑起的“花想容”呢?

    “你为什么摇头?”风荼动作极快地拉过她的肩头,压低了眼神,缓缓地问道:“你在害怕我吗?”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忘了三年前的我们是多么默契?感情多么融洽?”花枝娇试图将风荼的心导向温暖的地方。

    “别笑话了,那是自欺欺人。”风荼凄凉地笑了。

    “风荼,别这样,我快不认识你了。”花枝娇明白自己的预感没错,有事情要发生了。

    “当然,你从来没有认清过我。”风荼不在意地说。他移动目光,发现四周的人们被达奚回所>吸>引,没人注意到这里。而光线明亮的台上更不可能看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花枝娇沉默了一下,终于间出:“警告信是你寄的?”

    风荼平静地回答,没有一丝慌张“可惜没有吓倒你。”

    “为什么?”她不甘心啊!

    风荼狠狠地捏住花枝娇的下吧,一宇一句地说:“死人不需要知道。”他的眼睛发出像猛兽般的寒光,包含了指责、怨恨,不满,甚至还有深深隐藏的痛苦。风荼的手死死捂住她的嘴,将她的身形压在背椅上。远远看去,像一对亲密的恋人难舍难分地贴在一块。

    为什么?连挣扎都忘记,花枝娇被他的执念吓到了。她愣愣地注视着他掏出瑞士军刀,并亮出锐利的刀锋、逼在她的肺叶处。

    危险已逼近,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还能冷静思考。比起不懂得风荼为何要杀她,她更想知道为什么他要在大庭广众动手,还有,他为什么在哭?那不是风荼会做的事。难道他已经疯了?

    “你知道我多么羡慕你的幸福吗?”风荼悲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他说完,眼一闭,手中的军刀不再犹豫地刺下去——

    “娇娇!”

    在生死的一刹那,她似乎听到了爱人焦急的呼唤。阿回,她此生最重要的恋人,如果在临死前见到他最后一眼…花枝娇努力地睁开跟,眼角的余光看到接下来的一切…

    达奚回的脸庞无法看真切,只能看到他宛如战神般将手中的长剑猛地向她这边掷来。没等剑落下,他飞快地跃下台,像苍鹰似的扑到她身边。

    此时的长剑在空中旋飞,直击风荼的头部。“呜…”风荼闷哼一声,捂着后脑仓皇倒地,手中的军刀和长剑一起飞了出去。

    花枝娇捂着心口坐直身,在椅中缩成一团。狂跳的心脏让她双腿发抖,动弹不得。

    达奚回一把抓住风荼的衣领,狠狠一推,反身一个回旋踢,踢歪了风荼的下吧。面色狰狞的达奚回尤不解恨,再次提起他的衣领——

    “回!不要!”花枝娇见状大叫“回…我要的不是这个…”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泣不成声。

    达奚回闻言,松开风荼,回到泪眼婆娑的她面前。他张开了大大的怀抱,镇定地笑着“过来。”她需要的就是这分安心吧。

    “哇!”扑到他怀中,花枝娇开始号啕大哭。即使隔着冰冷的铠甲,他伟岸的体格,温暖的气味,灼热的呼息.都证明他正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他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其他的事情他都忘记了,惟一确定的是,他没有失去她。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