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戒指的新功能
    第九十二章戒指的新功能

    上了楼,赵冬还是有些失魂落魄,坐在客厅里发呆。

    程可淑坐到了赵冬的身边,柔声说道:“小雪只不过是搬走了,又不是离开你,你不用这么难过的。”

    赵冬嘴角抽*动了一下,道:“我也知道,可是她这一走…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呵…是不是在自己身边之时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的珍贵,但是一离开,你就感觉到了珍惜?”

    “是啊,我现在真后悔这段时间乱跑,没有好好的陪小雪。”

    “人这一生还很长,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离别罢了,别那么伤感了,咱们收拾东西,小雪搬走了,咱们也得搬了。”

    “咱们搬?”赵冬有些疑惑的看着程可淑。

    程可淑白了赵冬一眼,道:“你还想像现在一样每天跟我爸睡一张床啊,咱们得搬到小雪家里去住。”

    “什么?咱们两个人都到那里住?”赵冬瞪大了眼睛。

    “是啊,你有意见?”

    “没有只是…咱们两个…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我怕我妈和程叔叔也不会同意啊。”

    程可淑白了赵冬一眼,道:“这有什么不好的,他们整天忙来忙去的,我们还不是大多都单独在家。就你一天顾忌那么多,我都没怕你呢。”

    赵冬尴尬的笑了一下,道:“那好,咱们就搬家。”

    两人说搬就搬,把两人的东西都是搬到了对面小雪的家里,赵冬则是住在了阮雪的房间,程可淑住在阮雪父母的房间,东西都是现成的,这些搬进来,基本上什么也不缺了。

    收拾完了,已经是下午了,两人都是有些累了,但是心情都不错,坐在阮雪家的沙发上,赵冬笑呵呵的说道:“还真是让洪明锐和吴敏两人说对了,我们两人还真是同居了,而且这一次可就是咱们两个。”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程可淑啐了赵冬一口,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算账?算什么账?”

    程可淑瞪了赵冬一眼,道:“前天晚上在我奶奶家,你是什么回事?”

    赵冬连忙辩解道:“我的亲姐姐,我那可真不是故意的。”

    “哼,真没想到你小子晚上睡觉那么不老实,以后打死也不跟你睡在一起了…啊,是一张炕上。”

    赵冬嘿嘿一笑,道:“对不起啦,晚上请你吃饭算是赔罪。”

    “那好吧,我还真累了,不想做了。”

    两人在外面吃过了饭之后,赵冬让程可淑先回家,他则是给中田雅子打了一个电话就来到了她的家里。

    “主人,你找雅子有什么事啊?”中田雅子坐在赵冬的腿上,双手搂着赵冬的脖子,嘴吧在赵冬的脖子上轻轻的亲吻。

    “别闹,我有些正经事要问问你。”每一次见到中田雅子这个妖精,赵冬最大的反应就是在性的方面,但现在心里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则让赵冬迫不及待。

    中田雅子马上不敢乱动,而且还要从赵冬的腿上下去,赵冬拍了拍她的臀部,道:“就这么说吧,我想问问你,你在我的空间里这么长时间,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有啊”中田雅子很干脆的回答。

    “什么变化?”赵冬顿时紧张的问了起来。

    “我的思维变得比以前更加敏捷,动作也比以前快了。”中田雅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赵冬。

    “真的?”赵冬瞪圆了眼睛看着中田雅子。

    中田雅子一头雾水的说道:“当然是真的啊,主人你怎么了?”

    “空间里竟然有这样的功能你怎么没有早告诉我啊?”赵冬此时真是欣喜异常,他看到鹦鹉和猫之后,就感觉到了这种可能,现在经过中田雅子证明,他才真正的确定了此事。

    “主人,我以为这是主人给我的好处。”

    “哈哈…”赵冬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主人…难道你…一直不知道有这样的功能?”

    “是啊,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

    “早知道多住一段时间了。”中田雅子调皮的笑了一下。

    “呵…你现在想进去住也成啊。”

    “我听主人的,如果主人想让雅子进去住,雅子就进去,那样还天天能跟主人在一起了。”

    “呵,随便你,不过以后我到是可以晚上天天住里面了。”现在有了自己的房间,程可淑肯定也不会像母亲那样随意的进他的房间,以后可就方便多了。

    跟中田雅子在空间里面一番缠绵之后,赵冬则是回到了家里,既然空间里面还有这样的好处,那当然不会浪费在空间里面的机会。

    程兆龙和苏玉娴这时都已经回来了,对于赵冬和程可淑搬到了对面的房间里到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苏玉娴还是把赵冬拉到了一边单独跟他聊了一会,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警告赵冬不可以因为单独跟程可淑在一起,而做出什么错事来,赵冬满口的答应。

    其实苏玉娴也并不是特别的担心,这段时间赵冬和程可淑就天天在家里,她和程兆龙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两人要发生什么事,也就早发生了,再加上现在赵冬的表现,还是让她很放心的,儿子现在越来越争气,做事也是越来越沉稳了。

    晚上赵冬和程可淑就住在了阮雪的家里,但是却并没有什么香艳<img src="image/yijpg">旎之事,程可淑早早的就洗了一个澡回房间了,房门一关,赵冬看都看不到她了,还不如大家都住在一起,这时的程可淑也没地方可去的。

    赵冬到也没有盼着这些,程可淑这样更是给他了机会,这时也就关上房门,并且顺手锁上,然后直接进入了空间。

    进去之后,他就是首先把鹦鹉和猫都关到一个小空间里面,免得他们出来捣乱,然后就倒在了空间里面的床上。

    其实赵冬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但中田雅子也就是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有了变化,只要自己天天晚上在这里住,想来也会有变化。

    不过只呆了一会,赵冬就又出来了,因为他想起了阮雪现在一定会在网上找他的,连忙拿出了笔记本电脑上了网。

    果然如他所料,qq一上,就嘀嘀的响个不停,一看阮雪已经给他发了十多条信息,最早的是下午四点的,就在刚刚两分钟之前,阮雪还是发来了一条信息。

    赵冬连忙发过一条信息,阮雪顿时发过了一个怒火的图像“你这个死冬子哥,怎么现在才上”

    赵冬解释了一下今天搬家挺累的,还说了自己现在就住在她的床上。

    这让阮雪顿时开心了起来,跟赵冬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这才搬走了半天,两人都像一下子分别了好久一样,就有说不完的话。

    直到聊到十点多,阮雪才在赵冬的催促下睡觉去了,赵冬正准备关电脑,一个信息却是又发了过来,但这一次不是阮雪的,而是多日未见的苏日娜。

    “小冬子,忙啥啦,这么久没见你了。”

    赵冬这段时间忙来忙去的,还真是没跟苏日娜有过联系,此时一看到苏日娜的信息,让他马上想起了苏日娜的娇美容颜还有那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心里顿时一荡,道:“我忙一些乱事,娜娜姐你现在还好吗?”

    “好啊,这段时间我也忙疯了,这不是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在录新专辑啊。”

    “新专辑啊,那岂不是又有你的新歌听了,我能不能走个后门,先给我弄两张签名的cd啊?”

    “切,你还要那个干什么?是不是给你的小女朋友要?”

    赵冬感觉苏日娜这句话里怎么有那么点醋味呢,心里顿时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受,道:“不是啊,平时也看不到你,你现在出了新专辑,我当然要先听听,听着你的歌,我最起码能感觉到现在就像你在我身边似的。”

    “呵…这话说的到是挺中听的,是不是想我了啊?”

    “是啊想的不能再想了,娜娜姐,你什么时候来清平啊?”

    “油嘴滑舌不过…我过年的时候可能真去的。”

    “好好那你来时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到时候再说吧,我或许只去一天,还要去亦如那里,很有可能没有时间见你的。”

    这话让赵冬就不那么舒服了,道:“你就不能专门来看看我啊?”

    “专门看你…你这个臭小子,想干吗?”后面紧接着一把滴血的匕首。

    “我就是想看看你呗,这样也不行啊?”赵冬发了一个很委屈的头像。

    “我看你小子就是不怀好意,别以为你不知道你的那点花花肠子,就想占我的便宜”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天地良心啊,我就是想你了吗。”

    “呵…那好吧,等我去了再给你打电话。”

    两人接着又随意的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才下线,这次让赵冬的感觉很是不错,苏日娜似乎不像以前那样的抵触他,谈笑风生的,就算是开点什么玩笑她也不介意,甚至让赵冬都有一种错觉,那就是两人就像一对情侣那样的打情骂俏。

    这时都快十二点了,赵冬进入了空间,加上今天搬家也挺累的,没一会赵冬就是沉沉的睡着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年货,去年赵冬和母亲绝对是过的最冷清的一个年,两个人的心情都不好,所以这个年也没过好,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母亲的心情好了,自己也调整过来了,再加上现在还有程兆龙和程可淑,这个年自然就要过的热闹点了。

    而程兆龙和苏玉娴都没有时间去采购年货,这件事情又是落在了赵冬和程可淑的身上。

    程可淑一直跟父亲单过,两人过年也是没有什么意思,现在也跟赵冬一样,现在四口人过年,同样兴奋,采购年货之时也一直是兴致勃勃。

    经过了两天的忙碌,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买的差不多了,赵冬这天和程可淑又去买鞭炮。

    程可淑挑的都是那种小东西,而赵冬则是喜欢那些大礼花,以前都没有钱买,今天则是非常的想多买点,反正看中的那就是掏钱买下,大不了到母亲的物流公司院里去放。

    赵冬正挨家的鞭炮摊位选礼花,不远处的一个摊位前却乱了起来,赵冬随意的扫了一眼,连忙奔了过去,因为程可淑正在那里挑东西,而这时正被三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围住了。

    原来程可淑挑的很认真,也就没注意身边,一挪步的时候,就踩到了一个人的脚上,连忙说了一声对不起。

    不料被踩的那个人这时竟然笑嘻嘻的调戏起程可淑来,程可淑马上就想走,可那人和两个同伙马上就把程可淑拦住了。

    一个穿着半截黑色的貂皮大衣的长发年青人往程可淑的脸前凑了凑,道:“***,长的真漂亮啊,叫什么名字啊?”这小子油头粉面,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你还想怎么样?”程可淑感觉到这三个人不怀好意,面色也马上冷了下来。

    “我不要听对不起啊,这全世界这么多人,你偏偏踩了我的脚,那是不是咱们有缘分呢,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程可淑冷冷的看着那个人,道:“请你们让开,否则我就报警了。”

    那家伙哈哈一笑,道:“报警?那你报好了,怎么警察还管我追求漂亮的女孩吗?”

    程可淑二话不说就掏出了手机,而旁边的一个小*平头满脸笑容的说道:“成哥,他想报警啊。”好像程可淑报警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没事,让她报好了,我到要看看哪个不开眼的来管我的闲事。”长发的年青人一脸不屑的说了一句,突然伸手向程可淑的下吧摸去,道:“***别害羞,哥一定会对你好的。”

    “滚开”程可淑一吧掌拍开了他的手掌,电话也打不出去了。

    “哈…小妞还挺辣的吗,不过哥喜欢”这时又伸又去抓程可淑的手臂。

    “回家喜欢你妹去吧”

    赵冬这时已经赶了过来,看到那个家伙竟然如何侮辱程可淑,怒骂了一句,一吧掌抽在了那个家伙的脖子上。

    这一下子赵冬出手很重,那个家伙被抽的趔趄了几步,这才站稳了身子,只感觉脖子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再看之时,赵冬已经站在了程可淑的身边。

    “**你妈,你小子是谁?敢打我”那个长发的年青人这时顿时扯着嗓子骂了起来。

    “给我滚开,**,敢欺负我姐,我打残你们”赵冬又是一脚飞出,一下子踹在了那个小子的肚子,直接把他踹的坐到了地上。

    “你…你敢打我”那个小子马上跳了起来,但是瞪着赵冬却没有敢上前,指着赵冬吼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赶紧给我姐道歉,是不是还想讨打?”赵冬往前又踏了一步,气冲冲的还要动手。

    赵冬和程可淑住在一起这么久,早就把她当自己的亲人来看待,如果平时别人在他面前装装b什么的,赵冬差不多现在也不会跟对方介意了,能力的强大已经让他对于那种自以为是的**们不放在眼里了,而这三个家伙在大街上调戏程可淑,这就是触动了赵冬的底线,也是让赵冬不能忍耐的,所以二话不说,先揍了再说。

    “冬子别冲动”程可淑连忙拉住了赵冬的胳膊。

    那长发年青人本来被赵冬吓的又往后退了两步,但是这时看到程可淑拦住了赵冬,胆怯之意顿去,骂道:“**,道你妈个歉,今天你打我,我要不扒了你的皮才怪,有种你们就给我等着”

    这时卖鞭炮的那个大妈小声的对程可淑说道:“你们快走,这个小子是这里工商局副局长的儿子,得罪了他,没你们的好。”

    “冬子,我们走,别跟他们一般见识。”程可淑皱了一下眉头,现在这帮官二代惹上可麻烦的很,再加上并不想把事情闹大,看着那三个小子中有一个人正在打着电话,扯了扯赵冬的胳膊往外走。

    长发男青年拦在两人的面前,怒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今天你***竟然敢打我曹包,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管你什么曹包还是草包的,你道不…道歉?”赵冬的目光这时带着一种阴冷,语气也一样冷冰冰的。

    那曹包的目光跟赵冬的目光一碰,只感觉心里马上升起了一股凉意,赵冬的眼神太过可怕,就像要把他吞了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就往后退了几步。

    程可淑也被赵冬的样子吓了一跳,赵冬从来也没有拂过她的意思,在家里基本上就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今天赵冬竟然不听她的,而且非常执着的让那个家伙道歉,尤其是此时赵冬的那种冷冽,甚至让程可淑感觉到如果那年青人不识相的话,赵冬甚至都有可能把那个人杀了。

    “冬子,听我的,我们走”程可淑用力的搂住了赵冬的胳膊,死死的拽住赵冬。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