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火气很旺?”花棠棣悄声问着发呆的花枝娇。

    “看得出来?”花枝娇懒散地瘫在真皮沙发内,双目无神。

    “三天来,你的脸上只有‘凡人勿扰’四个字。”花棠棣倚在窗边咬着开心果,吃得“咔吧咔吧”

    “没那么严重吧?喂,我也要吃。”为转换心情,她觊觎堂弟的零食。

    “你们吵架了?”华中赛区的比赛就在明天。现在是下午三点,准备事宜全都接近尾声,所以花棠棣才有精神叨念。

    “没架可吵。准确地说,是他不理我。”她一副深宫怨妇状,

    “他舍得?”达奚回总像只大型犬寸步不离跟在她身后,见到生人就狂吠。这样的他也舍得心爱的人难过?

    “可能是我玩得太火了。他真以为对不起我,我又不肯原谅他。为免我伤心,就一直避着我。而且大赛快到了,他每天练得好凶,想说话都没机会。”早知那天早上就该说清楚。

    “难道你要等到比赛结束再和好?”花棠棣觉得不可能“那他的压力太大了。”

    “怕什么,反正他是将军,很耐磨。”

    花棠棣摇摇开心果的袋子“乖乖回答问题就给。”

    肯定没好事。花枝娇还是受不了果仁的诱惑,问出声:“干吗?”

    “警告信还来吗?”自从他问过堂姐后,再也没有找到过相关邮件。

    “没。”花枝娇以手指卷着肩边的长发,”我已经当它是恶作剧。”

    “坏习惯。”花棠棣冷冷地丢出一句。

    “嗯?”花枝娇不解地问。

    “你每次说谎就会习惯性地玩头发。”也不想想他们是多少年交情。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透,他凭什么与她一起打天下?

    花枝娇停住动作,失去了吃东西的心情。

    “还在继续对不对?”花棠棣走到办公桌前,与她面对面,很少露出真性情的脸上充满了无言的紧张感。

    “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不都好好站在这里吗?”花枝娇别开脸,企图蒙混过关。

    “第二个坏习惯。”花棠栋继续说“一旦心虚,就先从对方脸上将目光挪开。”

    这次花枝娇真的哑口无言了。内线话机此刻响起。花枝娇叹了口气“请说。”

    “老大,有你的一封私人邮件进来。”助理在另一端说。

    花枝娇猛然一愣,试图镇定下来。没事的,当做一切正常…

    “你不看信吗?”花棠棣盯着她。

    “哈哈,私人信件嘛,又不是公事。”花枝娇走向门口“明天阿回就要比赛了,今天就早点回家,跟他和解吧。”

    “电脑打开!”花棠棣不肯妥协。

    “说什么呢?”花枝娇转身要走。

    “密码给我也可以。”自从上次后她不断更换密码,使他无法进入她的终端机“否则,我就告诉达奚回这件事。”他料准了那个男人会这么做。

    “不要!”花枝娇激动地冲到他面前“阿回等这一天很久了,我不能…”

    “那就开机,”花棠棣不理她“你答应过我和清木的。怎么可以将危险往你一个人身上推?‘花想容’不是你一个的责任,我也是半个老板;你的生命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达奚回或许拥有一大半,我也有份的。”

    这是哪门子歪理?花枝娇惊讶地笑了“堂姐,你不渴望拥有幸福吗?”花棠棣安安静静地问,打痛了她的心。

    “讨厌…你明明知道的…”她哽咽了,赌气般的打开主机,他明明知道她自小父母离异,比常人更渴望得到家庭的幸福,竟然还这么说…

    花棠棣默默地拥住她的肩,送出关怀“既然渴望幸福,就要懂得转移危险。”

    “你和清木…”

    “我的幸福分你一半。”花棠棣呵呵笑着,目光盯着电脑屏幕,直到堂姐用鼠标点开“新邮件”他的神情开始凝重。

    “你若一意孤行,就别怪我不客气!”屏幕上只有这样一句。

    “玩真的?”花棠棣眯眼微笑,十指灵活地在盘上敲击。十分钟后——“他很聪明,侵入路线被抹了个干干净净。”

    “你有人选了?”花枝娇知道堂弟找到了答案。

    “猜测而已。”他笑了笑。

    “是谁?”花枝娇的话被推门而入的人打断。

    “棠。”是秋清木“不回家吗?”

    “你们练习完了?”花枝娇向门口走去,回头给堂弟一个“有机会再谈”的眼神。

    “嗯。大哥说他在电梯门口等你。”秋清木虽然了解事态,但被花棠棣隐瞒了严重性。

    “收到。”强扮出微笑,花枝娇依言向电梯方向走。颀长的人影立在电梯间门外。即使人数众多,但他依旧抢眼。女子们照例送出爱意的目光,但他一概不理,只是忧郁地皱着眉头,像个落难的贵王子。

    惊觉有人在看他,达奚回一抬头,正对上花枝娇没来得及避开的眸子。她欲言又止的眼神看得他的心里又甜又痛。

    “娇娇…”他低声地叫着她的名字,抬起手招她过去,

    “今天好早。”花枝娇的心里在警告自己:一定要和解。

    “教练说我可以信心十足地上场。”一说到工作的事,他就开心“而且为了明天的比赛,她以前辈的身份给出意见,希望我早点休息。”

    “那就好。”刚好电梯门开了,她率先进入。电梯内空空如也。她和他一左一右,分开站到两头,咫尺天涯。

    回到家,静悄悄的…平日里打打闹闹却开心的时间如今一分一秒都嫌慢。时钟爬到了十点整。

    “娇娇,我先睡了。”

    “嗯…”花枝娇没精打采地应了声。听着对面房门轻轻合上的声音,她厌恶不已地将脸埋入枕中。窗外雷声大作,狂风呼呼刮起,震得窗户受不住的“吱吱”乱响。

    花枝娇瞪着扬起的窗帘。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气氛会越变越暧昧?越想讲越没勇气讲?是陷于倦怠还是宁可维持现状?

    “唉…”花枝娇数着手指头,一丝睡意都没有。

    对面房间的达奚回也是一样,他不是故意躲着娇娇,只是不自觉地移开了目光。他好怕自己颤抖的双手会紧紧抱住她,诉说他的思念。那个夜晚发生过的事是真是假,他一点也不在意了,他目前最想知道的是,如此私心地想独占一个人,是不是代表已经深爱她?

    翻个身,达奚回怎么也无法入睡。乍闻窗外响起一声惊雷,他赶忙关上了窗,然后茫然地扫视着房间,一时间不知所措。赢得比赛,他就能得到花枝娇的全心全意吗?不再是笑闹着说,而是可以山盟海誓的那种…反客为主,主动攻入的地方是她的心才对吧?

    达奚回搔着后脑,无法预料以后的事情,喉咙也仿佛焦急到干渴。他打开房门,借着闪电一阵阵的闪光,向一楼走去。屋子里回荡着嗡嗡的雷声,难以想象一个数百年前的人居然在这里生活了三个月,甚至要抱得美人归…达奚回的脚步突然停在厨房前。

    黄色的灯光,是厨房内的冰箱灯,是娇娇在那里吗?达奚回往前又走了两步。打开的冰箱门挡住了视线,只看到白色的浴袍拖在地板上。看身形像是她…

    “娇…”

    没等达奚回开口,察觉有人在身后的花枝娇抱着矿泉水瓶子回过头去。突然,一道闪电从窗外划过,刷地照亮房间。她借着闪电看到达奚回,他的眼睛越睁越大,最后——

    “啊呀呀…”再熟悉不过的惨叫声,以不输给雷声的惊人气势,从他的喉间蹦出来。

    “鬼啊!我没做亏心事,为什么会撞到鬼呢?”二十八岁的大男人一副悲惨的模样,他抱着头四处逃窜,吓得大叫大嚷。因找不到来时路,他只得火烧屁股般沿着客厅胡乱打着圈。

    花枝娇边跑边喊:“阿回,是我!你别跑!”

    “鬼…我最怕这种东西啦…不要追我啊…”丝毫不觉泄了底,一向成熟的达奚回在客厅里转。他睁得大大惊惧的眼睛,一个旋身,撞到一具柔软的身体。

    “哎啃!好痛!”花枝娇一屁股坐到地上。再听到他的叫声,她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那个高大威猛、正气凛然的大将军居然怕鬼?

    “痛…”达奚回叨念着,在地板上爬“痛?鬼也会痛?”

    “鬼你个头啦!是我!”花枝娇拔下拖鞋,扔到某人的头顶,正中!

    “啊?”达奚回抓住拖鞋“没有鬼?”

    “你怕鬼?”花枝娇咧嘴一笑,又一道闪电划过窗边,她的脸像被闪光灯闪了下。

    “喝!”达奚回打了个冷颤“青面白牙的、小是鬼是什么?”

    “我这么美的脸居然被你…咦?”声音停了.花枝娇摸摸自己的脸“哈哈,不好意思,我忘了。”难怪会被达奚回当成鬼!她的脸上除了面膜,一脸恐怖的青色,再加上窗外正雷声大作,不吓死人才怪!

    “就这一句吗?”糗事被人知道,尴尬的达奚回怕着衣服,狼狈地爬起来,气乎乎地就往楼上走。

    “对不起啦!”花枝娇赶忙道歉。难得能重新讲话,她可不要错失良机“不只今晚的事,上一次的事情也对不起。”

    “我早就不介意了。”达奚回飞快地接过话,心有灵犀。

    “你知道?那你还躲我?”

    “其实事后想想也明白,醉得一塌糊涂的我怎么可能抱你?何况你笑得太奸诈了。”

    “聪明。”她不甘心地哼了两声。

    “过奖,”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住久了就很容易了解你。”

    “请继续,”花枝娇抱胸,有些气他。

    “重点不在于我是否拥有了你,而在于你的态度。”说到正题,达奚回的情绪很低落“你为什么要逃跑?是因为我向你求亲,对不对?”

    不自在地别开眼,花枝娇想起她那天早上的态度。

    “我不够资格吧?妄想做你的夫君…”

    “不是这样的!”花枝娇急急否认。

    “让我说完。”达奚回看着她“不论你不想嫁的心情是什么,其实我没有资格求亲。”

    “阿回,不是这样。”她虚弱地喊道:这时才知伤他多深。他沉默的背后,有多少难言的心事与无奈的苦痛?

    他苦笑着拉起她的手“所以我想,如果我可以成为模特比赛的状元,是不是可以更靠近你一些?是不是可以给你扶持?我不想被你说我要分担房子的承诺只是空话。”

    花枝娇彻底沉默下来。

    达奚回低低的声音在继续“不管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渴望拥有你的心情都不会改变。我知道我不该不言不语,但我以为我努力训练的心情,你会懂的。”

    他的话音,融入到花枝娇的心里。她紧紧抱着他的肩,啜泣出声:“对不起。”爱一个人,原来是要温柔呵护的“我从来没有这样期盼过你能拥有我;我也从来没有这样渴望你能取得比赛的胜利。”她泪水汪汪地抬起头,深情地凝视他“对不起,一直忘了告诉你,我是真的爱你的。”

    达奚回不知眼角湿润的东西是什么,但他知道此刻胸口涌动的热流是什么、那种心情,叫做…

    “我也爱你,”

    “阿回…”他的话勾出她更多的泪水。”唉,如果可以,真想抱住你好好吻你。”达奚回一脸陶醉地望着花枝娇。

    这种难为情的事还需征得对方同意吗?花枝娇又羞又气地瞪他。“呜…”再仰头看了两分钟,达奚回开始咬着嘴唇,似在极力隐忍。“你怎么了?”他不是吓傻了吧?花枝娇一脸不解地摇晃着他。

    “噗——哈哈…”实在忍不住了,达奚回喷笑出来,捂着肚子不停大笑。

    “笑什么啦?”受到感染的花枝娇也咧开嘴想笑,忽而,一块青色的块状物从她的脸上掉下来。

    她奇怪地抬起来,这个是——“达奚回,你去死啦!”她又羞又糗地一脚踹上达奚回“你居然不早说,只顾闷头笑!”老天爷!她竟忘了脸上还涂着面膜,害自己被嘲笑!臭男人!他还说“我也爱你”甚至想亲她?就像一个人类对着青蛙表白。

    “傻瓜,”笑够本的达奚回抱住花枝娇,将她锁入怀内“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就是你呀!即使——”他再瞧瞧她的脸,继续狂笑“是只叫花枝矫的青蛙我也喜欢,”

    这家伙!去死吧!

    ***********

    “紧张吗?”

    “不紧张。”

    “要喝水吗?””不想喝。”

    “毛巾擦汗?”

    “我没出汗。”

    “那有没哪里不舒服?”

    “不舒服的人是你,娇矫。”达奚回一脸无奈地望着的花枝娇,伸手抓住她“你的心跳比我还快。上场比赛的人是我啊。”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静不下来。”花枝娇从没觉得自己如此紧张过“我第一次参加比赛时可没这样,”

    “因为对象是我,你反而更紧张?”达奚回逗她。

    “是又怎么样?”知道他想听情话,花枝娇干脆回答他“我喜欢你、关心你有什么不对?”

    始作俑者却红了脸。他捂住花枝娇的嘴“这里是后台,人多。”

    “现在才害羞?”花枝娇偏要在人前亲热“太迟了。”她飞快地啄了他的脸颊一记,闪身就跑。

    留在原地的达奚回无声地笑了。他拎起装有比赛所需的运动包,自信地走向自己的衣箱。而从他身边走过的人,莫不惊叹地转头。他经过的地方,悄悄地扬起了无形的压力。

    丝毫不觉的达奚回自顾自地打开衣柜门,将衣服拿出来挂好,再脱下上衣。只是三秒钟的动作,室内却突然安静了。他落落大方的态度,全然没有紧张感。而且平和中带着野性的优稚,就像一只休憩中的豹。

    “要用吗?”达奚回比比身旁的衣柜,误以为前方愣愣盯着他的男生有话想说“啊?哦,不用。”年轻的小男生涨红了脸,抱着自己的衣物跑到角落。天!哪里来的超级美男?业界什么时候有了这号人物?

    竞争激烈的后台立即响起细碎的私语声。模特们面面相觑,心中突然升起同一个想法:看来这次仪录取前十名的比赛,落在自己身上的只剩十分之九的机会了。因为这个男人,铁定会抢走一个份额。

    前台这边,花枝娇正攥着拳头,斗志昂扬地盯着主持人开合的嘴。

    “堂姐…”花棠?w有丝犹豫地点点她的肩,立刻被她狠瞪了一下。

    “干吗?”不要打搅她啊!她要第一个看到阿回出场!

    “老大,可否注意你的形象?”花棠棣干笑着,不自在地瞥瞥四周“大家都在看你。”

    “啊?”花枝娇实在不明白,为何大家都在“瞻仰”她呢?

    “你可以坐下来吗,我的亲亲堂姐?”注意到身边射来指责的眼神,花棠棣僵笑的脸快抽筋了。

    “坐?”脑中只有达奚回的花枝娇咀嚼这个字,然后——“哎呀!臭小子,不早况!”伸手一个爆栗,然后飞快坐好,好丢人啊!

    “哈哈…”花棠棣忍着抗议的肚痛狂笑。紧张过度的她,竟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

    “喂,达奚回上场了。”花棠棣提醒。花枝娇双手急忙抓紧前排靠背,身体不由自主前倾三十度,瞪大双眼,不放过他每一个细节。

    达奚回一身黑色休闲装,自信地站在前排的中央。他的头发被化妆师梳高并扎成马尾,突显出他的脸孔。平整结实的宽肩和有力的手臂给人以最大的视觉享受,高人一等的腰线,已经将他腿长的优势告诉评委,估计印象分会特别高。

    他看起来很镇静。花枝娇这才松口气,听着主持人接下的安排:自我介绍、才智问答和换装走台。

    “我是达奚回,新人。以上完毕。”他快步旋身,归队。太过干脆利落了,观众席内传来一片惊叹声,也让他更引人注目。果然,更多的诧异声随即响起。

    花枝娇得意地笑了。用最少的话语激起人们的好奇心,加上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第一关,他顺利通过。

    “那请问,达奚回先生为何要参加这次比赛呢?”考的是最普通的问题,但需要脱于俗套的回答。

    达奚回也不急于回答,锐利的眼神直直越过观众席,准确地看向花枝娇。他身旁的女性主持人不知是被他凛然的气势镇住,抑或是看美男看傻了,竟一言不发地乖乖等待他回话。

    接收到他的眼神,花枝娇的鸡皮疙瘩立刻跳起来造反。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干吗不说话,傻愣愣地站在那里?

    “我…”达奚回停下来深>吸>一口气,下一句话是“没钱娶老婆。”

    “噗!”花棠棣整口果汁喷了出来。笨…花枝娇无力地低叹。他真是个肠子直到底的笨男人啊…不止是这三人,观众席内突然鸦雀无声。普通人不都是说“我渴望成为一名专业模特”“希望挑战自我”之类?台上那个笨男人却说他要赚银子回家娶老婆?主持人最先从呆愣中回神。她清清喉咙,顺着达奚回的话间道:“那你是为着奖金而来的?”

    惨了!如果答“是”评委会认为他是拜金主义看;如果答“不是”又和他之前的回答矛盾。花枝娇捏紧了手心,冷汗直冒。

    “奖金也好,奖品也罢,我并不在乎。”达奚回避开了直接的回答,反而用真诚的双眼注视着评委“我在意的是,她是否因为我赢得比赛而答应嫁给我。”

    啊…仿佛听得到主持人发出欣羡的叹息声“她是…”主持人开始有八卦的趋势。

    一想起她,达奚回犀利的眼神瞬间变柔,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美男笑了!刹那间,爱神之箭仿佛从他的身后攸地射向所有在场女性。尤其六位女性评委,身中数箭心不悔,痴痴地望着达奚回的笑容,恨不得成为他嘴角浅浅的酒窝。

    这就是美男效应吗?花棠棣在心底闷笑。静待事态急转而上的好势头。“她是我最爱的人。”达奚回笑容更深,深情望着花枝娇的方向。

    花枝娇的眼睛和他一对上,马上反射性地缩了缩身体,有种想逃跑的冲动。他接下去会说什么?

    “我的恋人,花枝娇。”

    “啊哦,直接点名,爱的告白耶。”花棠棣吹声口哨,同情地冒出一句“堂姐,这下声名远播的你不用再在t台混饭吃了。”

    花枝娇眼神涣散,双颊泛着热腾腾的红晕,眼里全是达奚回深情的目光,哪里听到堂弟在说什么。

    花棠棣瞄了一眼堂姐,无奈地轻笑, “原来你也中箭了啊…”***********

    “娇娇,那边有好多好大的鸟啊!”花枝娇没时间理会身后扯着她的衣摆乱叫的人,只是低头细读最新情报,和花棠棣再三确认比赛的相关事项。

    花棠棣倒是抽空看了眼闷闷的达奚回“你揍了他?”

    “谁叫他乱说话。”花枝娇淡笑着“幸好他拿到第一名,顺利过关,否则…”

    “否则如何?”花棠棣打趣道“贴上‘花枝娇专用’的商标,拖进教堂,永不得翻身?”

    “怎么?吃精了秋清木,拿我寻开心?”花枝娇斜斜睨他“你今晚是不是想试睡沙发的滋味?”

    花棠棣尴尬地摸摸鼻头,不敢吭声。谁叫他家那位对“花想容”的大老板言听计从呢?只是…“他的脸足用来吃饭的呢,你还下这么重的手。”

    “那是他自找的。”花枝娇一脸平静地回答。

    “喂?他是你的男友吧?”花棠棣无法置信地叫。

    “是啊。”花枝娇答得坦诚。

    “你就这么狠心,他伤了脸你还不心疼?”花棠棣不禁为达奚回叫屈。

    “那是他自找的啊!”“你还说?”

    “真的是自找的。”花枝娇一愣“啊!你误会啦!”

    “现在辩解太晚了哦。”花棠棣一副兴趋缺缺的样子。

    “真的是误会。”她呵呵地笑出声“我边洗菜边教训他以后上台不要乱说话。收到爱的表白,我怎么会真生气,所以只是顺手象征性地拧了一把他的腰。谁知他叫着‘好庠’往外跑,被桌脚绊倒,摔成四脚朝天,脸皮当然会被擦破。”

    眼前出现一百八十五公分的男人变成仰天乌龟的可爱模样,花棠棣喷笑“真是自找的。”

    某人耸耸肩“我说得没错吧”“站在台上像模像样,怎么一回到家就变成笨男人了呢?”

    “谁叫你超级强…”未出的“悍”字被两只细细的手指捏住他的嘴皮,彻底封杀。始作俑者花枝娇则是一脸冷笑。反正被欺负的人又不是她。

    “呜呜…”可怜的花棠棣挥舞着手臂乱叫。好男人不能跟女斗。当然恶女也包括。

    “不准再说我比阿回强哦。”花枝娇一脸坏笑地说。

    “为什么?”好不容易找回声音,花棠棣偷偷退了两步远,免得再次享受二指禅。

    “因为他想成为一家之主。”只有提到他,她的眼神才会温柔到让人心颤“一天到晚嚷嚷着什么‘反客为主’,我喜欢看到他开朗的样子。”

    花棠棣傻在原地,看着面前甜甜微笑,如春风般轻柔的美丽女人。她是他认识二十五年的堂姐吗?还是说恋爱中的女人特别美丽?

    “喂,要收观赏费的哦。”不知何时,达奚回站到了两人身边。他蹬着花棠棣的脸色防备得很。

    “我不爱女人。”不知为何,花棠棣总觉得有必要澄清。

    “她是你堂姐。”达奚回的脸色稍稍缓和,随即搂住花枝娇的肩头,声音变得谄媚“娇娇,还要等多久啊?”

    “咦?啊!时间到了呢。”从幸福的冥想中醒来,花枝矫老实地回话,任由达奚回搂着她往前走。

    “娇娇,你还没告诉我那些大鸟是干什么的呢?”他嘟着嘴,不满刚才她不理他。陷入甜<img src="image/mijpg">二人世界中,花枝娇专心地应付这个古代人“什么大鸟?””就是有着白色大翅膀的那种鸟!它的头尖尖的,肚子长长的,和我平时看的不一样呢。”达奚回手舞足蹈地形容,生怕她不懂。

    听得一头雾水的花枝娇正准备拉他往检票口走,却突然被拉住“阿回?”

    “这边啦!这边看得到大鸟!”他兴奋地拖着她冲到落地窗前。“你看!”

    花枝娇顿时狂笑,为他单纯如孩童的心思“那种大鸟叫飞机。”

    “飞机?”他试着重复。

    “我们要坐着它飞到你比赛的地方去哦。”她拉着他通过安检,好不开心。

    “就像他们爬着长梯子坐到它肚子里面去吗?”他比比刚才看到的画面。

    “真聪明。”花枝娇看着他左脸颊贴着两张ok绷,上面的黄色皮卡丘冲她顽皮地笑着,让她也不觉笑了。

    “啊!你笑我!”达奚回捂着伤口,不满地嘟囔。让人艳羡的男人也有如此可爱的表情吗?花枝娇踮起脚尖,情不自禁地吻了他一记.

    “我们又要定约定了吗?”达奚回不解地望着她。

    “是啊。”总不能说她一直骗他吧?花枝娇顺水推舟地说道:“你答应我要继续拿状元,我就实现你在台上说的愿望。”

    “真的吗?”达奚回惊喜地高叫着。

    “是啦是啦。”她漫不经心地应着,忙于找座位。

    “那、那…”他扯住她的衣摆,不让她继续走。

    “不要拉着我啦,我正在忙。”花枝娇不耐地说。

    “我的约定还没成立呢。”达奚回一脸期待的兴奋模样“我答应你,一定娶你做我的娘子。所以…”

    旁边来往的男男女女都好奇地看着高挑的俊男美女组合在拉扯。

    花枝娇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警戒地瞪着达奚回“所以什么?”

    张开大嘴,达奚回笑得比阳光还灿烂。不理其他人,他扑向花枝娇,开心地嚷着:“让我亲你做回礼啦!”

    “这是大庭广众耶!”花枝娇羞得红了脸,使出全力狂吼大色狼。可惜,抗议无效。天生大力的达奚回拉她入怀,嘟高双唇靠近。目标,当然是她香甜的红唇。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