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七章病无敌储物戒
    坐在程可淑的病床边,看着程可淑脸上那重重的纱布,睫毛偶尔抖动一下,身体接着就是微微颤抖起来,估计是做了什么恶梦,赵冬心里很痛,真的很痛,紧紧的抓住了程可淑的手,程可淑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就算是把这些伤害程可淑的人都杀了又怎么样,程可淑已经受了伤,而且在她的心里也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不知道他的恶梦会不会长久的这样做下去。

    阮雪这时躺在另外一张床上,赵冬回来的时候,她也睡着了,小丫头绻缩在被子里面,脸上露着甜美的笑容,这让赵冬心里稍稍放心,最起码看阮雪睡的香,那就说明她并没有因为赵冬和她的事情而烦心。

    这一晚上,赵冬从清平杀到省城,又从省城杀到北京,这时真的感觉有些累了,趴在程可淑的床边,不知不觉的就着了。

    天还没有亮,程可淑就醒了过来,脸上的伤口这时又有些疼痛,感觉到手有些发麻,才感觉到手一直被人握着,虽然还没有看清是谁趴在床边,但是程可淑马上就知道这是赵冬,这只手掌不知道有多少次都是牵着自己的手,她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眼睛稍稍适应了屋里的黑暗,程可淑看着赵冬,心里突然柔情似水,一个女孩子在受伤或者生病的时候,如果在睡醒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孩子趴在床边累得睡着了,一定会非常的感动,那证明了这个男孩子对她的关心,对她的爱护,程可淑也不例外,脑海里面像放电影的出现着赵冬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每一次出门回来带礼物,赵冬从来都不会忘了她,在她被山木组抓走的时候,赵冬灭了山木组,被日本军方抓走之后赵冬又把整个日本的军方几乎全灭,而这一次自己受伤赵冬肯定又是不会放过他们。

    程可淑这时竟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莫非自己是什么不祥之人,为什么这些坏事都找到自己的头上呢?

    不过想想,程可淑都明白了原因,除了这一次受伤之外,其余的两次,都只是因为她是赵冬的姐姐,真正的罪魁祸首到是赵冬这个小子了。

    这反而是让程可淑很开心,别人不去动小雪,不去动苏日娜,偏偏抓她,那岂不是大家都知道自己在赵冬心里面的重要性。

    稍稍的侧过了身,程可淑轻轻的抚摸着赵冬的脸颊,心里真的很幸福,只是自己现在的脸…程可淑有些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伤疤,她都不知道以后如何要面对赵冬了。

    “可淑,你有什么事吗?”赵冬这时突然醒了过来,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屋里冷,上床来睡吧。”程可淑挪了挪身体,给赵冬让开了一半病床,声音很小,怕吵醒了阮雪。

    赵冬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虽然旁边的床上就有阮雪,可是这时候如果说怕阮雪醒来看到,那肯定会伤程可淑的心,再说了,赵冬这一次也不想隐瞒了,他就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到明面上,这样藏着掖着太累,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现在不想伤害到程可淑哪怕只有一点点。

    脱到了身上的外衣,赵冬躺到了病床上,程可淑就掀开了被子给赵冬盖上,就像两人以前住在一张床上一般,只不过病房里面的被子太小,两人自然就是离的很近。

    赵冬侧着身子揽着程可淑的腰,这好像是两人在睡觉的时候,赵冬第一次主动搂着程可淑,以前都是睡着了之后无意中搂的。

    程可淑脸上受伤,这时虽然还有些疼痛,但其他的行动并不受影响,这时主动往赵冬的怀里依偎了一下,道:“屋里冷,别冻着了。”

    赵冬也往程可淑的身边凑了凑,两人已经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他们…怎么样了?”程可淑小声问。

    “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程可淑沉默了片刻,道:“你不会有麻烦吗?”

    “没事,北京那边都选择了沉默,对于上面来说,我的重要性绝对要比那几个和他们的背景大的多。”

    “唉,希望以后再也别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会了,这一次我闹的很大,这下子全北京都应该知道我为了你去杀人了,我看他们谁还敢来动你。”

    “我的天,你…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为了我的可淑,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我也不怕。”

    “傻小子,你还有那么多人,你怎么能为我一个人而不顾她们,以后可不许这么冲动了。”

    “知道了,另外我还要跟你说一件事,你的脸能治好。”程可淑握了握赵冬的手,道!“你不用哄我.有疤就有疤吧,红颜祸水,我总遇到麻烦,就是因为这个脸蛋,这下子再也不是祸水了,我到是轻松了。”她以为赵冬这是在安慰她,反过来去安慰赵冬。

    “赵秋说的,只要你的真气像我一样练到四层,你脸上的疤就会自然而然的没有了。”

    程可淑眼睛一亮,她知道脸上的伤很重,就算是美容也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肯定也还会有痕迹的,所以她对于脸恢复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但赵秋的那种功夫有多神奇她也清楚,这种超自然的现象,再弄出点稀奇的事情貌似也不奇怪。

    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了起来,小声问道:“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我能接受我脸上的疤痕,但可受不了你给我希望,最后却只是失望。”

    “真的,赵秋绝对不会骗我的。”

    “那就好…啊,好像要练那个,你要给我传功吧?”

    赵冬轻笑了一声,然后凑到了程可淑的耳边小声说道:“赵秋说了,传功只能达到三层,要想四层,我们还得双修。”

    “双修…啊,你…你不会是借着这个方法来骗我吧?”程可淑顿时扭了赵冬一把,又羞又窘。

    “我还用骗你吗,不管怎么样,我也会让你当我老婆、当我妻子的,我们总要那样的,只不过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功效,又何乐而不为。

    “这…讨厌啦,人家还没答应你呢。”

    “我不管,这辈子我是死心赖脸的耗上你了,你想跑也跑不掉。”赵冬搂程可淑更紧了,然后手一收,竟然在程可淑的胸口轻轻的捏了一把。

    “啊…别闹,小雪还在那里呢。”

    “知道小雪在那里,你还让我上你的床?”赵冬笑嘻嘻的反问了一句,手在程可淑的胸脯上轻轻的揉了起来。

    赵冬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对性特别鲁莽,现在程可淑受了伤,他更加不能在这种时候要求程可淑什么,不过他这样做,就是给程可淑一个信号,他要她,一定要她。

    “好冬子,别闹,等…等以后双修的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程可淑让赵冬抓了两下,身体竟然有了异样的感觉,连忙抓住了赵冬的手,软语相求。

    赵冬停了下来,又一次紧紧的抱紧了程可淑,很有些激动的说道:“可淑,你终于答应我了。”

    “傻冬子,我要是不答应你,我能跟你睡一张床上,我能让你随便摸吗?”

    赵冬嘿嘿一笑,道:“原来你早就答应了,只不过嘴硬。”

    “我不是你姐吗,再说你都有小雪,我也怕小雪生气,那时我多尴尬。”

    “不会的,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们的事情解决好,不会再有麻烦。”

    “嗯,我知道你现在有这样的能力了,我也应了你,不过你怎么跟咱爸咱妈说啊。”

    这句话让赵冬还真头疼,自己本来的姐弟,现在一下子变成了情侣,还真不知道父母怎么看,不过还是坚定的说道:“我就算是让我妈扒了皮,我也要让你当我老婆。”

    程可淑轻笑了一声,道:“阿姨哪有那么凶。”

    “嘿嘿,我是表下忠心吗。”

    “油嘴滑舌。”

    两人轻言细语,互诉衷肠,竟然在程可淑受伤之后,两人的心再无芥蒂的贴在了一起,冬子的夜晚很冷,但两人的心都很热。

    这时旁边的阮雪突然翻了一个身,这让赵冬和程可淑连忙住了口,屏着呼>吸>,很有点做贼心虚。

    不料阮雪这时竟然下了床,然后向他们的床走来,两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阮雪竟然坐到了床边,然后就那么爬上了床钻进被窝躺在了赵冬的身边,搂住了赵冬,道:“冬子哥,你不能不要我。”

    赵冬和程可淑对望了一眼,顿时大为尴尬,只怕刚才两人说的话,阮雪都听到了,要不然这个小丫头也不会跑到他们床上来。

    赵冬马上温柔的说道:“冬子哥说过,什么时候都不会不要小雪的,小雪永远是我的小雪。”

    “嗯,那我们三个永远在一起。”阮雪头稍稍抬起了点,对程可淑说道:“可淑姐,你说好不好?”

    程可淑顿时大窘,不过终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出了一个“好”字。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