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结婚证竟然是真的
    第八十六章结婚证竟然是真的

    牧师带着两人来到了教堂的前面,手里捧着一本圣经,然后说了一大串英语,接着又对赵冬说了几句,别的赵冬没听懂什么,但是最后那句“你愿意吗”还是听懂了,也就顺口说了一句“我愿意。”

    然后那个牧师又对林苹芝说了同样的话,林苹芝也是痛快的答应了一句。

    接着那牧师又对两人说了几句,林苹芝则是摸了摸头,嘿嘿笑了一下,对赵冬说道:“还得让我们互换戒指,我也没准备啊。”

    赵冬到是想起了自己有两个戒指,马上笑道:“我有。”然后假意从兜里掏了一下,但却是把上一次在沈亦如婚礼上收到的两枚钻戒拿了出来。

    “哇噻,好大的钻石”林苹芝吐了一下舌头,然后接过了一个往赵冬的左手的无名指上一戴,不过因为是女式的,所以也只能是套在指尖上,她也不管了。

    赵冬看了这个林苹之一眼,然后捏着另外一个戒指套在了她的左手无名指上,这个到是相当的合适。

    林苹之却是再也不看戒指,而是期待的看着牧师。

    而这时的牧师微微一笑,对赵冬说了一句话,赵冬虽然还是没全听明白,但是那个kiss却是听明白了,再加上看过的电视在这个时候都是让新娘吻新娘的,也知道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顿时很好笑的看着林苹芝,看看她到底是什么反应。

    而林苹之这时则是扭捏了一下,然后对着赵冬说道:“让你吻新娘呢。”

    “我真吻?”赵冬瞪着林苹芝,有些不相信。

    “让你吻就吻一下呗,不过只能…亲脸蛋啊。”林苹芝嘴里说的很是随意,眼里还是闪出了一丝紧张。

    赵冬的目光顿时向林苹芝的脸上看去,这个女孩的皮肤虽然白,但却是透着一种健康的光泽,但这时却是涌起了一层晕红,娇艳欲滴,显得有些娇媚,还真是让人有一种吻下去的冲动。

    “快点啊,下面还有节目呢。”林苹芝跺了一下脚,显得有些羞涩,还有些窘迫。

    赵冬呵呵一笑,道:“那我可真亲了”赵冬的头往她的脸前凑了凑,感觉怎么就这么荒唐呢,不过却也感觉很是好玩,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快点啊,要不然人家知道我们是假的了。”林苹芝红着脸又小声的催促了赵冬一下。

    反正是这个女孩让亲的,赵冬这时也不客气了,头往她的脸上凑去,林苹芝的个子并不是很高,也就一米六出头,赵冬则是要低下头才能亲到。

    林苹芝是瞪着眼睛看着赵冬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眼里的紧张之色则是越来越浓,身体也是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但然后又飞快的迎了上来,主动用脸贴了一下赵冬的嘴唇就迅速的离开,但那小脸到是腾的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赵冬本来一直挺怀疑这个女孩的意图的,但是看着她现在这时很羞涩的样子,到是相信她这真是一个顽皮胡闹的女孩了。

    那牧师这时又说了几句,林苹芝马上兴奋了起来,扯了赵冬一把,道:“快来,终于可以了。”

    “什么可以了?”

    “空中婚礼啊,多好玩啊,咱们可以坐直升机或者热气球到天上举行婚礼的,你说咱们是坐直升机呢、还是坐热气球呢?我看还是坐热气球比较好玩,直升机声音太吵了,不像热气球那样在空中慢慢飘着好玩。”

    虽然像是在问赵冬的意见,但好像她都是自问自答了。

    赵冬也没有介意,反正不管是坐什么,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让这个林苹芝感染的,他也是有些投入了。

    两人随着牧师来到了教堂后面的空地上,那里赫然停着两辆直升机还有两个热气球。

    林苹芝马上去跟那个牧师说了一下,那牧师就是让几个工作人员点燃了热气球下面的加热器,然后熊熊的火焰就喷了出来,气囊很快就鼓了起来,当悬浮在空中之时,那牧师带着赵冬和林苹芝进了吊篮。

    牧师显然对于这种事很是老练,这时调节了一下加热器,热气球慢慢的就离开了地面,接着是越飞越高。

    坐这玩意可不像坐飞机,四周就是空气,让人没有一种安全感,生怕一动弹就掉下去。

    “这个…咱们不会掉下去吧?”林苹芝这时紧紧的抓住了吊篮的边缘,身体也是不敢乱动。

    看着她吓成这样,赵冬到是感觉好笑了,道:“你不是特意玩这个的吗,怎么现在还害怕。”

    林苹芝白了赵冬一眼,道:“我是玩来这个的,不过我也没说不害怕啊,这么高呢,要是掉下去怎么办?”

    “呵…那你岂不是感觉不到其中的乐趣了。”赵冬这时已经适应了,外面并没有什么风,所以热气球飘的很是安稳,在上面看着拉斯维加斯的景色,另外有一种滋味,这么繁华的都市此时就在脚下一览无疑,似乎颇有成就感的。

    那牧师这时又对着林苹芝说了几句,林苹芝慢慢的挺直了身体,紧张了一会,可能是感觉到现在很安稳了,心情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马上就不老实起来,四下的看个没完了,然后叽叽喳喳的问着牧师问题。

    牧师答了几句,然后拿出了相机要给两人照相。

    对于真正的夫妻来说,在热气球上面照几张相,肯定是一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不过两人这不但连露水夫妻都算不上,根本就是一对假夫妻,看着牧师对着两人摆着手势让两人亲热一点,不免都是有些不自在。

    就这么被这个女孩拉来当个假老公,赵冬自然心里也有点不平衡,这时看到林苹芝有些发窘,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腰。

    “啊你要干什么?”林苹芝顿时怒瞪着赵冬。

    “照相啊别忘了,你现在是我老婆。”

    “假的好不好,你可别对我有什么想法。”林苹芝的目光里显出了一丝慌乱,但却是马上凶吧吧的瞪圆了眼睛。

    赵冬耸了耸肩膀,道:“我知道是假的,但总要摆摆样子吧?”

    “啊,摆样子啊,你不早说。”林苹芝对着赵冬翻了一下眼睛,然后很配合的依偎在了赵冬的身边照了几张亲密的合影。

    牧师这时又搞了几个活动和仪式,接着又给两人照了不少的相片,最后又把热气球降到了教堂的后面,在他们的结婚证书上签了他的名字,然后又把相片要存到两人手机里,林苹之则是抢着把相片全都存到了她的手机里,然后又对那牧师说了些什么,那牧师也没有把相片付给赵冬。

    赵冬到也不介意,这也只不过是一场闹剧,女孩虽然漂亮,但也只能是一场美丽的邂逅,留不留照片也无所谓。

    “走,我们离婚去。”林苹芝似乎玩的很是开心,这时兴冲冲的向刚才办结婚的办公地点走去。

    “还用离婚?把这张纸扯了就算了。”赵冬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扯了?”林苹芝白了赵冬一眼,道:“你以为扯了就行啊,那里…喂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闷呢,咱们结了一次婚,当然也要离了婚,这样才好玩,才算是有始有终吗。”

    “是吗,那我怎么感觉还少了点什么呢?”

    “还少什么?还有哪个步骤没玩到?”林苹芝兴奋的看着赵冬。

    “咳咳…那个,不缺了,咱们去办离婚吧。”赵冬本来以为这句玩笑话林苹芝完全能够听出来的,可是她竟然完全没有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还真是不好意思再说了。

    “你这个人也太差劲了吧,说话说半截,纯心吊人家胃口是吧?”但是林苹芝却是没有放过赵冬的意思,瞪着眼睛看着赵冬,似乎赵冬要是不说,她就会跟他没完。

    林苹芝越是这样,赵冬到是越不好意思说了,打了一个哈哈,道:“我就是骗你而已。”

    林苹芝眨了一下那睫毛超长的大眼睛,盯着赵冬看了几秒,道:“不对,不对,你肯定有事没说,你要是不说,我可就不跟你办离婚了,告诉你,咱们这结婚证可是真的,就算拿到世界各地都是有效的。”

    “我x,你说什么?”赵冬吓了一跳,连忙掏出了那张白纸,就这么一张纸片写着自己和这个林苹芝的名字,两人就算真结婚了?

    看到赵冬惊讶的样子,林苹芝更是得意,道:“你不会不知道拉斯维加斯还有一个称号就叫做结婚之都吧?”

    赵冬瞪着眼睛看着林苹芝,有些恶狠狠的说道:“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林苹芝让赵冬那恶狠狠的目光看的心里有些发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过马上又仰着头得意的说道:“对,我就是有目的的,你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你要是不告诉我们刚才缺什么,我就不跟你离婚,让你一辈子都娶不到心爱的女人。”

    赵冬这时突然笑了起来,道:“好啊,那咱们就不离了,突然得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媳妇,貌似我赚了。”

    “啊”林苹芝顿时张着小嘴合不上,但那眼珠子转了两转,则是嘻嘻一笑,道:“好啊,那咱们就不离,看看谁能耗过谁。”

    赵冬无语,这小妞还真是够大胆。

    林苹芝感觉压下了赵冬的气焰,则是嘿嘿一笑,道:“那你快说咱们还缺什么,咱们好去好好玩玩,然后我就跟你去办离婚。”

    “洞房”赵冬气哼哼的说出了两个字。

    “嘎”这下子轮到林苹芝无语了,突然一伸脚在赵冬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下,然后还不解气的碾了两下,道:“你这个流氓,大色狼”

    “啊呀你还踩我,那我走了。”说完赵冬则是转身就走。

    “喂喂…你别走啊,咱们还没办离婚呢。”林苹芝连忙追上来跟在赵冬的身后。

    “不办了反正有这样的一个媳妇那也不错。”

    “你…你…”林苹芝胸脯急剧起伏,终于是压下了心中的怒气,道:“赵冬哥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该踩你,咱们去办离婚好不好?”

    听着林苹芝软语相求,赵冬也感觉解气了,点了点头。

    “嘿嘿…赵冬哥哥就是好说话,那咱们走吧。”林苹芝现在还真是不敢再惹赵冬了。

    两人不一会就来到了办公地点,可是一看之下,两人都是有些傻了眼,这时大门竟然已经关上了,敢情现在已经是六点多,早已经过了他们上班的时间,要想办,就只能是明天再来办了。

    “那种们明天来吧。”林苹芝郁闷的踢了一下墙。

    赵冬点了点头,道:“好,那明天再来吧。”

    林苹芝马上说道:“你可不许晃点我啊。”

    “不会,不会。”赵冬痛快的答应了一声。

    两人正在说话,突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开了过来,两个人飞快的冲了下来,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大喊了一声:“依依”

    “啊啊…”林苹芝答应了一声,然后对着赵冬小声的说道:“明天早上一定要来啊,我家里人来找我了。”接着就快步的迎了上去。

    “依依,你跑哪去了?家里人都四处找你呢”那中年人一边说着林苹芝,一边向赵冬看了一眼。

    “嘻嘻,二叔,我就跑出来玩玩吗,你们担什么心啊,你们玩你们的呗。”

    那中年人脸一板,道:“玩什么玩,你这一偷跑出来,所有人都出来找你,哪有心思玩。”

    “嘻嘻…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咱们赶紧走吧,我都饿了。”林苹芝扯住称之二叔的中年人,然后快步的上了奔驰车,不过在上车之前还是对赵冬摆了摆手。

    赵冬看着他们离开,觉得真是太过好笑了,本以为这个女孩瞎胡闹,他也就跟着了,谁知道这结婚证竟然是真的,自己竟然就成了已婚人事了,就算离了婚,那以后岂不是也成了二婚。

    但想来这里办了离婚手续之后,回到国内,只怕也不会有人知道,国内的户籍证明啥的肯定也没有什么登记,心里也就是释然了。

    刚才那个中年人喊这个女孩叫做依依,很可能这结婚证上的名字就是那个女孩的假名字,看来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挺鬼的。

    不过想想,今天到是晚的很开心的,竟然还体会了一次结婚的滋味,而且还亲了一下这个女孩的脸蛋,只是…赵冬突然想到了在教堂里面跟他交换戒指的时候,自己可把一个钻戒戴在她手上了,到走的时候都没有还给他,那戒指怎么少也值个上百万的,那可是郭玉丰送给沈亦如的订婚戒指,钻石那么大个呢。

    摇了摇头,自己更是觉得可笑了,自己跟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孩不但玩了一次结婚,还把一个价值百万的钻石戒指送给了人,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只怕要笑掉大牙,说他傻冒了。

    又看了看手里那个结婚证书,赵冬莞尔一笑,随手丢进了储物戒指里面。

    回到了自己住的酒店,郭玉丰竟然还没有回来,这让赵冬不得不惊叹赌博的>吸>引力,就算郭玉丰这样明知道自己的特异功能一出现就可能赢大钱的情况下,他还是这样执着的赌着,真是没救了。

    其实赵冬到想漏了一点,就因为有了这个特异功能,郭玉丰总是怕自己的特异功能灵的时候没在赌场,所以一直都糗在那里,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了。

    赵冬都吃完晚饭,又去游了一会泳,接着又享受了豪华的浴池之后,郭玉丰才脸色难看的回来了。

    “郭大哥,今天又没好使?”赵冬假意关心的问了一句。

    “***”郭玉丰把外套狠狠的摔在了沙发上,然后拿了一罐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道:“今天到是灵了一会,但也不是把把赢,不过也赢了上千万的,可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特异功能就一次不出了,结果这一天我就输了四千多万。”

    “我x四千多万,郭大哥,你也太冲动了吧,咱们总得等到异能好使的时候,咱们再下大注吧。”

    郭玉丰把自己重重的摔在沙发上,也有些懊恼的说道:“说的也是,不过我就是没忍住,总想着特异功能会出现的。”

    “不过也没啥,郭大哥,你不还有一个多亿吗,只要这几天把钱赢回来岂不就行了。”

    “嗯嗯你说的是,我还是太操之过急了,***,就当我先给他们尝点甜头,很快我就能赢回来的。”出于对自己特异功能的信心,郭玉丰很快又是摆脱了不快的情绪。

    赵冬马上说道:“对啊,就得有这样的心态啊,你没发觉吗,你越是纠结于这个特异功能之时,你就是越难把握,主要还是对这个特异功能不熟练,咱们就得心态平和。”

    “冬子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要不是你这么一直提醒我,只怕我还是要继续糊涂下去呢,我得好好放松一下”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