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冬尊集团
    “四个二带双王十二炸”

    当赵冬把那六张牌翻过来之后,大家顿时一片惊呼,其实牌出到这个地步,只要不是像猪余仁这样的傻x,都会看出赵冬那里是双王了。

    只不过赵冬这四个二带双王可不像小沈阳的小品里那么**,可是实实在在的双炸啊。

    “神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牌,这简直就是摆出来的吗。”

    “十二炸,赶紧算算翻了多少倍。”

    “这个好算,二的十二次方,六次方是六十四,六十四乘上六十四,那就是…四千零九十六倍,再乘以底注一百,那就是一人四十万九千六百。”

    “我x玩一百的,一把就赢四十万”

    “什么四十万,这是一个人输的好不好,两个人一人四十万,加起来八十多万呢,玩一万的要输这么多还可以,玩一百输这么说,实在是太…太夸张了点。”

    猪义博和猪余仁这时脸都绿了,一个人四十多万啊,就算是猪余仁不把这四十万当回事,可是就这么输了,那也真是太憋屈了,而猪义博的父亲虽然是一个有实力的官员,可是毕竟贪的钱不能像做生意的随便花,他一个月也就几千块,哪有四十多万还赌债。

    林依依从来都没有感觉这么兴奋过,本以为赵冬这一次肯定要出丑,连带着自己也要丢脸,可是谁知道这一把牌下来,赵冬就把这猪尾吧、猪余仁弄的灰头土脸。

    猪义博突然一拍桌子,怒道:“小子,你使诈”

    赵冬翻了翻眼睛,道:“这把是你洗的牌,他切的牌,决定谁可以先要地主的名张也是他抽的,你说我使诈,我看这是你们没配合好吧,把好牌让给我了。”

    刚才看热闹的可很多,赵冬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想起这把牌确实是这么回事,要说赵冬使诈那实在是太不可能了,到是猪义博和猪鱼仁这两个堂兄弟搞鬼还容易理解一点。

    猪余仁到是挺光棍,拍了拍桌子,道:“认赌服输,输钱不认账的那是龟孙子,不就是八十万吗,等参加完酒会,老子去打给你,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我要是不给钱,以后还用混吗。”

    猪余仁这么一光棍,大家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赵冬的身上,一把赢了八十多万,对于这里的一些人还不算什么,但是斗地主玩一百的赢这么多,就让他们相当的津津乐道了,尤其是那连环十二炸,简直就是太爽了。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还没吃精饭呢,还是先去弄点吃的,以后有机会再玩吧。”

    八十多万都输了,再玩确实也没啥意思了,猪义博和猪余仁也只能认着赵冬和林依依离开,大家也是纷纷散开了。

    “刚才怎么搞的,怎么出了这样一副牌?”猪余仁对着猪义博直翻眼睛。

    猪义博苦笑了一下,道:“我哪知道啊,我就是正常洗的牌,谁知道出了这样的牌,还好我最后一炸没炸,要不然又得翻一倍,那可就是一百六十万了。”

    “那你试试能不能再洗出这样的牌来,你要是真有这水平,那以后还上毛学啊,去赌城就赚大发了。”

    猪义博当然不信自己有这两下子,随便的洗了两下,里面都是乱七八糟的牌,猪余仁也只能死心了。

    这时看赵冬和林依依走开了,陈志涛走开了,刚才他离的很远,也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道:“怎么样?”

    猪余仁翻了翻眼睛,道:“输了八十万。”

    陈志涛顿时眼睛一亮,不过又疑惑的说道:“靠,你们两个可真厉害,那这小子拿什么给的啊,你们怎么就让他这么走了。”

    猪义博顿时苦笑了一下,道:“是我们输了八十万。”

    陈志涛不信的看着两人,道:“我x你们玩多大的输了八十万?”

    “一百的”猪余仁这时到不心疼八十万,现在卖一套房子就有八十万了,现在一想到刚才的牌,这家伙竟然还挺兴奋,道:“怎么样,玩一百的输八十万,你没有遇到过吧,刚才我们一把牌竟然出了十三炸,只可惜义博的最后一炸没敢用,要用了,那可就是太爽了。”

    猪义博顿时无语,这个堂哥真是钱大烧的,这时输了这么多钱,竟然还嫌不过瘾。

    陈志涛真是被猪余仁打败了,苦笑了一下,道:“我说余仁老大,刚才我求你的事你怎么忘了,现在跑这里来过瘾了。”

    “啊啊,我刚才只想着这牌了,不过说实在的,这牌还真他**的过瘾,人这一辈子遇到这样一副牌,那也算是没白玩过斗地主,我敢说志涛,你一辈子也不会遇到的。”看到陈志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猪余仁嘿嘿一笑,道:“这酒会不是还没结束吗,一会咱再想点别的辙对付他也就是了。”

    林依依这时跟赵冬在那里拣着东西,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

    “我说赵冬,刚才这牌可真是太过瘾了,咯咯…一把十二炸,把那个家伙全都炸成猪头了。”

    “运气,我本以为就能四炸的,谁知道他们手里也全是炸。”

    “这牌简直就能创吉尼斯世界记录了,不过好像斗地主还没有申请过哟。”

    “呵,不过我现在比较在意他那八十万会不会给我,要是给我了,我到也一下子成了富翁了,以后岂不是就不用让人说成吃软饭的了。”

    “去你的,你还真想吃软饭啊”林依依给了赵冬一个白眼,不过马上又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两人正在挑着东西,但刚才还在这里拿东西吃的几个男子都是快步的向门口走去,两人也连忙向那边看去,只见一群人好像围着什么人,可能是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只是因为人太多,也看不到里面的是谁,不过赵冬和林依依对这些是一点兴趣也不感,看了一眼之后就接着吃他们的东西了。

    拿着食物和饮料,赵冬和林依依挑了大厅里面最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一边吃一边轻声谈笑,到也是其乐融融,至于大厅里面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是理也不理,赵冬现在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林依依更是不喜欢,都是想吃完东西,这个酒会开完就早点开溜。

    过了一会,几个人坐到了他们不远的地方聊了起来。

    “真没想到啊,这冬尊集团的董事长竟然如此年青漂亮,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看到算是真服了。”

    “冬尊集团这一段时间可真是强势,连续收购了数家企业,包括房地产,电子,化工,超市,据说都已经花了数亿的资金了,而且还是那么财大气粗。”

    “我听别人说过,这个冬尊集团的董事长是国外某个大财团主席的私生女,而那财团主席的其他直系亲属都早亡,那主席一死,财产就全都继承给了她,所以她才有这么多钱的。”

    “难怪如此,国内虽然也有一些有钱的,可是绝对没有这样的大手笔。”

    “对了,这个冬尊集团的董事长既然是一个美女,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啊?”

    “据说是没有,而且从来也没有看到过她跟哪个男人走的很近。”

    “那岂不是说我们都有机会,如果要真的能追成功,还用自己做什么生意啊,一辈子花也花不完啊。”

    “我看你还是死了这个心吧,从打她到了苏南开始收购企业之后,就有不少人打她的主意,不过不管是什么高官子弟,还是什么富家公子,全都是碰了一鼻子灰,而且听说有个家伙想来阴的,在请她吃饭的时候给她的酒里下了药,可却是让她发现了,就把那个家伙一痛海扁,这都半个多月了,那个家伙还在医院里面躺着呢。”

    “她自己打的?”

    “是啊,后来听在场的人说,她可是厉害的很,三拳两脚就把那一百**十斤的大块头打趴下了,这样的女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享受得了的。”

    “那她身边那个漂亮的女孩呢?”

    “这个还真不太清楚,据说是她妹妹,不过两人不是一个姓,具体的是什么关系,那还真不知道。”

    “我想关系应该不差,否则也不会带来了,那个女孩不但漂亮,而且还特别的温柔,尤其笑的时候,那羞羞答答的样子,真是让人喜欢死了,如果不能追人家堂堂的董事长,到是可以在这个女孩身上下手吗。”

    赵冬本来并没有在意他们说什么,但是当听到收购企业,又是一个美女,他就知道这说的是中田雅子了,这时忽然就想起来了,周芷韵上午给他打电话就是问他去不去参加一个什么酒会的,他当时也没有在意,敢情周芷韵和中田雅子要参加的酒会就是这个。

    “啊坏了坏了”林依依这时突然低声的叫了起来,而且还是一脸快惶急的样子。

    “什么坏了?”赵冬疑惑的看着林依依。

    林依依把头都要埋在桌下面去,小声的说道:“千万别回头,你女朋友来了,要是让她看到你跟我在一起,那岂不是大事不妙。”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