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恐怖的伟哥
    第一百五十八章恐怖的伟哥

    岛国的小电影,一向是单身男人平时消遣,夫妻**的上品,看这种电影,一般都跟yin#荡和暧昧挂钩,但是现在对于郭玉丰来说,这小电影只能用恐怖片来形容。

    因为他也看清了赵冬的这个设置,只要自己一兴奋起来,老2就会拉动那条细线,那条细线就会牵扯到手枪的扳机,然后就一枪把他毙了。

    本来自己对于自己的老2坚挺程度能不能带动扳机还有些怀疑,但是看到那上面的几个动滑轮,郭玉丰心里就是发出了一声哀嚎,这赵冬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啊,怎么能想出这么绝的办法来对付自己。

    本想不看电视上的画面,可是他这时不但头想转的都不开,就连眼皮都别想闭上一下,电视上面让人喷血的画面,还有那yin声**,无时不刻的不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赵冬,你…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找沈亦如的麻烦,不不不…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清平出现,只要你们出现的地方,我就自动消失。”郭玉丰连连出声哀求。

    赵冬只是冷冷的看着郭玉丰,今天晚上要不是因为郭玉丰派了那个大烟枪,那他就不会跟沈亦如吃错药,更不会因此而出现那样的关系,现在他对沈亦如的愧疚全都发泄在了郭玉丰的身上,再加上上一次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就差点要了苏日娜的命,所以赵冬现在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的干脆坚决,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拖泥带水,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后患。

    “你都杀了我爸,现在我家里就是我说了算,你只要放了我,我给你一亿,不我给你十亿,我把公司全都给你,我虽然输了十个亿,可是咱家里的公司怎么也还能值十多个亿,我全都给你”郭玉丰现在只要能活命,什么都能舍得出去。

    只可惜在赵冬的眼里,金钱根本就是没有半点的>吸>引力,这时冷冷的笑了一声,道:“那些钱,我会让你带到阴间去花。”

    看求情无用,郭玉丰更是急了,大声叫道:“赵冬,你说,你要怎么样,你才能不杀我,我一定做到。”

    赵冬淡淡一笑,道:“我只要一样…那就是…”

    “要什么?你说,我给你”郭玉丰一听有门,顿时急忙先答应下来。

    “我只要…你的命。”

    郭玉丰愣了一下,然后顿时脸如死灰,突然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救命救命”

    赵冬根本就没有阻止郭玉丰,就是静静的看着他,这房子里面的人在他进来之时,就已经全都是收到了空间里面,但收到他们的地方,都是时间静止的空间范围之内,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曾经进过赵冬的戒指,另外时间长了,他们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喊了半天,也没有人答茬,这让郭玉丰更是心里恐怖,但有一点事情则是让他还算安慰,虽然电视上的画面让人喷血,可是他竟然还没有举起来,估计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之下,他只顾着害怕了,所以那方面也不灵了。

    “你小子是不是不好使啊?现在还没挺起来?”赵冬皱着眉头看着郭玉丰,这个家伙那里还是软软的,没有一点坚挺起来的迹象,反倒是赵冬自己都有反应了。

    “嘎嘎…”郭玉丰这时发出了两声难听的笑声,道:“你可说了只用我的老2杀我,不能用别的办法。”

    赵冬感觉有些好笑,这个郭玉丰还真是挺天真,不过到也不介意再逗逗他,点了点头,道:“不错。”

    “哈哈…那老子就是不举,就是不举,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着郭玉丰得意的笑声,赵冬不由一头黑线,一个男人对于自己不举还能如此得意的,郭玉丰绝对是第一个,故意摇头叹了一口气,道:“那还真是让人头疼啊,真没有想到,你小子;连个男人都不是。”

    “我就不是,怎么着,有种你来给老子>吸>两下,老子就喜欢这个调调,只要>吸>上两下,肯定坚挺。”郭玉丰这时真是有些被赵冬玩疯了,竟然还跟赵冬牛起来了。

    赵冬嘿嘿一笑,道:“你喜欢这个调调,不过我不喜欢,不过…不知道给你吃下这个东西,会不会有用。”说着话,赵冬手里已经出现了一件东西。

    郭玉丰看着赵冬手里的那东西,顿时脸色大变,这东西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他都不知道吃过多少了,结结吧吧的说道:“你…你不能给我吃伟哥。”

    “呵…你不是不坚挺吗,我来帮帮你。”赵冬捏开了郭玉丰的嘴吧,一下子把那粒伟哥塞到了郭玉丰的嘴里,然后捏着他的鼻子,又往他嘴里灌了一口水,那药丸顿时被郭玉丰吃了下去。

    “赵冬,**你妈你不得好死,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郭玉丰吃下了那药,顿时对赵冬破口大骂起来,但是赵冬理也不理他,目光只是玩味的看着他的下面。

    郭玉丰骂了两声,就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之下涌起了一股热流,顿时脸上变得无比惊恐起来,想骂也骂不出口了,目光只是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老2,而那时此时竟然已经慢慢的充起了血,细绳也被绷的紧紧的。

    “不要啊…不要啊”郭玉丰连声大叫,目光转向了绳子的另一端,那里正在一点点的勒着手枪的板机,脸上的神情也是越来越惊恐。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郭玉丰的脑袋上爆起了片血花,就此没有了声息,而他的那里,竟然还是坚挺不倒,伟哥的效用还真是强大。

    赵冬把自己的东西都拆了下来收起来,把手枪塞到了郭玉丰的手里,另外又把自己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都擦了一下,最后把这间别墅的其他人全都放回到原来的床上,他们到都活着,而且还是保持着睡眠的状态。

    做完这一切,赵冬就是消失在了郭家的别墅。

    第二天早上,郭家别墅的做佣人们早早起来,路过客厅之时就看到了郭玉丰父子的尸体,顿时吓的半死,马上报了警。

    警方迅速出警,郭家在这里绝对是重量级的人物,现在父子双双毙命,那是天字号第一大案,刑警队顿时派来了大量的警察来进行了调查。

    但是从现场所有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父子反目,郭玉丰杀了父亲,然后自杀,但是从家里其他人的口供来看,他们都没有听到枪响,半夜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枪上没有消音器,枪声那么大,不可能没有人听到的。

    所以这里好像就不是第一现场,那不是第一现场,就可能是他杀的,然后把尸体挪到这里来的,可是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却又没有一点拖动的痕迹,两人头上的血迹都是在那里流出来的,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杀的,尸体挪到这里,就不会流那么的血。

    另外又进行了大量的外围排查,也进行了周围的询问,到是得到了几个线索,那就是半夜的时候看到了郭玉丰的车子回到了别墅,而在郭玉丰的方向盘上,只有郭玉丰一个人的指纹,那就是意味着郭玉丰是一个人回来的。

    这个案子顿时显得扑朔迷离起来,一点线索也是让人找不到,忙得当地的警方焦头烂额,但也是一点进展没有。

    郭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沈家马上就得到了消息,最为惊讶的就是沈亦如了,她马上就想到了赵冬,虽然昨天晚上跟赵冬发生了那件事,让她很有不知道如何面对赵冬,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她还必须跟赵冬面对面的问清楚。

    “冬子,郭玉丰死了,你知不知道?”

    在沈亦如的家里,沈亦如和赵冬都坐在沙发上,不过沈亦如不像以前那样跟赵冬坐在中间的长条沙发上,而是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寒着脸问赵冬。

    赵冬马上惊叫了一声,道:“他死了?怎么死的?”

    沈亦如皱了一下眉头,盯着赵冬的眼睛,道:“真不是你干的?”

    “亦如姐,我到是真想宰了这个王八蛋,如果不是他想害你,我昨天就不会跟你…”“不许说这事”沈亦如连忙打断了赵冬的话,脸上也是涌起了红晕,道:“你再说,我以后就再不见你。”

    “哦哦,我不说,那你说说,郭玉丰怎么死的,不过这家伙死了到真是让人心里痛快。”

    一提昨天的事情,沈亦如顿时就有些慌乱了,本来想好责问赵冬的话也是忘了大半,道:“我就是担心你一冲动做了这样的事情,杀人可是犯法的。”

    “那你白担心了,我没做,昨天回家的时候可淑姐还没睡呢,不信你给我打电话。”

    “哦哦,那就好…”沈亦如松了一口气,但是却又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到是后悔当面问赵冬这事了,现在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赵冬。

    而赵冬这时也不知道跟沈亦如说什么,两人面面相觑,目光又马上避开,但却是同时看向了地板之上昨天留下两人痕迹的那个位置……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