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九章人的名树的影
    第三百六十九章人的名树的影

    知道了赵冬的态度,中央方面也对于赵冬放下了心,赵冬这样的人,在一个国家里面,如果合则是一个臂助,抵得上千军万马,超级核武器,但是如果不合,那就是一颗超级核弹,只要引爆,下场就会很惨烈,所以赵冬的态度实在至关重要,就连中央的第一领导人也不得不出面了。

    但赵冬杀人之事,以赵冬的本意,那就是搞的大一些,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但中央领导可不敢这样,那会引来很大的动荡和不安,所以最后还是压了下来,除了中央的高层清楚之外,其余的当事人,都收到了严厉的警告,这件事情不可张扬。

    而黄家、吴家、钟家还有省城的军长李井友的父亲,这时都得到了通知,虽然他们心里很悲愤,可是官当到这个地步,他们也都明白,这一次儿子惹了惹不起的人,只能是怪他们命该如此,如果他们再追究,那他们自己只怕也是受打击的对象了。

    另外中央也许诺并不会动他们的职位,这也算给他们安了心,马上掩旗息鼓,就连丧事都是稍无声息的办了。

    韩家同样也很安静,有韩飞燕在处理,他们则是比别的家人更冷静,不过韩飞燕并没有跟赵冬一起回清平,她对这个世界的家人还是有些留恋,等到她回到自己的世界,那这里的一切就必须要舍弃了。

    ………

    程兆龙终于约了清平军区的一个主要负责人吃饭,对于机场的运输生意,就是这位上校级别的团长说了算,他叫姚树林,挺高大的汉子。

    本来程兆龙让赵冬跟他一起来的,不过赵冬在北京那边还有点事,让他们先吃,稍远一点就过来。

    不过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碰巧,在饭店门口,程兆龙竟然遇到了他的竞争对手田宇飞,省军区的师长公子,这让程兆龙顿时心里暗叫糟糕,只怕这笔生意真的是要不好谈了。

    而正如程兆龙想的一样,姚树林马上主动的迎了过去,道:“宇飞,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田宇飞笑着说道:“姚叔叔,我正好路过,还想着找您吃饭呢,你这是跟朋友一起吃饭吗,那正好,咱们一起吃好了。”

    “没问题。”姚树林马上笑着答应了下来,然后招呼着程兆龙,道:“老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军区田师长的公子田宇飞。”

    程兆龙这时心里暗暗叫苦,这姚树林介绍自己,摆明了就是告诉他,这笔生意他程兆龙没戏,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微笑着说道:“这可真巧,田兄弟也在这里吃饭。”

    田宇飞一挑眉毛,傲气的说道:“是啊,真是巧啊,莫不是程经理还想要机场的运输活吗?”

    姚树林哈哈一笑,道:“宇飞,你别多心,我跟老程也算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以前就认识,主要运输的业务当然是你来做,不过外面的一些边边角角的生意,还是让老程来做的好。”

    程兆龙心里暗骂,这姚树林看起来是给自己面子,可是周边的那点运输活又能有多少,加起来也干不上几天,这种活他现在还真是不稀罕。

    只是现在也不能驳了姚树林的面子,笑道:“是啊,田兄弟你可多心了。”

    田宇飞顿时笑了起来,道:“看来程经理还真是知趣,我田宇飞也不是那种不地道的人,如果我干不过来,到是可以把活再包给你们一点。”

    程兆龙笑道:“那敢情好。”心里又是对这个田宇飞咒骂不已。

    三人一起来到了酒店的楼上包房,点了菜,大家也先没有谈生意,就是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

    田宇飞显然是一个不着调的主,尽聊着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而聊到兴起,他又转变了话题,显示出自己的小道消息来。

    “姚叔叔,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军里出了大事?”

    “出了什么大事?”姚树林好奇的问。

    “咱们军长的儿子李井友让人杀了。”

    “啊?谁杀的?”姚树林顿时惊讶的低呼了一声。

    田宇飞神秘的说道:“他不但被杀了,而且还是在他自己的家里被杀的,家里还有十多个警卫员。”

    “家里?还有警卫员?那怎么可能杀得了?”

    “这是真的,昨天晚上我也在家,晚上就听到了枪响,跑过去就看到了李军长家里的惨状,李井友躺在地上,身上全是枪眼,脸上一条大伤口,死的极惨,而李军长站在儿子身边都有些傻了,十多个警卫员拿枪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姚树林顿时惊讶的说道:“怎么回事?莫不是李军长自己把儿子杀了?”

    “不是!李军长就这个一个儿子,怎么可能杀他,当然他只是在那里嘀咕,赵冬,赵冬…我要杀了你。”

    程兆龙飞听到赵冬的名字,顿时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又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赵冬怎么可能去军区杀军长的儿子,这真是太荒谬。

    姚树林这时又问道:“赵冬是谁啊?难道是他杀了李军长的儿子?”

    田宇飞点了点头,道:“是啊,就是一个叫赵冬的人杀的,而且我问了那些警卫,说那个赵冬把李井友的头撞在了茶几上,然后又拿玻璃划伤了李井友的脸,李军长就让开枪,可是他们一开枪,那人却没有了,反而是李井友站在那里吃了他们的枪子。”

    “不会吧…有那么玄乎?”姚树林摇着头,这话显然太玄幻。

    田宇飞马上又信誓旦旦的说道:“我还能骗你啊,这都不是最怪的,你想想,李军长那是什么人物,他的儿子被杀了,肯定会疯狂的找凶手,可是今天上午,李军长却是下了封口令,这件事情谁也不许说出来,而且也不提凶手的事情,就很让人想不明白了。”

    姚树林顿时一脑门的黑线,李军长都下了封口令,你还来这里讲,这不是害人吗,如果这件事以后泄露了出去,李军长一追究,自己也是一个知情人,那岂不是也受了牵连,真想臭骂田宇飞一顿,可是碍于田宇飞老爸师长的职位,他也不敢说,只能是随便的应付着:“是啊,确实让人想不明白。”

    “后来我无意中听到了我爸的话,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赵冬是新提的少将,而且还颇得中央领导的器重,李井友打伤了他的女朋友,所以他才来上门寻仇的,这小子真牛b啊,竟然跑到军区大院,还是军长的家里杀人…”

    程兆龙这时心里已经有如翻江倒海一般,本来他以为是重名,毕竟赵冬这个名字太普通,在全国太多了,可是听到少将的军衔,他就知道这非自己家里的赵冬莫属了,叫赵冬的虽然多,可是赵冬少将那就全国上下也只有一个。

    而赵冬竟然去军长家里杀人,这小子还真是疯狂,可千万别出事才好,要不然苏欲娴肯定受不了,另外家里还有妻儿呢,扔下来岂不是更惨。

    程兆龙突然又心里一紧,李井友伤的是赵冬的女朋友,可是家里的苏日娜很好,阮雪今天也来了,一样很正常,到是自己的女儿程可淑没在家,难不成…

    一想到这个,程兆龙顿时紧张的问道:“田兄弟,你知道赵冬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吗?”

    田宇飞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这个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姓程。”

    程兆龙顿时脸都白了,这时急不可耐的拨通了赵冬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程光龙马上急问:“冬子,可淑是不是出事了?”

    那边迟疑了一下,道:“程叔叔你别担心,可淑只是脸划伤了,我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办法去治,很快就能治好的。”

    “怎么搞的,是那个李井友伤的?”一听说女儿的脸受伤,程兆龙顿时满腔怒火。

    “嗯,不过事情我都已经解决了。”

    “好!杀的好!不过…你不会有事吧?”

    “我没事,再有二十分钟,我就能到你那里去,你先跟他们说一声。”

    “好的。”程兆龙松了一口气,赵冬既然二十分钟就能赶过来,那就说明赵冬不会有什么事,而女儿的脸被划伤,还是让他很心疼,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程兆龙打电话的时候,姚树林和田宇飞就停止了谈话,而从程兆龙的话里面,他们竟然听到了李井友的名字,似乎这件事竟然跟程兆龙有关,再在联系一下李井友伤人,然后被杀,尤其是听说程兆龙说的那句“杀的好”两人顿时心里都有些发凉。

    姚树林这时试探着,小心翼翼的问道:“程经理,你刚才说李井友,你认识他?”

    “哼,他划伤我女儿,死了更好。”程兆龙还一肚子火,所以说话也很直接。

    “伤了你女儿…你姓程…啊,那赵冬是你女儿的…男朋友?”田宇飞说话都有些结吧了。

    “不错,我把赵冬当自己亲儿子的。”

    “扑通”田宇飞听到这句话,竟然一下子从椅子上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

    感谢重生之水葫芦,沉默。不是错,?有点傻?,星之七夜,追风孤叶投出的月票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