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消失的储物戒
    第一百零八章消失的储物戒

    只用了半个小时,赵冬就已经来到了k国的首都,这样的速度让赵冬感觉很爽,以后再去哪里,再也不用办什么户照之类的那么麻烦了,赵冬完全就可以直接去那里了。

    在医院里再一次处理了一下周芷韵的伤口,伤的虽然不是很重,也没有伤到骨头,但是几个被狼咬的伤口还是不小,一共缝了十多针。

    “我出去找车,主人你带着芷韵走吧,对了,最好别让她腿着力啊,要不然再撕裂了伤口,腿上可是会留下疤痕的哟。”中田雅子对着赵冬促狭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就跑出了医院。

    赵冬知道中田雅子的言外之意,看了一眼有些发窘的周芷韵,道:“走吧,我背你。”

    “啊我…我…你扶着我就成。”周芷韵一下子就慌了。

    “别逞强了,你也不想以后穿裙子的时候露出的小腿上有几道疤吧?”赵冬不由分说的直接把周芷韵背了起来,两手把在周芷韵的大腿之上。

    周芷韵这时真是又羞又窘,但也不敢用力挣扎,知道了赵冬的秘密,又见识了赵冬那神一样的本领,她的心里对赵冬就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敬畏,所以对赵冬的话不敢不听,但是一个女孩子,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背着,两手撑在赵冬的肩膀上,不敢让自己的胸前跟赵冬贴的太近。

    周芷韵的身体很轻,赵冬背着一点都不吃力,另外也感觉到了周芷韵的紧张,一边往出走,一边说道:“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我…我没紧张。”周芷韵小声的说了一句。

    “呵,那就自然一点,你这么背着,我总怕你掉下去。”赵冬这时的腰几乎是弯成了六十度。

    “哦…”周芷韵稍稍迟疑了一下,两手不再撑着赵冬肩膀,上身也往赵冬的身上靠了靠,但是胸脯还是跟赵冬的后背上有些距离,就这样让赵冬背着,她都要羞死了。

    不过在后面看着赵冬,周芷韵却又感觉这不像真的,这还是那个像神一样的男人吗?他竟然背着自己,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让了背到呢,再说了他是一个神,又怎么能跟普通的男人一样,又有几个女人这辈子能有这样的福分能让一个神背着呢。

    这样一想,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自豪感,而这种自豪感也一下子压下了羞涩,身体也是伏在了赵冬的背上,两臂也是搂住了赵冬的脖子。

    出了医院,中田雅子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三人坐着车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晚上中田雅子跟周芷韵说了赵冬的很多事,这样也可以让周芷韵了解以后到了清平之后应该注意什么。

    周芷韵越听越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赵冬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人,竟然还只是一个高中生,还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另外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而他的女朋友竟然还不知道赵冬这样的本事。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的差不多了,难得跟主人单独出来,我可得去陪主人了。”

    周芷韵脸顿时一红,连忙点了点头,马上想到了前天晚上听到的声音。

    中田雅子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这时却是突然又转了回来,坐在周芷韵的身边,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芷韵,要不…你跟我一起去侍候主人?”

    “啊不要…”周芷韵吓得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嘿嘿,你要是不好意思跟我一起,那今天晚上让你一个人侍候好了。”

    “不要不要”周芷韵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中田雅子翻了一下眼睛,道:“你害怕什么,我跟你说,咱们跟着主人,那就得侍候着主人开心,你这样别别扭扭的,以后主人不疼你,我可不管了。”

    “我…我不会。”周芷韵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会我可以教你啊,取悦男人啊,这很简单的,其实你很有优势的,你这柔柔弱弱的样子,哪个男人都会想要保护你,主人那人心肠还好,你只要在主人的面前经常流露出让她保护,上床的时候也不用太主动,…对对对…就像你现在这样,又羞又窘的,肯定能让主人开心。”

    周芷韵这时真是满头黑线,她现在都没有搞明白自己到底是一个身份,让她像中田雅子这样做赵冬的奴隶,她不甘,但是要说做为赵冬的朋友,她也知道自己不够资格,但是要让她去主动取悦赵冬,她是打死也做不出来的。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不过等到主人回到了清平,以后咱们单独跟他像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可不多,你错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而且那时你还不能表示你认识主人,到时候吃苦你就自己知道了。”

    “我…我只要能平静的生活就行了。”

    “你啊,那我不勉强你了,我去陪主人喽。”中田雅子说完这句,就走出了周芷韵的房间。

    周芷韵松了一口气,中田雅子刚才跟她说的话,实在是太让她脸红了,坐在床上,她的心更是乱的不得了,明天就要回国了,这是让她兴奋,但是跟着赵冬和中田雅子,她却是感觉到未来的迷茫,知道了赵冬的秘密,那是不是这辈子都不能离开赵冬和中田雅子了,那自己这样岂不就是完全失去了自由。

    难道自己真的要如中田雅子所说,去做赵冬的奴隶,做他的女人,而且还是见不得光的女人,这让周芷韵内心里实在是颇为难以接受,但却又兴不起来厌恶的感觉,如果赵冬只是一个有钱人,那她这时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跟赵冬有什么接触,可是他是一个神啊,本身就跟普通人有极大的差别,甚至于周芷韵都没有想过赵冬应该只有一个女人才对。

    甩了甩头,周芷韵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现在已经没有了她选择的余地,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赵冬他们回国,然后再看情况来做决定了。

    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还没有多久,隔壁又响起了中田雅子那种兴奋的呻吟声和尖叫声,而且似乎比上一次还要疯狂,也不知道中田雅子珍惜跟赵冬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是在故意叫给她听的。

    不过周芷韵今天是真的累了,听着那种**上,竟然也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三人来到了周芷韵住的地方,那是一处低矮的平房。

    周芷韵住的地方是一个阴暗的小屋,一共加起来也没有二十平米,但是屋里却是非常的整洁,看着周芷韵要收拾东西,中田雅子马上说道:“芷韵,你就挑重要的东西拿,什么生活用品,以后主人都会给你买的。”

    周芷韵答应了一声,只是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红漆小木盒,然后又准备去拿几件贴身的衣服。

    “这些还拿着干什么,以后咱们是什么人了,是主人的奴隶,还能穿这些东西吗,等回去我就带你买衣服去,这些都不要了。”

    周芷韵迟疑了一下,道:“就算是不要,我也不想让别人拿走,我先带着,等回去,我找个地方处理掉。”

    “你还真是麻烦。”中田雅子皱了一下眉头。

    周芷韵让中田雅子说的有些尴尬,可是这种女孩子的衣物就算是再不好,要是让别人拿走了,她心里也是不舒服,所以还是收拾起来准备装在一个旧皮箱里。

    “我替你收着吧。”赵冬说话间,已经把那些衣服和小木盒都收到了储物戒指里。

    “啊我的东西呢?”周芷韵只感觉眼前一花,面前的东西就全都不见了,顿时急的叫了起来。

    赵冬微微一笑,道:“都在我的空间里面呢。”

    “你的空间里?”周芷韵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就在昨天你看到的那个空间,等回了国,我再给你,要不然你拿着也不方便。”

    “哦…”周芷韵马上明白,这是让赵冬的神奇本领给收走了,但是马上就有些不自在,自己的内衣都让赵冬收起来了,实在是有些…这个神一般的主人不会是有什么收集内衣的癖好吧。

    赵冬不知道周芷韵想的这些,道:“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拿的,没有咱们就要走了。”

    周芷韵又看了看这个住了两年的小屋,摇了摇头,道:“没有了。”

    而当她走出这个小屋之时,她心里却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接下来自己就要有一个崭新的生活了,而这种生活还真是让她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当天傍晚,赵冬三人就已经回到了清平,不过赵冬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到了中田雅子的家里。

    这一路上,周芷韵又让赵冬背了几次,其实中田雅子要去背周芷韵的话,那是轻松加自在,不过让一个女人背着另外一个女孩,一个男的在旁边跟着,这不免太过惹眼,所以赵冬只能是自己背着她了。

    其实赵冬到是可以把周芷韵直接收到空间里面带她回去的,不过这样就没有出入境记录,以后也是一件麻烦事,所以还是让她坐飞机回来的。

    “芷韵,我现在就住在这里,不过这里我也不常住,大多都是住在酒店,告诉你哟,酒店就在主人家的对面,这样就可以经常看到主人了,以后咱们两个人就要住在一起了,这也就是你的家了。”中田雅子扶着周芷韵参观着他的这个两室两厅的小居室。

    虽然中田雅子的家只能算是一般,但是对于周芷韵来说,曾经的一个梦想就是拥有一个这样的家,现在一下子就有了,但却是让她没有真实的感觉,但不管好何,这里是自己的国度,而且远离了战火,还是让她有一种廉说不出来的兴奋。

    赵冬这时说道:“我要做点事,你们不要来打扰我。”然后就进入了一间卧室。

    “你知道这房子是哪来的吗?”这时中田雅子带周芷韵到客厅坐下,笑吟吟的问她。

    “是…赵先生给你买的。”

    中田雅子一皱眉头,道:“你应该叫主人。”

    虽然赵冬是一个神,可是却说话很温和,所以周芷韵还真是并不如何怕赵冬,但对于中田雅子,她却是真的有些害怕,嘴角微微的抖动了一下,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

    中田雅子看周芷韵答应了,面色也缓和了下来,道:“这房子是我自己买的,主人的钱就放在我这里,我随便花,随便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他从来都不过问,只要你好好的跟着主人,以后你也会这样。”

    “赵…主人的钱都给你?那他不给他的家人吗?”

    “呵…他的家人又不知道他的神通,所以这些钱他都没有拿回去,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就有你和我两个人知道主人的事情,所以我们是比主人家人还要跟主人亲近的人。”

    周芷韵显然还是没有中田雅子的这种感受,但不得不说,做为知道赵冬神通两人中的一员,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有一种自豪。

    “主人…经常来这里住吗?”周芷韵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小声问了一句,这个主人一叫出来,似乎也并不为难。

    “一个月能来那么两三次吧,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要是好好的侍候主人,主人肯定会多来的。”中田雅子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周芷韵。

    周芷韵顿时满脸的尴尬,不敢再搭言。

    赵冬此时则是弄着空间里面的炸药,现在空间已经比以前大了许多,虽然长宽高只是多了三米,但是整体的空间却已经是翻了一倍,所以赵冬现在又开辟了一个四米见方的正方体空间,在这里专门来消化那些tnt炸药。

    他并不知道这种炸药的爆炸性能有多强,所以暂时还是不敢一下子放太多,刚开始只放了一公斤,先看看会不会对储物戒指有什么影响。

    赵冬经过了这么久的尝试,知道这一公斤的炸药绝对不会对他的戒指有破坏的,所以这时毫不犹豫的就把炸药引爆了。

    爆炸过后,赵冬则是马上去测量了一下空间的大小,一量之下,竟然是增加了五厘米,这让赵冬则是大喜,要知道后来用那些黑火药的礼花什么的,后来就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了,而现在只不过是一公斤的炸药就有这样的效果,这两吨炸弹下来,那都不知道能扩大多少呢。

    不过这里面的黑烟实在是不好处理,赵冬还是决定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这时也不通知中田雅子和周芷韵,直接就用瞬移离开了房间,然后直接闪到了空中,几分钟之后,赵冬已经来到了水库的山林之中。

    此时正是夜晚,他引爆炸药也没有火光,所以放出多少的黑烟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不过这样算不算是污染环境,赵冬也只能不管了。

    有了第一次,赵冬第二次就适当的加了一些量,引爆之后,还是没有问题,接着又往下加,直至加到十公斤一次,赵冬则是不敢乱加了,因为这时炸药每一次爆炸,他的手指都会感觉到戒指轻微的颤抖,似乎达到了极限。

    但当抖过了十多次之后,戒指又是没有了反应,这到是让赵冬大是兴奋,马上又是加了一点量,当到戒指有颤动之时,又是停了下来。

    这样反反复复的尝试,当赵冬把那两吨的炸药快要用光之时,已经是可以一下子加到二十公斤而没有事情了,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手指上传来了一下热流。

    这下热流来的很是突兀,赵冬连忙向手指上看去,而一看之下,则是大惊失色,手指上的那个储物戒指竟然已经不见了踪影。

    以前赵冬还是想着这个储物戒指会不会消失,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对储物戒指的应用也越来越熟练,他已经不再担心此事了,可是就在不担心的时候,这个戒指怎么就突然不见了,而且还是在他正要努力的升级这个戒指的时候,这可真是让赵冬想死的心都有了,难不成是自己想要扩充戒指太过急躁,而把这个戒指损毁了,这就像游戏里面砸装备没放保护符,一旦不成功,连装备都会毁掉。

    这个戒指明明现在已经够用了,自己为什么非要再去扩充,这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吗,赵冬现在真是后悔不叠,郁闷的要发疯。

    颓然的坐到地上,赵冬用力的撕掉着自己的头发,已经习惯了拥有戒指,拥有了强大的能力,现在突然失去,赵冬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了。

    足足郁闷了半个多小时,赵冬用力的甩了一下头,想到自己现在还有快两个亿的钱,就算是没有了储物戒指也会让自己这辈子过的很滋润,这个储物戒指本就来的神奇,让他得到了这么多好处,自己也应该知足了。

    赵冬现在只能是自己这样安慰自己,或者说自己欺骗自己,其实他早已经知道,储物戒指早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突然消失,这对于他来说,那绝对是一场极大的打击,要想适应过来,那完全就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啊。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