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五章相拥
    第一百一十五章相拥

    看着周芷韵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两手绞在一起,一副即紧张又害怕的样子,赵冬摇了摇头,如果周芷韵不知道他的秘密,那他这时一定会让让她轻松一点,但是周芷韵既然知道了他的秘密,赵冬就必须让她心里有压力,那样她才不会说出自己的秘密。

    不过看着周芷韵那娇娇弱弱的样子,赵冬实在是难以狠心对她说什么恐吓的话,就算是板着脸也难,那时对中田雅子那样,是因为中田雅子是自己的敌人,就想着要杀他,所以才会狠心折磨她的,但周芷韵只是无意中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自己就限制了她的自由,还让她和中田雅子一样,这对于她来说,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叹了一口气,赵冬问道:“住的还习惯吧?”

    “很好”周芷韵抬头看向赵冬低声答了一句,马上又垂下了头,心里一下子又收紧了,不知道赵冬为什么叹气,不会是对自己不满意吧。

    “腿好了点没?”赵冬又问。

    周芷韵更加的紧张,赵冬问她腿好没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如果说腿好了,他是不是就让自己…也跟中田雅子一样?但是出于对赵冬的敬畏,这时还是不敢撒谎,小声说道:“好多了,现在…自己走路也不那么疼了。”

    “嗯”赵冬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跟周芷韵说什么了,干脆站了起来,道:“你看你的电视吧,我去上网。”说完就走到了一个卧室的门口,不过马上想到现在还真不知道这两个卧室到底哪间是中田雅子的,又转头问道:“芷韵,哪间卧室是你的?”

    “啊”周芷韵顿时惊呼了一声,一直担心的事终于要来了,手指发颤的指了指赵冬站着的门口,结结吧吧的说道:“这个…就是。”

    赵冬皱了一下眉头,周芷韵现在到真是对自己怕的可以,不过这样的效果到也不错,转身走到了另外一个卧室里面。

    周芷韵看着赵冬进了卧室,不由愣住了,赵冬刚才问哪间卧室是她的,她还以为要去她的卧室,那接着要她干什么就很明显了,可是这时赵冬竟然只进了中田雅子的卧室,那就不是要跟她做那事了。

    因为受了中田雅子的影响,再加上在k国的时候,赵冬和中田雅子一直都住在一起,只要赵冬一叫她,她就本能的认为赵冬就是想让她陪睡,这个念头从打到了国内之后就是强烈的不能再强烈。

    做为一个女孩子,而且还一直守身如玉的女孩子来说,周芷韵是不能接受没有感情的**,所以对于中田雅子说的事情,一直都是唯唯诺诺,即不答应,也不敢太过反抗,但她也知道,像赵冬这样的人,如果要去杀一个人,那实在是太过简单了,像她这样的弱女子,杀她更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最主要的还是她知道了赵冬的秘密,她也清楚,像一些很厉害的人,如果被人知道了秘密,灭口就是最直接的事情,而她现在活着,那也是赵冬格外开恩。

    周芷韵也想过,赵冬这样像神一样的男人,就算是像中田雅子那样跟着他,那也绝对没有坏处只有好处,从此以后肯定就不会再有人能够欺负她,更不会为衣食发愁,不会因为赚钱而努力,甚至还可能跟着赵冬学到一些本领,做为一个女人,跟着一个男人的话,能够得到这些那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了。

    这让周芷韵很纠结,这几天转的最多的念头,无疑就是从与不从的问题了。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赵冬一直没有出来,周芷韵则是对赵冬又有些好奇了,这个主人如果要是对自己强来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现在却是一点也骚扰自己,按理说还是对自己不错的,或许他只是担心自己会说出他的秘密,那自己只要不说出去,再表现的好一些,以后这个主人或许也能让自己自由的。

    捏了捏拳头,周芷韵给自己打气,然后站起来去泡了一杯茶,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卧室里面,就看到赵冬正在那里看着电脑上面的东西。

    “主人,请喝茶。”周芷韵把茶杯放到了赵冬电脑旁边的桌面上。

    赵冬转头看向她,点了点头,道:“腿没好,就不好乱动了,女孩子腿上有疤就不好看了。”

    “嗯”周芷韵怯生生的答了一句。

    “坐吧,别站着。”赵冬指了指旁边的床。

    周芷韵依言坐了下来,神情又是变得紧张了起来,自己有些后悔怎么就跑到卧室里面来了,这不是羊入虎口吗,身体也是在瑟瑟发抖。

    赵冬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了,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别那么怕我,只要你不说出去我的事情,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周芷韵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着赵冬,道:“主人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嗯,其实我也相信你,但是这件事对于我太过重要,我不想因此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有我自己的家人,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不想因此而改变,所以我必须把你留在这里,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那也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周芷韵完全没有想到赵冬会这么说,她就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如果赵冬用强硬的态度,她或许可能宁死不屈,但是赵冬竟然主动承认他的不是,周芷韵心里顿时涌起了一种感动,低声说道:“主人,你带我离开了那处处危险的国家,我就已经很感激您了,其实我回来也是无依无靠,也没有一技之长,要想找个工作养活自己也不容易,能跟着主人,我也算是有依有靠了。”

    “呵…你能这么想就好,我看出你一直对我很害怕,能不能说出你害怕我什么?”

    看着赵冬的笑容,周芷韵也是大胆了一些,道:“我怕主人…强迫我跟你…”但是一说到这种事,周芷韵就是红着脸不知道如何再说下去了。

    赵冬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周芷韵心里直发毛的时候,他才说道:“我不知道雅子跟你说了什么,不过你放心,我赵冬从来不会强迫女人,就算是雅子是我的敌人之时,我也没有强迫过她,更何况你不是。”

    周芷韵这时心情顿时松了下来,脸上也是露出了腼腆的笑容,道:“对不起主人,那是我多心了。”

    赵冬笑了笑,道:“那现在放心了吧?”

    “放心了。”周芷韵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仰起头来对赵冬说道:“主人,恕芷韵大胆,我想问问主人打算怎么安排我呢?”

    赵冬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想了想,道:“暂时你还是跟雅子在一起,跟着雅子做些事情,等到我以后想到有什么事情做,再让你去做。”

    “那我…也可以出去?”周芷韵小心的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赵冬对着周芷韵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道:“我所说的让你跟着我,只是让你不离开我的附近,而不是像监狱一样把你关起来。”

    “哦,这样啊”周芷韵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不过…”赵冬突然叹了一口气。

    “不过什么?”周芷韵好奇的看着赵冬,这时却是不那么担心赵冬说什么了。

    “不过…你暂时还不能交自己的朋友,包括异性朋友,毕竟像你这么大了,你也应该找个男朋友的。”

    周芷韵顿时羞的满脸通红,低声说道:“主人,你放心,我不会交男朋友的。”心里却是涌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自己交男朋友的话,又有哪一个能够比得上这个主人呢。

    “呵呵…放心,我也不会让你一辈子就这么跟着我,等再过两年,我就会给你介绍的,我赵冬的人,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攀上的。”

    周芷韵这时突然怔怔的看着赵冬,眼泪刷的一下子流了出来,这到是把赵冬弄得有些诧异了,疑惑的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周芷韵连忙抹了一把眼泪,但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哽咽着说道:“主人,对不起,芷韵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疼,就连我爸都对我不闻不问,都没像这样的保护我,谢谢主人唔…”看着这个娇弱的女孩,赵冬不由一阵心疼,伸臂搂住了她的肩膀,而周芷韵此时正感怀于这二十来年的凄凉,赵冬这样一搂她,就像是找到了安慰,也是一下子扑到了赵冬的怀里,唔唔的哭了起来,赵冬的话触动了她那最脆弱的神经,多年的压抑似乎一下子再也难以克制,这时有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赵冬轻轻的拍着周芷韵的肩膀,也没有说什么,对周芷韵了解不多,但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在异国他乡生存下来就是不容易,吃的苦肯定是数不胜数,让她发泄一下也未曾不是一件好事。

    周芷韵这一哭,就足足哭了十多分钟,然后哭声越来越低,身体也是越来越软,再过一会,则是只有好一会才抽泣一下了,敢情是哭的太累,已经睡着了。

    赵冬摇了摇头,周芷韵虽然比他大,但现在则像一个***,甚至让赵冬感觉到了阮雪小时候的样子,轻轻的抱起来,把周芷韵放倒了床上,正想离开,周芷韵却是一下子抱的他更紧,脑袋也是往赵冬的怀里拱。

    赵冬犹豫了一下,干脆也是上了床倒在了周芷韵的身边,扯过了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而周芷韵这时似乎得到了安慰,抿了抿嘴,沉沉的睡着了。

    看着周芷韵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蛋,赵冬还真是有些心疼,抬手轻轻的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把周芷韵搂在怀里,这样的一个女孩让赵冬很容易兴起一种保护**。

    昨天晚上跟阮雪疯狂了半宿,今天早上又是早早的起来,赵冬这一倒下,还真是有些困了,打了一个哈欠,不久也是进入了梦乡。

    中田雅子到了酒店里面处理了一些事情,坐在自己那间宽大的办公室里,嘴角则是露出了调皮的笑容,今天把赵冬和周芷韵扔在家里,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故事呢?

    “不过主人太心软,只怕肯定不能对芷韵做什么,这样可不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你得不到她的身体,就是得不到她的心,得不到这个女人的心,那就是不能全心的为主人着想,留在身边就是一个隐患,我得想办法让主人早点把她办了,这样才能安全。”

    中田雅子眼珠子一转,马上就想出了主意,然后出了酒店就来到了一家情趣用品店。

    店里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此时正坐在电脑前斗地主,听到有人走进来,她也没有动地方,一般到这里来买东西的,都是很难为情的,如果她太热情,就会把人吓走,让顾客自己看好了再买,反而会让顾客很容易接受。

    “有没有什么*药之类的东西?”中田雅子看也不看柜台里面的东西,直接问那个大姐。

    那大姐转过头来,看到中田雅子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衣服,还有那漂亮的一塌糊涂的脸蛋,不由愣了一下。

    “喂,请问有没有*药?”中田雅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再问了一句。

    “伟哥行不行?”那大姐这才醒来神来,问了一句,心里则是暗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打的不是一个不行事的老公吧,还真是可惜。

    “不行,我要那咱吃了药之后,不但要**旺盛,而且还要神志不清的,男女也得通用的。”

    “这个…有是有,不过可不能拿这东西害人啊。”

    “害什么人,我给我老公吃的。”中田雅子不耐的摆了摆手。

    “哦哦,那就成了,我们这里正好有一种燃情散,人吃了之后就会不能克制自己,就算是看到了母猪都会上,不过可不能吃多了,一次只能吃半片,而且还要混在水里面。”

    中田雅子眼睛里顿时露出了喜色,道:“就这个东西了。”

    “一片五百”那大姐报出了价格。

    中田雅子马上拿出了一千块钱拍到了柜台上,道:“给我来两片,不过我可说出了,要是不灵的话,我一定回来拆了你的店。”

    “灵灵灵的很”那大姐连忙收起了钱,对于中田雅子凶恶的态度则并不在意。

    看着中田雅子出去,那大姐又特意的探头看了一眼,不由咧了咧嘴,道:“真牛啊,开兰博基尼的,不过真可惜,找个无能的老公,不过说的也是,找这么一个漂亮的媳妇,哪个老公也会忍不住天天干啊。”

    中田雅子拿了那两片药马上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家楼下,到了家门口之后,开门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万一赵冬跟周芷韵有什么亲密的举动,自己回来岂不是就破坏了,不过想想,两人十有**的不会干什么,所以也就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不过进去之后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让中田雅子不由有些意外,蹑手蹑脚的往里面走,客厅里面没有人,周芷韵的房间里面也没有人,但是走到自己的房间,就看到了赵冬和周芷韵此时竟然头挨着头倒在床上,而且看那姿势,应该还抱着。

    “哇噻主人就是主人,这么快就搞定了,我跟着白操心了。”中田雅子心里偷笑,不过又感觉有些遗憾的想道:“竟然没有看到现场直播,真是可惜,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嘿嘿,以后我得教会芷韵一起飞,这样主人肯定会更开心。”

    又蹑手蹑脚的退出了房间,坐上了车,中田雅子忍不住自己笑出了声,掏出了那两粒药,刚要随手扔到车外,但是想了想,又是放到了车门的手扣里,没准以后主人再收奴隶还能用得着呢。

    周芷韵这一觉睡的甚是香甜,好像自己回到了小时候母亲还没有去世的时候,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她已经两年多没有睡过什么好觉了,因为出落的越来越漂亮,尤其是在国外的那种恶劣的环境,她总是害怕半夜会有人潜进来对她不轨,所以只要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她就会醒来。

    但是今天她睡的很沉,这一觉足足睡了三个多小时才醒了过来,而一醒来,她就是感觉到了赵冬那温暖的怀抱,另外还有一双黑亮的眼睛正看着她。

    “睡够了?”赵冬早就醒了,可是周芷韵一直抱着他不松手,所以也就搂着她躺着了。

    周芷韵一下子羞的连脖子根都红了起来,连忙松开了赵冬,慌慌张张的坐了起来,难为情的说道:“主人,我…我…我…”

    “你刚才哭累了就睡着了,我抱你上床时,你搂着我不放,所以我也只能跟你一起睡了一会,放心,我没对你干什么。”

    周芷韵自然知道赵冬没对她做什么,如果赵冬做什么了,她一定会醒来的,而主要的是…赵冬竟然还向她解释,这可是让周芷韵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