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吻了沈亦如
    第九十六章吻了沈亦如

    离过年只有三天了,赵冬接到了沈亦如的电话,让他去公司去一趟。

    赵冬马上赶到了华风集团,现在沈亦如已经是集团的副总经理,已经不在原来的办公室了,而是挪到了二十八层,这里全都是公司最重要的人物,包括董事长办公室和总经理和几位副总经理。

    要不是沈亦如事先打过招呼,赵冬就算是想到这层楼都是不可能的。

    坐着专用的电梯,赵冬来到了二十八层,一出电梯,就有一个二十出头、精明干练的女孩迎了过来,道:“请问你是赵冬先生吧?”

    “不错”赵冬点了点头。

    “我是沈副总的秘书刘蕊,她让我在这里等你。”

    “谢谢”

    刘蕊一直带着赵冬来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然后敲了一下,里面就传来了沈亦如的声音:“进来。”

    赵冬进了沈亦如的办公室,也是暗暗赞叹,到底是大集团,这高管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这办公室足足有七八十平米,就算当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都足够了,旁边还有门,应该还另外有套间,里面的装修虽然不显得多么奢华,但却无一不透着一种庄重和威严,让人一到这里,就能体会到这里工作的人身份不一般。

    “亦如姐”赵冬对着已经站起来的沈亦如打了一个招呼。沈亦如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真皮沙发,道:“过来坐”

    赵冬过去坐下,而刘蕊那个秘书马上就退了出去,沈亦如则是坐到了赵冬的身边,微笑着说道:“这次让你来,是有点好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赵冬笑嘻嘻的看着沈亦如,现在的沈亦如明显心情很不错。

    “给你”沈亦如把一个红色的方形盒子递给了赵冬。

    赵冬顺手打开了盒子,那里则是一块男式手表,而看那牌子,赵冬一下子就认出了这竟然是一块劳力士,不觉有些诧异的说道:“亦如姐,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么好的表啊?”

    “这可不是我送你的哟,这是公司对于一些大客户过年给的礼物,你当然也有份。”

    “哦,那我就是不收白不收了。”赵冬嘿嘿一笑,马上把手表戴上,晃了晃,感觉还真是挺爽的,一块十多万的表戴上,感觉就是不同。

    “要说送东西,你出国都给我带你礼物,可是我还真没有送过你什么礼物呢。”

    “我那是没事出去玩,带礼物是应该的,你一天那么忙,哪能想着这事,再说了,还记得咱们刚认识的时候吗,你可是直接就送了我一套西装的。”

    “呵…这你还记着啊。”

    “那当然,亦如姐给我的东西,我哪能不记着呢。”

    “那上次你去拉斯维加斯可是没有给我带什么礼物哟?”沈亦如突然眯着眼睛看着赵冬。

    赵冬顿时尴尬的一笑,不过知道这件事总是骗不过沈亦如,这时就呵呵一笑,道:“这可不怪我,是那家伙自己愿意去赌,赌着赌着就输了那么多。”

    “你小子”沈亦如伸出手指在赵冬的脑门上点了一下,嗔道:“肯定是你怂恿着郭玉丰去赌钱,然后让他输的那么惨。”

    “天地良心啊,我一直劝他早点收手的,可是他也不听啊。”赵冬一副很冤枉的样子。

    “臭小子,跟我还演戏,我就说吗,郭玉丰有什么能让你利用的,你就是想出这样的鬼点子让他被扣在那里。”沈亦如说完这句,嘴角已经露出了笑容。

    赵冬知道沈亦如没恼,而且还是很高兴,心里也有了底,嘿嘿一笑,道:“扣就扣着吧,这不是正好没办法来缠你了吗。”

    这段时间他也一直跟郭玉丰通电话来着,知道郭玉丰还在那里被扣着,毕竟一个亿美金实在不是小数目,郭玉丰家里的集团虽然资产不少,可是要一下子拿出一个忆来,那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郭玉丰先前拿的那两个亿人民币就已经让集团的流动资金有些紧张了,现在要是再拿出甚至会影响他公司里面的运作,甚至都有可能让公司就此一蹶不振,郭玉丰的老爸就算是想救儿子,当然也不得不慎重了。

    沈亦如靠在了沙发上,道:“他确实不来缠着我了,可是你这一下子不但是输了他们的钱,也输了我们公司的钱。”

    “什么?”赵冬有些意外的看着沈亦如。

    沈亦如苦笑了一下,道:“你不知道我父亲那个人,现在郭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是明知道郭玉丰不对,但他为了顾念老战友的感情,也一定会给拿钱的。”

    “我x,这郭玉丰的父子还真是脸大不嫌寒碜啊。”

    沈亦如白了赵冬一眼,道:“不许说粗话。”

    “不说不说,不过他们还嫌脸丢的不够大吗,儿子在外面一赌就输掉十来个亿,还有脸来要钱啊。”

    “我没说他们来要,就是我爸主动要去帮他们,郭玉丰的父亲也为了救子心切,当然也只好接受了。”

    “那这个钱…算是给的呢?还是借的呢?”

    “借的我爸虽然为人热心,可是这毕竟不是小数目,而且从公司里面拿钱,那也要跟其他的董事交待,只能是借的。”

    “借的那不就好说了,咱们都是大债主了,以后郭玉丰那小子怎么还能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的,而且我想他们也不会再有脸来提结婚的事情了吧?”

    沈亦如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这事让你猜对了,我爸这次真的也挺生气,也认清了郭玉丰这个败家子,郭玉丰花心他不在乎,说男人在结婚前再怎么花都无所谓,结婚了能收心就成,郭玉丰能力差他也不担心,他总说以前还没有人能认为他能做这么大的生意呢,但是对于郭玉丰这样狂赌,他就不能不在意了,一下子就输了十来个亿,咱们两家的家产就算是再多,那也不够他输几次的,这集团公司可是我爸付出了半生的心血,就算是为了报恩,他也不想让全部的心血让郭玉丰给输了出去,所以他现在已经提出了把婚期无限期压后,应该已经是不想再让我嫁给郭玉丰了。”

    “那我就算没白忙活。”赵冬也是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啵”

    沈亦如这时突然搂住赵冬,在赵冬的脸上就亲了一口,这个吻来的太过意外,亲的赵冬是愣愣的看着沈亦如,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沈亦如这时也是因为兴奋而冲动的,在跟郭玉丰这件事情上,如果最了解的就是苏日娜和赵冬了,而赵冬在她心里也就是一个小dd,也就不像跟别的男人那样注意,一激动之下就亲了赵冬一下,但现在让赵冬这样怔怔的看着,她马上想起来这个小子也不小了,都跟自己的闺<img src="image/mijpg">苏日娜有了那种关系,顿时脸也红了。

    “臭小子,亲你一下怎么了?至于这样的表情吗?”沈亦如板着脸做出了一副很凶恶的样子,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赵冬干咳了一声,道:“没啥没啥,你要亲,我随时随地的让你亲。”

    “臭小子,你是不是讨打”沈亦如更窘,抬手扭了赵冬的胳膊一下。

    “亦如姐,我这么说又哪里不对了,只要亦如姐你高兴,不要说亲两下,就算是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沈亦如手一松,看着赵冬的眼睛,然后搂住了赵冬的胳膊,把头靠在了赵冬的肩膀上,有如梦呓一般的说道:“冬子,好久了,我都没有这么轻松过,对于未来,我以前都不敢想,因为未来就是一片灰暗,但是但在不同了,我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未来,我能够把握我自己的未来,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从今天得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就一直没有平静过,我真是太开心了。”

    停顿了一下,沈亦如接着说道:“我知道这都是你帮我的,虽然这手段有点…狠了点,但是却也真正的让我父亲知道了郭玉丰始终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冬子…我真没有想到你会为了我的事情这么上心,这么的认真,你对姐真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赵冬转头看着沈亦如,沈亦如此时的头就枕在他的肩膀上,侧着脸看着他,两人的脸现在离的是那么的近,赵冬甚至都能闻到沈亦如嘴里呼出的香气,这时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或者说是就像出于一种本能,头一歪就是迅速的亲在了沈亦如的嘴唇上。

    “啊”沈亦如完全没有想到赵冬会亲她,而且还是亲她的嘴,这时怔怔的看着赵冬,竟然忘记了闪避,跟赵冬的嘴唇就那么的贴在了一起。

    赵冬没有感觉到沈亦如的反抗和躲避,一条手臂已经从后面环住了沈亦如的腰,然后用力一紧,已经是对着沈亦如的嘴唇痛吻了起来。

    赵冬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看着沈亦如面对着自己那么近,他就自然而然的吻了下去,完全没有考虑到后果是什么。

    沈亦如这时也是处于大脑一片短路之中,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冬会对她这样,而赵冬这个吻又来的是如此的猛烈,让她根本就是连一点防备都没有,直到被赵冬的舌头侵入到嘴里,她才一下子惊醒过来,连忙一把推开赵冬,满脸怒色的斥责:“冬子,你干什么?”

    赵冬本来满腔的热情让沈亦如的斥责一下子就有如被浇了一盆冷水,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煞白,看着沈亦如,干张着嘴吧,半晌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沈亦如这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瞪了赵冬一眼,然后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蹬蹬的走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一下下的翻着,也没说让赵冬走,也不理会赵冬。

    “亦如姐…我…我…走了”赵冬本想解释一下刚才自己的冲动,可是却感觉自己说什么都是无法解释自己做的事情,只能想着快点离开。

    “嗯”沈亦如头也没抬,接着看她的文件。

    赵冬张了张嘴,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了沈亦如的办公室,而沈亦如这时马上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拿着笔在一张白纸之上使劲的划了几道,恨恨的说道:“死冬子,你这个臭小子,你竟然敢吻我你这个小混蛋,看我下次还能给你好脸的。”

    骂了几句之后,沈亦如却是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了起来,那才那个吻她竟然没有兴起讨厌和被侵犯的感觉,反而…怎么还有一点甜<img src="image/mijpg">,甚至还有一点回味无穷呢。

    “沈亦如,你这是干什么,冬子只是一个孩子,他做事冲动,不计后果,你怎么能跟一个孩子一样”沈亦如提醒了自己一句,然后整了整衣领,用力的甩了一下头,再一次认真的看起了手中的文件。

    赵冬走出了华风集团,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则是想着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去吻亦如姐呢?”

    这个问题在心里还没有想出答案,另外一个念头又冒了起来:“亦如姐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呢,如果她要真不理我,那这件事绝对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了。”

    恍恍惚惚的回到了家,赵冬躺在床上还是翻来覆去的想着这个问题,但怎么想也想不出一个答案来,随便的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赵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为什么自己要在这里胡思乱想呢,为什么不直接在网上探一探沈亦如的口风呢,反正沈亦如也不知道他就是赵冬,只怕还真的能说些真心话呢。

    这样一想,赵冬就是迫不及待的等着沈亦如上线,可是大白天的沈亦如根本就没有时间,这让赵冬更是倍感煎熬,这时程可淑让赵冬帮忙收拾房子,赵冬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知道这时等着也是白等,也就跟程可淑收拾了起来。

    这次是过年前的最后一次大扫除,两人直到干到了下午四点多才完工,然后又吃了点晚饭,赵冬马上又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等着沈亦如上线。

    还没到七点,沈亦如的那个q号竟然真的上了线,赵冬的心里乱,沈亦如也差不多,她也需要找一个人来诉说,来分析。

    赵冬正要说话,沈亦如已经先发过来的了信息:“嗨,小兵,今天好早。”

    这让赵冬反而不急了,发了一个笑脸说道:“你也好早。”

    两人说了几句没有什么营养的话,赵冬也开始考虑着如何诱导沈亦如说这件事,就问起了沈亦如和郭玉丰的事情,沈亦如马上兴高采烈的说出了郭玉丰的事情已经解决,赵冬也跟着说了一堆恭喜的话,,正想着如何进入下一个话题之时,沈亦如却主动提了起来:“小兵,我今天的心里好乱。”

    “怎么了,这个婚姻已经解除,除了高兴之外,你怎么还乱起来了?”

    “这件事是另外一件事。”

    “可不可以说给我听听,我帮你分析分析。”

    “嗯,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是一个男的,跟我关系一直不错,但是我一直把他当我的朋友来看,但是他今天竟然…吻了我。”

    “吻你?朋友之间出于礼貌的吻应该没啥吧?”

    “不是不是礼节性的,我这么大个人,还能分不清这种事。”

    “呵,那是不是他喜欢你啊?”

    “这个…他不能吧?”

    “不喜欢就能吻你,难道他就是想占你的便宜?”

    “不是他不是想占我的便宜。”

    看到沈亦如回答的这么肯定,赵冬心里这个舒坦啊,又问道:“既然不是占你的便宜,那显然也是喜欢你了,最主要是你对他的感觉怎么样啊?”

    “我对他…”沈亦如发出了这三个字之后打了一大串的省略号,又停顿了好一会才说道:“他比我小着好几岁,而且还有女朋友,我跟他是根本没可能的。”

    “年龄对爱情来说,根本就算不问题,不过他有女朋友,这件事就不太好办了。”

    “是啊而且还是我最好的闺<img src="image/mijpg">,所以我现在就是特烦恼,我要是从此不理他了吧,那就失去了一个朋友,可是理他吧,我又怕他又再会做出点什么,那时大家都会受伤。”

    “怎么这么复杂啊,要是别人,你大不了横刀夺爱,反正爱情都是自私的,但是如果是自己的闺<img src="image/mijpg">,那弄不好还真容易大家都伤了感情。”

    “可不是吗,所以我才烦恼呢,小兵,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个…还真难办啊,一边是一个挺喜欢的男人,一边是自己的闺<img src="image/mijpg">,这两人还偏偏是情侣,你哪个都不想伤害…唉,难办啊难办”

    “算了,我也知道这种事很乱,我看我明天干脆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但是再也不给他亲近的机会,我想他也是聪明人,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过份的举动了,毕竟今天他也是一时兴奋过头才如此的。”

    “好像只能这样了。”

    说到这里,赵冬总算是有了底,只要沈亦如不加以追究,以后他不乱来,那两人最起码还能保持像以前那样,那也就是说…赵冬今天亲了也是白亲啊。

    感谢贰十年前,轩辕宝贝龙投出的月票,感谢追风孤叶,静静等你等给予的打赏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