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苏日娜的无敌
    第一百二十五章苏日娜的身份

    一抹鲜红的红色此时掺杂着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正从苏日娜的下面之处缓缓流出,床单之上竟然也有一片血迹,虽然不是很多,但是面积很大,显然这血就是在赵冬刚刚跟苏日娜做的时候就已经流出来了,只不过两人刚才太过疯狂,所以弄的很大一片都有。

    赵冬不是一个雏,破了中田雅子的时候,他就真正的知道破第一次是什么一个概念,现在这时看到那刺眼的鲜红,他哪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不是跟苏日娜做过两次了吗,而且第一次在沈亦如家里的床上,也有落红,难道那次是沈亦如的?可是那时沈亦如明明穿着内裤,而那血迹则是苏日娜那边的。

    就算第一次是沈亦如,那第二次呢,第二次他和苏日娜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也一样没感觉,可是那天早上起来,苏日娜还过来跟她温存来着,也不像假的啊。

    这让赵冬头一下子就有些晕了,满眼疑惑的看向了苏日娜。

    但是苏日娜此时的表情却是让赵冬心里格登一下,突然感觉这件事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了。

    苏日娜此时双目含泪,脸上满是一种羞愧难当的表情。

    “娜娜姐…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这怎么还是第一次。”赵冬结结吧吧的问了起来。

    苏日娜惨然一笑,抹了一下眼泪,道:“冬子,过来再抱我一会好吗。”

    赵冬连忙躺下,虽然是满肚子的疑问,可是现在破了苏日娜的处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对苏日娜现在也正是爱的发疯的时候,就算再急迫,也不会拒绝苏日娜,胳膊伸到了苏日娜的颈下,而苏日娜马上一翻身紧紧的抱住了赵冬,似乎要把自己的身体揉到赵冬的身体里面一般。

    赵冬也是紧紧的抱住了苏日娜,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说道:“娜娜姐,你可真是把我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等会我就全告诉你,我就只想好好的抱抱你”苏日娜此时就像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在赵冬的情里撒娇。

    赵冬也不在强求,他知道一会这个谜就会解开,心里到也不急,就这么静静的抱着苏日娜。

    大约有十分钟,苏日娜轻轻的松开了赵冬,双手抬起来轻轻的抚摸着赵冬的脸颊,目光似水的看着赵冬,那目光里竟然还带着一种深深的留恋和不舍,让赵冬竟然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心悸。

    “冬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苏日娜轻启朱唇,问了一句。

    “你是什么人?”赵冬愣了一下,不明白苏日娜这句话的意思。

    “是我的身份,其实一个歌星并不是我真正的身份,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的。”苏日娜脸上又露出了一个惨然的笑容。

    “啊”赵冬心里突然一紧,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一种想要跳出来的紧张。

    “其实我还是山木组的未来接替人,也就是现在山木组的副组长。”

    “啊”赵冬顿时惊恐之极的看着苏日娜,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呵…”苏日娜嘴角抽搐的笑了一下,道:“我是不是隐藏的很好,我也知道我隐藏的好,因为就算是我们山木组,知道我这个身份的也一共只有两人,一个是我们的组长,另外一个则是另外一个副组长。”

    “你…你接近我,都是因为想利用我?”赵冬艰涩的问了一句,不过马上又追问了一句:“那你为何又要告诉我?”

    苏日娜并没有直接回答赵冬的话,而是幽幽的说道:“我的父亲以前就是在澳门开赌场的,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赌术有一定的了解,那天在亦如那里看到你玩牌,我马上就感觉到你是在出千,可是无论我怎么看也没有看出你是如何出千的,然后我就主动上去玩,牌在我那里,我也没看出你是如何搞的鬼,所以我就知道你肯定不凡,然后那个郭玉丰求婚丢戒指,我也知道是你搞的鬼,对你就更加好奇了,而那天我在学校门口本想约你出去,但却是看到你把一件东西直接变没,就让我打消了直接找你的念头,然后晚上就去试探你,结果还让你抢去了我的胸罩。”

    “啊那个黑衣人是你”赵冬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是啊,你也没想到我那么能打吧?”

    “真没想到。”赵冬这时虽然惊讶,但心里却是没恼,苏日娜是山木组的又有什么,中田雅子不也是山木组的,一样现在对自己死心塌地吗,而且苏日娜今天把身体交给了他,还主动表白了自己的身份,这让赵冬知道苏日娜对自己的感情绝对不是假的。

    苏日娜轻轻的抚摸着赵冬的脸颊,眼里的目光异常的柔和,道:“你这个小坏蛋,知道我是女人,竟然别的不抢,偏偏就抢我的胸罩。”

    赵冬嘿嘿笑了一下,道:“那后来你就派中田雅子来对付我?”

    “不是中田雅子找你那是她独立行动,她的小组不是我负责的,她也不知道我的身份。”

    “哦。”

    “不过那次被他们绑住,我却是故意的,我就想试探一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但是那一次我跌倒之后没昏过去,但却是有一段时间失去了意识,后来组织就传出了山樱花组的主要骨干被杀光之事,我知道那就是你干的,这就让我对你更好奇了。”

    赵冬暗汗了一下,他和中田雅子本以为这件事就此了结了,原来却早已经让山木组知道了,马上问道:“那现在除了你之外,他们都知道我多少?”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只知道你可以用特别的手法把东西隐藏起来,另外功夫也是了不得,我们组织现在最看中的就是你隐藏东西的本事,我们有很多东西明明都已经搞到手了,却是根本弄不回来,另外还有一些东西也垂涎已久,也缺你这样的人把这些东西弄回来,虽然损失了樱花组,但是当我们组长知道你有这么强悍的手段之后,则是一直想招揽你,可是却也知道像你这样本事的人,用普通的金钱之类的办法根本就行不通,所以我就提议用感情拴住你。”

    “你…对我都是假的?”赵冬顿时瞪大了眼睛。

    “以前或许是吧?其实我感觉我自己这个提议都很荒唐,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这么做了,然后那次我在亦如家里故意让咱们都喝多,其实我还在酒里下了一点**,这样你和亦如就都睡的很沉。”

    “那…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冬对于这一点很担心。

    “那天晚上其实什么都没干,亦如没有,我也没有,我就是把你和亦如的衣服脱了,然后摆出那样的假象,而床单的血迹,也只不过是我割破小指流出来的一点血。”

    赵冬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沈亦如。

    “接下来我就对你若即若离,让你想着我,却又找不到我,然后再跟你一起去日本旅行,那一次真的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冬子,就是那一次,你让我感觉到了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让我感觉到了什么是关爱,然后我就后悔了,我不应该把你的事情跟组织说,我也不应该提议跟你说用感情来拴住你,我把我自己陷进去了,用感情拴住的不是你,而是…我”

    听着苏日娜这句话,赵冬心里就算是对苏日娜一直欺骗他有怨念,这时也全都化解了,微微一笑,道:“那我被骗也值了。”

    苏日娜眼神一下子就变得迷离了起来,轻声说道:“你不怪我吗?”

    “我不怪你,你在那个位置,自然就要为你的组织考虑,我只知道你是爱我的,这样就足够了。”

    “冬子…”苏日娜眼睛里又一下子变得朦胧起来,突然一下子翻到了赵冬的身上,一边疯狂的吻着赵冬,一边呢喃:“冬子,再爱我一次。”

    赵冬顿时有了反应,但是连忙说道:“别,你刚刚破身,再这样你会受不了。”

    “我不管,我不管”苏日娜疯狂的摇头,然后已经引导着赵冬进入了她的身体,然后就在赵冬的身上用力的扭动起来,接着竟然坐了起来,让赵冬那更深的进入了体内。

    赵冬虽然不忍,但是苏日娜这时根本就是有些疯狂了,最后把赵冬也感染的无所顾忌了,直到两人都是达到兴奋的顶点,苏日娜这才气喘吁吁的再一次趴到了赵冬的身上。

    歇了一会,赵冬看着苏日娜,道:“娜娜姐,我有一件事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加入山木组织?”

    “我…唉,你也知道我的母亲是日本人,她以前就是山木组织的人,而且是…组长。”

    “什么?山木组的组长是你母亲?”

    苏日娜苦笑了一下,道:“你没发现吗,我们山木组的高层全都是女人,这个组织本身创建的时候就是一个女人创建的,因为受了太多男人的欺负,所以她一直对于男人都是愤恨的很,所以以后山木组就形成了这个传统,只要是组长以上的都是女人,另外她们做的也是相当出色,现在山木组已经是日本前三的组织了。”

    赵冬摇了摇头,道:“那你们这帮女人为什么要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尤其是当形成一个组织之后,组织的发展生存,那都不是只用一两句话就能理解的,有时候为了组织的利益根本就是身不由已,就得放弃许多东西。”苏日娜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组织做的那些事,其中还有一些她的参与,心里就是很凉“冬子,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坏事,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也会瞧不起我,再也不会爱我了,但是我现在真的知足了,就算是现在马上死去,我也知足了,我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还能爱我,我…”忍不住则是又哽咽了起来。

    “你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只不过是瞒着我罢了。”赵冬温柔的拍着苏日娜的肩膀。

    “冬子,可是我…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我们组织里不会这么放过你,现在我们组织遇到了一些困难,太需要你这样的一个人物来帮他们解决了,我怕他们会不择手段的要协你,尤其是另外一个副会长苍井惠,她一直不赞同我这么做,而且她一直觊觎这个会长的职务,处处都是针对我的,现在我没有完成任务,她肯定会使出一些激烈的手段的。”

    赵冬眉头一皱,道:“要协我?”脸上已经出现了萧杀之气。

    “我知道你现在能力很强,樱花组那么多骨干都是死在你的手里,来硬的,你肯定不怕,但是…唉,我怕他们用别的手段。”

    “他们会用什么手段?”

    “这…我怕她们会用你的家人和朋友来要协你,不好,有人进来了。”苏日娜突然一翻身坐起,扯起了一件衣服披在了身上,不过却是皱了一下眉头,显然刚刚的两次疯狂,让她的身体很是不舒服。

    赵冬这时也听到了外间的脚步声,而且不只一人,正想穿衣服时已经来不及了,刚要进入空间里面。

    外面已经响起了一个女人的说话声:“娜娜,我早就知道你靠不住,一个女人要是连心都给了男人,那还谈什么为组织做事,你们两个出来吧。”

    “果然来了冬子,我…”苏日娜惨然一笑,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苍井惠来了。”

    赵冬这时到是不想隐藏了,到是想会会这些山木组其余的人物。

    而这时套间的门一开,一个留着短发的精干女人走了进来,而跟在她后面的竟然还有三人,其中两人竟然是夹着一人,而看到那人,赵冬顿时脑袋“嗡”的一下…那人竟然是阮雪,而阮雪此时瞪着一双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赵冬和苏日娜,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