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一章疯狂报复3
    好几个月都没求讨月票,月底了,凑凑热闹,要点月票,看看咱能弄到什么名次

    李副市长名叫李锦丰,今年五十出头了,这时正和李文辉坐在客厅里,李文辉此时瑟瑟发抖,亲眼看到了杀人的一幕,这小子现在吓的够呛,而他的母亲此时正搂着他,轻轻的拍着李文辉的后背,轻声安慰着自己的儿子。

    对于这个儿子,两夫妻都是很为之骄傲的,在诸多的官员子女中,能够考上清华的绝对是凤毛麟角,此时看到儿子吓成这样,自然是无比的心疼,而对于这件事,他们也是了解了一些,知道那帮纨绔子弟惹出来的事,最后反而是让人家杀了四个。

    “怦怦!”敲门声响起。

    李锦丰马上走了过去,问道:“谁?”

    “赵冬!”外面响起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啊!赵冬来了,赵冬来找我了!他来杀我了。”李文辉吓的跳了起来,在屋子里面像个没头苍蝇一般乱转。

    李锦丰顿时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沉声说道:“你到我家里干什么?”

    “我问李文辉几句话。”

    李锦丰这时心里也有些发怵,一个杀人犯竟然敢到自己的家里来,明显的不怀好意,为了家人的人身安全,他现在最想的还是如何把赵冬弄走,道:“如果你不离开,警龘察不用五分钟就会来抓你。”

    “你是不开门了?”

    “对!我不会开门的。”

    李锦丰的话音刚落,外面突然响起了枪声,震的他耳朵有些失聪,而枪声一停,门已经开了,赵冬径直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大口径的手龘枪,显然是用这把枪把门锁击坏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李锦丰虽然是一个副市长,可是这时却也吓的不知所措了。

    赵冬把手龘枪收了起来,看了看李锦丰.冷着脸说道:“你去报警吧,我找你儿子说几句话。”说完把李锦丰拎小ji一般的拎到了一边,直接走到了客厅的沙发前坐了下来,而李文辉这时看着赵冬,突然不跑了,脸色苍白,身体在不停的打着哆嗦。

    而李文辉的母亲这时护子心切,伸臂挡在儿子的面前,双目怒视着赵冬。

    赵冬并没有多余的动作,道:“李文辉,你能在最后的时刻还能为可淑出头,所以我不杀你,我只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都有谁参与其中了?是男人就要勇于承担责任。”

    李文辉突然一下子拉来了母亲,然后来到了赵冬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赵冬你杀了我吧,钟子明让我找几个女同学来一起玩,我就让何丽丽帮着约程可淑他们,本来我想接近程可淑,大家一起出来唱唱歌,但却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要可淑做那样的事情,我当时很害怕,我不敢救可淑,我是一个懦夫。”

    “那就是钟子明和那些人串通起来的,并不是你们偶然遇上的了?”赵冬的目光里面寒光一闪。“是这样的。”李文辉这时回答的很是干脆,从歌厅里回来之后,他的脑海里面一直想着被赵冬打死的四个人,更是想着程可淑满脸鲜血,还有脸上那长长的伤口,这让他心里无比自责。

    接着赵冬又详细的问了那四个人的身份,知道了四个是北京人,一个是省军区的,这一问起来,就足足有十多分钟。

    而这时朱长贵带着一大群警龘察赶了过来,李锦丰刚才给他打了电话,他马上就告诉了李锦丰赵冬的身份,让李锦丰千万不可惹怒赵冬,而李锦丰看着赵冬一直在问着儿子问题,并没有动手的打算,也不敢过去插言。

    但这时一大批警龘察堵在楼道里,朱长贵站在门口,但却就是没有一个人敢进来,持枪破门而入副市长的家里,凶手就在副市长家里坐在沙发上,这还真是一个奇景。

    问完了话,赵冬又要了钟子明他们五个人的电话,然后站了起来,道:“李文辉,如果不是你最后还能为可淑出头,如果不是可淑念在你和她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今天必杀你。”

    这话说的让所有人的心里都冒着一股寒气,而这时赵冬又看向了李锦丰,缓缓的说道:“在清平,我赵冬的人不会仗势欺人,但如果有人想借着什么关系背景的来欺负我赵家之人,我赵冬也绝对不会放过。

    说完之后,赵冬就直接向门口走去,朱长贵连忙让到了一边,脸上还陪着笑脸说道:“赵将军放心,以后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的。”

    而赵冬再没理会他,就直接向楼下走去,一干警龘察们这时自动让出了一道通路,就像是列对欢迎一般。

    赵冬从小区里走了出来,仰天呼了一口气,他不想再低调,他不想让人不知道他的实力,他要让人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赵冬的人碰不得,他不想再看到类似程可淑的事件发生,现在就从清平做起,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谁也不能动他赵冬的人,天王老子也不行。

    “接下来就是李井友,省军区军区的儿子。”赵冬眼里闪过了一道寒光,瞬移来到了省军区,等了一段时间,兜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北京的,赵冬接通,里面传来了爷爷的声音:“冬子,你…别冲动。”

    赵冬>吸>了一口气,道:“爷爷,这件事谁也阻止不了我,他们…必须死!”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时两辆车向军区驶来,赵冬用意念就已经看到了里面就是韩知进他们一帮人,但赵冬并没有马上动手,就这样杀了他们,那是太便宜他们了。

    在空中跟着他们一直进入了军营,然后又看着韩知进他们上了一辆军用直升机,直升机马上带着他们快速的离去,只留下了李井友。

    而李井友这时则坐着车又来到了军区另一个大院,这里面全都是军区里面的领导住的地方,看着李井友的车停在了一幢三层小楼前,李井友急匆匆的跑进了别墅里面,赵冬则是直接落在了李井友家的别墅前。

    “李井友!出来受死!”赵冬大吼了一声,踢前一步,一脚飞起,把李井友家别墅的大门直接踢的粉碎。

    李井友刃刚进到客厅里面,他父亲李和平还没等问儿子,就听到了一声剧响,然后就看到了赵冬杀气凛凛的站在门口。

    一个小时前,李和平就接到了北京方面来的电话,告诉他儿子和北京来的几个人闯了大祸,把新提拔的少将赵冬姐姐给打伤了,让他马上安排几个人回北京,这让李和平虽然有些头疼,但却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身为军长,也是少将军衔,而且也算是资格老的了,而赵冬只不过是一个新提拔上来的,不论资格什么的都不如他这个老牌上将,最多也就是自己豁出来一张老脸陪个不是罢了,可谁知道儿子刚刚进来,就已经有人杀上门来,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暴力方法,直接让他儿子受死。

    让人破门而入,李和平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冷声说道:“你是谁?”

    “赵冬!”赵冬傲然回答.而看着正躺在父亲后面,一脸苍白的李井友,一股怒火顿时不可压抑,大步就向李和平走去。

    “站住!”李和平沉喝了一声,怒道:“赵少将,你深夜跑到我军区里面,直接破门而入,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哈…”赵冬突然仰天一声狂笑,喝道:“今天我就来取李井友的狗命。”

    这简直就是对李和平这个军长的蔑视,赵冬不给他面子,他自然也不会给赵冬留脸,冷。亨了一声,道:“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你儿子伤害我的女人时可有想过后果?”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而且也没致死,你要杀我儿子,是不是太过份了?”

    赵冬的眼里露出了浓浓的杀气,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伤我家人者…死!”

    “好好,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杀我儿子!”李和平气急,大喝了一声:“来人!”

    十来个警卫瞬间冲进了别墅里面,手里都拿着步龘枪指着赵冬。

    李和平又道:“赵少将,这件事我看就算了,我让儿子给你道个歉…”

    “除了死…我不要道歉!”赵冬根本无视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卫。

    李和平终于怒了了,大喝道:“你要知道,你深夜闯到我家里来,我就算是杀了你,我也不会背负什么责任。

    “那你就杀杀看!”赵冬这话一出,身体突然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经来到了李井友的身边,扯着李井友的头发用力往下一砸,直接就把一个玻璃茶几砸的粉碎。

    “可淑受的伤害,我也绝对让你尝到!”赵冬不理会李井友哇哇惨叫,抄起了一块玻璃在李井友的脸上重重的划了一下,顿时鲜血四溅,把李井友扔在地上,赵冬一脚踩住,仰天一声长笑。

    “爸!救命!”李井友大叫。

    李和平这时顿时怒发冲冠,大喝道:“开枪!”此时也顾不得赵冬是什么少将了。

    所有的警卫马上开枪,一时间枪声大做。

    但是待枪声停止之时,所有人都傻了,站在那里的已经不是赵冬,而是李井友,此时的李井友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全身满是鲜血,嘴角吐着血沫,尤其是脸上那一道伤口更加的触目惊心。

    “第一个”空中突然响起了赵冬冷冰冰的声音,这时李井友才怦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