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程仙子
    第五章程仙子

    少年人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再加上两人从小到大都是这么闹过来的,所以没过两分钟,两人又是有说有笑了。

    阮雪的书包放在前面的车框里,也不知道里面装了多少书,这让车把都显得很重,不那么灵活,赵冬这时玩心忽起,意念一动,那个书包就是收进了空间之内,这下子车把也显得灵活多了,而路过之人自然不会注意他车框里是不是少了一个书包,阮雪在后面也是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书包已经不见了。

    阮雪在学校里面的人气还是相当高的,两人共乘一车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学校的男生,那些男生看向赵冬的目光都是带着一种羡慕和妒嫉。

    这时赵冬就会笑着调侃阮雪:“我说小雪,这小子不会是你的追求者吧,你看看他看咱们的目光,恨不得把我赶下车来带你。”

    “我才不认识呢,再说了,你这是什么眼光啊,这简直就是一只大青蛙啊,总也要找个帅哥再说好不好?”

    “那这个呢…这个够帅吧?”赵冬又遇到了一个长的很帅气的男生,那男生则是一直跟在两人的车后,目光一直盯着阮雪。

    阮雪不屑的说道:“帅有什么用,又不能顶饭吃,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么自以为长得挺帅的男生对着女生到处放电。”

    “嘿嘿,小雪你的眼光到是挺高的吗,告诉冬子哥,你到底喜欢啥样的,回头冬子哥给你介绍一个。”

    阮雪在赵冬的腰上拧了一把“切!少在那里说我,我才高二好不好,你都高三了,怎么也没见你追过谁?”

    “那是以前,从今天开始,俺要大杀四方了,哈哈…”“杀你个大头鬼吧!”阮雪的小嘴噘的能够挂个酱油瓶,只可惜赵冬在前面是看不到的。

    突然间车子的速度陡然加快,阮雪差点被甩下车子,连忙双手搂住了赵冬的腰,惊魂未定的嗔道:“死冬子,你干什么?”

    “前面有美女啊。”赵冬的双腿快蹬,超过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子,眨眼之间就到了学校的门口,然后一刹车,道:“车子给你,我走了。”

    “啊!我的书包呢?”阮雪接过了车子,一眼就看到了车框里面的书包没有了,顿时惊慌的叫了起来。

    赵冬暗汗一下,连忙指了一下路边,同时也把书包从空间里取出来放到了那里,道:“掉地上了。”

    “死冬子哥,你把我书包扔地上!”阮雪气的对赵冬直瞪眼睛。

    赵冬嘿嘿一笑,对着阮雪摆了摆手,然后就快步的追上了前面不远的一个女生,然后跟那个女生并肩而行。

    “死冬子哥,原来是去追女生。”那个女生她也认识,正是赵冬班上的,不由气的直跺脚,不过眼珠一转,小丫头马上对着赵冬喊道:“冬子哥!”待赵冬回过头来之时,她则是用一种很温柔的口气说道:“晚上我等你回家一起吃饭哟。”

    前面的赵冬顿时一个趔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让阮雪很是解气,调皮的对赵冬做了一个鬼脸,咯咯笑着去把书包捡了起来,不过马上又有疑惑,车子离书包足有三四米远,而且书包又在路边的草坪上,赵冬那时急急忙忙的骑着车,什么时候把书包扔在这里的呢?再说了,赵冬虽然跟自己总是打打闹闹的,可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把自己的书包扔了啊。

    这让阮雪怎么想也没有想明白,而且感觉赵冬今天似乎真的跟以前有些不一样,这一年左右,两人就算在一起,也是很少开玩笑了,可是一路上赵冬的嘴就没闲着,而且她以前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赵冬去主动接近过哪个女生,今天竟然也去往女生前面凑了。

    一想到赵冬跟那个女生在一起,阮雪的小嘴就噘了起来,这个死冬子,放着身边的美女看也不看,偏偏去追别人!

    跟赵冬走在一起的女生名叫程可淑,是赵冬的同班同学,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女生长到这么高,一般会显得有些愣,但是程可淑的身材那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腰身纤细不盈一握,后背笔挺,前胸丰满,两条大腿更是修长笔直,男生中们私下里都说过她这这身材绝对是当模特的料。

    至于程可淑的脸蛋,那更是漂亮的一塌糊涂,瑶鼻玉嘴,眼如点墨,尤其是她的气质,似乎都有些难以描述,如果真要说出来的话,那就是跟《大唐大龙传》里面的师妃暄有些相像,云淡风轻之间,让男人跟她总有一种距离感,又是忍不住要想与她接近。

    程可淑也因此在学生中有一个美誉…程仙子。

    有这样一个美女同班同学,自然是赵冬他们班里男生之幸,每天在教室里面跟这种程仙子一起坐着听课,似乎都会让人很提神。

    赵冬也是男生,对这个程可淑一直也是心里偷偷的喜欢,只不过因为学习上的原因,他也自知跟程可淑不是一条路上之人,虽然平时班里的男生总跟程可淑转,但是赵冬却从来不搭边,只在远处偷偷的看上两眼,那就已经足够了。

    不过今天赵冬在校门口看到程可淑之时,就有了一种冲动,一种去接近这个程仙子的冲动,有了这个储物戒指,跟这程可淑之间的差距那就不再是差距,对未来的自信心也是让他第一次主动的接近这个有着仙子美誉的程可淑。

    此时的程可淑双手抱着几本书贴在胸前,一头长发也是束成马尾辫,白皙的脖颈修长而又完美无缺,一条精致的银色链子点缀其上,更是凭添了一种美丽大方,有些惊讶的看着赵冬,平时学校里面围着她转的那些男生中并没有赵冬一个。

    “程可淑,巧啊,看来昨天晚上又用功了啊。”

    程可淑并不像有些长得漂亮的女孩,自以为漂亮对男生们就是颐指气使,在面对男生之时,她总是能够落落大方的与之说话,但你当感觉跟她很近的时候,往往又感觉到跟她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此时她微微一笑,道:“能多看就多看一点,离高考毕竟已经不远了。”

    程可淑的声音就像一道清泉一样流过赵冬的心田,道:“呵…你是好学生啊,我可是一个坏学生,高考跟我现在有些不沾边喽。”

    程可淑微微一笑,道:“那也不见得啊,你以前的成绩很好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学习了,但是现在再努力那也来得及啊。”

    “那可不容易喽,我的心野了,现在想收心也收不回来喽。”

    “那真是可惜啊。”

    刚开始跟程可淑说话,赵冬还是有些心跳加速,不过说了两句之后,不觉也是放松了下来,笑道:“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怎么会,人各人志,学习也不见得是唯一的出路,或许你可以走出一条与我们不同的道路呢。”

    赵冬不觉心里有些感动,这程可淑说话真是让人舒心了,这时拍了拍胸脯,说道:“就从你这名话,我赵冬也不会让人看扁了,一定会成功的。”

    赵冬的话音刚落,后面响起了奔跑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男生就赶了上来,在另一边跟程可淑并排走着,道:“可淑!今天你怎么比我早啊!”然后又扫了赵冬一眼。

    程可淑淡淡一笑,道:“我也没有固定的时间。”

    “可淑,要不我干脆去接你好了,我家离你家不太远的,就让司机饶一下就好了。”

    “谢谢了,我还是喜欢骑车,正好也可以运动一下。”

    看着赵冬还跟着程可淑,许帅皱了一下眉头,略带嘲讽的说道:“赵冬同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上学了,这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赵冬笑了一下,道:“看错点了呗。”

    赵冬幽默的回答程可淑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微笑,这让赵冬和许帅都是看的一呆,而许帅马上也不理会赵冬,跟程可淑就讲了起来。

    赵冬心里很有些不爽,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跟程可淑并肩而谈,现在却是让人给搅了,这个小子是自己班上的班长许帅,人如其名,高大帅气,学习成绩虽然只在中等,但家中也很有钱,每天上学来,都是坐一辆丰田凯美锐来,估计是把班主任打点好了,愣是一直在班里当着班长,而这小子一直这小子都是充当着护花使者,谁要是跟程可淑走的太近,他就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对方赶开,甚至还会偷偷的找校外的小混混堵那些不开面的人。

    不过程可淑对于许帅的态度一直跟别的同学一样,不远不近,不亲不疏,所以尽管许帅对外总是宣扬他跟程可淑怎么样怎么样,可是谁都知道他这是在吹牛。

    看着许帅在那里眉飞色舞的跟程可淑说话,程可淑虽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表示出对许帅的特别欣赏,但也是微笑着听着,让他连插言的机会都没有,而许帅对他更是不屑一顾,直接把他当成了空气,这让赵冬不免有些恼怒。

    自己好歹也不是普通人了,是未来的超级富豪,是未来的风流帝王,此时刚刚出师就是如此不利,竟然还受这样的鸟气,叔可忍,婶不可忍,目光四下张望着,无论如何也要捉弄一下这个自大的家伙。

    正好一个男生一边拍着篮球一边往这边跑,赵冬的心里顿时一动,嘴角顿时就露出了坏笑。

    那个男生酷爱打篮球,每天早上上学都是一路运着球来学校,快一公理的距离,都不会有一次失误的,到了学校里面更加的肆无忌惮,一边奔跑,一边运球,偶尔还会来个转身,来个跨下运球什么的,到也是>吸>引了不少男生女生的目光。

    不过那个男生玩的正爽,往下压的手却是感觉一空,本来应该弹起来的球却已经不见了踪影,目光一扫,就看到了自己的篮球正好停在了许帅的脚下,连忙大叫:“小心!”

    可是他叫的已经晚了,许帅正侧着头跟程可淑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脚下,顿时踩到了篮球上面,突发意外,让他根本就没有一点防备,身体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大仰吧叉。

    程可淑也吓了一跳,右手下意识的抬起捂住了嘴,但是抱在胸前的书就一下子滑到了地上,连忙弯下腰去捡书,而目光则是看向了许帅。

    赵冬连忙也蹲下来帮着程可淑捡书,当把书交到程可淑的手上之时,手指就扫到了程可淑的手背上一下,这一下子赵冬完全是没有一点故意的成分在,但就是这种意外的碰触,则让赵冬感觉就像触电了一样,心跳都是跟着加速,这可是程可淑的手啊,今天竟然就碰到了。

    这时的许帅已经哼哧着爬了起来,这一跤把许帅摔的很惨,而篮球的主人跑过来扶住了许帅,颇有些惊慌的问道:“你没事吧?”心里则是怎么也搞不明白,本来运的好好的球,怎么就突然跑到了许帅的脚下了呢?

    许帅此时真想把面前的这个小子揍成猪头,在程可淑面前摔了一个大跟斗,这脸可就丢大了,但是拍球的人此时正是点头哈腰的陪着不是,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他要是太追究,那也是显得太过小气。

    另外在程可淑的面前,他一直都是显得很文雅,此时也不能失了风度,只得是强忍着心里的怒火,摆了摆手,道:“算了,下次注意点,学校里面这么多人,还是很危险的。”

    “是是!对不起了。”篮球的主人这时又干笑了一下,连忙跑过去拣了球跑开。

    此时的罪魁祸首赵冬,还是没有从碰到程可淑的小手的美妙感觉中回过神来,就算程可淑这时似乎是关心的问了一下许帅,他也觉得没啥了,今天的便宜真的是占大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