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算算你们输了我
    好像这种酒会之类的性质,一些无聊的人总会去打打牌牌,就像上一次在沈亦如家里的酒会之上,也有一些人在那里打牌,对于这种情况赵冬到也不并陌生,只不过人换了而已。

    坐到了一张小圆桌前,猪余仁说道:“义博,这是你同学啊?”

    猪义博连忙说道:“是我们一个学校的,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赵冬,以前的事情咱们就要再提了,既然能在这里遇到,那也是一种缘分”以后咱们就是朋友。”

    赵冬知道猪义博这是怕说出他在学校里面裸奔的事情,这时笑了笑说道:“本来也没有什么事,过去也就算了,以后在学校里面,我还指着你罩着我呢。”

    看到赵冬这么开路,猪义博到是对赵冬的怨念小了一些,呵呵一笑,道:“没问题,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好了,不说别的,燕大里面还没有我摆不平的事,只要我说一声,什么早操,通报之类的事情,我全都给你摆平。

    “多谢多谢!”赵冬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好了,学校里面的事情你们回学校再谈,咱们还是斗地主重要”这个…赵什么来着,对!赵冬,咱们现在就玩小点,一百块一注的,起要就是一百块,添一炸翻一倍,太小了也没啥意思,你不会有意见吧。”

    赵冬顿时皱起了眉头,道:“一百块一注,那可不小啊,我手里可就一千多块,不够玩几把的。”

    猪余仁一听说赵冬钱少,更是心里〖兴〗奋,这样一会把赵冬的钱赢光可就有话说了,但这时还是打了一个哈哈”道:“没事,玩玩吗,一会你还能赢呢。”

    林依依这时忙道:“赵冬啊,今天你给我的卡”我把钱给你取出来了,这里有五千多,你先玩着。”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叠钱使了一个眼色递给了赵冬。

    赵冬眼睛一翻”道:“你这是让我花女人的钱吗?”

    林依依顿时无语”这个死赵冬到底是搞什么呢”刚才在陈志涛的面前,他大言不惭的就说这辈子就想花女人的钱,这时偏偏又搞起了大男子主义,皱了皱眉头,还是温言细语的说道:“那等你回头再还给我啊。”

    “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用你的钱,那不是让两位哥哥笑话吗。”

    猪余仁心里这个乐啊,就怕你小子不充大瓣蒜,只要你装,那一会就有你哭的,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来来,咱们玩咱们的”一会再说。”

    三人马上就玩了起来,不过最开始似乎都显得有些平淡”谁手里也没有抓过什么特殊的好牌,一把一百二百的输赢,但好像赵冬的运气是差了一点,不一会桌面上的那一千多块就已经输的就剩下一百块了。

    猪余仁和猪义博心里大乐,只要再把这一百块赢来,那就是赵冬丢脸的时候了,猪余仁也不是什么有城府的主,忍不住就哈哈一笑,道:“我说赵冬,你这把要是再输了,那可就没钱喽。”

    “这不还没输呢。”赵冬翻了翻眼睛,很是不爽的答了一句。

    “是是!那咱们再来,希望这一把一百块钱够。”猪余仁又笑了一声。

    猪义博这把要了地主,手里也是抓了一把不错的牌,两个王两个2,下面还除了有两个单张之外,还有两套小龙,可以说是基本上稳赢了,脸上不由自主的就露出了笑容,感觉自己的2可以收单牌,就先出了一个单张。

    “?!”赵冬就在他的下家,直接就顶了一张。

    猪义博迟疑了一下,这时下两王去炸好像早了点,只能是选择了过。

    “飞机!”赵冬把手里剩下的十六张牌一起放到了桌面上,赫然是连续的四个三张,带了四个单牌。

    “我靠!”猪义博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样的牌赵冬也能抓到,虽然没有炸,只有一个春天,他只输了四百,赵冬也只拿到了二百,但大好的一次机会把赵冬赢光,现在却从手里溜走毛接着三人又玩了起来,然后又是有输有赢,赵冬也是数次输的只剩下一百块,但偏偏接下来的一把,赵冬总能赢。

    “我靠!你小子的命也太好了。”猪余仁这时真的有些气急败坏了”今天这牌也玩的太邪门了,赵冬那最后一百块就是赢不来。

    “运气运气,估计是不想让我丢脸吧,要不然我连回去的打车钱都没有了,那多没面子。”赵冬嘿嘿笑了一下。

    看看时间就要到了,猪义博和猪余仁心里都是不爽之极,但是当又一把牌抓到了手里之后,两人的眼睛里全都是亮了起来,看了一眼牌之后,马上把牌笼了起来,不让身后看热闹的看。

    这把是赵冬先了地主,他可以选择要也可以不要,抓起了牌,也是捂在胸前偷偷的看了一眼,连林依依也没让看,然后就说道:“要地主。”

    “你真要?”猪义博和猪余仁都是有些发愣的看着赵冬。

    “当然要!这么好的牌怎么能不要。”赵冬翻了翻眼睛。

    “好好!你要!”猪余仁心里大乐,这样的牌如果是自己地主,那只能赢赵冬一个,而赵冬要了”那就要输他们两人,这是再好不过了,而自己的堂弟猪义博也是一脸的〖兴〗奋,莫不是他也抓了一把好牌,那可就更过瘾了。

    看热闹的到是有些不爽了”这是怎么搞的,三个人都是把手里的牌紧紧的护着,莫不是抓到了什么绝世好牌,而怕别人跑风?

    “对八!”赵冬从牌里小心翼翼的抽出了两张牌。

    坐在他下家的猪余仁马上哈哈一笑,道:“我炸,然后就扔出了四个三。”

    “我靠,一对八也炸!”看热闹的马上惊呼了起来,这才出第一手牌就开始炸,这猪余仁的牌给好到什么地步啊。

    猪义博愣了一下,瞟了堂哥一眼,假装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把四个四扔了出来,道:“我炸你。”

    “哄…”周围的看热闹的顿时有点糊涂了。

    “这小子有没有搞错,连一伙的也炸。”

    “就是啊,不会是玩鬼吧”要不然怎么连同伙也炸。”

    “同伙什么,这两人是堂兄弟,要说他们一伙的才对。”

    众人完全看糊涂了,而这时赵冬皱了一下眉头,道:“操,你们炸多呀,别以为我没有,我也炸!”扔出了四个五。

    猪余仁接着哈哈一笑,道:“赵冬兄弟”这一把看来你要惨了,我接着炸!”又扔了四个六。

    “炸!”猪义博这时〖兴〗奋的两眼冒光,又扔了四化,这牌抓的这么爽,自己四套炸一个单8,猪余仁竟然也配合着往上炸。

    赵冬一翻眼睛,道:“你们是地主,还是我地主,搞什么飞机,我就不信你们还敢炸!四个九!”

    “哈哈,遇到了这样的牌”那也没办法,我再炸!”猪余仁四个十又扔了出来。

    “四个j!炸!哈哈…,…”猪义博现在笑的都已经要疯了,现在已经是八炸了,这小子得输多少钱啊。

    而看热闹的这时一下子炸了锅”连续八炸一手没停,这只怕是玩斗地主的人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经常玩斗地主的都知道,如果一把牌遇到个五套炸那就是极品牌了,现在竟然出了八炸,满地都是四张,简直就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你们的炸是偷来的啊,怎么这么多,我跟你们拼了,就不信你们不给我一把话。”赵冬气哼哼的又扔出了四个q,把最后两张牌桌上一扣,道:“我还有两张了。”

    “四十“我就剩下一张喽!”猪余仁纵声狂笑,扔出了四个。

    猪义博拿出四张a就要往下扔,但却突然收了回来,桌面的牌全是四个的,除了赵冬出的一对八,而自己手里只有四个a和一个八,如果猪余仁手里的是个八的话,那…赵冬剩下的两张牌岂不是两个王。

    “过…,…”猪义博额头上突然一下子就冒了汗。

    赵冬嘿嘿一笑,道:“你怎么不炸了?”

    “我…我…”猪义博看着赵冬眼里那戏谑的笑容,突然感觉自己就像是猴子一样让人耍了。

    猪余仁这个傻又这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哈哈大笑着说道:“十一套炸,这***是我玩斗地主最爽的一次,哈哈,我得好好算算这要多少钱了,一个炸是二百,三个是四百,三个是八百,四个是一千六,五个是三千二,六个是六千四,七套炸是一万二千八百块,八套炸…妈b的,这也太多了,老子算不过来了,义博,你快帮我算算!起…,…拿钱吧!”

    猪义博这时连哭的心都有了,哪里还有心情往下算,不过心里也是存着一个侥幸的念头”如果赵冬手里只有一个王,另外一个王在猪余仁那里”那岂不是能赢的。

    赵冬瞟了猪余仁一眼,道:“我好像还没说过呢吧?”

    “啊,你小子还有炸?”猪余仁还真是一个傻又,这时还没有意识到两个王没见,催促着赵冬:“快点快点,这把下来,咱们还得好好算算账呢,十一炸,玩了这么多年斗地主,那也没有见过啊。

    “还真是得好好算算,我数学真不太好,依依,你帮我算算,他们得给我多少钱。”赵冬转头看了一眼林依依,然后把桌面上的两张牌翻了过来。!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