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捐赠
    第六十四章捐赠

    晚上阮雪的父母也回来了,苏玉娴马上把两人也邀请了过来,七个人在一起吃饭,到也是相当的热闹,程兆龙和阮雪的父亲阮大刚还喝了不少的酒,吃完饭大家还在一起聊的也甚是开心,直到九点多,阮雪一家三口才离开。

    赵冬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而且不大,只能是一个个的去洗澡,程可淑先洗了,然后就回屋去了,赵冬虽然只是看到了程可淑穿着睡衣的一个背影,但脑海里还是想到了那天看到程可淑裸露着后背的场面,心里不免有些乱七八糟的,而住在这里,似乎明显的要比在程兆龙那个别墅里面更容易看到一些香艳的镜头。

    不过赵冬马上又鄙视自己一番,自己现在已经有了阮雪这个女朋友,还有中田雅子这个可以什么都不用考虑还能尽量享受的女人,另外苏日娜的关系还没有理顺,哪能还对程可淑转着这些念头。

    最后和程兆龙洗完了澡,两人躺在床上谈起了以后公司发展方面的事情,程兆龙自然不会像赵冬想的那么简单,从公司的准备到正式启动,他方方面面讲了一大堆,让赵冬也是大开眼界,原来开公司还需要那么多繁琐的事情,如果什么都像小说里面那么容易,只怕这生意没干多久,非得亏的渣都不剩。

    “程叔叔,这些还是你都来吧,我头都听大了,我还是读我的书,搞点我的小活动。”赵冬刚刚接触这类事情,不免很多都是听的似是而非。

    “呵…先不说这就是你出钱弄的,就算是我弄的,以后我年龄大了,那不也得你接手啊,我看你就是做生意的材料,早点接触管理方面的知识对你肯定是有好处的。”

    “嘿嘿…程叔叔最起码还能干二十年,时间还充足的很,我现在还是先玩够了再说。”

    “你小子,成,年轻人确实也应该好好的享受,等到以后成家立业了,那就想玩也没心情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程兆龙就睡了,但是赵冬却是感觉有些不方便了,他研究空间之间,总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这时总不能偷偷的进入空间,要是程兆龙突然醒来,或者没睡实,那就麻烦了,看来让程兆龙父女到这里住,对于自己影响到是最大了,但为了母亲的幸福,赵冬也只能是再想他法了。

    省城的博务馆,馆长刘玉普正在翻看着一本古玩书籍,他做一行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是国内古玩鉴赏的大行家,只要经过他鉴定的,真品赝品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很多人得到一些好东西,总想求他给鉴别一下,不过刘玉普却是脾气很犟,不是谁都能请得动的,一般不入他眼的,不管真假都不给予评价,所以在古玩界也博得了一个刘老怪的名声。

    一个年青的博务馆工作人员敲门走了进来,道:“馆长,外面来了一个女的,说想要捐献一件古董。”

    刘玉普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好好接待,有捐献那是好事,如果民间的人都把古玩捐献出来,那我们的博物馆肯定会丰富许多,不过一定要辨别真假。”

    “可是…馆长,她拿来的东西是一个青铜鼎,看起来年份应该是商代的,我们几个人也看不出真假来,但是李副馆长一口咬定是假的,说这种样式的青铜鼎在国内从来还没有出土过一件,根本就是人为臆造,然后又是重新进行包浆和做旧的。”

    “什么?商代的青铜鼎?”刘玉普顿时惊呼了一声站了起来。

    “嗯,我也不确定,以前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鼎,但是我感觉那东西不像是做旧的,就特意想请您出去再帮着看看。”

    刘玉普马上说道:“那得出去看看,不过李副馆长也是干了二十来年,应该看的不会太差。”但是心里却是隐隐还带着一点希望,现在往博物馆里捐献文物的人是越来越少了,谁手里要是有宝贝,那要么就是自己收藏,要么就是拿到拍卖行里去拍卖,现在古董热,古董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商品,文物利用方面已经是越来越差了,这也是他现在不愿意给别人鉴定的原因。

    走到接待室门口,他就听到了里面李副馆长的声音:“这个绝对不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国宝,这么贵的东西你会拿出来捐献给我们博物馆?而且拒我所之,这样的青铜鼎只有日本有一个,但是绝对没有第二个。”

    刘玉普皱了一下眉头,这话怎么听着像曾经一个法官判案呢,这样完全就是抹杀了人们行善之意,只会让社会越来越黑暗。

    “你要是不识货,麻烦你换一个识货的来,我送你们鼎还送出毛病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响起。

    李副馆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模样看起来到还是斯文,但这时却是不屑的说道:“这种货色我看的多了,手法老套,比如这里…”那李副馆长此时似乎想在旁边的几个年轻馆员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学问,指了指鼎身的下方说道:“如果是真正的商代青铜鼎,那都是皇室才能用的,而在鼎足里面一定会有一个款,而这个款是最明显的一个特征,是人为最后雕刻上去的,如果现在仿旧的,这里的款看起来差不多,但只要是用手磨磨,就能看到新鲜的刻痕。”

    李副馆长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那里磨了几下,正想说什么之时,眼睛里突然露出了惊奇之色,然后又用力的磨了几下,这一次则是“咦”了一声,重新蹲下来仔细的看了起来。

    “馆长”听到脚步声,几个年轻人看到刘玉普进来,连忙打着招呼。刘玉普进来之后,眼睛就盯着这个鼎看,然后快步的走了过来,把李副馆长一下子挤开,李副馆长正看的认真,好像自己的假设完全不成立,正想找出其他的毛病来证明这个是假货,没想到被人差点挤倒,差点就要发火骂人,但一看是馆长,连忙闭了嘴。

    刘玉普先是围着那青铜鼎转了足足有四五圈,每一圈的步子都是那么的迟缓,就像脚下灌了铅一般,但是他的目光却是半点也没有离开这个青铜鼎,然后又蹲下身子转了几圈,最后则是轻轻的抚摸了一些青铜鼎的部位。

    李副馆长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刘玉普,这个鼎他绝对不认为是真的,可是看刘玉普的样子却让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了,因为刘玉普看一般的捐赠品几眼就可以下结论,但是今天明显看的时间太长了,而且看的也太认真了。

    终于,刘玉普站了起来,转头看向了站在一边的一个戴着黑墨镜的女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这个鼎真的要捐给我们博物馆?”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道:“不错,你们不要吗?”

    “要要”刘玉普差点跳了起来,就像一个孩子护着自己的宝贝一般的挡在了鼎前面,然后迟疑了一下,道:“只是…你这个鼎的价值实在是难以估量,如果拿到市场上去,最少也得值两千多万,甚至还会更多,我们博物馆却只能给你一点…象征性的奖金。”说到这个,刘玉普心里就不爽,现在文物市场完全放开,但是博物馆的资金就那么点,明明看到很多好东西,但却是不能把东西弄到博物馆里面收藏,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心痛。

    “奖金也不要了,你们收下了就好,那我走了。”

    刘玉普连忙喊道:“等等,这个还需要一些手续的。”

    “你们自己办吧,东西给你们,其余的我不管了。”说完那个女人转身就走,只留了一股淡淡的香风,还有那窈窕的身姿背影,把几个年青的小伙子看的都有些眼睛发直,偷偷的直咽口水。

    李副馆长这时小声对刘玉普说道:“馆长,你说这鼎是…真的。”

    刘玉普连连点头,道:“真真的不能再真百分之百商代青铜鼎,而且保存的如此完好,简直就是一个国宝级的珍品啊。”

    李副馆长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可是这样的鼎好像只有在日本一个大收藏家柳纯正野手里有一个吧。”

    这时一个年青人突然说道:“李馆长,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说是柳纯正野办展览之时,一大批古董都是失窃了,莫不是这一个就是从那里偷来的吧?”

    刘玉普眼睛一瞪,道:“什么是偷,这是我们商朝的东西,本来就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在民间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国宝还不为人知,不要有点什么好东西就跟别人的联系上,再说了,就算是偷的,那也他祖母的正常,那些小日本就是在二战时把我们的宝贝偷走的,我吧不得这是从那里偷来的呢。”

    “可是…馆长,万一要有日本方面追究起来怎么办?”

    “追究个屁,咱们没追究他就不错了”刘玉普又瞪了一下眼睛,喝道:“马上把这个鼎给我收藏入馆,然后送到国宝级的展馆,咱们馆终于又有了一件国宝级的文物了”后面这句,刘玉普竟然是眼含热泪,激动不已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