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小试无敌储物戒手
    第八十四章小试身手

    “赵冬真巧啊,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你。”突然几个人迎面走来,其中一个人跟赵冬打着招呼。跟赵冬打招呼的是有过两次见面之缘的墨空文,连忙说道:“啊,是挺巧的,你也到这里洗澡啊。”

    “是啊,跟几个朋友来洗个澡,正要走了。”

    “那下次有机会见面再聊。”

    “ok”

    墨空文跟赵冬挥了挥手,就跟几个朋友离开了。

    “冬子,走”郭玉丰这时已经急不可耐,招呼着赵冬快点。

    但是这时赵冬的满腔热情因为遇到了熟人而一下子扑灭了,连忙稍声对郭玉丰说道:“郭大哥,你确定你的特异功能不会因为近女色而不灵?”

    郭玉丰顿时吓了一跳,瞪着赵冬小声嘀咕:“不会吧?”

    “我也不知道啊,但这种事我感觉还是小心点好,万一出了问题,那你这段时间岂不是白忙活了。”

    “这…”郭玉丰迟疑了一下,终于是咬了咬牙,道:“***,那老子就先忍了。”

    赵冬对郭玉丰竖起了大拇指,道:“嗯嗯还是郭大哥有毅力。”

    “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以后有得是机会泡妞,走吧,不能来真的,咱们也得去按按脚,爽一爽,对了,我不成,给你找两个也行啊。”

    赵冬吓了一跳,忙道:“我也算了吧,我怕回头我找了,你再忍不住。”

    “还是兄弟为我想的多,那成,等以后的,咱们去当韦小宝,一晚上找七个。”

    赵冬暗汗了一下,心想要是一晚上找七个,那还不累死啊。

    两人找了一个大点的包间,然后找了两个按脚的,就算是按脚也是赵冬第一次尝试,让那女的小手在脚上揉来揉去的,还真是说不出来的舒爽。

    按脚的时候,郭玉丰就开始不停的打起了电话。

    “林少,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哈…我这段时间修身养性来着…这不一出来马上就找你们玩了吗…哈…你们都在一起那就太好了…玩那东西没劲,我现在就想玩牌,找几个人斗鸡怎么样?…好好,我就在天都会馆呢,你们过来吧,房间我都开好了。”

    挂了电话,郭玉丰洋洋得意的说道:“冬子,一会我有几个朋友来这里玩,你帮我助威。”

    “嗯嗯”赵冬点了点头,然后对那两个按摩小姐示意了一下,郭玉丰也就打了一个哈哈没有再说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郭玉丰已经和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聚在了一起,他们都是清平这里比较有实力的富二代,家里就算是没有上亿,几千万也都拿的出来,所以这帮人每天就是吃喝玩乐,赌博也是他们最喜欢的一件事情。

    “郭少,今天心情不错啊,又想给兄弟们送零花钱了?”一个叫林枫的家伙笑着调侃郭玉丰,这些人中,就属郭玉丰的实力足,郭玉丰跟他们玩的时候也是大手大脚,比较能装逼,所以大多输的都是他。

    郭玉丰哈哈一笑,道:“那可不一定,今天没准我就杀你们一次呢。”

    “哈哈…郭少也应该赢一次了,总给我们送钱,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大家嘻嘻哈哈的说了几句,然后就玩了起来,而赵冬则是旁边随意的看着。

    所谓斗鸡,就是一人发三张牌,三张同样的为豹子最大,然后是同花顺,接着是同花、顺子、一对,同样的牌型,还要看谁的花色大,玩法很简单,但是玩的到挺大,如果都感觉自己的牌挺大,那可以一直下注,甚至说比梭哈还刺激。

    他们的赌注不少,一把一百的,一万上限,一把可以下几千,也可以上万,不过对于这帮人来说,一晚上几十万的输赢似乎都不太在乎。

    郭玉丰刚开始就是小来小去的玩了几把,试验着自己的特异功能灵不灵,拿着牌的时候,总是在翻牌的时候乱喊着其他的牌型,只不过前一段时间一直都没成功,到是把几个牌友逗的直笑,还取笑着郭玉丰。

    但是郭玉丰这时成竹在胸,并不在意他们的取笑,依旧这么一把把的试着,终于在接下来的两把,他的牌成了他乱喊的牌型。

    这让郭玉丰大喜,马上开始加大赌注,跟几个人疯狂的赌了起来。

    这时他的牌是要什么来什么,那自然是几乎把把赢了,还没到一个小时,就把那几个小子赢的现金输的干干净净,一个个都是没有了一点脾气。

    “我x,不玩了不玩了,郭少,你这手气也太壮了吧,把把都是好牌,不管抓到什么牌都让你杀,你这阶段不是去学了什么高级的赌术吧?”

    “就是,这也太邪门了,哪有你把把都是好牌的,我豹子八竟然遇到了你豹子九。”

    郭玉丰哈哈一笑,道:“告诉你们吧,这段时间我没出来,就是得到了一个高僧的指教,他让我潜心在家一个月,不出门,也不泡妞,就会有极大的运气,今天拿你们试试手,果然不错,哈哈…都别郁闷,你们今天晚上什么消费,都是我买单了。”

    “我x我x我x靠靠…郭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拿我们练手”

    虽然输了钱,但那几个人也都不在乎,以前从郭玉丰这里赢的钱可比这些多不少,大家纷纷开房玩什么龙凤呈祥去了。

    “冬子,这些给你当零花钱。”郭玉在这时很大方,随手给了赵冬两大把钱,看起来足有三四万。

    赵冬客气了也就收下了,反正拿这个郭玉丰的钱不拿白不拿。

    郭玉丰突然眯着眼睛说道:“冬子,跟这些朋友赌很没意思,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大赌场去赌呢?”

    “大赌场,去哪?”

    “我想去澳门或者拉斯维加斯去赌,一些小赌场赢了钱是不容易拿出来的,但是大赌场只要你赢的再多,也能够把钱拿出来。”

    “那就去呗,我也正想去跟着长长见识呢。”

    “那好,回头我去订机票,咱们去拉斯维加斯转转,这两天我再去弄点本钱,到时候怎么也得弄他个百八十亿的回来。”

    “百八十亿”赵冬都被这个郭玉丰的胃口吓了一跳。

    “放心跟着哥,到时候哥也让你成个亿万富翁哈哈…”郭玉丰哈哈大笑着,真是说不出来的得意了。

    赵冬忙道:“那这两天你就别在轻易露特异功能了,免得让人注意了。”

    “知道,低调是吧?”郭玉丰说完又笑了起来,哪有一点低调的样子。

    这到是让赵冬想到了自己刚刚得到储物戒指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张扬显摆的样子,想想自己都有些汗颜了。

    总算把郭玉丰摆上了道,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事了,赵冬也不急了,这段时间一直都陪着郭玉丰,阮雪早就不乐意了,正好趁这段时间陪陪这个小女朋友。

    而不用他找,阮雪一大早的就来到了他家里,程兆龙和苏玉娴早已经去公司了,而程可淑看到阮雪来了,笑着说道:“我要去书店一趟。”说完就换了衣服走出了家门。

    “死冬子哥,你到底忙什么呢?”阮雪坐在赵冬的床边,噘着小嘴气哼哼的问赵冬。

    赵冬过去搂住了阮雪的肩膀,阮雪马上甩了一下肩膀,不过也没有甩掉赵冬的胳膊,但还是很生气的看着赵冬。

    “冬子哥忙正事啊,这不是在赚钱小雪买别墅买好车吗。”

    阮雪扭了赵冬的胳膊一下,嗔道:“等你毕业再赚还不行啊,非得这时候赚,人家再过几天就要去省城住了。”

    “这不是正赶上了吗,错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你知道吗,冬子哥现在都已经给你赚够了别墅的钱了,现在就差一辆车了。”

    “啊,那是多少?”阮雪对于赵冬的这个说法还没有听明白。

    “我已经有了二百万喽。”

    “哇噻”阮雪顿时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呵…怎么样,我的小雪,要不要先替你冬子哥管钱,以后你可就是咱家的财政部长了。”

    这话让阮雪听的好不开心,依偎到了赵冬的怀里,道:“冬子哥,你好厉害,现在就能赚那么多钱,不过我怕你把钱给我,我再弄丢了,还是你自己拿着吧,再说了,我喜欢让你给我买东西,要是我自己拿着钱,那再买不就是没有那种感觉了吗?”

    “哈…随你,那等冬子哥买别墅的时候,我就喊你一起去。”

    “嗯嗯我得好好挑,那可是咱们两个人的家。”

    阮雪虽然不是一个爱钱的女孩,但是赵冬这样为她而努力,自然是哄得她再开心不过了,此时什么怨气也没有了,两眼马上就变得水汪汪的,一只小手也是在赵冬的腿上轻轻的抚摸,腻声说道:“冬子哥,你想我了没有?”

    “想了真想死我了”赵冬说完了这句,一低头就已经吻住了阮雪的嘴唇。

    程可淑出了门,还没到小区的门口,随意的摸了一下兜,才发现自己走的匆忙,只拿了钥匙,竟然没有拿钱,今天还要去买几本书,另外回来正好还能买点菜,不带钱又怎么能成,只得又转回来取钱。

    上了楼,准备开门的时候,程可淑还真是考虑着这两人会不会搞点什么亲热的举动,不过想想这才出来十多分钟,两人应该不会那么快,再说了自己回来也有动静,两人听到也能分开,不至于那么尴尬,也就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不过屋里到是没听到什么动静,程可淑还以为两人跑到阮雪家里了呢,毕竟阮雪家里基本上白天没有人,以前赵冬和阮雪也是经常的跑到阮雪家里面。

    脱了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在路过赵冬的房间之时,她下意识的瞄了一眼,顿时羞的面红耳赤,只见赵冬和际雪两人都是全身赤luo,阮雪趴在赵冬的身上,但却是头下脚上,头部就在赵冬的****,虽然头发挡住了阮雪的脸,但是程可淑猜也猜出她在干什么了。

    程可淑差点惊呼出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快步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心脏“怦怦”的跳个不停,脸上更是红的像一团火。

    “这个死冬子,怎么能跟小雪那样,还有小雪,怎么也这么大胆,而且这也太投入了吧,自己开门关门的声音也是不小,两人竟然都没有听到。”

    在心里腹排了几句,程可淑蹑手蹑脚的正准备出去,突然听到了阮雪的叫声,那声音很是特别,像是欢娱,又像是痛苦。

    这让程可淑更是面红耳赤,这时可怕一会两人起来,连忙快步的溜了出去,这一次可是再也没敢往赵冬的房间里面看了,但是开门关门的时候,程可淑这一次还是故意弄小了动静,她可不想让两人知道她回来过。

    阮雪刚才正是处于将要**的时候,所以两腿把赵冬的头夹的紧紧的,就把赵冬的耳朵完全堵上了,根本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而阮雪也是正处于兴奋时,就算是听到了门声,都没有想到什么,所以程可淑进来,两人都不知道。

    但是当程可淑出去的时候,声音虽然小,但是阮雪这时已经达到了**,两腿也是松开了,赵冬还是听到了关门的声音,这让他吓了一跳,连忙说了一声有人,扯过被子就把两人盖上。

    两人缩在被子里面都没有出声,但是过了一会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赵冬就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了,让阮雪先在被子里面倒着,他套上了睡衣出去转了一圈,在家里没有看到人之后,这才又回到了房间里面。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又被抓了呢。”阮雪拍着雪白的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赵冬呵呵一笑,道:“没有人,再说了,被抓到怕什么,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俩这样,只要不真来就没事。”

    “那让人抓住不也难为情啊,都是你,怎么连门也不关。”阮雪白了赵冬一眼。

    赵冬顺手把房门关上,道:“现在关了,咱们继续吧。”

    “不来了,人家都累了。”

    “啊你完事了就不管我了啊,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对啊,你侍候完我了,我就不管你了,你能怎么样?”阮雪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歪着头,笑嘻嘻的看着赵冬。

    “不成不成你不管我可不行”赵冬说着已经扑到了阮雪的身上。

    “啊啊…死冬子哥,人家不要啦…呜呜…你那东西…不好吃…”后面那句已经变得含含糊糊,而且还是带着一种>吸>吮的声音了。

    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的好事已经让程可淑看到了。

    趁着郭玉丰准备护照的功夫,赵冬则是又跑了一趟云南,现在运这些东西,他不在意钱,而就单单为了帮沈亦如的忙,而且这一次他则是一下子运了三十吨,占用了大半个空间,这才装下。

    赵冬现在其实很想订购一辆特殊的运输车,不过一了解才知道,这样的车不说造价有多高,最主要的就是运输像橙油枝这种天然的香料,很难保鲜,就算是用最先进的技术,那也会让橙油枝的香味散失一部分,所以他最后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年就为沈亦如运那么几次,就当是旅游了。

    不过回来的时候,赵冬就只给了沈亦如十吨,这主要是因为沈亦如公司里面那个超高级的储藏室也就只能放十吨,其余的只能是一个月一个月再给她了。

    “冬子,这段时间你都忙什么呢?”沈亦如坐在沙发上,目光炯炯的看着赵冬,似乎有些不善。

    “怎么了?”赵冬疑惑的看着沈亦如,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

    “你怎么跟郭玉丰那个家伙搅在了一起?”沈亦如有些恼怒的看着赵冬,郭玉丰是她最讨厌的人,而赵冬则是她很亲近的人,这两人搅在一起,让她即是想不明白,也是感觉很不开心。

    “这个…我在跟他发财。”赵冬嘿嘿笑了一下,到是没有想到郭玉丰刚刚出来,沈亦如就知道他和郭玉丰这阵子打的火热了。

    “发财?你一个月在我这里就是一百多万,还不够你花的?”

    “呵…亦如姐,你放心吧,你是我姐,你讨厌他,我还能跟他好啊。”

    “那你怎么还跟他在一起?”

    “这个…亦如姐,你就别问了,我不会做坏事的。”

    沈亦如看着赵冬的眼睛,突然坐到了赵冬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紧张的说道:“我说冬子,你不会是想对付他吧?你可别干傻事,我那就是随口说说的,你怎么能当真”

    赵冬嘿嘿一笑,道:“不会不会你弟弟我什么时候能去做那种傻事啊,我就是利用他一下,这样的傻瓜不利用白不用啊。”

    “真的只是利用他?”沈亦如疑惑的看着赵冬。

    “当然是绝对是利用他,他那滥命可没有我命值钱的说。”

    “哦…那我就放心了,你这傻小子,可把我吓了一跳。”沈亦如松了一口气,神色也放松了下来,在她心目中谁近谁远,那就是让赵冬一清二楚了,这也让赵冬心里特温暖,在心里暗暗说道:“亦如姐,这一次回来,那小子就再也不能缠着你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