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二章周芷韵的按摩
    第一百三十二章周芷韵的按摩

    虽然迫切的想去看苏日娜,但赵冬还是决定回家,苏日娜一时半会还不会醒,而家里的事情不掩饰一下是过不去的。

    在空中快速飞行的时候,赵冬无意中看到了下方的一艘军舰,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经离那艘军舰远远的了,但赵冬却是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自己不是缺炸药扩大空间吗,那这些军舰之上肯定不少,现在某些国家的弹药好像很多,没事就去打打这个国家,又去炸药炸炸那个国家,自己没事收集点来,那岂不是很不错的一件事,又何必非得去买什么军火。

    不过这时天色太黑,他也看不清那些军舰是哪个国家的,也不方便下手,反正就算是环球一周也用不了太多的时间,一个晚上他就足以搜索大片海域了,到时候找两艘军舰那还不是玩似的。

    先回到了家里倒在床上睡了一觉,而第二天早上则是被客厅里面母亲的说话声惊醒。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是苏玉娴的声音。

    “昨天晚上后半夜了,我们怕吵醒你们,就没有告诉你们。”程可淑马上接了一句。

    “你说你们这两个孩子,出去之前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就让阮雪回来跟我们说一声,还不带上她,把小雪气的第二天一早就走了,还连电话也不开,联系你们都联系不上。”

    “对不起阿姨,是我们不好,下次不会了。”

    “就是冬子这家伙心野,说跑就跑,回头我得好好说说他。”

    “是我想跟着苏日娜,冬子才帮我的,你别怪冬子。”

    “好啦,我谁也不怪,都回来就好,我和你爸出去了,早饭都准备好了,你们吃过就去上学吧。”

    听着母亲的话,赵冬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正如墨空文所说,苏日娜的失踪这边掩饰的都很好,另外这些大牌演员为了躲避媒体玩失踪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所以苏日娜和自己几个人的失踪到是没有人注意到。

    套上了衣服出来跟苏玉娴说了几句话,然后苏玉娴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公司的生意现在不错,她也是每天都很忙。

    吃过了早饭,程可淑就去学校了,而赵冬说了自己还要去做点事情,程可淑也没有问他。

    大白天的,赵冬也不方便瞬移,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医院,而他到这里没有半个小时,苏日娜就醒了过来,这可是让赵冬惊喜莫名,只不过苏日娜在重症监护室里,赵冬也不能进去,就在外面对她招着手。

    “你醒啦”生病监护室里面这时有一个小护士,看到苏日娜醒了过来,马上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我还活着?”苏日娜虽然是趴着,但是头部还能动,昨天虽然流了大量的血,但做手术之时已经把流失的血都被补了回来,只不过还是很有些虚弱,她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活着。

    “当然活着啊,你虽然心脏中了枪,不过心脏伤的并不重,而且送到医院里面也及时,只要渡过这两天的危险期,那就应该没事了。”

    “哦,我竟然还活着,真是不可思议。”苏日娜喃喃的说了一句,她对于自己的体质还是很有信心的,只要当时没死,现在就死不了了。

    “你能不活着吗,你老公在外面几乎等了一夜,现在还在外面看着你呢。”苏日娜的脸上还带着面具,所以那个小护士也没有看到苏日娜的脸,否则一定会认出苏日娜来的。

    “老公…”苏日娜有些吃力的扭过头向窗口看去,就看到赵冬正在那里对她挥着手,这让苏日娜更是激动不已,身体也是跟着颤抖起来。

    “啊你可别激动,你现在的心脏可承受不了”小护士看到心电图大乱,顿时吓了一跳。

    “哦哦…我不激动不激动”苏日娜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现在自己没死,那更要好好的活着,否则怎么能对得起赵冬,又对赵冬摆了摆手,脸上则满是灿烂的笑容。

    虽然说不激动,但是苏日娜的心太图还是稳不下来,小护士连忙跑出来对赵冬说道:“这位先生,你在这里,你妻子的心情不能平静,你还是回避一下吧,这对于你妻子的伤可是大有影响。”

    赵冬心里一惊,连忙对小护士说道:“那我走,我走。”

    “呵,你不用时时刻刻的在这里,而且病人现在也很虚弱,要多休息,等她出了重症室,那就好了。”

    “嗯嗯,那好,你告诉她,一定要好好的养好身体,我会一直等着她的。”

    “没问题,有什么事情,我会给你打电话,你去吧。”

    赵冬点了点头,然后终于是狠狠心离开了,现在他在这里对苏日娜的病情并没有帮助,反而是有害了。

    小护士看到赵冬走了,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头,这个面容怎么看着有些熟悉啊,然后突然捂着嘴差点叫了出来,刚才走的那人竟然是赵冬,大魔术师赵冬,清平人的骄傲,自己刚才怎么没有认出来,也没有让他签个名呢,真是白痴啊。

    不过他肯定还会回来的,他妻子还在这里养病呢,一想到这个,小护士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又有些疑惑了,那个大魔术师不是一个学生吗,怎么就有老婆了,而且这个老婆似乎也不好看啊。

    回到了苏日娜的身边,小护士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老公是…大魔术师赵冬吗?”

    苏日娜虽然虚弱,但此时尽情甚佳,头脑也清晰,而且应付歌迷她也一定颇有手段,这时微微一笑,道:“是,他是赵冬,不过我不是他老婆,我是他的一个朋友,昨天可能是怕签字的问题,所以她才这么说的。”

    “哦…”小护士脸上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赵冬这样的大明星,找的女朋友肯定应该是明星或者是非常漂亮的,像苏日娜这张蜡黄的脸肯定是配不上赵冬的。

    苏日娜看出了小护士的心事,这时又道:“这件事你可别乱说哟,要不然让媒体抓住,就会给他添麻烦了。”

    “哦,不会的,这里是部队医院,咱们都有保密制度的,不该问的我不会问,不该说的我也不会说的。”

    “部队医院。”这次到是让苏日娜有些发愣了,赵冬这小子还真有本事,竟然把自己送到了一家部队医院,而且还是应该在国内,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她只知道她还能活着跟赵冬在一起,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

    ………

    苏日娜现在终于算是苏醒了,应该问题不大,这让赵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不是那时自己没有干脆的解决掉苍井惠,那苏日娜也不会受伤,如果苏日娜真的死了,赵冬一定会自责一辈子、伤心一辈子。

    走出医院,赵冬这时感觉有些不知道干什么,这两天一直在跟山木组纠缠,什么都没有想过,现在整个山木组灰飞烟灭,他一时间真的感觉空落落的。

    甩了甩头,赵冬想到了阮雪,这一次不但是伤了苏日娜的身体,更是伤了阮雪的心,而接下来怎么处理阮雪和苏日娜之间的事情,则是让赵冬很是头疼了。

    本想给阮雪打个电话,但数次拿出了手机,最后赵冬都是收了起来,他现在真不知道跟阮雪说什么,难道说我会跟苏日娜在一起,但也跟你在一起?否则根本就是没有办法解释。

    暂时只能是把小雪的事情放在一边,赵冬则是坐着车来到了酒店。

    此时酒店才刚刚营业,没到午饭的时间,也没有客人,看到赵冬进来,赵冬也不用掩饰什么,直接说找老板,不大一会,周芷韵就快步从楼上走了下来。

    “主…赵先生,你好。”周芷韵回到国内之后,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跟赵冬说话,一时间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你好,赵总不在吗?”赵冬微微一笑,看着周芷韵那慌慌张张的样子,到是心情好了一些。

    “赵总出去办别的事情了,一会就能回来。”

    “那我等她吧。”

    “好好,那你跟我到她的办公室里。”周芷韵连忙把赵冬让到了楼上。

    下面的店员这时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这个赵先生是谁啊,看咱们的周总似乎见到他很紧张似的。”

    “这个赵先生我见过一次,上一次来我这们这里吃饭,赵总就对他特别的客气。”

    “那他是干什么的啊?”

    “好像是一个公司老板的儿子。”

    突然之间一个服务员突然低呼了一声,然后飞快的跑到了员工的休息室,很快又拿了一张海报跑出来,指着上面的图片,道:“你们…你有没有发觉刚才上楼的那个赵先生…跟赵冬很像啊。”

    “啊啊好像真是啊,不会真的是他吧?”

    “肯定是啊,你没听咱们周总喊他赵先生吗,肯定就是他”这个女朋友一边说一边激动的都有些颤抖了。

    “啊竟然是大魔术师赵冬,他的那两个魔术真是太精彩了,昨天我在电视上看到重播了,实在是神奇的不得了,那汽车竟然说变没就变没,然后说变出来就变出来,只可惜咱们都没有到现场看,实在是太遗憾了。”

    “还有那个飞天,简直就像人真的在天上飞啊,最后还抱着苏日娜一起飞,如果能抱着我该多好啊。”

    “那不会是跟咱们的老板有关系吧,咱们可从来没有看到咱们老板请男的单独上楼的。”

    “那谁知道,还是别乱嚼舌头的好,要是话传到老板耳朵里,到时候把咱们开除了,这里的工资可是比别的饭店好多了,找个好工作不容易的。”

    众人连忙噤声,由于中田雅子开这个饭店也就是故意接近赵冬,所以给这里的服务员工资都不低,菜价也不高,而且还是特意请的好厨师,这样看起来似乎不会赚钱,但偏偏就是因为这样,服务员珍惜这里的工作,每一个都尽职尽责,菜肴物美价廉,就>吸>引了大量的回头客,饭店反而是比其他的饭店更为火爆了。

    “主人”到了中田雅子的办公室里,赵冬坐到了沙发上,周芷韵站在赵冬的面前,又显得拘束起来。

    “不是早跟你说过,不用这么拘束的吗。”

    “是主人…芷韵也不想在主人面前拘束的,可是这两天没见主人,主人身上似乎有一种…萧杀之气,芷韵就有些紧张了。”

    赵冬愣了一下,估计是这一次遭遇,他杀了那么多人,然后苏日娜的受伤,让他的心境又有了一种极大的改变,而心境的改变,也是让外表有了改变。

    “那给我倒杯水吧。”

    “嗯”周芷韵答应了一声,马上给赵冬倒了一杯水,然后咬了咬嘴唇,道:“主人,用不用我给你…揉揉额头?”

    “你会按摩?”赵冬喝了一口水,有些惊讶的看着周芷韵。

    “我以前到洗头房工作过,就学过一点。”

    “你去洗头房工作?”赵冬顿时皱起了眉头。

    周芷韵顿时有些慌了,忙道:“我是去过,但那时我以为只是学理发什么的,后来知道那里面还有其他的事情,我就连忙逃跑了。”

    赵冬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转瞬之间感觉有些可笑,他对周芷韵的态度怎么像对待自己的女人似的,真是让中田雅子带坏了,笑了笑,道:“那就给我按按吧。”

    “嗯”周芷韵跪坐在沙发上,赵冬扭过身背对着她,两手倒悬,用十根手指的指肚轻轻的揉按着赵冬的头。

    “不错啊,很舒服。”赵冬不由赞了一声,今天一想到阮雪和苏日娜的事情,就让他有些头疼,周芷韵这么一按,似乎好受了许多。

    “谢谢主人夸奖。”

    让赵冬一夸,周芷韵的动作也是顺畅了许多,又给赵冬好好的按了起来。

    赵冬这时精神很快就放松了下来,昨天晚上睡的时间太短,再加上这两天真有些心力交瘁,这时被周芷韵按的竟然是不一会就睡着了。

    但是这时的周芷韵却是尴尬的不知所措了,因为赵冬的头此时竟然枕在了她的胸口之上,自己的胸脯竟然成了赵冬的枕头,她推开赵冬不是,不推又不自在,那张雪白的脸蛋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