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衣锦还乡1
    第一百四十三章衣锦还乡1

    第二天,在酒店下面的车库里,墨空文看到赵冬的车,眼睛顿时瞪的像灯泡一样,半晌才脸上堆满了苦笑,道:“我说冬子,你这车也太牛b了一点吧,最新款的量产兰博基尼,大上个月吧黎车展才推出来的,你就已经搞到了,这车根本就是有价无市,全国上下就你这独一份。”

    “呵,开着玩吗,这是我一个朋友的,不是我的。”

    “哦,一定是你那个酒店的老总朋友吧。”墨空文对赵冬眨了眨眼睛,眼里一副很暧昧的眼神。

    “行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是我朋友的身份证,你把车的名字落到他的户头上就行了,另外这卡里有一千万,办手续的费用你自己提。”

    墨空文接过了身份证和银行卡,先是仔细的看了看身份证,然后轻笑了一声,道:“又是一个美女啊,你小子这是走了桃花运,难怪我让你做的任务你看不上眼呢,不过我可告诉你,那领导的孙女可一点不比你身边的女孩差哟,而且…”

    “你还有完没完?”赵冬一翻眼睛打断了墨空文的话。

    “好好,我不提”墨空文摆了摆手,然后坐上了那辆深灰的兰博基尼,对着赵冬嘿嘿一笑,道:“这车坐里面就感觉爽的很,没办完手续之前,我要先过过瘾了。”

    “如果撞坏了什么的,你就等着陪吧。”

    “我x,那还是算了,刮掉一点漆,把我卖了都不够。”

    接下来赵冬一直注意着是否有人跟踪自己,但是却再也没有发现这类事情,也没有以什么借口来找自己的麻烦,赵冬也去母亲的公司里去瞧了瞧,一样的都没有一点问题。

    但越是这样,赵冬就感觉对方不简单,只怕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中田雅子这两天去了苏南,只有周芷韵在酒店里,这天晚上赵冬把周芷韵带到了空间里面之后,周芷韵对赵冬说道:“主人,我想回家看看。”

    “那就回去看看,用不用我跟你一起回去?”

    “这…不用了,我最多两天就回来。”

    赵冬想了一下,道:“那这样吧,我送你去,这样你也不用坐飞机什么的,然后我不露面,你办完事,我再带你回来。”

    周芷韵迟疑了一下,然后露齿一笑,道:“那麻烦主人了。”

    “我也想看看你的家在哪里,我把人家女儿拐来了,总也要给个交待不是。”

    第二天,赵冬跟程可淑交待了一下,然后就带着周芷韵来到了她的家乡,一千多公里,赵冬没用十分钟就赶到了,不过赵冬并没有直接的到周芷韵的家,而是来到了一处僻静的乡间小路,然后把兰博基尼拿了出来,两人开着车向几十公里之外的周芷韵家里赶去,这样也显得不那么突兀。

    周芷韵家住的地方是城效结合部,这里大多是平房,一个个小胡同在遍布在平房之间,几乎每家的门前都是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车子到也能开进去,不过周芷韵却是在村口就停了车,对赵冬说道:“主人,我想走进去,这车一开进去,只怕就要引起轰动了。”

    “嗯,那你去吧,我也下去逛逛,偷偷的跟着你,你没意见吧?”

    周芷韵轻笑了一声,道:“没意见。”不过在推开车门的一刹那,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激动,这里就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就算家里没有温暖,但那也是她的家。

    赵冬看着周芷韵走出了二三十米之后,也是跟着下了车,路边到也不时有路过的人,但是他们看到赵冬的车,也就是好奇的多看了几眼,感觉这是一部很好的车,但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兰博基尼,到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

    走了大约十多分钟,周芷韵来到了她家的附近,这时就有人认出了周芷韵,一个大妈上下打量了一下周芷韵,惊喜的叫道:“芷韵,你是芷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热情一下子就让周芷韵的心里暖融融的,家里虽然有一个凶悍的继母,可是周围的邻居什么的都对她不错的,马上迎上去说道:“刘大妈好,我这才刚刚回来,还没到家呢。”

    “啧啧,芷韵真是长的越来越漂亮了,听说你出国了,在那边一定赚了大钱吧?”那大妈看着周芷韵穿的一件长裙,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小衫,身上只背着一个小皮包,并没有那种大包小包的往回带东西,试探着问了一句,他当然不知道周芷韵这一身看起来挺普通的衣服,外加那件lv的皮包,没有两万块是买不下来的。

    周芷韵笑了一下,道:“没赚到,那里正战争呢,我好不容易才回的国。”

    “那真是可惜,出国一趟还赶上了这样的国家,那快回家吧。”

    “刘大妈再见”

    对于这些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出国打工,怎么也得赚个二十万三十万的才算是正常,没赚到钱那就是失败了,看着周芷韵向家里走去,这大妈摇了摇头,暗自替周芷韵难过,没赚到钱就回来了,真不知道她那个继母会怎么对她啊。

    来到了家门口,周芷韵的心情更是变得忐忑不安,推开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映入眼帘的就是郁郁葱葱的院落,曾经就是这个院落给了那短暂快乐的童年,曾经也是这个院落,给了她那么的痛苦,门口的那间小煤棚,多少次她躲在那里偷偷的落泪,两年多没回来,家里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芷韵…你…你回来啦”一个略显苍老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

    周芷韵循声看去,就看到了父亲佝偻着身子从煤棚后面走了出来,满脸的惊喜。

    “爸,我…我回来了。”看到父亲的额头又多了几道皱纹,鬓角又多了许多白发,周芷韵的眼眶顿时红了,哽咽着迎了过去抓住了父亲的手。

    “好好回来就好爸真是怕你在那里再也回不来了。”周芷韵的父亲这时眼眶也已经湿润,上下打量着女儿,满脸的欢喜“快进屋,以后咱们再不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了,在家里就算苦点,那也没危险。”

    听着父亲的话,周芷韵的心里真是无比的温暖,虽然以前父亲在继母的面前不敢说什么,但是父女连心,她在k国,父亲还是非常担心的,她完全能够感觉得到,以前对父亲的怨念一下子也就烟消云散了。

    周芷韵家的房子是那种老式的瓦房,窗户上的漆也已经有些剥落,门一开都是咣铛直响,显然是好久没有好好收拾过了,随着父亲进了屋,屋里到是显得很凉快,屋里的家俱还是以前的那些,到是电视换了一个。

    “你坐着,爸去给你拿个雪糕吃。”

    “嗯”周芷韵答应了一声,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那沙发一样的破旧,里面还是那种弹簧的。

    不一会父亲就拿来了一支雪糕,周芷韵轻轻的咬了一口,又凉又甜,一下子就想起了儿时父亲给她买雪糕时的那种快乐,还有有了继母之后,就算是吃个雪糕都是一种奢侈,心里真是五味陈杂。

    “爸,这几天你还好吧?”周芷韵抬头看着老父亲。

    看着女儿,周芷韵的父亲连连点头,笑呵呵的说道:“好,挺好的。”

    “阿姨呢?”以前单独跟父亲在一起之时,她从来都管继母叫阿姨,只有继母的面前才叫妈。

    “她出去打麻将了,应该也快回来了。”

    正说着话,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然后继母那凶悍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周,赶紧给我弄个雪糕吃,真是热死我了,痛快的,喊你没听见啊,你死哪去了。”

    周芷韵的父亲脸色变了一下,连忙迎了出去,道:“芷韵回来了,我正跟芷韵说话呢。”

    “什么?芷韵回来了?”继母钱小红马上蹬蹬蹬的跑了进来,一件花布大衫下是已经臃肿不堪的身材,看到周芷韵马上眼前一亮,道:“芷韵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周你也不去喊我一声,我好去买点菜。”

    周芷韵不由一愕,自己的继母什么时候对自己态度这么好过,这时怔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那我去买,我去买”周芷韵的父亲顿时喜上眉梢。

    “多买点好菜,芷韵好久都没有回来了,咱们今天晚上吃个团圆饭。”

    “好好”周芷韵的父亲一迭声的说好,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钱小红坐到了周芷韵身边的沙发上,那沙发顿时往下猛的一陷,弹簧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似乎在抗议被她这样的体格所迫害。

    “芷韵啊,你看看你出国这么两年多,一直都没有个信,还不知道你在那边干的怎么样,快跟妈说说。”

    周芷韵简直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就是那个继母吗?连忙答道:“那边还成吧。”

    “听说那边不是打仗呢吗?”

    “我在的地方是首都,还没有打到那里。”

    “哦…”钱小红顿时眼睛一亮,道:“那你在那边的工作赚不赚钱?”

    周芷韵看着钱小红那急切的目光,一下子就知道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了,心里的感动一下子化为乌有,淡淡一笑,道:“那里虽然没有打仗,不过也乱的很,根本就赚不到钱,我也是靠着朋友的帮忙,这才逃回来的。”

    “啊?你说…你出国两年都没有赚到钱?”钱小红顿时脸色一变。

    “嗯。”周芷韵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微笑,但却是一隐而去。

    “这个…”钱小红脸色变了几变,然后嘎嘎笑了一下,道:“没赚到钱就没赚到钱,人回来就好。”

    钱小红的态度让周芷韵又有些意外了,本以为自己说没赚到钱,这个继母会发作的,没想到竟然态度还是不错,但周芷韵根本就没有想钱小红会是良心发现,就对她好了,道:“我没有赚到钱,以后还要吃家里的,穿家里的,又要给家里添负担了。”

    “没事没事”钱小红哈哈一笑,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周芷韵,道:“芷韵你也不小了,也应该嫁人了,前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老板,人还不错,看到了你的相片之后就非说要跟你搞对象,我说你出国了,他却是一直惦记着,非说等着你回来,我马上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来,你也看看。”

    周芷韵>吸>了一口气,心就像掉到了冰窖里面,这个继母看到自己没赚到钱,又开始想把自己卖出去了。

    看周芷韵不答,钱小红马上操起了电话拨了出去。

    “刘老板啊,我女儿回来了,呵呵…没问题,你过来吧,能跟着你,那是她的福气,有吃有喝的,住洋房,开小车,她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放下了电话,钱小红马上笑吟吟的说道:“一会刘老板就来,我跟你说,他家里有钱着呢,据说有几百万呢,在市里的房子就有两套,她老婆得了病,用不了几年就得死,到时候还不都是你的啊。”

    周芷韵脸顿时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冷冷的看着钱小红,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面蹦了出来:“你要我去给人家当小老婆?”

    钱小红撇了撇嘴,道:“什么小老婆?哪有你说的那么难听,他老婆有病这事,咱们这里的人都知道,你就算是嫁给他,谁也不会说三道四的,再说了,女人这一辈子还不是图嫁个有钱的丈夫,你跟着他,哪还用你这么辛苦,到时候我跟你爸也沾光,你看看这房子,都破成这样了,靠你爸,这辈子都别想翻盖了,你不为我考虑,是不是也得为你爸考虑考虑啊?”

    周芷韵看着继母那小人的嘴脸,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这就是一直想回来看看的家,这就是总是放心不下的家。

    她笑的是声音那凄凉,眼泪都是随着笑声滚滚而下……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