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同一铺炕
    第九十一章同一铺炕

    赵冬和程可淑在龙昌下了车,赵冬从下车脸上就是挂着坏坏的笑容。

    程可淑给了赵冬一个大大的白眼,道:“你还笑,他们回去要是跟同学们说,我的脸可就丢光了。”

    赵冬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道:“说就说呗,要不然咱们也不是天天住在一起吗。”

    程可淑有点恼怒的说道:“你还敢笑,刚才你怎么不再多解释几句?”

    赵冬强忍住了笑声,道:“这个可不能怪我,你看看他们两个那样,已经认定了我们已经同居了,我就算是再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的,那还不如不解释,反正他们两人的事情也怕别人知道,肯定也不会到学校里面说我们的。”

    “这到还真是啊你这个死小子,什么同居不同居的,不许再说,否则我可真恼了”

    赵冬点头答应了一声,侧脸看着程可淑,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能够跟程可淑天天住在一个屋檐前,每天都能看到程可淑那国色天香的脸蛋和那简直都能当模特的身材,绝对是一种天大的福分,要不是有了阮雪,赵冬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夺得程可淑的芳心。

    “看什么看?”感觉到赵冬的目光一直瞄着自己,程可淑转头皱着眉头看向赵冬。

    赵冬马上有些心虚的避开了程可淑的目光,道:“我在看还有什么东西要给奶奶买的没。”

    “不用了,你都买了那么多,还买什么?”程可淑连忙扯着赵冬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说了一个地址,二十多分钟后,两人就已经到了程可淑的奶奶家。

    龙昌是一个县级城市,主要以农业为主,也是全国著名的韭菜基地,程可淑的奶奶是住在农村,一个宽大的院落,两边是农家菜地,不过此时是冬季,里面什么也没有,中间是一条二十来米、宽两米的水泥路面,房子是一个二层小楼,看起来很是气派。

    “奶奶”一进了院子,程可淑就是欢声的叫了起来,然后快步的奔进了小楼里面。

    赵冬有些惊讶的看着程可淑的背影,这还是她吗,就算在家里,也没有看到她这样欢快过,连忙也快步的跟程可淑进了小楼里面。

    程可淑就进了左边的一个房间,一个头发花白,但是精神却是相当矍铄的老太太正坐在火炕上,面前摆着一堆扑克牌,此时看到程可淑,马上满脸笑容的说道:“唉呀,我大孙女来啦。”

    “奶奶我来看你了”程可淑脱下了鞋,马上就上了炕,然后就坐到了***身边搂住了她的脖子。

    “呵…我的乖孙女”老太太脸上更是乐开了花,这时则是看到了跟着进来的赵冬,有些疑惑的说道:“这是…”

    “啊这是我弟弟赵冬,我跟你说过的。”程可淑这才想起还带着赵冬来呢,连忙给奶奶介绍了起来。

    “奶奶好”赵冬连忙打了一个招呼,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了炕上,道:“奶奶,我早就想来看您来了,可是一直忙,也没有来看您,您老可别怪我。”

    “不怪不怪”老太太笑呵呵的打量着赵冬,然后连连点头说道:“真是一表人才,我就知道玉娴那么好的人,儿子也绝对不会差,你看看你,来看奶奶我就高兴,还买什么东西。”

    程兆龙已经带苏玉娴回来看过母亲,所以老太太也知道苏玉娴的。

    “应该的,应该的”

    “快上炕暖和暖和,地下凉。”老太太热情的招呼着赵冬。

    “不用了,我坐在这里就成了。”赵冬连忙坐到了炕沿上。

    “不行不行咱农村可不像你们城里的楼房,咱这地面也不带热乎气的,可别凉着了,快上来。”

    程可淑这时也对赵冬说道:“奶奶让你上来,你就上来吧,你要不上来,我奶奶肯定还得以为你挑理呢。”

    赵冬一听这话,连忙脱鞋上了炕,老太太马上扯过了身边的一床薄被说道:“快把脚都盖上。”

    看着程可淑把脚伸了进去,赵冬也只得伸了进去,这个老太太还真是太热情了,而对于老人的热情要是反应冷淡的话,老人只怕还真是容易不开心的。

    屋里面本就暖融融的,这时坐在热炕上,赵冬更是感觉舒服的很,老太太这时又问起了赵冬的一些情况,赵冬也一一做答,老太太虽然有些絮叨,但让赵冬也是特别的温馨,他从小就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爷爷奶奶,他小时候问过父母亲,他们对于此事却是总说的模棱两可,后来赵冬也就不问了,所以现在看程可淑的奶奶,到是让赵冬有一种别样的亲切。

    说了一会话,老太太突然说道:“对啦,你看看这都要中午了,得吃饭了,我以上给你二婶打电话,让她回来做饭。”

    “不用了,我自己做就成。”程可淑连忙阻止奶奶。

    “那怎么成,今天冬子第一次来,我又多了一个孙子,得让你二叔二婶也看看。”

    “那好吧。”

    老太太马上去打了一个电话,不大一会,一对四十出头的中年夫妻赶了来,两人从外貌上来看,都是那种很朴实的人,二叔跟程兆龙有些像,不过在气质上则跟程兆龙没法比了。

    老太太马上给两人介绍着赵冬,这到是让赵冬有些不好意思了,程可淑没有说还有二叔,他这次来就没给二叔买礼物。

    二叔二婶看到赵冬也很高兴,说了两句之后,就一起出去买菜了,而老太太则是下地去忙活,程可淑要下地帮忙,老太太却是说什么也不让,而程可淑也没有坚持。

    “我奶奶就是这样,喜欢干点什么,你要是不让她干,她就会以为自己没用了,所以我在这里,一般都是不干什么的。”

    赵冬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有些埋怨的说道:“你怎么不说你还有二叔啊,要不然我是不是也给他们带些礼物来了,这样多失礼。”

    “这有什么失礼的,我们就是来看看奶奶,只要人来他们就高兴,二叔二婶也不会挑的。”

    吃过了饭,赵冬也算是对程可淑的家里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程可淑的二叔跟他哥哥是两种人,他就在农村包了一片地,也是种韭菜,一年赚个几万,虽然不是很富有,但也是温精有余,这个房子都是以前程兆龙给修的,然后程可淑的二叔和二婶在家里照顾老人。

    另外程可淑的二叔结婚早,还有一个堂哥比她大了三岁,此时正在上大学,假期也没有回来。

    程可淑的奶奶挺喜欢说话,还给赵冬讲了许多程可淑以前住在这里的趣事,这让赵冬也听着大感有趣,尤其是一些程可淑淘气的事情,更是让赵冬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像程可淑这样清幽典雅的像个仙子一般的女孩,小时候竟然也是那么的淘气。

    不知不觉,赵冬就在这里呆了多半天,冬天的晚上来的早,天黑了以后,老太太就张罗着铺被除睡觉了。

    “可淑,我住哪啊?”赵冬小声的问了程可淑一句。

    “你…应该也住这屋吧?”程可淑这才是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别看这里是二层楼,可是楼上到了冬天只当个仓库来用,只有一层的两个房间是住人的,程可淑的二叔二婶住那屋,赵冬似乎也只能是住在这里。

    “我也住…这?”赵冬脸色古怪的看着程可淑。

    程可淑白了赵冬一眼,道:“住这怕什么,你难道不喜欢住炕?”

    赵冬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不是…这挺热乎的,只是…你也住这里吧?”

    程可淑踢了赵冬一脚,嗔道:“你别像在家里光着睡。”

    “啥?”赵冬瞪大了眼睛看着程可淑,本想说我在家里光着身子睡你怎么知道,不过马上想起昨天程可淑喊他起来吃饭的时候,他岂不就是只穿着一条内裤吗。

    程可淑还没说什么,奶奶已经是麻利的在炕上铺好了三副铺盖,道:“来来,都上床倒着,咱们一边看电视一边说话。”

    赵冬一直看着程可淑,到是不想看她脱衣服的*光,只是想看她脱到什么地步,这心里也好有个谱,这可是第一次跟程可淑睡在一个床…不,应该是炕上的说。

    而程可淑只是脱了外套,里面则是保暖内衣和体型裤,然后就看她钻到了中间的被窝里面,而奶奶则是睡在了炕头。

    赵冬也是学着程可淑的样子脱去了外衣,只穿着保暖内衣躺下,奶奶这时就已经讲了起来,似乎有无数的话要跟程可淑和赵冬讲一样。

    不过年龄大的人毕竟精神头不那么足了,没到九点,她就说着说着睡着了,屋里面也是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想着躺在身边的就是程可淑,这让赵冬还真的不免胡思乱想起来,甚至说有很多罪恶的想法,但好在两人住在一家已经好久,赵冬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免疫力的,再加上那热炕还真是让人舒服的精神放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炕有个特点,那就是上半夜很暖和,下半夜就变凉了,再加上赵冬第一次睡这样的炕,总不免感觉有些硬,所以第二天早上早早就醒来了,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屋里还是显得朦朦胧胧的。

    不过一醒来,他就感觉到右腿有些发麻,想要活动一下,就发现了自己的腿竟然是被压住了,就算屋里的光线不好,赵冬也感觉出来自己的腿是被程可淑的双腿夹住了,而程可淑此时正侧身面对着她睡,睡姿甜美,绝美的脸蛋红扑扑的。

    “我怎么把腿伸到可淑的被窝里面了”赵冬吓了一跳,要是程可淑醒来发现,那没准就以为自己是不怀好意了,可是这时想抽出来,却很容易就让程可淑醒来,让赵冬真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而赵冬害怕什么,这时就偏偏来什么,程可淑的睫毛突然抖动了两下,然后睁开了眼睛,然后赵冬就感觉到右小腿一松,大腿之上则是被狠狠的扭了一下。

    赵冬咧了一下嘴,苦着脸对程可淑小声说道:“可淑姐,我可不是故意的。”

    “别说话,吵醒了奶奶。”程可淑又狠狠的瞪了赵冬一眼,然后一翻身,面向了奶奶那边。

    赵冬揉了揉发疼的大腿,心里即是有点郁闷,又有点兴奋,不过为了怕自己胡思乱想,干脆意念进入了空间,看着空间里面的情况。

    别的地方没有什么异样,空间的大小还是那么大,今天并没有改变,但是那个生活用的空间里面则是热闹的很。

    里面两只鹦鹉飞来飞去,引得下面的那只花猫扑个不停,本来这两只鹦鹉在上面飞,那只猫也是拿它们没办法,可是这两只鹦鹉不时的还故意在那猫的面前低飞两次,或者说是在哪里停留一下,待那猫扑过去之时,它们在飞开。

    而那只猫似乎也不笨,有时候扑的很猛,有时候竟然像是累了的趴在地上不动,但当那两鹦鹉松懈之时,它又会突然暴去抓,甚至有一次差点就扑住了一只鹦鹉。

    这三个家伙简直就像是在里面斗志斗勇,斗勇赵冬到能理解,猫喜欢吃肉,吃鸟也是它的一种本能,而鹦鹉自然出于求生的本能,也不想让猫吃掉,但是这们这种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策略似乎就像是谋略家一样,让赵冬都是暗暗佩服。

    只是他怎么都感觉这三个家伙要比普通的鹦鹉和猫要聪明的多呢?另外似乎它们的动作也要比普通的猫和鹦鹉动作要快上那么一点吧?

    赵冬突然脑袋里面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让他极是兴奋的事情,而这件事情莫过于向中田雅子求证,要不是现在不方便打电话,现在赵冬真想就去跟中田雅子研究一下这件事情。

    这时程可淑的奶奶醒了过来,屋里也是一下子不那么安静了,赵冬和程可淑也跟着起来了,但是程可淑并没有提早上的事情,让赵冬也是免于了尴尬。

    吃过了早饭之后,赵冬和程可淑就一起坐着火车回到了家里,刚刚到家,赵冬就准备找个借口溜走的,可是阮雪又跑了来,这么久没见赵冬,赵冬一回来,她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就找上门来,明天阮雪就要搬家了,阮雪今天也是跟赵冬特别的腻,一定都不想跟他分开。

    赵冬自然也很想阮雪,所以这一天也就一直陪着她来着,暂时也就把找中田雅子的事情先放下了。

    而第二天,阮雪的父母就开始收拾东西搬家了,程兆龙和苏玉娴没有时间,所以赵冬和程可淑就来帮忙,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搬的,就是主要一些衣物之类的,家俱什么的新房子里面都已经买了新的。

    “冬子哥,你…你什么时间来看我?”当要出发的时候,阮雪拉着赵冬的手,泪眼朦胧。

    两人的事情阮大刚和李艳早已经知道,而且也并不反对,再加上马上就要分别了,阮雪更是毫无顾忌的表达着自己的不舍。

    赵冬当然也不舍得阮雪,平时她已经习惯了阮雪整天就缠在自己的身边,哪怕是淘气也好,亲呢也好,那都是两人之间的甜<img src="image/mijpg">,就算是知道阮雪要搬走,但总感觉日子还长着呢,但时间就是过的飞快,眨眼之间,阮雪就真的要走了。

    不过阮雪现在这么不舍,赵冬也想让阮雪开心一下,微微一笑,道:“傻丫头,哭什么,现在不都要过年了吗,过几天我不得给叔叔阿姨去买点年货啊,另外过完年,我不得去拜年啊,要不叔叔阿姨不把女儿给我了怎么办?”

    阮雪顿时破啼为笑,道:“那我就等你了啊。”

    赵冬抹去了阮雪脸上的眼泪,凑在她耳边柔声说道:“那你可洗干净了等我啊。”

    “讨厌啦”阮雪打了赵冬一下,小脸红扑扑的,然后突然搂住了赵冬的脖子,踮起脚尖在赵冬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转身快步的跑上了车。

    “冬子哥一定要来看我啊”上了车之后,阮雪又用力的向赵冬摆着手。

    “一定”赵冬也向她摆着手。

    眼看着阮雪一家三口坐车离去,赵冬站在原地久久未动,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开阮雪会有什么的感受,可是真正眼睁睁的看着阮雪离开,想着以后就不能再跟阮雪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学习玩闹,赵冬的心突然一下子空了,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阮雪在他的生命里有多么的重要,才知道阮雪早已经融入到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再也难以割舍了。

    程可淑就站在赵冬的身边,对于两人亲呢的时候,她还是扭头避嫌,但是这时看着赵冬痴痴的看着远方,程可淑也一下子被触动了,从赵冬的眼睛里,他看出了不舍,看出了失落,也看出了那种对阮雪深深的爱,她真没有想到赵冬会如此重情重义,对赵冬的印象也一下子又提升了几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