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助季琼立功
    第九十五章助季琼立功

    这时赵冬和程可淑已经被分别带到了两个房间里面,刚才那个年轻的小警察则是在给赵冬做笔录。

    问了一些姓名年龄之类的基本问题之后,那个小警察盯着赵冬,面色不善的说道:“知道我们找你来是干什么吗?”

    “知道”赵冬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这个警察的态度让赵冬很不爽,好像赵冬就像一个犯人一样。

    “那你就说说犯了什么事吧。”

    “犯事?我只是来协助调查的,又没犯法,何来犯事一说?”赵冬马上反问。

    “你说什么?”那小警察一拍桌子,眼珠子就瞪了起来,大声喝道:“你给我少在那里给我装没事,我们已经把你调查的一清二楚,你以为我们没事就会把你弄到这里来吗,赶紧把事情说了”

    赵冬嘴一咧,要是放在半年前,他要到了这里还真是容易被这个小警察给唬住,但是这时则全不把这个没比自己大上几岁的警察放在眼里,而且这个小警察显然是先入为主,认为自己有事,或者说是已经收了别人的好处,直接就是针对他,这时跟他说什么肯定也没有什么用,往后一靠,道:“你们要是知道了,那还用我说什么,你们直接定罪就好了。”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嘴吧到是挺硬的,告诉你,在这里你要是不说,不死也得脱层皮”

    赵冬冷冷的看着那个小警察,不屑的说道:“你最好少拿这些事吓唬我,你要是不怕扒了这身皮,你就动我一下试试。”

    那小警察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抄起了警棍就要向赵冬走来,不过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赵冬在他的面前没有一点的紧张,这完全不像普通人,要么就是一个应付警察的老手,要么就是有恃无恐,刚才赵冬进来时又喊了一声季琼姐,显然跟季琼认识,如果自己再胡来,到时候还真是容易惹出麻烦来,想到了这些,他又返回去坐了下来,冷声说道:“好,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一月二十三号那天上午九点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卖鞭炮的摊位买鞭炮。”

    “就买鞭炮?”

    “我遇到了有个叫什么曹包的家伙调戏我姐姐,所以我就揍了他。”

    “然后呢?”

    “然后他就找来了一个叫什么飞子的,另外还有几个人一起来打我,好像一共是七个人,但都让我打跑了,接着他们,就点燃了鞭炮…就是那种大地红往我身上扔,接着就引燃了其他的爆竹,造成了大爆炸。”

    那小警察看着赵冬,然后缓缓的说道:“你到是推的干净,可是拒我们掌握的情况,是你引燃的鞭炮。”

    赵冬嘴角一翘,道:“是吗?那你当时就应该把我铐着抓来,麻烦你别学了那么点审讯的手段就在哪里都用上,不就是一个工商局副局长的儿子吗?哦,对了,还有一个是张天龙的侄子,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处处向着他们说话?”

    “你胡说,我没收他们的好处。”那小警察一下子就吼了起来。

    “哼,收没收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故意栽赃给我,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不是我,而是…你”赵冬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静静的看着那个小警察。

    那小警察让赵冬这么连唬再吓,此时还真是对赵冬发怵了,最主要的是赵冬明明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而且还是这么的笃定,那明显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这怎么也不向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现在都忘了他是在审赵冬了,脸上阴晴不定的,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只是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小警察,他进来也是因为靠着市里有一个当官的亲戚,平时在局里还算是能吃得开,但真正的水平根本就没有,也没有什么经验,平时他就跟曹包还有张天龙的侄子张飞挺熟,没事还经常在一起喝酒,所以这一次出事,两人马上就让他把事情压了下来。

    可是这事影响挺大的,连市里领导都介入,要求一定要把肇事之人抓住,以他一个小警察,自然是没有资格把这件事压下来,所以在查到跟曹包他们发生冲突的只是一个高中生之后,他马上就想把责任全都推到赵冬身上。

    “小胡笔录做好吗?”刚才的那个年长警察走了进来。

    “还没”那小胡顿时有些慌乱。

    “那我来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来就成”

    “队长让你过去”那年长的警察沉着脸说了一句,然后直接坐了下来。

    小胡迟疑了一下,终于是走了出去,但心里却是像打鼓一样七上八下。

    而那个老警察对赵冬到是还客气,看了看小胡的笔录也是皱起了眉头,顺手扯下来搓成一团扔到了垃圾箱里,然后再一次问起赵冬来。

    赵冬听着这警察似乎并没有偏袒之意,也就把那天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直到说到了把那个小孩子交给了楚正军。

    “那小孩子是楚书记的孙子”警察一下子就惊讶的叫了起来。

    “嗯”赵冬点了点头。

    这警察偷偷的抹了一把汗,还好没有听那小胡的乱来,赵冬救了人家市委书记的孙子,如果把赵冬落上罪名,最后递到市委书记的手里,那自己这辈子就算是不用在干这上警察了。

    “嗯,小伙子,你很勇敢,对于这些恶势力,就应该跟他们斗争,不能软弱,不过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最好是直接报警,让我们警察来处理,毕竟打人也是犯法的,如果你一失手把他们打伤了,你也要负法律责任的。”

    “谢谢提醒,我以一会注意的。”赵冬微笑着回答,他已经知道现在应该没事情了。

    而那个警察确实也没有留难赵冬,按照正常的程序,像赵冬这样也就是配合调查一下,其实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那时围观之人众多,而且受伤的人也不少,警方早已经录了口供,已经证明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张飞和曹包,要不是曹包的老子来这里求人来帮忙,他也不会管这样的事情,现在有季琼在那里,而且楚正军书记都清楚此事,再玩鬼,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赵冬出来之时,程可淑已经和季琼在外面等着了,程可淑正和季琼说着什么,看到赵冬出来,程可淑马上说道:“冬子,我先回去了。”

    “你先回去?”赵冬有些纳闷的看着程可淑。

    季琼这时接口说道:“我有些事情找你。”

    待程可淑离开,赵冬跟着季琼到了她的办公室,季琼一进来就把门关上,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座位,道:“坐吧。”

    赵冬坐下,道:“季琼姐,你找我有什么事?”

    季琼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盯着赵冬看了足足有半分钟,才缓缓的说道:“赵冬,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据实回答我。”

    “哦?什么问题,你问吧。”赵冬疑惑的看着季琼,心里却是暗暗的感觉有些不妥。

    季琼点了点头,道:“好第一个问题,上一次你给孙苹运的货物,为什么我们在收车的时候没有找到,后来,你却是给他送去了呢?”

    赵冬眉毛不由跳动了一下,这件事情赵冬就感觉一直是一个隐患,但却是因为那次警方的突然出现而没法补救,这些日子没有人来找他,他也是把这件事情忘了,没想到季琼见面第一个问题,就是问起了这个。

    “赵冬,我现在是以私人的身份来问你,你可以不跟我说实话,但是如果一旦这件事情进入了正常的调查阶段,我就再也不能帮你了。”

    赵冬看着季琼,这个女刑警一向被传为铁面无私,在清平是最不讲情面的刑警,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对自己网开一面,这让赵冬稍稍迟疑了一下,道:“季琼姐,其实我这件事我也一直想跟你说来着,可是我怕把我也牵连进去。”

    季琼眉毛一挑,道:“那时真有毒品?”

    “有有二十公斤”赵冬苦笑了一下。

    季琼马上急切的说道:“现在在哪里?”

    “让我给收起来了,我事先说明,我可没有想占有己有的意思,我早就想交给你了,不过就怕你把我也逮起来。”

    “你要跟贩毒无关,我逮你干什么?”季琼瞪了赵冬一眼。

    赵冬于是把那天的事情再说了一遍,并且说出了孙黑子侄子贩毒的事情。

    “那当时我们在车上为什么没有搜到毒品?”季琼马上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赵冬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们一说搜毒品,我就感觉到不对头了,如果你们那时真的在我的车上搜出毒品来,那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所以我就用了魔术的一个障眼法,让你们没有看到那几个箱子。”

    “魔术?”季琼疑惑的看着赵冬。

    赵冬手上茶几上的一个杯子上拂过,那个杯子马上消失无踪,然后手再一挥,那个杯子又出现在了茶几之上。

    这让季琼看的瞠目结舌,半晌才道:“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嗯,在毒贩子的家里,我也是用障眼法让他们以为丢了毒品,然后我就离开了,我可不想让他们拿着毒品去祸害人,其实我那时就想给你打电话的。”

    “哼又是怕我抓你?难道我就是那么不分表红皂白吗?”

    赵冬苦笑了一下,道:“不是怕你不分啊,我是怕这毒品这玩意太敏感,沾上边就脱不了干系,就起码我也有一个运毒的罪名吧?要不是你以私人的身份跟我说,我还真不敢跟你说真相。”

    “那现在这批毒品在哪里?”

    “这个…季琼姐,咱可说好了,我帮给你拿到毒品,可是你可千万不能把这件事牵连到我头上,要不然我妈非急死不可。”

    “放心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们肯定不会抓你的,我还怕我妈跟我发飙呢。”

    赵冬一想到那个无敌老妈,不禁莞尔,如果赵冬真的出了事,她还真得跟女儿发飙。

    “那好吧,我带你去,要不然你们去了也找不到。”赵冬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季琼连连点头。

    季琼马上召集了十来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在赵冬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孙东明那个乡间的二楼,警察一冲进去,马上就把里面的几个人逮了个正着,不过这里面并没有孙东明在,只有孙东明的两个小弟带着两个女的在楼上搞混战呢。

    “你们干什么?我们犯了什么法?”两个小弟这时很嚣张的叫着,他们虽然跟孙东明混,可是却并没有做什么大的事情,那些小事就算是被逮住了大不了也就关几天,然后就能放出来,所以一点也不怕警察。

    “哼你们犯没犯法心里清楚,给我搜”季琼一声令下,刑警们马上搜了起来。

    “搜吧搜吧我们说过了我们没犯法,你们愿意怎么搜就怎么搜”

    搜了一会,只搜出了几把管制刀具,这让那两个小弟更是嚣张了。

    而这时只有那个保险柜没有搜过了,季琼马上喝道:“把保险柜给我打开”

    “打开就打开,打开你们也什么也找不到”一个小弟顺手从保险柜旁边的抽屉里面翻出了一把钥匙,道:“你们自己打吧。”

    自打上一次毒品丢了之后,这个保险柜里面就再没有放过东西,所以钥匙就是随便的扔在了那里。

    一个刑警马上打开了保险柜,那里面赫然就有一大堆白色的袋子,里面全都是白色的粉沫,看着如此多的毒品,所有的刑警都是暗暗的>吸>了一口气,这在清平市,绝对是第一大毒品案,只看一眼,也猜出绝对不会少于二十公斤的毒品。

    而这时那两个小弟的表情则是大为精彩,瞪圆了眼睛看着保险柜,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惊讶,震惊,懊恼,惶恐全都是在他们的脸上一个个的展现出来,为了这批毒品,他们可是翻天动地的找了十来天,可是这批毒口却完全不见了踪影,谁想到竟然就还在保险柜里,难道那天全都是眼花了?

    要是早知道这些毒品就在保险柜里面,他们早就把这些东西卖出去了,哪还能留在这里啊。

    但现在在这里发现了毒品,他们则一下子全蔫了,运毒藏毒,而且还是这么大的量,他们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所以没待季琼他们怎么审,就竹筒倒豆子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而季琼他们马上顺腾摸瓜,一下子就把孙东明几个人全都逮住了,而他们在审讯之下,很快就招出了运毒贩毒的全过程,而他们所说的跟赵冬讲的也并没有出入,也证明了赵冬确实跟运毒无关。

    当然季琼还是在里面进行了周旋,要不然就算是赵冬也会被喊进去问话几次的,现在都是一切都免了。

    而季琼因为破了这样一个大贩毒案,一下子就成了新闻人物,而且还是受到了嘉奖,立了一次一等功。

    对于这些毒品这么处理,赵冬一点都不后悔,他现在一点都不缺钱了,而毒品这种东西危害实在太大,这样即不流落到社会,又让他没有关系,最后还是让季琼立了一功,自然是一个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季琼因为这事还是特意的请赵冬吃了一次饭,不过并不是在她家里,而是在饭店。

    “季琼姐,我爸这段时间忙什么呢,我怎么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没有人接。”

    吃饭的时候,赵冬问起了这件事,上一次父亲说让他去,可是赵冬想去的时候,他却是出门了,接下来就是电话都打不通了,这让赵冬心里一直很纳闷的。

    季琼皱了一下眉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妈说她们两人要去好好的过过二人世界,要去环球旅行,让我不用找她们,等她们玩累了就回来了。”

    “什么?环球旅行?”赵冬不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老爸那个人其实是一个很古板的人,竟然能去环球旅行,这让赵冬怎么也想不通。

    “谁知道她们要搞什么鬼,啊,我不是说你爸,我妈那个人整天都是闲不住,她要是不找点事情做,那非得憋疯不可,她们既然愿意走就走吧。”

    “这两个人也真是,旅游就旅游呗,还把手机都关了干什么。”赵冬嘀咕了一句。

    季琼呵呵一笑,道:“随她们的便吧,对了,你小子还真是挺厉害,不但能打,还会魔术,我以前都没有听赵叔叔说过。”

    “呵…我这是深藏不露,就算是我老爸也不知道的。”

    跟季琼分手之后,赵冬心里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头,老爸那性格的古板,环球旅行这样浪漫的事情怎么能做得出来呢?而且他也根本就不是一个有钱的主,季琼的家境虽然还不错,可是却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那么高的花费,他们两人又怎么能承受得了呢。

    赵冬突然感觉自己现在真的不了解父亲这个人了,甚至他都感觉到父亲跟母亲离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