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隔门有耳
    第七十六章隔门有耳

    赵冬先站了起来,把程可淑的那双李宁的运动鞋从椅子下面拿了出来,程可淑这时双腿也是从椅子拿了下来,两只洁白的小脚之上也未着袜子,那时赵冬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给她穿。

    “我来帮你穿。”赵冬这时想也没想,拉过程可淑的小腿,拿着鞋就往程可淑的脚上套。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程可淑顿时有些慌乱的叫了起来。

    “什么不用,你手上还扎着针呢。”赵冬不由分说的把两只鞋先后套上了程可淑的脚上,不过脚后根还没有进去,然后对程可淑说道:“我用点力,我帮你提一下。”

    可是这时程可淑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让赵冬不由诧异的抬起来看向程可淑,就看到了程可淑满脸通红的尴尬表情,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这样实在是跟程可淑太过亲近了,程可淑不清醒时还没什么,这时她还是清醒的,自己还跟她如此,似乎有点超出姐弟间的情分了,有些悻悻的说道:“我只是…感觉你不方便,你别多心。”

    让赵冬这样一说,程可淑却是展颜一笑,道:“没什么。”但是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脚已经着地往下用了用力,赵冬连忙抓住鞋后根,让程可淑踩了进去。

    但是他的手指就不免的跟程可淑的脚碰触了两下,明显的就感觉到程可淑的脚有些颤抖,这也让赵冬的心里不由荡漾了一下。

    站起身来,赵冬和程可淑都像是没事人一般,但是脸上的红晕都显出了两人的心里都有些不平静,赵冬穿上了外套,摘下了点滴瓶子高高举了起来,然后扶着程可淑的胳膊往外走去。

    而程可淑这时确实也是急的很,但是脚下明显有些虚浮,为了能够快点去,所以这时也是扶住了赵冬的胳膊,而赵冬也干脆另外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

    到了厕所的门口,赵冬和程可淑却是一下子有些为难了,这是应该去男厕所还是女厕所呢?去男的那边吧,程可淑显然不方便,去女的那边吧,赵冬又是一个男人,也不太适合,两人又都年轻都没有这样的经历,一时间还真是有些为难。

    好在这时从女厕所里面走出了两个人,正是刚才扎针的那一男一女,可能是看出了赵冬和程可淑的为难,那男的对两人笑了一下,善意的说道:“进去吧,这时候里面没有人。”

    赵冬和程可淑顿时红着脸说了声谢谢,这才进了女厕所。

    赵冬这还是这辈子第一次进女厕所,不过也只是扫了一眼,然后就扶着程可淑进入了一个单独的小间,程可淑进去之后,马上红着脸说道:“你出去吧。”

    “嗯”赵冬答应了一声,连忙退出了小间,顺手也把门关上,但却是只能靠着门站着,毕竟离远了,他就不能举着那个点滴瓶子了。

    而里面这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就响起了一阵水声,这让赵冬听的也是面红耳赤,就算是跟程可淑已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但是赵冬也没有在程可淑方便的时候偷听过,而现在根本就不是偷听,而是光明正大的听啊,脑海里甚至想到了那时给程可淑穿衣服时看到内裤那里的美妙形状。

    终于…里面的水声停止,然后又响起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停止之后,程可淑却是没有马上出来,里面也是一下子没有了声息。

    赵冬连忙担心的问道:“可淑,你怎么了?”

    “哦…好了好了。”里面传来了程可淑的答应声,然后门一开,程可淑低着头磨磨蹭蹭的走了出来,但是那脸都红的像天边晚霞一般了,她何时处于这么尴尬的地步,明知道外面站着一个男生,自己就在里面脱了裤子方便,简直就让她无地自容,最主要的是她在方便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突然想起了这衣服十有**也是赵冬给穿上的,一时间都是不敢再面对赵冬了。

    程可淑低着头是没敢看赵冬的脸,但是跟赵冬那么近,她当然是能看到赵冬的身体其他部位,而无意中的看到了赵冬的裤子,却是看到那里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这更是让程可淑感觉难堪之极,但是对于赵冬的反应,她到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怨念,因为她也明白这是男生的自然反应,并不代表着赵冬有什么非分的想法。

    赵冬这时也感觉到了自己某处的不雅,这时也是尴尬之极,但是偏偏那里此时还不立马消下去,让他真是恨不得割下来,免得在程可淑的面前丢脸。

    而就在这时,女厕所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但一看到有男的,马上低呼了一声就想退出,但是却又马上惊讶的喊道:“冬子,你…”“啊,亦如姐”赵冬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么尴尬的地方碰到沈亦如。

    沈亦如这时已经看到了赵冬举着的点滴瓶子,目光又扫向了程可淑,顿时惊讶的说道:“好漂亮的***,冬子,这是谁啊?”

    “这是我姐程可淑”赵冬连忙说了一句,然后说道:“我们先出去,在外面等你说。”

    沈亦如也不由有些尴尬,在这里自己跟一个男孩子聊天,还真是挺别扭的一件事,点了点头,让开身子让两人走了出去。

    “这就是你说的亦如姐啊?”站在厕所门口不远的位置,程可淑问赵冬,她也是听说过赵冬跟沈亦如的关系不错,但却是一直也没有见到过的。

    “是啊,她对我很好的,帮了我不少忙,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她。”

    程可淑脸上一红,一提起这个地方,她就特难为情。

    不一会功夫,沈亦如走了出来,赵冬马上问道:“亦如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就是我们部门今天到这里来例行检查身体,对了,这是怎么了?”

    程可淑马上对着沈亦如笑了一下,道:“亦如姐好,我就是感冒了。”

    沈亦如点了点头,道:“哦哦,这段时间感冒的好多,多注意一下身体,冬子,你赶紧带你姐过去休息吧。”

    赵冬和程可淑正要走的时候,沈亦如突然又道:“对了,冬子,最近可能有一笔生意要找你,抽时间你到我那里一趟,我给你说说。”

    “好啊,我也正好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呢,等明天…哦,等后天我去找你。”

    “成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沈亦如点了点头,然后跟赵冬和程可淑摆了摆手,就快步走开了。

    看着沈亦如走开,程可淑对赵冬说道:“亦如姐看起来就挺亲切啊。”

    “是啊,亦如姐对我很不错,不过…她对公司的员工可就没这么亲切喽。”

    “那是啊,管理一个公司,如果都是那么亲切的话,又有谁会听你的话啊。”

    二十分钟后,程可淑的药全部滴完了,程可淑虽然不那么烧了,但是身上还是不那么舒服,然后两人就直接回到了家里,到了程可淑的房间,赵冬帮着程可淑脱了外套,程可淑坐在床边自己把外面的裤子除了下来,赵冬马上接过来给她挂在了衣柜里。

    “冬子…”程可淑这时轻轻的喊了一声。

    “嗯,还要什么,我帮你。”赵冬过来先扶着程可淑倒在了床上。

    “这…”程可淑红着脸咬了咬嘴唇,道:“我早上起来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怎么到的医院我都…不知道。”

    赵冬咧嘴笑了一下,知道程可淑是想问什么,而对于程可淑,他也是不想隐瞒什么,要不然岂不是让她瞧不起自己这个弟弟,迎着程可淑的眼睛说道:“刚开始吃药时,你还挺冷的,但过了一会,你就冒汗了,出的汗很多,我就帮你擦了擦,不过只擦了胳膊和腿上的。”

    “哦…”程可淑看到赵冬那坦诚的目光,本来心里担心的事情就消失了许多。

    “然后我看你还是烧的利害,就害怕了,就急急忙忙的给你换了衣服,然后就背着你去医院了,当时真是太急了,袜子都忘了给你穿。”

    听赵冬这样说,程可淑顿时晕生双颊,那显然自己的睡裤是赵冬给脱下去的,这里面的体型裤也是他给穿上的了,就算是自己的亲弟弟,这样的事情都尴尬,更何况两人是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让程可淑这时更是心里羞涩万分。

    不过她就是那种不喜欢把心里的情绪展露出来的女孩,还是对着赵冬笑了一下,道:“谢谢冬子弟弟了,要不是你,我今天非烧糊涂了不可。”

    看到程可淑并没有责怪自己之意,赵冬不由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知道我是你弟弟,那你还说那些干什么?肚子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煮…哦,我还是让饭店给送点粥吧,我怕我煮出来的根本就不能吃。”

    打了电话,不大一会,小区外面的一家粥店就给赵冬送来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另外还有几个爽口的小咸菜,赵冬把这些东西都是搬到了程可淑的床边,然后又把两个床头柜挪到一起,这样程可淑不用起床也能吃到了。

    程可淑看着赵冬忙前忙后的,突然抿嘴笑了起来,道:“我发觉得病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啊?”

    “得病还不错?你不会是烧糊涂了吧?”赵冬伸手摸了一下程可淑的额头,今天他也不知道摸过程可淑的额头多少次了,而程可淑这时对于这么摸也似乎是习惯了,根本就是躲也不躲。

    “呵…平时都没看你这么在意我,这一得病,才知道你还是挺在意我这个姐姐吗。”

    “那是活了十七年才有这么一个宝贝姐姐,当然得在意了,再说了,要不好好的对你,以后谁给我做饭,谁给我洗衣服。”

    “敢情我这个姐姐就是一个保姆啊。”

    程可淑这时又换上了睡衣,要不然躺在床上实在不舒服,这时靠在床头,半侧着身子,正好可以喝点粥。

    赵冬这时又指了指小菜,道:“这小菜也不错,我特意跟他们说了,说是要感冒的人能吃的,他们就送的这个。”

    “嗯”程可淑点了点头,身子又往下倾了倾夹了一口小菜。

    赵冬这时正等着看程可淑吃过的反应,但是在程可淑夹菜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另外的风光,程可淑这一侧身,胸口的睡衣就往下垂了一些,从赵冬的角度到是正好能够看到那里的一角风光了。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赵冬还是看到了那半球形的**,另外还有一抹鲜红的粉红色,眼神顿时就是变得有些不一样。

    “嗯?”程可淑刚把小菜放到了嘴里,就发现了赵冬那不寻常的目光,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有些慌乱的坐直了身子。

    程可淑的反应让赵冬也是一下子慌了神,要说程可淑有病之时,那时他怎么样,也可以说是事急从权,可是现在他这则是有些偷窥的意思了,低着头不敢再程可淑的目光,猛扒了两口,把一碗粥全吃下去,道:“你…你慢慢吃,我吃精了。”然后飞也似的逃出了程可淑的房间。

    程可淑本来还真是有些怪赵冬,不过看到赵冬此时的反应,反而是感觉有些好笑了,这个弟弟还真是挺有趣的,最起码也是能够让她放心的,要不然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个目光,就这么逃走了。

    不过程可淑马上又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是洁身自好,跟男生一直都是保持着恰当的距离,赵冬虽然是自己的弟弟,可是两人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现在赵冬与自己走的这样近,以后弄不好岂不是要出问题?

    不过转念一想,赵冬现在都已经有了阮雪这个女朋友,两人的感情又那么好,现在对自己,也就是当姐姐一般,自己又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说了,大家都是一家人,要是那么防来防去的,这个家过的还有意思吗?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