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到日本去偷古董
    第四十四章到日本去偷古董

    从空间里面出来之后,赵冬给父亲赵成武打过去了一个电话,不料赵成武竟然说这两天突然有急事,没有在家里,让赵冬改天再去。

    这让赵冬到是有些郁闷了,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去看父亲,没想到还没看成。

    既然这样,那到是没有什么事了,赵冬又开始研究着自己的储物戒指,这段时间随着储物戒指的功能了解的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感觉神奇,似乎这个储物戒指貌似都不应该称之为储物戒指了,很多功能都已经超出了储物的范畴,或者说是超出了他对于仙侠小说里面对于储物戒指的描述了。

    而对于储物的来历,赵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近在中文网又注册了好多号,也都升级了vip,前前后后都花了上万块,可是一次也没有中奖的提示,另外他翻遍了中文网历年来发布的公告,也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关于一篇抽这类奖励的报道。

    那这个抽奖活动就可以用诡异来形容,就像这个神奇的储物戒指一样来的诡异,这让赵冬总感觉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是他也说不出这种不安到底是因何而来。

    储物戒指毕竟是小说里面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一种凭空臆想出来的东西,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现在这个储物戒指却真真正正的出现在了他的手里,赵冬也想弄明白这个储物戒指到底是怎么回事。

    像多维空间的理论,赵冬也看了许多,虽然看的头昏脑胀,但是却感觉这个戒指的空间,有点像那理论所说的四维空间,但又不全像,这个空间应该是独立的一个空间,或者说是与现实的三维空间平行的一个空间,戒指可能只不过是一个通往这个空间的大门。

    另外空间收取物品的时候,那是需要能量的,赵冬却是从来也没有发现这个能量的来源,如果能量的来源就是来自这个空间,那赵冬用了这么久的戒指,赵冬也没有感觉到空间里面有一点点的变化,而且空间里面还可以创造单独的空间,赵冬知道他其实并没有改变空间里面的什么,而是空间里面本身就像是用一种能量所形成,当物体进来之后,这些能量自动就形成了一层保护膜一样,而赵冬现在能做的就是调动这种能量,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让这个保护膜形成各种形状,这完全就是违背现在所掌握的知识。

    另外还有时间的问题,物品的保鲜这还没什么,这里没有空气的情况下,真空状态之下保鲜也算是正常,但是那个炸弹在空间里面都没有爆炸,一来就是能量让那个炸弹始终保持着那个形状,二来赵冬则是认为这是一种时间的停滞,也就是说炸弹在空间里之时,因为时间的停止,所以炸弹才没有爆。

    但是这问题又来了,他在给中田雅子创造的这个空间里面,时间跟外面是一致的,与空间里面时间静止又发生了冲突。

    所有的这一切似乎都不能用现有的科学理论所能解释,其实赵冬到不是想用科学理论来解释这个戒指,但是他如果能搞明白这个戒指空间存在的理论,那最起码就有一个研究的方向,凭着赵冬的感觉,这储物戒指的功能肯定是不指这些的,而现在他却只能自己慢慢的摸索了。

    揉了揉额头,看着这些专业知识,赵冬看的是头昏脑胀,揉了揉额头,登上了qq,但是却并没有收到宣泄的信息,这到是让赵冬有些意外了,似乎他已经习惯了上线就能看到宣泄在找他,这一不找到是有那么一点失落了,上了游戏,里面依旧没有宣泄的影子,查看了一下她的等级,还是停留在前几天看到的情况,估计也是好几天没上线来玩过了,找到了宣泄的q号,赵冬给发了一个信息过去:最近忙什么呢,怎么没看到你。

    但是等了一会,也没有回复,看来现在也是不在,这让赵冬玩这个游戏也没有什么兴趣了,把追看的几部小说都看了最新的章节之后,赵冬就是随意的浏览起来网页。

    很快一个帖子引起了赵冬的注意,讲的是日本的一个名收柳纯正野的富豪,正在举办一个展览,里面有大量的中国古董,其中很多都是二战的时候从中国运过去的。

    本来中国的古董在一战和二战之间流落到国外的非常多,国家也是无数次的想要回这些古董,但是却一直未果,这也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这个柳纯正野搞这个展览之时,有记者就问他对于这批古董中关于中国古董是如何的来历。

    这个柳纯正野竟然堂而皇之的说是在二战其间从中国老百姓那里低价收去的,而且还说那时的中国是如何贫穷,人们对于古董的价值又是多么的匮乏,随随便便的就弄到了很多好东西,言语之中多有诬蔑之意。

    这顿时引起了国人的强烈不满,纷纷谴责柳纯正野,只不过对方完全置之不理,依旧办他的展览,依旧洋洋自得,还在大肆炫耀他的那些古董。

    这种类似的新闻赵冬以前也看到过,也跟着回过帖,但这次看到这个帖子,赵冬则是眼前一亮,以前他不是没有想过用储物戒指收取东西的功能来偷东西,但是感觉这样做不免有一种负罪感,而且自己又不缺乏赚钱的机会,又何必去搞那种偷偷摸摸的勾当,但如果去把这些本应属于自己国家的东西偷回来,那就不能称之为偷了,而且心里也没有一点负罪感,这不正是自己利用储物戒指的最好办法,而且还可以把这些本应当属于自己国家的东西弄回来,又何乐而不为。

    前段时间,赵冬一直想着在网上找合适的赚钱机会,但是从日本回来之后,赵冬就不那么热衷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学会保全自己,钱赚的已经不少了,更何况还有中田雅子的八千万美金,如果没有什么安全的赚钱办法,赵冬就不打算去做了。

    但是有时候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是追求的东西,往往就越难得到,往往不经意之间,好事就会送到你的头上。

    赵冬这时只不过是随意浏览了一下网页,就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他的赚钱机会,而且还能做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这让赵冬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看看那个展览还有五天的时间,赵冬马上动了现在就去的心思,不过出趟国显然不那么容易,赵冬马上给沈亦如拨通了电话。

    “冬子,什么事?”沈亦如的声音有些懒散,似乎没有睡醒一般。

    赵冬也不客气,马上说道:“亦如姐,这两天我要到日本一趟,你能不能给我办下出国的什么手续,越快越好。”

    “怎么又要去日本啊?你又要干什么去?”沈亦如的声音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呵,这次有点私人的事情要处理一下。”虽然跟沈亦如的关系极好,可是赵冬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意图,甚至连去看展览都没有提,他已经越来越会隐藏自己了,就连让人联想到自己的机会也不想留下。

    “你小子又要干什么?不要告诉我你又想去做生意,日本人太过精明,你小子吃了一次亏,还想吃第二次啊?”沈亦如的声音有些发急。

    “嘿嘿,亦如姐,我不是去做生意,就是去散散心,你要有时间的话,要不咱们一起去?”

    沈亦如没好气的说道:“我才没那功夫,你小子心到是真野了,好好的课不上,还跑日本去散心。”

    “亦如姐,你就帮帮忙吧。”赵冬软语相求。

    “行啦行啦,我怎么就认了你这个就会添麻烦的弟弟,回头我找人帮你跑一下,不过一些事情还是要你自己本人去的。”

    赵冬顿时兴奋的说道:“好好好,反正是越快越好。”凭着沈亦如的关系网,要想几天内办成一个出国旅游的户照肯定没问题。

    “对了冬子,我那批橙油精都快用光了,只能用十天了,你得在这些天给我把第二批货运回来啊。”

    “没问题,我从日本回来直接就去云南。”

    停顿了一下,沈亦如突然说道:“冬子,你最近跟娜娜联系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赵冬心里突的一跳,话音都是有些颤抖了。

    沈亦如叹了一口气,道:“你有时间还是给娜娜打个电话吧,你别看娜娜那天像什么事也没有,可是她这个人还是一个很感性的女孩,对于感情也从来很小心,直到那天你才破了…她处子之身,你就应该知道她这个人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

    “我…我知道…”赵冬这时心跳的速度更快,不知道沈亦如跟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又隐隐的感觉到接下来的话肯定会让他很激动。

    “冬子,你还小,我并不是说要让你对娜娜负责,你现在也还没有这个资格…”

    赵冬本想反驳,但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来,自己现在就算是能赚钱,可是年龄差了不少,再加上苏日娜大明星的身份,两人之间还是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前两天我给娜娜打电话,她虽然说话很是随意,可是我听出来她很消沉,这件事对她还是打击挺大的,你有时间还是应该去安慰她一下的好。”

    “哦…好…”赵冬答应了一声,心里更是有如翻江倒海一般。

    “呵,那我就不多说了,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我接着睡觉去。”

    挂了电话,赵冬拿着手机迟疑了半天,终于是拨通了苏日娜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阵,赵冬都以为苏日娜不会接了的时候,但却通了,而且马上传来了苏日娜的笑声“咯咯…我说小冬子,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不会是想我了吧?”

    听着苏日娜这种调侃的声音,赵冬本来酝酿好的情绪一下子就全都被苏日娜打乱了,干笑了一声,道:“娜娜姐最近还好吧?”

    苏日娜又是未语先笑,道:“有什么不好的,这两天我正想着去哪里好好玩玩呢,就是还没想好去哪里玩好。”

    “想去哪里玩…”赵冬心里一动,急急忙忙的说道:“娜娜姐,上一次跟你在日本也没好好玩玩,这两天我正好要去日本,咱们再去玩玩怎么样?”

    “你要我…跟你一起去?”苏日娜那边似乎有些迟疑。

    “是啊,你不是正闷吗,这一次我也没有什么事,咱们就好好的玩他几天,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肯定全陪着你。”

    电话里面突然没有了声音,这让赵冬紧张的心跳加速,生怕苏日娜不答应,过了似乎有半分钟,苏日娜才道:“这话说的我很爱听啊,那好吧,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吧,你打算先去哪里,我去跟你汇合。”

    “就在东京吧。”

    “好你订好时间再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赵冬兴奋的挥了一下手,他本以为苏日娜肯定会想也不想的拒绝他,完全没有想到苏日娜竟然会同意跟他一起出游。

    本来约苏日娜之时,赵冬只是想安慰一下苏日娜,并没有想到什么,但是现在苏日娜一答应了下来,赵冬心里突然就冒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甚至还想,两人都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到了日本,是不是能够真正的在清醒之下做出点什么事呢?

    兴奋过后,赵冬还是把心思用在了如何去把东西都弄出来,而且还不能让别人怀疑到自己的身上,仔细的查看着那些关于展览的图片,然后设定着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收取比较好,因为收取了一次之后,只怕整个展览会的保安都会惊动,那时再想接近别的古董就不那么容易了。

    不过那些图片更多的都是展品,对于室内的布局什么的只有极少的图片,根本就不能把这个展览会的会场呈现出来,最后赵冬只能放弃,只能是到那里随机应变了。

    但凭着储物戒指的神奇功能,赵冬绝对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本事把这些东西弄出来的,就算没有全部,那一部分肯定没有问题。

    感谢锐意情深给予的打赏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