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又赚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又赚了

    “你怎么知道苏日娜失踪?哦,一个大明星开完演唱会突然消失,确实容易让人以为是失踪。”赵冬诧异的看着墨空文,不过马上又想到了原因。

    墨空文微微一笑,道:“你说错了,外界只是说你和苏日娜为了躲避媒体而离开,并不知道你们失踪。”

    这下子赵冬到真是想不明白了,看着墨空文,然后缓缓的问道:“那你…又怎么知道的?”

    墨空文脸上还是那种淡淡的微笑,道:“其实清平的很多事情很少有我不知道的,这次山木组来绑架了你和苏日娜,另外还有你的姐姐程可淑,我都知道。”

    赵冬这时反而是相当平静了,看着墨空文缓缓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墨空文拍了拍赵冬的肩膀,道:“等苏日娜做完手术再说吧,在这里我不太方便说,另外她病没好,你也没有心情听我说不是,不过你放心一点,我肯定不会像山木组那样的黑社会组织,更不会去害你。”

    赵冬与墨空文对视,从墨空文的目光里看到的是一种真诚,也就不再问,另外对于病房里面的苏日娜,他也是心急如焚,确实没有心情听更多的事情。

    这种焦急的等待足足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手术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病人怎么样?”赵冬急忙冲了过去。

    “你是病人的家属?”那医生反问了一句。

    “是我是她老公”赵冬想也不想的回答。

    那老医生又诧异的看了看赵冬,道:“病人的运气不错,子弹虽然打中了心脏,但是破损程度并不严重,而且送来的又比较及时,虽然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期,但已经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呼…”赵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紧紧的握住了那老医生的手,眼里已经闪出了泪花,激动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医生”

    “不用客气,你是小墨的朋友,我不管也不成,你要谢就谢他吧。”

    墨空文这时已经站到了赵冬的身边,对着老医生嘿嘿一笑,道:“齐老,这次又骚扰你了,改天我一定请你喝茶。”

    老医生马上眼前一亮,道:“那好啊,把你爷爷的极品大红袍给我弄一点来,我就领你这份情了。”

    “这个…好就是拼着被爷爷骂,我也一定给你弄来点。”

    “哈哈…那就成了,我得去睡觉了,这深更半夜的也让人睡不上一个好觉。”

    老医生走了之后,苏日娜已经被推了出来,她此时面朝下在的趴在床上,脸上还带着那个面具,做这个手术也不用碰她的脸,所以也没有人注意躺在床上的就是苏日娜,但同样的赵冬也看不到她的脸色如何。

    看着护士一直把苏日娜推到了重症监护室,赵冬趴在玻璃窗前看着一动不动的苏日娜,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冬子,这么晚了,咱们出去喝一杯如何,我想她一时半会是不能醒过来的。”

    赵冬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在这里他确实也帮不上苏日娜什么忙,另外墨空文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也应该好好感谢一下他。

    坐着墨空文的车,两人来到了一个酒吧,要了一个包间,点了一些酒水,拒绝了小姐的陪酒,赵冬给墨空文倒上了酒,然后举起酒杯说道:“空文,这一次多谢你的帮忙。”

    墨空文跟赵冬撞了一下杯子,然后把酒一饮而尽,道:“当我是朋友,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好不客气,从今天起,你墨空文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赵冬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

    墨空文呵呵一笑,道:“其实我现在真的有事让你帮忙。”

    “哦?”赵冬不由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墨空文说的这么直接。

    墨空文给赵冬倒上了酒,然后示意了一下,自己先喝了下去,道:“其实我有一个身份是别人不知道的,我是中央直属的一个特别组织的成员,我们的组织名叫风。”

    “风?”赵冬愣了一下,还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组织,从来都没有听到过。

    “对就是风,风云雷电,我们一共有四个特别的组织,这都是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的,我们执行的任务都是很特别的,所以都是不能为外人知道的。”

    “哦?相当于间谍那类的?”

    “差不多,不过却也有区别,我们做的事情,很多都是官面上不方便去做的事情,而不是窃取机密资料的那类事情。”

    赵冬脑海里面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随口问道:“那飞豹突击队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墨空文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道:“赵队长应该不会把飞豹突击队的事情跟你说吧?”

    “你认识我爸?”

    “认识,你爸在我们这些特殊部门里,又有哪一个人不知道,想当初一个人灭了一个恐怖组织的三十多人,单枪匹马的从海盗手里抢回了我们的重要资料,每一件事都是神迹,那就是我们这些特殊部门里面的传说。”

    “啊我爸这么厉害”赵冬不由瞠目结舌,上一次在k国见到父亲,赵冬就感觉到了自己父亲的不凡,但没有想到这么牛b。

    “那当然,不过赵队长是一个纪律非常严明的人,他怎么会跟你说他的事情呢?”

    “不是他说的,只不过因为一次意外,我看到了而已,那你继续说。”赵冬这时真有些心操澎湃了。

    “我们四个部门里面的人,很多都是从飞豹突击队里出来的,可以说,飞豹突击队就是培养我们这些组织的一个学校,只有从那里顺利的毕业,才有机会被派到国家的一些重要部门,只可惜生不逢时,我没有被赵队长亲自训练过。”

    “那你就别不知足了,我是他儿子,我连他的事情都不知道呢。”

    “呵…说的也是,今天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因为赵队长的关系,在我们这些部门里面,不是凭着关系就可以进来的,我们看中的…是你自己的能力。”

    “哦…我有什么能力?”赵冬喝了一口酒,淡淡的反问了一句,他以前最不想牵扯的就是国家机器,但还是不可避免的与国家机器联系上了。

    墨空文微微一笑,道:“你给华风公司运橙油精的事情我们早就注意了,但是你并没有用什么特种车辆,所以说明你有特殊的方法把那些东西运回来,并且不会让橙油精变质,还有那一次日本失窃的古玩,最后很多是出现在了国内的拍卖会上,虽然都是分散着拍卖的,但是我们还是追察到卖这些东西的就是在你家附近开酒店的赵春赵小姐,而这位赵小姐来的很是突兀,最后我们又是经过了严密的调查,她竟然是山木组樱花组的小组长中田雅子。”

    赵冬又喝了一口酒,道:“看来在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所有的个人**都是容谈啊。”

    墨空文又给赵冬倒上酒,道:“对于普通人,像我们这样的部门肯定不会去关注的,那是警察们管的事情,要不然他们闲着干什么,我们只做那些比较特殊的事情。”

    “嗯,那你接着说。”

    “但是那次中田雅子并没有出现在日本,但你却和苏日娜出现在那里,这里我要说明一下,那次我并不是跟踪你,而就是想去看看那些古玩,古玩失窃,我联系你运橙油精的事情,所以就怀疑是你把那些东西拿回来了,接着我又发现你跟中田雅子来往密切,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但最让我完全确定此事的,则是你这次的魔术表演,也只有你这样的魔术大师,才能把那些古玩神不知鬼不觉的弄走。”

    赵冬哈哈一笑,道:“看来我这次不应该参加这场魔术表演的。”

    “冬子,我感觉到你有些反感为国家工作,我也不会勉强你,不过我提个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有了一个这样的身份,那很多事情就算是做的出格,也会有人给你擦屁股,另外还有很多便利的条件,比如像二零一这样的部队医院,我们去就医就会有最好的医生为我们服务,而且还不会有什么麻烦,像现在这次苏日娜受伤,如果你在普通医院里面早就会被放大了,而且还是相当的麻烦,但是在我们这里,这件事就是到此为止,谁也不会管苏日娜是如何受枪伤的。”

    赵冬沉吟了片刻,道:“空文,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真的不喜欢那种束缚,也并不想去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但是这一次你对苏日娜有救命之恩,所以我答应你,你个人的事情找到我头上,我什么时候都不会袖手旁观,但是国家的事情,我只做三件,这不是我不爱国,但我喜欢用我自己的方式去爱国,而不是国家强迫我如何去爱国,我不想成为某些人争名逐利的工具。”

    墨空文有些惊愕的看着赵冬,有点不相信这是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年所说的话,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呵…那这三件事我还真不能随便的用了,你要不要给我个什么信物之类的,像什么金针…”

    赵冬不由哈哈一笑,道:“你以为我是神雕大侠啊,我只说我可以参与,你也别对我期望值太高。”

    “那既然这样,我就给你弄个证件,要不然以后真用到你之时,你还不是我们的成员,也不太方便,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飞豹突击队里面的人为了进入咱们这几个部门那都是削尖了脑袋,你到好,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

    “随你便吧。”

    两人喝了一些酒之后,赵冬就让墨空文把他送回了医院,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赵冬久久的看着里面还昏迷不醒的苏日娜,一动也不动。

    夜里值班的护士看着赵冬,都是为里面躺着的女孩感到幸福,一个男人如此关注受伤的爱人,足以说明他爱她有多深了。

    直至感觉自己的腿有些酸了,赵冬走出了医院,站在了医院旁边的一棵松树下,这一次他答应墨空文,除了是欠墨空文的人情之外,另外他也清楚,一旦自己被国家机器盯上,那想不为所用那也是不可能的,只要不限制自己的自由,另外还有一个方便面行事的身份,这绝对也是一件很坏的事情。

    想进入空间休息一会,却是突然想到了程可淑,他告诉程可淑自己是半个小时就让她出来,这都是六七个小时过去了,连忙进入了空间,却看到程可淑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让他不免大是怜惜,程可淑这一次因为自己也是受了惊吓,看看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赵冬用了不到几分钟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然后把程可淑放到她自己的床上,又给她脱了鞋子盖上被,这才闪出了房间,然后又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屋子里并没有阮雪的身影。

    一想到阮雪,赵冬就想到了阮雪流着眼泪的伤心表情,这一次阮雪看到了他和苏日娜在一起,赵冬现在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了。

    “冬子”突然隔壁的房间里面响起了程可淑的喊声,程可淑连忙赶了过去,就见到程可淑坐在床上,一脸的惊慌。

    “可淑姐,你怎么了?”赵冬打开了灯,连忙坐到了程可淑的身边。

    程可淑抬手挡了一下光线,适应了之后四下看了一眼,眼里顿时露出了迷茫之色,道:“冬子,我们怎么在家里了,我们不是被抓走了吗?”

    “嗯,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平安了。”

    “平安了?那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好像我就做了一个梦,跑到了一个奇怪的房子里面,里面还有两只奇怪的鹦鹉…”一想到那两只鹦鹉说的话,程可淑就是一阵脸红。

    赵冬一愣,不禁莞尔,程可淑进入他的空间,竟然以为是做了一个梦,那这下子到是不用就这件事解释了,就让她当成一个梦好了,微微一笑,道:“咱们被关在那个屋子里之后,后来那帮人往屋子里喷了**,你就睡着了,我却捂着鼻子,等到那帮人以为我们都睡了,把门打开之时,我就带着你跑了出来。”

    “那苏日娜呢?”

    “娜娜…她…没事。”赵冬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把苏日娜受伤的事情跟程可淑说。

    “哦,那些抓咱们的人呢?”

    “都被警察逮住了,要不然咱们哪能这么快就回来。”程可淑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经被带到了日本,所以这样说,也不算有破绽。

    “哦,那真是幸运。”程可淑点了点头,但对于那个奇特的房子还是有些疑问,只不过那种羞人的事情实在是不方便问赵冬,本来进入了赵冬的空间,却是因为这个尴尬,而错过了问明白的机会。

    “啊,我的手表项链什么的都没有了。”赵冬正要出去,程可淑突然低声叫了起来。

    这些东西两人都被搜走了,赵冬那时只顾着杀人,却是忘了取回来,这时笑着安慰,道:“没有了就没有了,只要咱们平安就好,回头我再给你买。”

    程可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说的也是,只不过…那条项链我真的很喜欢。”

    赵冬看着程可淑的失落,赵冬突然说道:“明天我去警察那里问问,看看能不能把我们的东西找回来。”

    “嗯,找不到也算了。”程可淑此时有些言不由衷。

    “那好,你睡吧,我也去睡了。”赵冬给程可淑关了灯关上门,马上一个瞬移冲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又已经来到了山木组那已经成了废墟的总部,程可淑的项链什么的虽然也值钱,但现在赵冬根本不在意那点钱,只不过程可淑那失落的表情让他不忍,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苏日娜送给他的那串佛珠手串,那是苏日娜给他的唯一东西,现在苏日娜又受了伤,赵冬就更不舍得丢掉了。

    还记得关自己的地方,赵冬就在废墟里面找了起来,他当然不会去用手一翻,意念一动,利用空间的收取功能,没用多久就把自己和程可淑的东西找到了,而且竟然还没有损坏。

    既然来了,赵冬干脆又在这里巡视了一圈,在苏日娜受伤的房子里,他找到了一个大的保险柜,赵冬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收进了空间。

    而一看之下,也让他暗自咋舌,这里面竟然全都是极品的宝贝,什么翡翠、玉器、宝石、钻石,都是有不少,另外还有一些文件之类的东西,看来都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回头让中田雅子看看就知道了。

    这一下子真是大赚,单单那些珠宝之类的东西,赵冬猜测都不会少于几个亿,这山木组还真是有钱啊,反正不拿白不拿,赵冬当然毫不客气的据为已有了。

    …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