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人戒合一
    第一百零九章人戒合一

    (说明一下,前面关于一千万买炸药的bug,明日已经改了)

    待想离开这里回家之时,赵冬才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让他根本就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要想从这里走出去,连方向都是辨别不明,尤其是这夜晚十分的树林里,更是让人感觉有些阴森森的。

    自打有了储物戒指,赵冬总喜欢找点僻静的地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僻静的位置有多么的可怕,可是这时他却感觉到了,四周树影重重,风吹的干树叶沙沙做响,一种本能的恐惧竟然袭上了心头。

    “唉,早知道这样,把空间里面的手电筒拿出来也好啊。”赵冬苦闷的想了一下,但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因为他只不过动了一下念头,手里竟然出现了一个手电筒。

    赵冬呆呆的看着那个手电筒,也没有打开,然后一个念头过去,他的身体已经是在几十米高的空中了。

    “哈哈哈…”赵冬一阵狂笑,任着自己从空中成自由落体的坠了下来,待将要坠到地面之时,他才是用瞬移,稳稳的站在了地面,然后意念又动,人就已经消失不风。

    这时赵冬已经进入了空间里面,空间还是那个空间,不过这里面却已经是大的很了,量了一下,竟然已经有二十米。

    二十米的空间有多大,那就差不多有六层楼高,想想六层楼有多高,就知道这个空间里面有多大了。

    但是赵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找自己的戒指,手上肯定是没有,空间里面也是不见戒指的踪影,似乎这个戒指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是戒指的功能却仍然在。

    赵冬仔细的想了想,好像这应该是一种融合的功能,戒指已经完全跟他的身体融合到了一起,那时不是正好有一股暖流吗,应该就是戒指的融合。

    总之赵冬现在是确定了一件事,戒指的功能没有消失,只不过这些功能的载体消失了,或者说也没有消失但他现在还是没有办法再把戒指弄出来。

    短短的一个小时里,赵冬从大悲到大喜,起起落落的真是太刺激了,不过好歹还是一个完满的结局。

    看看时间不已经不早了,赵冬马上利用瞬移升到了空中,只不过在用了几个瞬移之后,他却是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感受,这种感受说不清道不白,就像是与某种东西有了一种联系,或者说是有了一种感应,但要真的说出具体的是什么感应偏偏又寻觅不到。

    赵冬慢慢这时到也不急着回家,而是在空中连连施展瞬移,但却是并没有离开这里,只是在上空盘旋。

    而在半个多小时之后,他终于是找到了一点感觉,应该是戒指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之后,他与戒指之间的感应应该是更畅通了,以前他施展戒指之时,他总是要刻意的去想着好何去做,如何去模仿,但是他现在却感觉自己不用那样了,只要自己制定一个结果,一个方法,戒指就会自然而然的进行反应,这就像飞机和先进的汽车上面的自动驾驶系统。

    举个例子来说,赵冬想在空中一公里的范围内绕上五圈,这个念头一开始,身体就自然而然的飞过去了,根本就不用他存着这样的念头,也不用他再用意念施展在戒指里面进进出出的瞬移,这种瞬移就是自然而然的进行着,他还可以干别的事情。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以前利用戒指做一件事之时,他就不能再干别的,否则就会出现偏差,但现在就完全不会了。

    这可是让赵冬大为惊喜,现在有了戒指这样的功能,他就可以分心二用,另外戒指已经不在手指上,谁也看不到,更加不会让人看出戒指的破绽了。

    另外戒指空间的加大,让赵冬也是大爽,二十米,这就意味着他的速度又可以提升一大截,可收取的东西也是更多,能做的事情也更爽了,如果这样再持续扩大下去,那自己会不会在空间里面创造出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这样一想简直就是太爽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赵冬则是回到了中田雅子的家里,房间外面还能听到中田雅子和周芷韵的谈话声,不过两人的声音都是不大,十二点多了,这两人竟然还没有睡觉。

    推门走了出来,中田雅子马上欣喜的站了起来,道:“主人,你做完了。”

    “做完了。”赵冬此时心情大好,一脸的笑容。

    中田雅子看着赵冬,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主人,看来你肯定又成功了。”

    “嗯,成功了。”

    “恭喜主人”中田雅子过来给赵冬献了一个热吻,赵冬开心,她也跟着开心。

    以前两人单独在一起这样,赵冬不觉得什么,现在多了一个周芷韵,赵冬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推开了中田雅子,道:“好了,我去洗个澡,你们也睡吧。”

    “要不要雅子服侍你?”

    “不用了,我冲冲就好。”赵冬摇了摇头,周芷韵毕竟不是自己的女人,赵冬在她面前还是要注意一点,要不然也是对她太不尊重了。

    洗了一个澡,赵冬更是感觉神清气爽,披着浴巾就进了卧室,这间卧室就是平时她和中田雅子住的,所以习惯性的也就进了这里面,而且还是直接上了床。

    但是赵冬马上就感觉不对头,平时他一上床,中田雅子早就缠过来了,可是这时躺在床上那人却是根本没动,而且还是在瑟瑟发抖,还能听到她那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声。

    “芷韵?”赵冬皱着眉头喊了一声。

    “主人…我…你…”周芷韵这时真的是吓坏了,结结吧吧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刚才中田雅子直接把她带到了这个房间,她也没想太多,还以为另外的房间是中田雅子的,再加上跟中田雅子聊了很多,知道赵冬对中田雅子还是相当的好,这让她也是心情放松了许多,知道就算是没有了自由,赵冬也不会对自己差的,而且也不算是真正的失去自由,就是要跟着中田雅子罢了,这也让她能够接受。

    这两天对于她的精神刺激实在不小,所以一倒在床上,没过五分钟,她就睡着了,就连赵冬进来也没有听到,但是当赵冬上了床,床垫子忽忽悠悠的一颤,就让她醒了过来,马上就知道是赵冬。

    这让她一下子神经就是绷的紧紧的,赵冬这时竟然上了她的床,那想干什么就是不言而喻了,她想喊,想逃跑,可是一想到赵冬那是神一般的男人,自己一个柔弱女子又哪是赵冬的对手,再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周芷韵只感觉心里是说不出来的痛,赵冬就是一个真神,可是她却没有爱上他,现在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周芷韵的心里怎么也是无法接受。

    “是雅子让你住这个房间的吧?”

    “啊,是…”周芷韵答了一声,就没有了声息。

    “这个家伙,就是不老实,行了,你别害怕,我不会勉强你,我还以为雅子睡这里呢,你安心睡吧。”说完赵冬就下了床走出了房间,并且顺手关上了房门。

    而出门之后,赵冬却是感觉自己对周芷韵说的话有些怪异,自己说不勉强她,那岂不是如要周芷韵答应,他就跟她在一起,最主要的还不是这个,赵冬竟然没有一点对于周芷韵负责任的心里,好像这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反而这时不碰周芷韵,到像是对她的赏赐一般。

    赵冬以前对于女孩子除了中田雅子之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态,就像对阮雪,对苏日娜,他都是特别的纠结,自己这几天还真是受中田雅子的影响太大了,再加上周芷韵是第二个知道他能力的女人,有了中田雅子的前车之鉴,所以赵冬自然而然的也就跟着有了这样的心态。

    赵冬说不出来这种心态的对与错,如果只论感情的话,这显然是错的,可是从秘密这方面来说,这种心态又是对的。

    不过这件事暂且不急,周芷韵本就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让她跟着中田雅子也不算是害了她,先让她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等时间长了看看她是不是真能守住秘密的女孩,那时再做定夺吧。

    周芷韵待房门关上,提着的心都一直没敢放下,直到听到另外一扇门关上的声音,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本来以为在劫难逃,没想到赵冬竟然只是真的走错了房间,并没有对她怎么样,这对于周芷韵来说是一个意外,但同时也对赵冬的印象一下子加深了几分,这个主人还真是挺有风度的,看来自己以后在这里的日子应该不会难熬了。

    心情一松之下,她很快就是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赵冬和中田雅子起来的时候,周芷韵竟然已经做好了早餐。

    “你的腿还没有好,怎么就起来乱动了。”吃着早餐,赵冬还是责备了周芷韵一句,不过马上又说道:“这早餐做的确实不错。”

    周芷韵连忙说道:“我早上起来也没有什么事,看冰箱里面还有一些东西,所以就做了一点早餐,也没怎么动弹的。”

    “嗯,那就好好养养两天,别乱动,我可不会治病,到时候留了疤我帮不上忙。”

    周芷韵这时下意识的说道:“主人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赵冬不禁莞尔,道:“当然,你以为我什么都能啊。”

    周芷韵顿时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不过对于赵冬这个主人一点都不藏拙,反而更加她感觉赵冬的亲切。

    吃完了早餐,赵冬正准备离开之时,周芷韵突然说道:“主人…”

    “嗯?还有什么事?”赵冬回头看着周芷韵,这个比自己大上四岁的女孩此时神态扭捏,脸色羞涩。

    “主人…我…能不能把我的东西给我?”周芷韵终于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赵冬呵呵一笑,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要自己的东西还那么小心干什么。”

    说完赵冬就把周芷韵的东西取出来全都放在了沙发之上,看了一眼那些旧衣服,赵冬对中田雅子说道:“等芷韵的腿好些了,你带她去买些衣服。”

    “嗯嗯,我一会把芷韵打造成一个一等一的大美女,等到主人再看到她之时,一定会把你迷住。”

    “一天就胡说”赵冬在中田雅子的翘挺的臀部上拍了一下,而中田雅子也是假意低呼一声,弄的很是香艳<img src="image/yijpg">旎,看的周芷韵也是面红耳赤。

    从中田雅子的家里出来,赵冬直接打了辆车回到了家里,这一次离家又这么久,他还真是挺想念家里的这几个人。

    不过到家之时,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仔细一想,赵冬才想起来,这时虽然还没有到三月一号,可是高三开学比较早,程可淑应该是已经去上学了。

    而父亲这个时间显然都是在公司呢。

    掏出了电话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好让苏玉娴安心,他本来想说父亲的事情,不过想了想,还是不说的好,父母现在都已经再婚,而且他们之间也并没有仇恨,说出这些来也是于事无补,而且现在父母再组成的家庭也都过的不错,又何必再破坏他们的生活。

    这时自己到显得无事了,想了想,还是去学校里面转转,翻出了自己好久没穿的校服,赵冬来到了学校,反正逃课那也是家常便饭,这时去的晚一点,也没有人会注意于他。

    趁着第二节下课的间隙,赵冬进了教室,教室里面这时竟然闹哄哄的,完全不像平时那样的安静。

    “你们谁能弄到苏日娜演唱会的门票啊?”班里的一个女生大声叫着。

    赵冬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这一句,顿时愣了一下,苏日娜要开演唱会?好像苏日娜极少举办演唱会的,现在这是搞什么呢?最主要的是别人都知道了,可是他竟然还不知道,还真是有些不爽。

    这时到也并不急着回自己的座位,另外大家现在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甚至都是把过道堵上了,赵冬想回自己的座位也过不去。

    另外一个女生马上说道:“那门票昨天就卖光了,我有个朋友在那里排了三个多小时的队,最后都白排了。”

    “苏日娜以前才开过两次演唱会,算这次才第三次,又选在了我们清平,实在是机会难得啊,要是不去现场看看,实在是太可惜了。”

    “对了,许帅,你的门路广,你能不能弄到票啊?”有个女生又是问起了一直微笑不语的许帅。

    许帅就等着别人问他呢,这时马上叹了一口气,道:“我爸那里到是有几张贵宾票,可是我只能拿到两张,我自己还得留一张,另外一张…”目光则又瞟向了坐在后面的程可淑,这家伙这段时间没有看到赵冬,对赵冬的惧意也是渐去,过完年一看到程可淑,更是感觉程可淑漂亮美丽,追求她的心就又活动起来。

    众人都是明白许帅话里面的意思,不过看到程可淑根本就没有接许帅话的意思,心里都是有些鄙视许帅,人家程可淑摆明了跟赵冬在一起了,他却还是缠着。

    “冬子,你怎么才来?”洪明锐这时看到了赵冬,马上兴奋的喊了起来,自打上一次跟赵冬他们坐了一辆车,洪明锐就感觉跟赵冬一下子就成了好朋友了,这时故意这么大声,那也是喊给许帅听呢。

    许帅这时才看到赵冬,脸色变了一下,转头对自己的好友王志飞说道:“就咱们哥们自己消化吧。”有赵冬的出现,他就知道想给程可淑送票,程可淑也不会要了,凭着赵冬和沈亦如的关系,弄点票还不是太容易了。

    赵冬跟洪明锐打了一个招呼,又看了一眼坐在另外一边静静的看书的吴敏,更是觉得两人真是挺好玩的,明明是一对情侣,偏偏就能在学校里面装成不认识。

    洪明锐让赵冬这样一看,马上心里有些发虚,但是赵冬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向自己的座位走去,而程可淑这时也看到了赵冬,眼里不禁就露出了喜色,赵冬还没走到她的身边,她就已经站起来给赵冬让位置了。

    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虽然谁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却也都明白对方在挂念着自己,这是一种默契,不知不觉之间就培养出来的一种默契。

    这时有人想到了上次赵冬给程可淑弄来了苏日娜的签名照片,马上就有几个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赵冬能不能弄到演唱会的门票。

    赵冬正想推辞之时,许帅突然大声说道:“你们不知道吧,赵冬跟苏日娜可是好朋友,关系还是非常不错呢,不要说一张啊,就是全班都去,我看他也能弄得到。”

    许帅的这话一说,班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赵冬。

    赵冬不禁皱了一下眉头,感觉这个许帅到是变聪明了,以前他是想方设法的打压自己,现在感觉打压无望,就想出这样一个明着捧,但却是让赵冬为难的办法来。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