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毒品的主人
    第八十三章毒品的主人

    沈亦如也多少习惯了赵冬的嬉皮笑脸,就算是赵冬开点什么玩笑,她也并不在意,一来是赵冬跟她的年龄差了不少,二来赵冬还有苏日娜和一个小女朋友,她也不认为赵冬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赵冬挺讨她喜欢的,大多时候她都是把赵冬当个弟弟来看的。

    “对了,你给孙玉莹的货带回来了吗?”吃了一会,沈亦如随口问了一句。

    “带回来了,我还没通知她来取货呢。”

    “那你车上也没有孙玉莹的货啊?”沈亦如疑惑的看着赵冬。

    “她那货装在另外一辆车上。”

    “哦…我说的呢。”沈亦如到也并没多想。

    “对了,亦如姐,你跟那个孙经理很熟吗?”赵冬假装随意的问。

    “还行,有过一些接触,她是飞天集团的采购部经理,跟我们公司有一些业务往来,大家都是女的,所以也就熟了,人还不错的,工作能力很强。”

    “哦。”赵冬点了头,又道:“那这个孙经理平时有没有什么爱好啊?”

    沈亦如疑惑的看着赵冬,道:“你小子问那么细干什么?对她有什么想法?”

    赵冬忙道:“看亦如姐你说的,我就是那么色的人啊,看到一个女的就有想法?”

    “咯…那到也是,现在娜娜和你那小女朋友就够你忙活的了,再说她们都比那孙玉莹好的多。”沈亦如促狭的对赵冬眨了眨眼睛。

    “亦如姐,你好像很喜欢看我的笑话一样啊。”

    “这事吗…我是帮不上忙,所以还是看笑话比较好,对了,这段时间联系娜娜没?”

    一提到苏日娜,赵冬的心里就乱七八糟的了,苦笑了一下,道:“前几天联系了一次,她在美国玩呢。”

    “这丫头就是心野,要想让她收心,只怕还不容易,那可看你的努力喽。”

    两人说说笑笑吃完了饭,赵冬又小坐了一会就离开了沈亦如的家,至使至终也没问关于宣泄的问题,他不想让沈亦如尴尬,这件事也就当成一个秘密永远烂在肚子里比较好。

    出了小区,赵冬来到了批发市场的那个仓库,然后给孙玉莹打过去了电话。

    “孙姐,货已经运回来了。”

    “啊,运回来啦,那真是太好了,唉呀,这个点,你把货送来,我去找仓库的保管员。”

    “我已经把货都放到仓库里了,这时没车了,你最好再联系你们的人把货运回去。”

    “这样啊,那也成,我去找人,仓库在哪,我联系好了,直接让人过去拉。”

    赵冬报了地址之后就挂了电话,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两辆车开了过来,一辆是银灰色的本田雅阁,一辆是柜式小货车。

    孙玉莹从本田雅阁里下来,赵冬马上迎了过去,道:“货就在仓库里,你们去验货吧。”

    孙玉莹点了点头,道:“好”然后就招呼着从货车上下来的三个人到了仓库里面,那三个人一个是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应该是质检人员,另外两个则是膀大腰圆,到像是搬运工了。

    仓库里面的灯光很亮,那几箱货就摆在仓库的中间,那个戴眼镜的马上过去打开箱子仔细的看着箱子里面的东西。

    赵冬则是仔细的看着他,但却发现他没有一点想看箱子底部的意思,就是认真的看着箱子里面的货物,完全就是一个认真的质检人员。

    而孙玉莹这时也是随着那个质检人员看着箱子里面的货,一边看,脸上还露出了欣喜之色,道:“小赵啊,不错啊,比我任何一次运回来的都好。”

    赵冬呵呵笑了一下,道:“咱们公司最主要的就是保证运回来的货物质量,要不然怎么能拉住客户。”

    “呵呵…不错不错从外观上来看肯定是没问题了,一会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问题,咱们就可以收货了。”

    赵冬点了点头,接着看着两人,但是两人还是认真的看着货,足足有二十多分钟之后,那质检人员点了点头,孙玉莹就和赵冬签了一个验货的单子,道:“明天我会把运费找到你们公司的账上。”

    看着他们把货物装上了车,赵冬也没从孙玉莹和那个质检人员身上看出一点异常,好像她们压根就不知道这箱子底部有大量的毒品一般。

    这让赵冬心里很是纳闷,难道这些毒品跟这个孙玉莹一点关系也没有?看着他们的车徐徐的往出开,赵冬则是一个瞬移,就已经来到了箱式货车的里面。

    车行了大概有十多分钟,然后停了下来,赵冬连忙又是用瞬移闪到了货车的上部,就发现车已经停在了一个库房的门口。

    孙玉莹指挥着刚才的那两个力工到了库房里面,里面的仓库保管员把那些货物从箱子里面拿了出来放到了一些特定的柜子里,然后就把那些箱子随意的扔到了外面的废物堆上。

    而接下来孙玉莹竟然就走了,仓库的保管员也离开了,那个质检人员也跟着走了,还有那两个搬运工也离开了,仓库前面竟然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这可让赵冬大感意外,难不成谁都不知道这箱子底下有大量的毒品?

    赵冬自然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这么多毒品,不管是谁的,也不可能这么久都不过来取的,这些东西的价值可不低,只怕不会低于千万,赵冬就不信拥有这毒品的主会不来取。

    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赵冬静静的等着,果不其然,没到二十分钟,刚才开出去的那辆货车又开了回来,跟门口的保安说了两句什么,然后就把车开了进来直接停到了库房旁边的那个杂物堆边。

    一个男子从车里跳了下来,然后先四下看了看,就把那几个箱子全都搬上了车,那动作很轻,接着又把其余几件东西扔到了车上,但则是随随便便的,还发出了咣咣的声音。

    装完了东西,那个男子又上了车,赵冬则是又瞬移进入了货车里面,马上就听到了发动机的声音,车子也是启动了。

    到了库房大门口的时候,车停了下来,车上的那个男子对门口的保安说道:“谢谢李哥了,这条烟拿着抽去。”

    “跟我还客气什么,以后有什么杂物你想要的话,尽管来拉。”这应该是那个保安的声音。

    “应该的,兄弟得了好处,当然也不能忘了李哥不是,那咱先走了,等过天再请李哥去桑拿。”

    说了这几句话,车子又重新启动,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赵冬从车门的缝隙里一直看着这个路线,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效外,这里则是一个普通的民宅,院子不小,而且都是打着水泥地面,一幢二层小楼,虽然没有别墅的气派,但在郊区这样的房子,那也是相当不错的。

    “东明哥,我把货拉回来了。”

    “没出什么问题吗?”

    “没有,一切顺利。”

    “那还不赶紧把东西搬出来。”

    赵冬听到他们这样说,连忙一个瞬移闪出了车里,目光扫到周围的情况,马上又一个瞬移就已经到了小楼旁边的一个黑暗的角落。

    赵冬的速度极快,就算是白天,那也不会让人抓到他的身影,更何况这时是黑夜,更是没有人感觉到赵冬的存在。

    院子里此时站着六个人,其中一个是跟着孙玉莹去拉货的一个司机,其余之人赵冬竟然还认识一个,那个人就是上一次去泡温柔而发生冲突的那个孙东明,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又遇到了他,在赵冬的印象中,那就是一个二世祖的家伙,没想到竟然敢做这么大的案子。

    这时有两个人上去把车上的箱子往下搬,下面则有两人在接着,其中一个接的时候手脚有些不稳,孙东明旁边那人马上怒声骂道:“你***给我轻点,这一克就几百块呢,你弄洒了一点,那就几万块没有了。”

    搬箱子的马上更加小心了,直到把那几个箱子全都搬了下来。

    赵冬知道这箱子是谁让运的了,孙黑子姓孙,而孙玉莹也姓孙,估计这孙东明还可能是跟孙玉莹有些亲戚关系,然后知道了孙玉莹要去云南运货,可以才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把毒品藏在了孙玉莹的货里,这样他们不但不用出运费,而且还是非常的保险。

    但是现在有一个疑问让赵冬还是没有想通,是谁通知的警方这批货是在他的车里呢?而且还知道的这么准确。

    赵冬本来都已经把毒品都从箱子底部取了出来,但这时突然心里一动,他们要发现毒品没有了,十有**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就算赵冬不怕他们,那到时候也是麻烦的很,所以这时连忙又把那些毒品全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了箱子底部。

    几个人把箱子都搬到了屋里,然后把箱子的暗层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堆的毒品,一个个都是兴奋不已。

    一个光头的小子拍着孙东盟的马屁:“东明哥,你这招真是太高了,让一个大公司帮着咱们运货,有他们的保头罩着,不费咱们一点力气,就把这些东西运了回来。”

    另外一个小子也马上说道:“现在这东西查的这么紧,而且那帮子缉毒的眼睛一个比一个贼,尤其是那个什么刑警队的娘们,这段时间栽在她手上的兄弟可真不少,只要是运这东西,她们都能盯上,烦都烦死,这也是咱们东明哥手腕高,一下子就运回来这么多。”

    孙东明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雪茄,道:“现在做黑道,也得动点脑筋,只讲打讲杀已经混不开喽,那是小混混的手段,只有动脑筋,那样才能赚大钱,才能不被条子们盯上。”

    “是是,还是东明哥高明,对了东明哥,这么多好东西,这下子可赚大了吧。”

    孙东明摆了摆手,道:“也就几百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以后跟东明哥混就**了,一下子就赚几百万。”

    “放心吧,少不了你们的,你们都给好好干,先把这些都给我锁到保险柜里面,明天就开始出货。”

    虽然孙东明他们说的很笼统,但是赵冬也知道自己猜的不差,不过赵冬当然不会让他们就这么把这些毒品收到手,等到他们把毒品都收到保险柜里面的时候,则是偷偷的把毒品又都弄了出来,这样这帮家伙肯定不会再怀疑到毒品的丢失跟他赵冬有关系了。

    赵冬到是想过这时通知一下季琼,让她也立一大功,不过这时抓到这帮人,那肯定会供出这批货是怎么运回来了,而那时季琼可是把货车检查过了,这时货物再出现,那就是太不合常理了,也是一件解释不清的事,所以赵冬只能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至于这些毒品怎么处理,赵冬还真是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反正这玩意又不占用什么空间,就在那里放着吧,万一哪天有用了也说不一定,以前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例子了,本以为什么都没有用的东西,但是在特殊的情况下,这些东西却是能发挥出很特别的作用。

    孙东明这些年一直被孙黑子照顾着,但是孙黑子毕竟只是他的叔叔,给他的钱肯定不会像给自己孩子那样,也就是给孙东明找些赚钱的生意让他去做,如果有什么事情他再帮忙兜着,但是这样孙东明一年到头弄到的钱并不多,也就百八十万的样子,这些钱对于别人来说那肯定是不少了,可是对于花天酒地,又养着几个小弟的孙东明来说,那就实在是不够花了。

    他早就想大干几票捞点钱,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偶尔有一次联系上了一个贩毒的朋友,他就是开始做起了这行,刚开始他只是小打小闹,一次运个百十克,不过当尝到了这玩意赚钱的甜头,他就是越来越胆大,就很想干大的了,只不过大的运回来实在是太过危险,他就一直在找着机会。

    孙玉莹是他的一个表姐,两人是一个太爷,虽然亲戚不算是很近,但还算是认识,偶然听到了她的公司要去云南那边运货,这小子心里马上就打起了主意,迅速与云南那边的供货商取得了联系,让他们在那边买通了给孙玉莹公司配货的人,就把毒品放在了那些箱子里面。

    现在终于是把货运到手了,孙玉明心里这个得意啊,这一趟少说也能赚个五六百万,足够他好好的挥霍一番了,跟着几个小弟在楼上开怀畅饮,就等着发财了。

    “东明哥,我…有点犯瘾了,能不能给我来点…先尝尝”孙东明的一个小弟也>吸>毒,这时打了一个哈欠,可怜吧吧的看着孙东明。

    孙东明现在也是财大气粗了,以后还要靠着这些小弟们把这些毒品卖出去呢,也就摆了摆手,道:“好,那就去拿点吧。”

    那小弟顿时大喜,接过了孙东明递给他的钥匙,快步的奔下楼去。

    “啊不好了东明哥你们快来”那小子刚刚下去没一分钟,就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孙东明吓了一跳,连忙跳到窗口向外面看去,并没有看到什么警车,不由气的破口大骂,跟着几个小弟下了楼,一边走一边骂道:“你小子鬼叫什么,我还以为是警察来了呢。”

    “东明哥…东西…东西不见了”那小弟指着打开的保险柜门,结结吧吧的说了一句。

    “开什么玩笑,东西怎么会不见…什么?”孙东明这时已经走进了保险柜,感觉那里很空,顿时一个箭步冲到了保险柜前,就看到了那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连一点毒品的渣都没有剩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东西呢?”孙东明回头用要杀人的目光看着刚刚下来的小弟,刚才就是他先下来的,他本能的就以为这小弟拿了东西。

    那小弟急的都快哭了,道:“东明哥,不关我的事啊,我来的时候保险柜的门还锁着呢,打开之后就看到里面没有了”

    “保险柜锁着,东西怎么会没有?”孙东明急的都要疯了,这可是一千多万的货啊,他这次为了进这批货,还特意借了不少钱,本以为会大赚,没想到现在货却没有了。

    “我也不知道啊东明哥,你看看我才下来多久你们就下来了,我怎么可能有时间把这些货拿走啊,东明哥,这货要是我动的,我…我就天打五雷轰,出门就被车压死,找女人就累死,生孩子没**…”

    “给我他**的闭嘴”孙东明这时也感觉不能是这个小弟拿的,在时间上他根本就来不及,但是其余几个人也没有下过楼,这些东西肯定也不是自己人动的,心念一动,马上吼道:“赶紧去外面追,肯定是让人偷了”

    几个小弟连忙答应了一声,飞奔着冲出了院子,可是赵冬这时早已经走的不见了踪影,就凭他们几个想找到赵冬,那无疑就是痴人说梦,再说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是赵冬拿了他们的货。

    而孙东明这时却知道,这批货要想找到还真是不容易,看来要找自己的叔叔让他帮自己查查了,希望能够找到道上的朋友把这批货要回来。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