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灾难现场
    第九十三章灾难现场

    看着程可淑那焦急的神情,赵冬冷静了下来,其实他刚才就算冲动,他也是心里有谱的,这三个家伙一看就是比较爱装b那伙的,而这样的人一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欺软怕硬,你要是跟他们好言相语,他们肯定登鼻子上脸,跟你没完没了的,但是你要是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你不好惹,他们反而会做事颇有顾忌。

    此时已经达到了这种效果,赵冬也懒得再跟他们计较,冷哼了一声,道:“算他们便宜,要不然我非得扒了他们的皮不可”目光则又在三人的身上恶狠狠的扫了一圈。

    “小子,有种你就别走”那个曹包又退了两步,从刚才赵冬给他这两下子,他就知道赵冬是一个打架的狠人,而他们三人虽然平时耀武扬威的,可是打架却不在行,遇到赵冬这样的人,就算是三比一,他们也是没敢跟赵冬动手,但就这么让赵冬走了,他也实在太过丢脸。

    “你要拦我?”赵冬拉着程可淑直接向那个曹包走去。

    曹包想拦赵冬,但是看着赵冬凶恶的影子,他还是闪到了一边,而且闪得老远,生怕近了又被赵冬打了,不过这时一眼瞄见四个人急冲冲的跑了过来,顿时兴奋的吼了起来:“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没完,你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老子到时平了你的全家,何况你现在就跑不了了。”

    刚才提醒程可淑的大妈一看这几个人过来,连忙躲到了附近几个摊主的人群里,叹了一口气说道:“完蛋了,这我早就让他们跑,这下子跑不了了,这几个人一来,他们肯定惨了。”

    “是啊,这几个小子可不是好惹的,平时总能看他们打架,上次一个小伙子就是因为看了他们一眼,就让他们打的鼻口窜血的。”

    “唉这都什么世道,怎么就没有人管管他们。”

    “管啥啊,那个曹包父亲是工商局的副局长,另外赶来的那几个领头的是张天龙的侄子,张天龙你们知道不,那可是咱们清平黑帮老大宋世雄的保镖,谁敢惹啊。”

    “曹哥,怎么了?”那四个跑了过来,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高大年青人拍了一下曹包的肩膀。

    “飞子,我让这小子打了”曹包一指赵冬。

    那个叫飞子的家伙眼睛瞪着赵冬,直接向赵冬走来,待到赵冬面前,马上骂道:“****,不想活了是不是,连我曹哥也敢打”然后一扬吧掌就向赵冬的脸上抽来。

    只不过他的吧掌还没到赵冬的脸上,赵冬已经是一脚踢在了那个家伙的小腹之上,身子顿时弯了下来,打向赵冬的吧掌也是抡空了,而赵冬这时还不算完,踢出的那一脚往后一收,但只收了小腿,大腿接着往上一扬,膝盖就重重的撞在了那飞哥的脸上。

    “嗷”

    要论击打的硬度,当属人的膝盖和肘部,赵冬这一下子用膝盖顶在了那个家伙的脸上,可想而知这小子会受到什么样的重创,怪叫了一声之后,仰面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

    随着飞子的倒地,周围突然一下子就静了下来,这飞子在这个地片,那也是相当有号的人物,本来以为他一来,赵冬和程可淑就惨了,谁知道此时竟然一下子就让赵冬给放倒了,而且还是放得这么干脆,就连跟飞子一起过来的那几人都忘了去扶飞子。

    “**,这小子把飞哥打了”这时跟着飞子一起来的三个人终于醒过神来,连忙冲过来把飞子扶了起来。

    而那飞子这时还处于迷迷糊糊中,面门受了这样一下重击,不但是让他口鼻流血,而且大脑也是被震的即疼又晕。

    “飞哥你怎么样?”几个人纷纷问着飞子。

    “**…呸”飞子这时终于清醒了一下,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怒道:“扶着我干什么,把这小子给我放倒,妈个逼的,快给我上”

    那三个小子一听这话,马上丢下飞子向赵冬冲了上来,而曹包三人这时也醒过神,感觉刚才赵冬那一下肯定是偷袭,现在都有三个打架好手上了,肯定是稳操胜券,那这时还不上去揍赵冬,又怎么能显出哥们意气了,也是一下子拥了上来。

    程可淑知道赵冬能打,刚才一直拦着赵冬,就是怕赵冬一失手把人打了,而现在已经把人打倒,她的心反而平静了,这帮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又是先侮辱她在先,如果赵冬不出手,那反而会被他们打了。

    程可淑向来冷静睿智,此时一看清形势,这时也不再劝赵冬,而是在赵冬耳边小声说道:“不要出手太重。”然后迅速的退后。

    赵冬点了点头,道:“我有分寸。”然后冲上就跟他们打在了一起。

    赵冬已经连着在空间里面住了五六天,让赵冬还真是感受到了一种在空间里面的好处,这时就算不用瞬移,他也能够冷静的看清他们的动作,而且出手之时的速度也是增加了一些,也感觉要比以前有力一点,这虽然变化都不是很大,但对于赵冬来说,那对于赵冬来说则是意义重大了,只要以后一直住在空间里面,自己的身体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强壮,就算以后没有储物戒指了,自己本身的实力强大了,也绝对可以应付很多问题了。

    没到两分钟,赵冬已经在六个人身上每人都打了几拳几脚,而他们却是都没碰到赵冬一下。

    他们六个人可不是什么功夫好手,赵冬这一顿扁,马上把他们打的嗷嗷直叫,四下奔逃。

    “**你**,你给我去死”这时飞子突然吼了一声,然后就听到鞭炮的震耳响声,一大片黑影就向赵冬砸来。

    赵冬吓了一跳,这个家伙可真是够狠,竟然把点燃的鞭炮向自己扔来,这些鞭炮虽然是那种普通的大地红,可是爆炸力也不小,如果这一盘都在赵冬的身上炸了,不说把赵冬炸死,那最起码也能把赵冬炸的面目全非。

    赵冬连忙极快的闪开,但是那飞子这时似乎已经发了狠,又点燃了一挂大地红向赵冬甩来。

    而他这么一做,其余的几个帮手这时也纷纷的点燃大地红向赵冬扔来,一时间四面八方的全是鞭炮,赵冬似乎已经是躲无可躲了。

    “**”赵冬骂了一句,心里却也并不慌张,瞬移连连施展,他的身体就像是从鞭炮堆中飞奔出来一般,但其实只是一道残影,鞭炮根本就没有炸到他,而这速度已经是极快,还没等那帮人再去取大地红,赵冬已经冲到了飞子的面前,对着他就是三拳两脚,最后一脚则是把他踢到了鞭炮堆中。

    同样的办法,赵冬又把曹包先扔了进去,这两个家伙最为可恶,赵冬自然要先拿他们开刀,而接下来再去抓那五个家伙之时,他们则是见机不好,马上就跑开了。

    飞子和曹包怪叫着从鞭炮里面冲了出来,但是脸上已经一片乌黑,身上的衣服也是有不少的洞,模样极其的狼狈了。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叫:“快跑,鞭炮摊要炸”

    接着就是轰然一声大响,一个礼花已经引燃,然后那个摊位上的其他鞭炮礼花什么的也都是被点燃,巨大的爆炸声和浓烟瞬间涌起。

    本来这时看热闹的不少,但看到这种场面,马上吓的狼奔豕突,四下奔走,那些礼花什么的里面炸药可不少,如果炸到人身上,炸死人根本就像玩似的,谁还敢在这里停留。

    赵冬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他的反应绝对够快,爆炸声一起,他迅速的来到了程可淑的身边,然后拉着她想要快速的离开这里。

    不过这时程可淑却是大声叫道:“冬子,那里有个孩子,我要去救他”说着话竟然甩开了赵冬的手,向旁边跌倒的一个孩子冲去。

    而这时一个礼花弹呼啸着向程可淑这边飞来,赵冬连忙把那个礼花弹收到了储物戒指里面,算是解了程可淑的凶险。

    但这时已经不只是一个摊位引燃了,四散爆炸的礼花弹已经把周围的摊位一个个的全都引燃,整个卖鞭炮的地方已经是爆炸声疯狂的响成一片,浓烟更是滚滚,人们纷纷躲进了附近的建筑物里面,但就算躲在那里,也不是安全的,首先四飞的礼花弹就把建筑物的玻璃炸碎,然后就会有更多的礼花弹飞到建筑物里面,把里面也是炸的面目全非。

    这时谁也顾不上谁,只知道自己找地方躲藏,这里现在简直就成了灾难片的现场,或者说像战火纷飞的战场。

    程可淑护住了那个孩子,但却让自己完全处于了危险的境地,这时她再想跑已经是完全不可能了,只能是扑倒在那个孩子身上。

    但是赵冬当然不能让程可淑受伤,扑到程可淑身上挡住了她,其实他这时只要两个瞬移就可以把两个人带到安全地带,可是这时是大白天,显然容易让别人看到,这时的浓烟完全能够阻挡别人的视线,只要用储物戒指把飞过来的爆炸物全都收到空间里面就成了,就连炸弹到空间里面都没有事,更何况是这些礼花什么的了。

    但是这礼花弹和那次的炸弹却又全然不同,那次的炸弹是赵冬从歹徒的手里抢来的,炸弹本身并没有速度,而这次的礼花弹都是带着高速向他飞来的,而且又都是从四面八方的飞来,赵冬根本连一点预测的机会都没有,对于赵冬对储物戒指的应用绝对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只要一不小心,让礼花弹在自己的身边炸开,那极有可能伤害到他和程可淑的。

    所以赵冬不敢冒这个险,现在最安全的办法,那就是把程可淑收到空间里面去,只是赵冬并不想让程可淑知道自己有个神奇的储物戒指,另外这还有一个小孩子在,俗话说的好,童言无忌,要是让这个孩子知道了,更是肯定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但是赵冬这时却是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者说是他想尝试一下,他还是迅速的把两人收到了空间里面,然后也还是保持着这样搂着两人的姿势,同时他还是收进了一些浓烟,同时还是尽量的把那些礼花弹收到空间里面爆炸,让戒指的空间里面跟外面一样,只不过在他们三人之外又加了一层防护罩,看起来他们处于危险之中,其实却是安全的不能再安全,而且就算是程可淑和那个孩子这时四下看,那也肯定看不出一点毛病了。

    赵冬这样做就是因为戒指>吸>收能量的尝试,他最近一直都是用蓄电池往空间里面输送能量,但是却一直没有很好的效果,赵冬猜想这就是可能蓄电池的能量不足,而炸药爆炸瞬间产生的能量是巨大的,不知道能不能补充空间里面流失的能量。

    所以他尽力的把飞行过来的礼花弹什么的全都收进了空间里面,让一部分在有空气的空间里面爆炸,另外一部分则是隔离于储物戒指的其他地方,在那里是没有时间流逝的,所以那些礼花弹进来之后就是保持着原样,并没有爆炸。

    足足炸了能有半个小时,爆炸声才算是平息了下来,最开始的时候,赵冬收取礼花弹之时还是不那么容易,飞过来十个也只能收到两三个,后来则是越来越熟练,虽然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是百分之六七十他是能够保证的,赵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弄到了多少这些爆炸物品,反正感觉收进来没爆炸的礼花弹就已经足足占了差不多五个立方米,另外还有无数已经炸了的。

    听不到剧烈的爆炸声了,赵冬马上又带着程可淑和那个小孩子出了空间,稍稍起了身,对程可淑说道:“可淑,没事了”

    “啊”程可淑喊了一声,只感觉自己两只耳朵里面嗡嗡直响,虽然刚才一直堵着耳朵,可是还是震得她现在都听不清赵冬说什么。

    趁着这时浓烟还没有散尽,赵冬一手拉着程可淑,一手抱着那个小男孩往外走,小男孩大约六七岁,长的到是甚是可爱,只不过这时两眼里满是惊恐,呆呆的不说话,显然是吓坏了。

    这时消防车已经赶到,正在拼命的往两边的摊位上浇水,赵冬和程可淑避开了那些水笼头总算是走了出来。

    而他们一出来,马上就有消防官兵围了上来,另外还有医生。

    “你们怎么样?”那些人全都是惊讶的看着三人,如此剧烈的爆炸,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爆炸的中心地带还能走出活人来。

    “你们说什么?”程可淑只看着对方的嘴动弹,却是听不清对方说啥。

    赵冬也是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一副听不清他们说什么的样子。

    “快上救护车,送医院检查。”马上有人把三人拉上了救护车,然后就风驰电掣般的送到了医院。

    赵冬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医院的高效,一进医院,他们就马上接受了很多的检查,结果却只有一个,就是他们的耳朵都因为被巨大的爆炸声震的有些失聪,不过这样只需要休息两天就可以缓过来了。

    到是那个小男孩受到了一些惊吓,这时一个劲的吵着要妈妈,而因为他们三人都没有事情,医院里面早就没有人管他们了,所以这个小男孩到是只能让赵冬和程可淑管着了。

    但是两人都没有带小孩子的经历,这时不免都有些手足无措,问小男孩叫什么名字,小男孩也是听不清什么,这更是让两人没辙了,还好程可淑比较聪明,马上到医院门口的商店里给小男孩买了一些好吃的,这小男孩的哭声马上小了下来,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抽泣着,隔一会喊一声妈妈了。

    两人现在都是全身乌黑,脸上虽然在医院里洗过了,但是衣服是没法洗的,本来想马上回家的,可是有这个孩子,他们还真不敢乱走,或许一会就有孩子的父母来接呢。

    好在不一会几辆车就风风火火的开到了医院门口,车里的人好像应该是小男孩的家人,而且在车里就应该看到了他,所以一下子就从车里冲出了六七个人把赵冬三人围住,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貌**一把抢过了孩子,搂在怀里痛哭了起来。

    赵冬和程可淑松了一口气,这下子总算没事了,这时就想离开,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大步迎了过来,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对着赵冬和程可淑说道:“是你们救了我的孙子?”

    赵冬笑了一下,道:“我跟你们孙子是同患难。”

    那老者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感激的说道:“在那种情况下,小孩子只怕早吓坏了,要是没有你们的维护,只怕就要出大事了,真是太感激你们了,我们楚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你们救了我孙子,那就是我们楚家的大恩人。”

    楚家楚正军赵冬看着老者,一下子认出了这个清平市鼎鼎大名的人物来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