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第二个奴隶
    第一百零七章第二个奴隶

    “爸,你到这里来,为什么事先不跟我说?”赵冬现在对父亲是满肚子的疑问,想了想终于是问出了一个问题。

    “这行动完全是机密的,事先是不能通知家人的。”

    “那你这个身份也一直是机密的?”

    “这个…到不是,我在和你妈结婚的时候,我就已经退役了,说实话我一直就想着过这样一种普通人的生活,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办到,儿子,这是爸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妈。”说到赵冬的母亲,赵成武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极为无奈的痛苦表情。

    “你跟我说实话,你跟我妈离婚,是真的因为那个女人,还是…有特殊的原因?”这个问题从父亲离开,赵冬就已经想问了,今天终于是问了出来。

    “这…”赵成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道:“冬子,这件事爸现在真的没有办法跟你解释,这里面牵涉的事情太多,以后…有机会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你说的。”

    赵冬看着父亲,突然咧嘴一笑,道:“那就是有原因喽。”

    如果父亲是一个普通人,赵冬要原谅父亲那实在是困难的很,但是现在父亲竟然是一个特种部队的大队长,那很多事只怕就是身不由己了,就算是不知道父亲为何非得离开他和他的母亲,但最起码有点可以确认的,他绝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赵成武也是开心的笑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拍了拍赵冬的肩膀,有些担忧的说道:“冬子,我们在这里还有别的任务,一会我把你送到路边,你就得自己走了。”

    “放心,我没问题的。”

    “呵,说的也是,我儿子既然自己能跑到这里来,回去自然也没有问题,那我就不担心你了,如果你的事情办完了,就尽快回家,别让你妈担心。”

    “嗯,我马上就回去了。”

    当车开到了大路口的时候,赵冬就下了父亲的车,而赵成武也是没有一点的留恋,马上就坐着离开了,但是赵冬这时却是一点都不埋怨父亲,心里从来都没有过的骄傲,原来父亲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物,他撇下自己肯定是要做重要的事情,而且应该是涉及到国家的大事。

    看着父亲的车不见了踪影之后,赵冬突然心里一惊,连忙用意念向储物戒指里面看去,只见周芷韵正坐在空间里面的床上,一脸的茫然,而中田雅子则是笑吟吟的逗着空间里面的鹦鹉,那两个家伙也不知道怎么的跟中田雅子挺熟,这时一边一个的立在中田雅子的肩膀上。

    这个中田雅子,一直就是想让周芷韵给她当姐妹,这时在空间里面,她完全可以在周芷韵醒过来的时候把她打晕,现在却是当没事人一样,明显的就是想把赵冬赶鸭子上架。

    叹了一口气,赵冬这时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瞬移连展,很快就是来到了一个了无人烟的僻静之处,然后意念一动,就进入了空间。

    周芷韵腿上虽然受了伤,但其实并不严重,昏过去也就是受到了惊吓,然后获救之后精神的突然放松才造成如此的,过了一会她就醒了过来,而醒过来之时,她首先就看到了自己在一个房间里面,这个房间很整洁,似乎就像是一个宾馆的套房,又像是一个普通的单元房。

    只不过刚才还住于狼口之下,又是处在大山之中,怎么自己昏迷了一下,就跑到这里面来了,这让周芷韵很有些想不通。

    接着她就看到了中田雅子,连忙小声的说道:“齐夫人,我这是…在哪里?”

    中田雅子嘿嘿笑了一下,道:“这里啊…这里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回头你问我主人吧。”

    “你主人?”周芷韵感觉中田雅子的笑容有些奸诈,但对于中田雅子那句主人到是最为不解。

    “就是你说的齐先生喽,他就是我的主人,没有他的话,我可不敢随便乱说的。”

    “他…他不是你先生吗?”周芷韵是越听越糊涂了。

    “嘿嘿…当然不是,我只不过是主人的一个小小的奴隶罢了,你别问我了,等主人来了的时候,你再问他好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哟,你现在知道了主人的秘密,要么是跟我一样做主人的奴隶,要么就是一辈子关在这里,如果主人不放你出去的话,你一辈子也不用想着出去了,对了…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你杀了,这样一了百了,主人的秘密就再也不会泄露出去了。”

    “啊”周芷韵瞠目结舌的看着中田雅子,这三个办法好像哪一个都不怎么样,结结吧吧的说道:“我…我不知道你们什么秘密啊?啊…你是说买军火的事情?”

    “买军火那是屁大个事啊,嘿嘿,一会等主人来了,你就知道了。”说完又开始逗着鹦鹉。

    周芷韵看到中田雅子不理会她,也只得把满心的疑问压在心里,但是中田雅子的话还是给了她巨大的心里压力,从接触赵冬和中田雅子以来,她就感觉到两人不太正常,哪有那么小的老公,另外这两人年龄不大,就敢来这里贩卖军火,更是显出了他们的不平常,只是在中田雅子的口里,贩卖军火竟然不算事,真不知道自己到底知道了他们什么秘密。

    心里一动,他突然感觉所处的地方就不对头了,目光更是仔细的打量着这里,很快就看出了这个地方确实跟普通住宅有很大区别,第一个就是这个房间里虽然有一扇门,但却是没有一扇窗户;第二个则是这刊在的墙壁什么的都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让人完全看不出那是什么材料做的。

    正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房间之时,周芷韵只感觉眼前一花,赵冬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啊”中田雅子顿时吓的尖叫了起来,眼前本来什么也没有,但是突然活生生的出现了一个大活人,这对于谁来说,那心脏都不是那么容易承受得了的。

    赵冬看着周芷韵,这时心里却是相当的为难,周芷韵现在虽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只要让她出去,她马上就能感觉到事情的神奇了,自己的秘密也就泄露了。

    赵冬现在必须要让自己的秘密不为人知,中田雅子知道,赵冬也相信她,但这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赵冬才敢相信她的,而他跟周芷韵相处在一起也就这么几天,虽然这个女孩看起来娇柔而又惹人怜惜,但是赵冬却也不会轻易的相信于她,毕竟这件事实在是太过重要了,不是几句保证的话就能让他放心的。

    所以正如中田雅子所说的那样,要么就是收了她当自己的奴隶,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要么就是让她永远说不出这个秘密,而不选择这两条路的话,赵冬承担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周芷韵这时还完全震惊于赵冬的突然出现,结结吧吧的说道:“齐…齐先生,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赵冬这时正难以决择,并没有回答周芷韵的话。

    看着赵冬在自己的面前脸色变了数变,周芷韵突然就想到了刚才中田雅子说的话,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她这时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生死完全就掌握在面前的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青人身上。

    “齐…齐先生,我…我真的不太明白,我到底知道了你们什么秘密,你…要杀我。”

    “杀你?”赵冬看着周芷韵,不觉苦笑了一下,周芷韵这样的一个女孩,那就是让男人保护的,他怎么能下手杀了她,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委实还是难办的很。”

    中田雅子咯咯一笑,道:“有什么难办的,两条路,要么杀了她,要么就收了她呗,跟我一样做个奴隶,如果主人你下不了手的话,那交给我好了,我对女人不会怜香惜玉。”

    周芷韵吓了一大跳,现在则是完全知道中田雅子说的是真的,求生的本能让她马上说道:“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你们是什么秘密,又说什么啊…再说了,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一定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绝对不会对别人说一个字的。”

    赵冬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毛头小子了,对于这种承诺根本就不相信,想了想说道:“周小姐,你先不要怕,我不会杀你,但是…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因为你的许诺而相信你,这对于我来说,所要承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

    听到赵冬说不杀她,周芷韵的心里稍安。

    赵冬这时又盯着周芷韵的眼睛缓缓的说道:“雅子她也不是我的奴隶,她就是我的女人,也是第一个知道我秘密的女人,而你…则是第二个。”

    中田雅子心里一下子倍感甜<img src="image/mijpg">,依偎到了赵冬的身边,两眼迷离的看着赵冬,道:“主人,雅子真的好开心,以后雅子再也不给你捣蛋了。”

    赵冬搂住了中田雅子,微微一笑,对周芷韵说道:“我刚才想了,你现在就是想回国,而回国也是没有事情做,那就不如跟着雅子吧,正好她也有个伴,我也能放心你不把秘密说出去。”

    周芷韵怔怔的看着赵冬和中田雅子,还是没有缓过神来,赵冬对她说的话,她很多都是没有听懂。

    中田雅子对着周芷韵嘿嘿一笑,道:“还是主人心好,不过却是把责任推在我身上了,以后你可就得天天跟着我喽。”

    “这…齐先生,你说的是不是…让我去给你工作?”

    赵冬点了点头,道:“嗯,就是这个意思,雅子有一个酒店,以后你就在那里帮她的忙好了,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我的这个秘密实在是太过重要,我不敢冒任何一点风险,这也算是限制了你的自由,希望你能理解。”

    知道赵冬即不会杀她,也不会让她当什么奴隶,周芷韵就不那么紧张,同时思维也变得清晰起来,问道:“齐先生,你能不能让我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现在还没有感觉到我知道了你什么秘密。”

    赵冬微微一笑,在下一秒钟,他已经带着两人来到了空间外面。

    “啊”眼前的景物一变,周芷韵顿时一下子呆住了,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结结吧吧的说道:“刚才…现在…这…”她完全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惊了。

    中田雅子拉住了周芷韵的手,少有的认真说道:“一放你出来,你就知道主人的神奇了,所以也用不着告诉你的,这才只是主人的能力一角,你跟主人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主人的能力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而且跟着主人,就会有莫大的好处,主人心肠软,所以不舍得对你怎么样,但是如果你以后要敢主人的事情跟别人说出一个字…我为了主人,也绝对会把你杀了的”

    周芷韵只感觉自己的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她完全能够感觉到中田雅子为了保护赵冬,可以做出任何的事情,脖子有些僵硬的摇了摇,从喉咙里面发出了声音“我…我不会说的。”

    中田雅子的脸变的比翻书还快,马上又笑吟吟的说道:“只要你不说出这个秘密,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妹妹,主人会让你过上最幸福的生活,住好房子,开好车,还有花不完的钱,而且用不了多久,你一定会爱上主人的,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爱主人,每天都算是能够看到主人一眼,我都会感觉莫大的幸福。”

    赵冬这次到没有呵斥中田雅子,其实如果周芷韵真正的当了自己的女人,那到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办法,只不过赵冬不喜欢用强罢了。

    周芷韵顿时满面红霞,中田雅子这样直接,让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但是她看着中田雅子那陶醉的表情,到是一点不怀疑中田雅子说的话,同时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声音,既然那么爱这个神奇的主人,怎么也要让自己爱上,这不是乱套了吗。

    中田雅子这时又道:“对了,你还没有表态呢,你到底是什么态度?”

    “我…我有的选择吗?”周芷韵不由苦笑了一下。

    “呵,那我也告诉你,齐亮并不是主人的真正名字,主人的名字叫做赵冬,而我的名字是中田雅子,以前是一个日本人,跟了主人之后,我的名字叫赵春,要不你也改个名字,叫做赵夏?”

    周芷韵只感觉自己头上冒了一头的黑线,道:“这个…随便吧。”

    “好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芷韵的腿上有伤,我们要尽快的到医院去处理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就先回首都去,芷韵也好收拾一下东西。”既然已经这么决定,赵冬也就不像以前那样客气的叫周小姐,而是叫了她的名字。

    “今天晚上…现在我们也没有车啊。”

    赵冬今天刚刚学会了飞行,此时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哈哈一笑,道:“既然是自己人了,又何必用车”双手分别抓住了周芷韵和中田雅子,眨眼之间已经是在天空中了。

    “啊”周芷韵完全被吓呆了,自己就这么飞离了地面,而且还没有一点下坠的感觉,似乎时刻都是踩着地面,又是时刻都飘在空中,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来的神奇,而下面的风景则是飞快的向后退去,甚至让她只看了几眼就看晕了。

    这样的速度让周芷韵甚至感觉应该超过了音速,但奇怪的却是没有高速运动之时带来的劲风,而这时中田雅子的话她竟然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芷韵,你现在知道主人的本领了吧,主人就是一个神,难道你还认为做为主人的奴隶会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吗?”

    刚才赵冬的攸进攸出,眼前的景物突然的改变,让她是想不通,想不明白,但是现在人在空中,比任何的解释都对她的冲击力更强,这可是飞啊,只有一些神话之中神仙才有的本领,感觉中田雅子对赵冬的形容还真是挺贴切,如果赵冬不是神,又怎么可能会飞,而如果能够成为神的奴隶,那只怕也是一件很容光的事情,这时她到是突然一下子能够理解中田雅子为什么对赵冬俯首帖耳,为什么说是赵冬的奴隶之时没有一点的不快,反而是相当的自豪。

    “芷韵,做主人的奴隶吧,那样主人就会更喜欢你。”

    周芷韵差点就脱口而出答应下来,但是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做了赵冬的奴隶,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也得像中田雅子那样尽心尽力的服侍赵冬,甚至说是跟他…上床。

    这么多年以来,周芷韵虽然经历了那么的困苦,如果凭着自己的姿色,只要稍稍的放纵自己,那绝对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但是她就是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并没有失去自己的操守,现在赵冬虽然就是一个神,可是她还是会坚持,只是她真不知道…赵冬会不会强来,他可是一个神啊,如果他强来…自己肯定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