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灵异事件
    赵冬他们全都被带到了公安局的刑警大队帮着做笔录,当然还要检查一下是否在此时趁火打劫,动了珠宝店里面的东西。

    不过带过来的人众多,赵冬和沈亦如一时还没轮到,跟着一些人等在一间办公室里,沈亦如这时还抓着赵冬的胳膊,头靠在赵冬的肩膀上,就算现在安全了,但是她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好像松开了赵冬,她的安全就没有了保证。

    这让赵冬很享受,沈亦如抱的他胳膊很紧,胳膊上能够完全感觉到一种挤压感,而那种挤压感的来源就是沈亦如那精满的酥胸,这样的滋味对于他这样一个少年来说,实在是相当的爽了。

    而让赵冬最欣慰的还是他收了那个手雷之后,手雷就安安静静的放到了空间的角落里,并没有爆炸,并不像他担心的那样炸了储物戒指的空间。

    另外在戒指里面还有十把枪和十把匕首,这些东西赵冬都没有取出来,不是他不想取出来,而是警察很快就来了,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拿出来,反正枪离奇的失踪,大家都看到了,就让这帮人都当着灵异事件看吧。

    最主要的还有一点,赵冬是一个男孩子,对于枪就有一种喜好,现在这十把真家伙到了自己的手,他也是真不舍得再吐出去,反正有储物戒指,谁也不会知道他私藏枪支,再说这枪又都是歹徒的,据为己有那也是心安理得。

    此时刑警队的一个会议室里,那个女刑警正在向队里做着汇报,到场的还有市里公安局的头头脑脑以及市里的一些重要领导,这件案子虽然没有造成伤亡,但是抢劫珠宝店的案子实在太大,领导们自然也是极为重视。

    “季琼!你说那时歹徒们的手枪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刑警队的大队长王强皱着眉头看着那个女刑警,在听过汇报之后,里面的事件让他根本就无法相信,要不是季琼是队里的副队长,他对季琼的为人也非常的了解,他怎么也不相信这话是从季琼嘴里说出来的。

    那个女刑警,也就是季琼这时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我当时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情况就是如此,那时的人质全都看到了,所有的歹徒手里的枪突然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接着就是匕首,最后那歹徒扔出的手雷也消失不见了,否则这一次造成的伤亡一定会很大。”

    这时几份笔录已经送了进来,大家传着看了看,说的几乎都是跟季琼一样,这让所有的人都是面面相觑,这根本就不是能用科学的方法进行解释的,最后大家进行了一番讨论,却也只能先处理歹徒,回头再慢慢的审他们吧。

    开完了会,季琼也过去帮忙录口供,她的胳膊伤的并不重,这时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缠着一圈纱布,不过却也并不影响行动。

    这时也轮到了沈亦如去录口供,沈亦如有些无助的不肯松开赵冬的胳膊,赵冬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微笑着说道:“亦如姐,你先去吧,我等你。”

    “你一定等我啊。”

    “放心吧!”

    沈亦如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赵冬的胳膊,到一个房间里面录口供了,而这时赵冬也被招呼进了一间办公室,那里负责录口供的正是季琼。

    例行的问了一些基本情况之后,季琼看着赵冬,拿笔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神色凝重的说道:“赵冬,你当时应该是离那些歹徒挺近的,你有没有看到他们手里的枪都去了那里?”

    “我也不知道啊,我还纳闷呢,他们手里可是都有枪的,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

    季琼凌厉的目光盯着赵冬,道:“那你明知道他们手里有枪,怎么还敢对歹徒动手?”

    “他们要伤害亦如姐姐啊,那时我也顾不得了,反正我是不能让他们伤了亦如姐。”

    “哦,那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子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的朋友,今天我是来陪他买首饰的,谁知道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季琼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种私人问题上进行深究,接着问道:“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那时两个歹徒去刺你之时,手里的匕首突然不见了,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发现?没有啊,那时我只想着护着亦如姐,就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了,我挨了两下,还以为是他们刺伤我了,我以为我要死了,谁知道他们手里没有匕首了。”

    季琼皱了一下眉头,她也根本搞不清那时的情况,赵冬搞不明白也很正常,至于说是赵冬搞的鬼,她压根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好了,现在我们要对你进行检查一番,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从珠宝店里面带出什么东西来,这不是我们怀疑你,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还请你配合。”

    “行!”赵冬痛快的答应。

    旁边马上过来了一个男警察,对着赵冬搜了搜身,当然是没有搜到什么,只有赵冬兜里的一些零钱和钥匙。

    “把这个戒指摘下来,我们要进行核对。”那个男警察看到了赵冬手指上的储物戒指。

    这储物戒指可是赵冬的宝贝,如果交给他们弄丢了,或者是被别人给占去了,赵冬哭都没地方哭去,赵冬哪能让他们摘下来,但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伸出手指比了一下,道:“这戒指是铜的,还用核对啊?”

    “这个是我们例行公事,如果不是珠宝店的,我们一定会还给你的。”

    “这可是我奶奶给我的遗物,你们给我弄丢了怎么办?”赵冬接着找说辞。

    那警察皱了一下眉头,道:“让你摘就摘下来,谁知道你这个是不是珠宝店里面的。”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认为我偷拿珠宝店里面的东西,我跟歹徒在那里拼命的时候你们警察在哪里?还有…这戒指戴在我手指上这么多年了,你看看都有印了?能是从珠宝店里面拿出来的?”

    季琼这时过来看了看赵冬手指上的戒指,那戒指下面的皮肤有些发白,而且也是紧紧的扣在赵冬的手指之上,往下褪一褪都是极为困难,点了点头,道:“那好,就不用摘了,现在你来签个字按个手印就可以离开了。”

    赵冬松了一口气,在笔录之上签字按过手印之后,就是走出了这间办公室,而沈亦如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看到了赵冬,连忙过来抓住了赵冬的胳膊,紧张的说道:“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没有,我也是受害者,他们难为我干什么。”感觉到沈亦如的紧张,赵冬的心里也挺温暖,经过了这件事,他和沈亦如的关系一下子就变得极为密切了,就像真正的姐弟一般。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