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六章吃错药的后果
    第一百五十六章吃错药的后果

    “你还备着这药呢。”沈亦如接过了一片药,看了一眼,道:“这个好像不是含的啊?”

    赵冬随口说道:“那就应该是吃的吧,反正是润喉的,这个该死的大烟枪,呛死我了。”说完把另外一片抛到了嘴里,拿起一瓶矿泉水就灌了下去。

    看赵冬吃了,沈亦如也是把那药吃了下去,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这个郭玉丰,看来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了。”

    赵冬点了点头,道:“这个家伙还真是讨厌。”发动了车子,兰博基尼发动机强劲的轰鸣声中,车子就已经开向了沈亦如的家。

    沈亦如摇了摇头,道:“我还正想提醒你呢,他就已经找上门来了,这可怎么应付他呢,以前他还算是有些顾忌,现在撕破了脸皮,估计他们气急败坏之下,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赵冬呵呵笑了一声,道:“没事,他们打不过我。”

    沈亦如白了赵冬一眼,道:“你不要以为能打就成,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靠点拳脚上的功夫根本就不成,你可千万不能大意。”

    “我知道,不过你以后出门可要带着人,不能再一个人出去了。”

    “嗯,回头我再出去,找两个保安跟着吧,冬子,你把空调开大点,我怎么感觉这么热呢。”

    赵冬看了一眼空调,道:“已经不小了,不会是这车里面的空调坏了吧。”伸手放到车里的排风口,那里吹出来的风也是挺凉的,不觉有些诧异的说道:“没坏啊,怎么这么热?”

    “那你把窗户打开,吹吹自然风吧,热的真难受。”沈亦如这时不但感觉热,而且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赵冬把车窗打开,但是外面的热空气一进,反而是更让人热了。

    两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还好离沈亦如的家也不算太远,没几分钟,两人就来到了沈亦如的家里,一进家门,沈亦如就是去把屋里的空调开到最大,但是依旧不能解决自己身体里面的燥热,而那种燥热似乎激发了她心里的一种渴望,一种对异性的强烈渴望。

    “冬子…我是不是…那时吃了他们的药?”沈亦如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惊慌起来。

    赵冬这时也感觉到了心里的那种渴望,看向沈亦如之时,他更是有一种强烈的要推倒她的**,用力咽了一下口水,润润干涩的喉咙,赵冬说道:“没有吧,你进去之后,我就…看着你的,那…家伙下药是在你出去时才下的。”

    “那…那我怎么感觉像是被下了…*药。”沈亦如这时一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就向赵冬走去,脑海里虽然还有清明,但是那药物带来的强烈渴望已经几乎就要把那点清明完全压制住了。

    赵冬这时也是被那种药物带来的效果影响得心志昏迷,迷迷糊糊中看到沈亦如向自己走来,马上低吼了一声,冲过去就抱住了沈亦如。

    沈亦如这时让赵冬一抱,那唯一的一点清明顿时冰消瓦解,用力抱住了赵冬,两人就已经滚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当两人迷迷糊糊的发泄出了那人类最原始的**,体内的药劲也就过去了,人也清醒了过来。

    沈亦如一下子推开了赵冬,抱着胸口就逃进了洗手间,地板之上还留下了两人欢好过的印迹,尤其是那腥红的血迹更是显得那么触目惊心。

    赵冬这时真有些不知所措了,慌乱的把衣服套上,怔怔的看着地板上凌乱的印迷,他一直不让别人伤害到沈亦如,为了沈亦如,他甚至想方设法的去让郭玉丰输了十个亿,这一次更是想着斩草除根,再也不让郭玉丰能够伤害到她,但偏偏自己却是把沈亦如伤了。

    只不过赵冬就搞不明白了,在歌厅里面的那杯酒,他虽然是倒向了嘴里,可却是全都让空间收走了,根本没沾一滴,自己就算中了*药呢?

    突然想到了自己在上车时和沈亦如吃的那两片药,赵冬顿时脸如死灰,那是中田雅子买的,那天问她还是含含糊糊的,肯定有问题,自己竟然还信了她,不用问,肯定是那两片药出了问题。

    这下子沈亦如肯定是以为他故意给她下的药了,而这件事情就算是长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了,药是他让吃的,什么药也是他说出来的,如果说他不知道那药是什么,又怎么敢给沈亦如吃。

    赵冬叹了一口气,真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沈亦如了,沈亦如对他那么好,那时他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毛孩,沈亦如这个大公司的经理就对他很照顾,就把他当成了弟弟,而他这个弟弟今天就当了禽兽。

    这时洗手间的门一开,沈亦如已经套上了一身薄薄的睡衣走了出来,冷冷的看了赵冬一眼,道:“你进来。”然后就走进了她的卧室。

    赵冬连忙跟了进去,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沈亦如打他也好,骂他也好,他全都受着,只要沈亦如能消了气,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乐意,因为相比于对沈亦如的伤害,他所受的一切都不能算是事了。

    沈亦如这时已经坐在了床上,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看着赵冬,赵冬则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站在了沈亦如的面前,甚至还有点局促不安,不敢抬头面对沈亦如的眼睛。

    “那两片药是*药是不是?”沈亦如的声音不带一点情绪。

    “应该是”

    “应该是?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那药是*药了?”

    “嗯,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我问过赵春…就是这车的主人,她说那是两片润喉的药,唉,我知道你不能信。”赵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我不能信?”

    赵冬苦笑了一下,道:“如果这事放在我身上,我也不会相信连药都不知道是什么,就敢给我吃。”

    沈亦如静静的看着赵冬,半晌也没有说话,这让赵冬心里更是忐忑。

    足足过了有五分钟,沈亦如却突然轻轻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说的。”

    “啊?你真的相信?”赵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虽然你小子挺滑头,可是跟你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我也知道你绝对不会是用这样手段的人。”

    “亦如姐…我…”赵冬一下子激动的都有些哽咽了。

    “傻小子,怎么着,感动的要哭啦?”

    “没没我只是感觉这么对不起你,就这么害了你,你还相信我,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沈亦如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我欠你的,你帮我对付郭玉丰,让他娶不成我,我就欠了你一份天大的人情,而这次也就算是我还你的人情吧,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了。”

    “啊,不是,亦如姐,我对你这样,责任绝对在我…”

    沈亦如打断了赵冬的话,道:“你这个小子,别跟我说什么责任,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现在一夜*的事情多了,我就当跟你一夜*好了。”

    “我…”

    沈亦如不待赵冬说话,脸色已经变得严肃起来,道:“冬子,如果你真对我好,那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或者说今天的事情咱们必须都忘了,如果你能做到这点,我以后还拿你当弟弟,当朋友,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以后只能把你当陌路人了。”

    赵冬看着沈亦如那坚决的目光,愣了好一会,终于是叹了一口气,道:“好,我知道。”

    “嗯,这才乖,那你先回去吧,姐今天累了…想早点休息。”一说累了,沈亦如脸上就涌起了一大片红晕,那时她虽然控制不了自己,但是做的什么她还是很清楚的,现在说累,确实很有些岐意了。

    赵冬又看了一眼沈亦如,终于是叹了一口气,道:“亦如姐,那我…那我走了。”

    “嗯,走吧,以后好好的对待你的阮雪,千万不许胡思乱想,知道了吗?”

    赵冬点了点头,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在路过客厅之时,他又看了一眼地板上的红痕,心里更是乱的不能再乱。

    直以走出沈亦如的家,沈亦如也没有再出来,赵冬步履沉重的下了楼,坐上了那辆兰博基尼,顿时响起了那两片药,而一想到那两片药,他马上想到了中田雅子,马上拨通了中田雅子的电话。

    “雅子你车里的药是什么药?”电话一通,赵冬就咬牙切齿的吼了起来。

    “啊主人,你…你不会吃了吧?”中田雅子一下子就结吧了起来。

    赵冬气的喝道:“不吃我能问你吗?”

    “这个…主人,你先别生气,你能不能告诉我跟谁吃的?”

    “你…”赵冬气的真想给中田雅子两吧掌,怒道:“你告诉我,你买那个东西干什么?”

    “我…那次看芷韵总是不侍候你,我就怕她对你不忠心,所以就买了药准备给她和你吃的,后来芷韵对你挺忠心的,我就忘了这事,那天你问我,我怕你骂我,我就编了一个谎话,真没想到你能吃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赵冬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中田雅子这也是对他的一片忠心,只不过却是好心办了坏事,气哼哼的说道:“等你回来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雅子愿意领受责罚,只不过主人…你能不能告诉我跟谁吃了啊,你要是跟芷韵吃了,那也没啥,要是跟你那姐姐吃了,也挺好的啊,你姐姐即漂亮又有气质,以后收了当主人的妻子也不错的,啊…你不会跟…跟阿姨…”

    “胡说什么?信不信我抽你”

    “只要不是跟阿姨那就好。”

    赵冬没好气的说道:“跟沈亦如,你不知道我一直最敬重她吗,现在到好,我**了她,以后你让我有何面目再见她。”

    “嘻嘻,那最多就是再收一个女人罢了,那个沈亦如即漂亮又有钱,我看也不错的。”

    “还敢说”

    “嘻嘻…不说了,后天我就回去,要不…主人你来好了,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雅子让主人你出气。”

    赵冬真拿这个中田雅子没办法,而这件事中田雅子也真的是无心之失,说到底还是因为想帮她,跟她气也气不起来,只得是摇了摇头,道:“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懒得理你。”然后就挂了电话。

    发动了车子,赵冬回到了家里,程可淑正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放假了,她也是过的很轻松,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一吃完饭就回房间里面看书了。

    “冬子,你怎么了?怎么搞成了这样?”程可淑一看到赵冬,顿时失声叫了起来,跑到赵冬的面前上下仔细打量了起来。

    赵冬这才惊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因为跟沈亦如那时太过疯狂,衣服领口的的扣子都扯掉了,衣服上还都是褶皱,有些地方还是沾上了一点水渍,也不知道是两人的口水,还是欢好的液体。

    “没什么,跟朋友出去吃饭,溅上的酒水。”

    “那你领子上的扣子怎么掉了,是不是跟人打架了?”程可淑扯着赵冬坐到了沙发上,着急的说道:“你别让我担心啊,有什么事快说。”

    赵冬这时心里已经冷静了下来,跟沈亦如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这时笑了笑,道:“大家吃完饭,就去唱歌了,然后大家开玩笑闹的,我要是跟人打架,还能让人扯掉扣子吗,我早把人打成猪头了。”

    这话到是让程可淑信了,赵冬那天对付十多个壮汉都没有问题,松了一口气,道:“看看你,玩的也太疯了,赶紧脱了,一会我就给你洗了。”

    “嗯。”赵冬答应了一声,正准备回屋换衣服,程可淑却又突然说道:“你今天不是去亦如姐那里吗,怎么又跟朋友喝酒去了。”

    “亦如姐今天晚上有客户,正好我遇到了以前的朋友,就一起去吃饭了,不过我可没喝酒哟,你闻闻我嘴里都没有酒味。”赵冬的头往程可淑的脸前,呼出了一口气。

    程可淑也没有躲,嗔道:“好啦好啦,快换衣服去。”

    赵冬进了房间,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今天晚上的事情弄得他心神实在是太乱了……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