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低调出千
    许帅现在对赵冬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他本以为赵冬只不过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家伙,从来就没有把赵冬放在心上,可是从打程可淑对跟赵冬的关系有些亲近之后,许帅就是心里对赵冬留了意,但却也并没有找出赵冬的什么能耐来,像什么打架,变个小魔术,那只是哄女孩子的手法,最主要的还是看有没有家庭背景,而赵冬显然是没有任何的背景了。

    但现在许帅根本就不知道赵冬到底是什么背景,沈亦如的身份,在清平也绝对是炙手可热的,华风集团不只是一个集团公司的问题,要知道能在清平这里做这么大,除了经济实力之外,没有方方面面的关系,又怎么可能立得住脚,而赵冬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子,偏偏能跟华风集团扯上关系,而且还是跟沈亦如的关系颇好,这是许帅最想知道他跟华风集团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如果关系好的话…那就绝对不是他所能惹得起的,如果跟赵冬争程可淑…那也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

    这时大家已经玩了起来,第一把是墨空文当庄,大家都是先压了一百块,墨空文给每人发了两张牌,一张暗的,一张明的,他手里拿了一张八,赵冬明面上的是一张六。

    赵冬看了看底牌,那是一张七,加起来是十三点,这点数肯定得再要一张牌,不过要来的一张牌却是一张十,直接超过了二十一点,自然输了。

    接下来几把,赵冬都没有抓到什么好牌,两张牌凑在一起总是低于十五点,再要一张就冒,不要又是点太小,把把输,但他一直都是压一百块,慢慢悠悠的到也不着急。

    而其他几个人这时已经是赌注越来越大了,每把几乎都是三百五百的下,尤其是那墨空文,每把都不低于五百,心情好了就是一千,只不过运气似乎并不是很好,输多赢少,一把做庄之时,许帅和宋东明都拿了二十一点,这一把就输了两千多。

    赵冬本以为这样输法,墨空文会发急,但墨空文几乎还是跟刚才的玩法差不多,或者五百,或者一千的下,也没有一点气急败坏的表情,看来这人还是很能沉得住气的,让赵冬也是暗暗佩服。

    “赵冬,你能不能下注下大点吧,一把一百块,你烦不烦啊?”又轮到了宋东明坐庄,看到赵冬还是下了一百块,宋东明则是皱起了眉头对赵冬翻了翻眼睛,对于没有背景的赵冬,他本来就瞧不起,现在赵冬玩的又如此小家子气,忍不住就出言讥讽。

    墨空文马上不满的说道:“别赢两个钱就得瑟,规矩是最少压一百,你管人家愿不愿意涨注的!”

    宋东明咧了一下嘴,道:“这不是太没劲了吗,多下点才刺激吗,我好不容易做次庄。”

    赵冬这时插言说道:“那好,这把我也压一千。”

    墨空文看了赵冬一眼,道:“不用听别人的,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赵冬对墨空文感激的一笑,道:“没事,我也不能扫了大家的兴。”

    墨空文又看了赵冬一眼,点了点头,道:“那我也加点注,这把下两千。”

    宋东明顿时眼睛一亮,当庄的时候,当然是希望别人下的越大越好,道:“好好!来来来,发牌。”

    牌发下来,赵冬和墨空文的明牌都是十点,而****的宋东明也是十点,许帅和秦大为则是一个五一个六。

    “要不要?”宋东明没有看自己的底,而是问其余的人。

    赵冬看了一眼,道:“我不要了。”

    墨空文看了看牌,叭的把牌翻了过来,道:“二十一点!”翻过来的牌则是一张黑桃a。

    宋东明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把是墨空文压的最大的,结果直接就是二十一点,如果自己不直接是二十一点,那就是要输四千的。

    这时连忙看了自己的底牌,但却只是一张q,点数虽然不小,但已经输给墨空文了。

    许帅和秦大为这时要了牌,但都要冒了,让宋东明赚回了一千,就对赵冬说道:“揭牌。”

    赵冬把底下的那张牌揭起,竟然也是一张a。

    “哈…让你让别人多下注,两个二十一点,杀死你!”墨空文看到赵冬的牌,忍不住哈哈笑了一声。

    宋东明皱了皱眉头,赔给了赵冬和墨空文,这一把他赢了许帅和秦大为,但却是输给了赵冬和墨空文,里外里就输了五千,这可是从玩到现在最大的一把霉庄。

    但五千块的输赢,宋东明到也没有承受不起,骂了声倒霉,然后****就轮到了墨空文。

    赵冬现在对于储物戒指的应用,现在虽然还达不到随心所欲,但是这收取物品的技巧现在则是运用的很是熟练了,拿牌放牌根本就是用肉眼看不出一点门道。

    而玩牌最主要的还是能拿到自己想要的牌,这对于不是当庄的人来说或许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甚至说是办不到的事情,电影里面那种随意拿牌的事情根本就是一种夸大,但对于赵冬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上一次考试的时候,他从戒指里面找取答案之时就发现了储物戒指的另外一个特性,那就是相当于整理的功能,就是在物品进入戒指里面之后,完全可以像游戏里面的背包一样,把一组物品拆分,赵冬转瞬之间就可以把五十四张牌先拆分,然后再重新组合。

    这就当于一个切牌高手,无论你把牌洗的怎么轮,只要牌一到他手上,牌就会按照他的意思排列起来,赵冬更高明之处则在于这些牌根本就不用到他的手上,就能够把牌排列成他想要的顺序。

    有了这样的手段,赵冬要想赢,那简直就像随手拣东西一般的容易。

    不过赵冬并没有那么张扬,这些日子他用储物戒指的时候都是有些张扬了,所以现在他一定要低调一些,能源显露就不显露那自然最好了,赢的时候都是别人当庄的时候,而轮到他当庄,他则是小败一些,这样任谁也不会认为他搞什么鬼了。

    另外赵冬现在对于赢的这点钱到也并不放在心上,就算把台面上的钱全赢来,那也不过是几万块,实在并不引起他的多大兴趣,最主要的还是他对于储物戒指的使用方法又多了一种。

    “二十一点!”

    “晕!又是二十一点!”

    “**!空文,你今天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连着七把二十一点!”

    许帅、宋东明、秦大为三个人这时真要爆走了,墨空文竟然连着出了七把直接二十一点,这也太邪门了。

    这当然是赵冬搞的鬼,墨空文到是挺对他脾气的,所以这时赢的时候往往把墨空文带上,而且还把墨空文的牌弄成二十一点,自己不方便显露,但是让墨空文赢,那也可以练练手,同时还可以治治许帅这个看起来不爽的家伙,这样下来,不大会功夫,许帅他们三人桌面上的钱就已经输的差不多,墨空文成了大赢家,而赵冬则是小赢。

    “能不能算我一个啊?”一个甜美的让人骨头都要发酥的声音从赵冬的身边响起。

    几个人都是抬头向那人看去,许帅、宋东明和秦大为看到那人顿时眼睛一亮,惊喜的叫道:“苏日娜!”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