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四章被下药了
    周芷韵注时时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羞赧,但还是盈勇的走到了权冬的面前。

    赵冬一把搂过周芷韵,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微笑着说道:“这两天我没来,你有没有想我?”

    周芷韵脸上更红,轻轻点了点头,道:“想了。”

    虽然已经跟赵冬有了那层关系,可是周芷韵还是没有太习惯跟赵冬如此亲近,两手规规矩矩的在小腹前握着,一弘有如秋水般的明睃忽闪忽闪的,瞟了赵冬一眼然后又慌乱的逃开。

    赵冬就喜欢周芷韵这样,忍不住凑过去就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怎么着,还这么害羞啊?”

    “我…我没害羞,就是…就是还有点…”

    赵冬促狭的眨了一下眼睛,道:“是不是还有点不好意思啊?”

    “那不还是一个意思啊。”周芷韵让赵冬逗的也是噗嗤一笑,随着跟赵冬的接触越来越长,她也发觉了赵冬根本就从来不摆什么主人的威严,跟她和中田雅子在一起的时候,开玩笑也是经常的,尤其是那种护犊子的样子,更是总让周芷韵陶醉。

    “你们是我的人!谁也不能欺负我的人。”这句话是周芷韵最喜欢听的,也是让她最温暖的,就连她父亲也没有这样保护她,在赵冬这里她完全得到了。

    心情放松了,周芷韵往赵冬的怀里靠了靠,头也枕在了赵冬的肩膀上,柔声说道:“主人,要让芷韵…侍候你吗?”

    “要!”赵冬毫不犹豫的回答,下一刻,他已经带着周芷韵到了空间里面,这两天跟程可淑在一起,把他弄的有些火大”急需要泄泄火。

    一番漏*点过后,周芷韵绻缩在赵冬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赵冬搂着怀里的可人,志得意满”周芷韵显然不像中田雅子那样的狂野和花样繁多,但是那种娇羞可人,那种欲语还羞,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反而更能激发出赵冬的**。

    “主人,这样…我会不会怀孕?”周芷韵仰起了头,咬了咬嘴唇,小声的问着赵冬。

    赵冬顿时一愕,跟中田雅子在一起的时候”赵冬说过现在不想要孩子,所以中田雅子都是自己做避服措施的,而周芷韵还不知道这件事,这两次也没有一点防备。

    “还真说不好,你想要孩子?”赵冬看着周芷韵,反问了一句。

    “我…主人不要怪芷韵,芷韵现在…还不想要。”周芷韵咬了咬嘴唇,终于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赵冬也是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周芷韵想要孩子,他还真不舍得拒绝,现在就没有心里负担了,笑道:“不想要那就不要,一会出去吃点药”免得怀上了。”

    “嗯,芷韵明白。”周芷韵也松了一口气,她虽然跟赵冬在一起”可是并不像中田雅子那样一切都是围着赵冬转,她其实也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在强大的赵冬的面前,有时候真的不太敢说。

    两人躺在床上又温存了一会,赵冬就带着周芷韵出了空间,今天晚上她还要去看看那个郭玉丰搞什么鬼呢。

    开着最开始买的那辆兰博基尼,赵冬来到了飞虹歌厅前面停了下来”虽然后买的那辆更拉风,可是那个实在太过惹眼”再加上赵冬这段时间也习惯开这辆,所以还是开的这辆。

    用刚刚掌握的意念在歌厅里面窥探了一圈”飞虹歌厅楼高四层,完全就在赵冬的空间距离之内,很快就找到了郭玉丰,这小子正在二楼的一间包房里面,坐在沙发上,一左一右的还坐着两个歌厅里面的小姐,两手不时的在两人身上吃着豆腐,而那个小姐也是迎合着郭玉丰,而且还不时的挑逗着他。

    但是郭玉丰此时一直在克制,看来是不想早早的就把火泄了,免得一会不行事。

    刚才在酒店里面跟郭玉丰吃饭的那个大烟枪并不在,那个家伙抽的雪茄烟实在够呛人,赵冬从酒店里面出来之时,还能闻到那个包房里面飘出来的烟味,所以就给起了一个外号叫大烟枪。

    赵冬这时也不急,就等着看看一会那大烟枪到底带谁来,打开车里的fo,听着苏日娜的歌,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苏日娜的歌了,听着苏日娜的歌,就像是感觉到了苏日娜就在自己的身边。

    “记得那个夏天,你我相遇,风儿为我们伴奏,鸟儿为我们歌唱…”

    尤其这首《夏夜的初恋》,更是让赵冬喜欢,这首歌是苏日娜中枪之时唱的,赵冬明白这首歌就是苏日娜专门为自己创作的,每一次听到这首歌,赵冬感觉自己都会多喜欢苏日娜几分。

    只可惜苏日娜现在一直没有消息,手机早已经停机,qq又联来不上。等回头遇到沈亦如,问问苏日娜的家在哪里,她在澳门还有父亲在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回到那里住。

    正想的入神,一股刺鼻的烟草味飘了过来,赵冬马上转头看去,就看到了几个人正从两辆车里下来,其中一个就有那个大烟枪,这几个人中,还有一个人赵冬是认识的,赫然就是沈亦如。

    赵冬的目光顿时一寒,敢情郭玉丰嘴里说的那个臭娘们就是沈亦如了,他一定认为自己坑了他,而且还是受沈亦如所托,不但把自己恨上,而且还把沈亦如恨上了。

    “哼,你要是对付别人,我也就捉弄你一下,但是你要对付的是亦如姐,那你就是自寻死路。”赵冬冷哼了一声,沈亦如在他心里,那就是一个亲人一般,郭玉丰想要对付沈亦如,那赵冬就绝对不会再对他心迟手软。

    因为再过两个多月,赵冬就要去苏南了,那时如果郭玉丰再对付沈亦如,赵冬也不会知道了,所以这样的祸患,赵冬还是决定把他连根拔除。

    用意念看着沈亦如她们进了二楼一个豪华的大包房,并且离郭玉丰的那个包房也很近。

    赵冬想了想,推开车门也走进了歌厅,然后直接要了一个离沈亦如他们的包房很近的包房。

    “先生,你需要点什么?”歌厅里面的服务员对于赵冬一个人来到是并不惊讶,经常有些有钱的公子哥来这里找刺激的,而且一般自己来的,都会多要几个小姐的。

    赵冬也是入境随俗,点了些干果、果盘之类的,道:“我朋友一会就来,你先上这些,小姐什么的,等我朋友来再要。”

    “好的。”服务员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不一会就把赵冬点的东西送来,给赵冬打开了音乐,然后就退了出去。

    赵冬随意的播放了几首苏日娜的歌听着,意念则是看着沈亦如她们的包房。

    那里一共四男两女,那四个男人这时也要了四个小姐,歌厅里面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但是那四个男人对于沈亦如到是并没有什么不礼貌,大家喝酒唱歌,说的也是生意上的事情。

    从外表上看,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招待客户的应酬,沈亦如显然也没有意识到什么,更不知道这里是有对付她的阴谋。

    大约二十多分钟,沈亦如的电话响了起来,沈亦如马上告罪了一下,拿着电话走出了歌厅,而就在赵冬出去的时候,那个大烟枪则是偷偷的把一包东西洒在了沈亦如的酒杯里面。

    沈亦如这个电话打了也就两三分钟,说完之后就准备进去,赵冬这时感觉机会到了,连忙也走了出去,假意很意外的看到了沈亦如。

    “冬子,你怎么在这里?”沈亦如有些意外的问赵冬,然后还咳嗽了一声。

    “我跟几个朋友约好了在这里唱歌的,可是他们刚刚打电话说来不了,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你了。”

    “呵…我不是说今天晚上要陪客户吃饭唱歌吗。”

    “那我也去凑凑热闹好不好?”赵冬笑呵呵的问。

    沈亦如犹豫了一下,道:“那就过来吧。”

    跟着沈亦如进了包房,赵冬顿时皱了一下眉头,这屋里的烟味简直要呛死人,不过还是忍忍,他要保护沈亦如,还不能着痕迹,这点罪只能遭了。

    沈亦如把赵冬介绍给几个人,说赵冬是她弟弟,那几个人对着赵冬打了一个招呼,大烟枪马上说道:“很高兴能认识沈总的弟弟,来来,咱们大家喝一杯。”

    赵冬马上说道:“对对,来喝一杯!”然后抄起沈亦如的酒杯,一张口就把酒全都倒在了嘴里。

    “啊!”赵冬的动作很快,让那大烟枪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赵冬把那下了药的酒喝了,顿时失声叫了一声。

    赵冬故意假装迷糊的问道:“这位大哥咋了,这酒有什么问题吗?不该我喝?”

    大烟枪连忙说道:“没…,没什么。”心里则是暗暗叫苦,这药让赵冬喝了,那马上沈亦如就会看出问题来,那这件事岂不就是办砸了。

    沈亦如这时拧了赵冬一把,嗔道:“臭小子,那是我的酒杯。”

    “哦,你的酒杯啊。”赵冬说了一句,然后身体突然摇晃了起来,然后往沈亦如的身上倒去,含含糊糊的说道:“这酒里面…被人下了药…”

    ……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