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照顾生病的程可淑
    第七十四章照顾生病的程可淑

    连续观察了几天,赵冬也没有感觉到空间的大小有什么变化,即没有变大也没有变小,但是赵冬并没有气馁,又接着进行着其他的尝试。

    这阶段不用运什么东西,赵冬干脆让中田雅子给他弄了很多的蓄电池,另外还有一些什么电暖气,电炉子之类的东西,最后赵冬甚至把蓄电池的电源线直接连在了空间上。

    而蓄电池的电量还真被空间>吸>走了,这样就不会损失能量,让赵冬更加的有些期待了,每天都是拿着卷尺去量,但空间的大小仍然没有改变,似乎这些蓄电池的能量还不足以改变空间的大小。

    赵冬现在也只能是这样尝试,毕竟在这方面谁也没有真正的经验,只能自己一点点的摸索。

    程兆龙和苏玉娴现在是越来越忙,随着公司的开业越来越近,他们要做的事情也是越来越多,基本上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甚至有时候晚上都不回家来住,但两人忙的显然也是很开心,这是为了自己的家而努力,自然要比给别人打工的感觉不同,而苏玉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钱是赵冬出的,只当是程兆龙从朋友那里借的。

    而程可淑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多的承担了家里面的家务,收拾屋子,洗衣服,另外还要做饭,赵冬能帮上忙的也就是帮着收拾收拾屋子,别的只能是看着程可淑忙了,不过程可淑从来也没有什么怨言,而且似乎干的也挺开心的,跟赵冬单独在家的时候也很有姐姐的样子,对赵冬颇为照顾。

    这个周日,赵冬懒洋洋的从被窝里面爬出来,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平时这个时候,程可淑早就喊他起来吃早饭了,但是今天竟然还没动静,似乎有那么点反常。

    穿上了衣服,赵冬推门去洗漱,但是餐桌上什么也没有,客厅和阳台洗手间里也没有程可淑的影子,而且屋里也非常的安静,好像程可淑不在家一样。

    这让赵冬挺纳闷的,程可淑好像还真没有独自一人离家还不跟他说一声的,洗漱完看看母亲和程可淑的房间,这时房门还关着,莫不是程可淑还没有起床吧?

    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也没有动静,赵冬则是顺手拧开了房门,一眼就看到了程可淑此时还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了头部和零乱的黑发。

    “可淑,你怎么还没起床?”赵冬站在门口问了一句。

    “冬子…我…我可能感冒了。”程可淑无力的回答了一句。

    “啊感冒”赵冬连忙过去坐到了床边,伸手摸了一下程可淑的额头,额头很烫,而且程可淑的脸也是通红,显然正在发高烧。

    赵冬着急的问:“你感觉怎么样?”

    “我…好难受…一会冷…一会热…”程可淑闭着眼睛,声音还是那么的无力,嘴唇显得也是颇为干燥。

    “这么烫”赵冬又摸了一下程可淑的额头,道:“不行,我得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吧,你给我找两片…感冒药吃。”

    赵冬迟疑了一下,如果真的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吃点药也就没啥事,连忙出去找了两片感冒通,然后又倒了一杯水,回到程可淑的床边,道:“可淑,来吃药。”

    “哦…”程可淑答应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然后想坐起来,但是身体只支起了一点,然后就倒在了床上。

    赵冬连忙先把水杯和药放在一边,胳膊伸到程可淑的颈下,稍一用力,把程可淑扶着坐了起来,只不过现在的程可淑实在是软弱无力,坐都坐不稳,一下子就靠在了赵冬的身上。

    赵冬连忙一只手搂住了程可淑的腰,另外一只手则是拿了药先放到了程可淑微张的嘴里,然后又把水杯凑到了程可淑的嘴边,小声说道:“可淑,喝点水把药吃了。”

    程可淑依言喝了点水,把药吃了下去,赵冬又把程可淑放倒在床上,扯过被子给他盖到颈下,然后看着程可淑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又帮着程可淑掖了掖被角。

    “冷好冷”程可淑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赵冬连忙又把母亲的被子压在了程可淑的身上,程可淑又抖了一会之后,似乎就好了一点,眯着眼睛沉沉的睡着了。

    看着此时的程可淑,赵冬大感怜惜,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程可淑生病,那柔弱的样子,让他大为心疼,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程可淑,不时的伸手去摸一下她的额头。

    过了一会,程可淑的头上涌出了汗珠,然后越出越多,赵冬连忙拿过纸巾给她擦,但是那汗就是出个不停,程可淑本来收在被子里面的胳膊这时也拿了出来,薄薄的睡衣袖子褪到了大臂上,露出了多半截粉嫩的手臂,而那手臂之上也满是汗水。

    赵冬连忙又给她擦着手臂上的汗水,问道:“可淑,你怎么样?”

    “好热”程可淑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句,一翻身把被子从身上全都掀了下去,变成了侧身背对着赵冬躺在床上,只这么一会功夫,那一身白地碎花的睡衣都已经被汗水浸湿,就连床单之上都隐隐有些操湿的痕迹。

    睡衣的下摆因为她睡的姿势不正,露出了一小段白里透红的肌肤,上面也全是汗水,一条腿弯曲着骑在被子上,睡裤都已经拉到了膝盖上,整个小腿都已经完全露在赵冬的眼前。

    如此风光,让无虑冬看的呼>吸>不由一窒,不过马上把自己杂七杂八的念头赶走,程可淑现在可是生病呢,现在怎么能转着这些念头。

    赵冬也感冒过,也发过高烧,也知道这种忽冷忽热的感觉,现在程可淑出汗,还真不能让她散了汗,要不然只会更让病情加重。

    连忙去把毛巾用热水投了一下,然后拧的半干,回来想给程可淑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可是看着程可淑,赵冬却感觉无从下手了,两人这段时间是很熟悉了,拉拉手那也是正常的,可是其余的接触那还真是没有过,就算是晚上的时候,程可淑也大多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才穿成这样,平常的时候,都是穿的还是比较严实的。

    而现在赵冬要给她擦汗,那显然要伸到衣服里面去,这胳膊还好说,其余的地方…赵冬一想想,心里都是一团火热,甚至都想到了那天在程可淑的别墅里面偷看到程可淑裸露的后背风光。

    而就在赵冬犹豫的时候,程可淑这时又翻了一个身,竟然是面对着赵冬这面侧着躺着了,赵冬这时一下子就呆了,程可淑的睡衣是系扣的那种,这时扣子到是没有散开,不过两扣之间到是露出了一些缝隙,最主要的是本来应该在中间的对襟,现在则已经是拧了一边,从那缝隙里,赵冬赫然看到了一抹妖艳的粉红色,就算没有看到全貌,赵冬也知道那里是哪个部位了。

    用呼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赵冬硬生生的收回了目光,此时程可淑可是生病,他再这么胡思乱想,那真对不起程可淑平时对他的照顾了,现在他真想让阮雪和中田雅子来接替他的工作,可是阮雪昨天就说了今天要跟同学们要出去玩,肯定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而中田雅子赵冬最近也是放得她很自由,很少让她在空间里面了,所以这时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了。

    连忙过去先扯过了一床被子给程可淑盖上,免得自己看到再心猿意马,然后来到床角,掀开被角让程可淑的一条小腿露出了出来,拿过手巾就给程可淑擦了起来。

    程可淑的腿很是纤细,也很直,平时赵冬就总是能看到,但也没有这么仔细的看到过,那细腻的皮肤完美无瑕,脚只有36码左右,足弓很高,脚趾圆润,足背上雪白的肌肤之下隐隐露着几条青丝血管。

    只不过是一截小腿和一只小脚,赵冬擦过之后自己都是满头大汗,明明告诉自己不能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可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偏偏就是纷至沓来,要不是强行克制,赵冬只怕真要好好的抚摸一番了。

    又把程可淑的那一条腿也擦了擦,但是膝盖以上,赵冬实在是不敢再动了,然后又给程可淑的腰部擦了两下,赵冬就是只能放弃了,因为他发觉自己要是再多做一些,只怕自己就要变身为狼人,忍不住就要对程可淑侵犯了。

    不过这么一擦,程可淑到似乎好受了许多,呼>吸>也是变得平稳了一些,赵冬摸摸她的额头,也不是那么烫了,心里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才只不过擦了这么几下,简直比跑了一次马拉松比赛还让赵冬累啊。

    但是赵冬轻松了还没有半个小时,程可淑竟然又烧了起来,而且烧的似乎比刚才还要严重,嘴里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说什么,这让赵冬可是慌了神,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在家里这么照顾程可淑了,这时无论如何也要把程可淑送到医院里面了。

    只是…要是去医院,赵冬总不能让程可淑就穿着这样的睡衣去吧…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