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小雪是大姑娘了
    给赵冬洗完了衣服,阮雪擦干了手走进了赵冬的卧室,撩了一下粘在脸上的几根发丝,道:“别玩了,该去我家吃饭了。”

    赵冬放下电脑,转头看着阮雪,然后嘿嘿一笑,道:“原来小雪还很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吗,要是谁娶到了你可享福喽。”

    “那是,就是你这个傻子才看不出来。”

    “哟喝,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看来我以后不能再夸你了,那会让你骄傲自满,岂不是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所以我决定了,以后还是天天的打击你!”

    “死冬子哥!”阮雪顿时气恼的扑到了赵冬的身上又掐又拧。

    “啊!你这个臭丫头,快下去,要不然我可还手了!”

    “就不放,有能耐你就还手啊!”这时阮雪已经把赵冬按倒在床上,赵冬面朝下趴着,阮雪则是很嚣张的两腿分开骑在了赵冬的后腰上,两手还在赵冬的两肋之下呵着庠。

    以前两人打闹,赵冬也都是让着阮雪,但是今天家里没有大人在,所以阮雪似乎就闹的有些过火了,赵冬一直很怕庠,这样让阮雪一呵庠,坚持了一会,终于受不住了,腰一挺,就把阮雪掀了下去,而且为了怕阮雪再呵他的庠,连忙一翻身就把阮雪压在了身下,两手也在阮雪的两肋之上抓去,一边抓一边说道:“死丫头,让你呵我的庠,让你呵我的庠。”

    “啊啊!救命!我不呵你的了,咯…咯…冬子哥饶了我吧。”阮雪刚开始还是反击着赵冬,可是没几下,就是笑的喘不过气来,一边笑着躲着赵冬的手,一边连声求饶。

    “你真不呵我庠了?”赵冬终于停了下来,瞪着阮雪问。

    “不了…不了…”阮雪连忙答应,呼呼的喘着气,刚才笑的还真是很痛苦。

    “真的?”

    “真的!冬子哥…”阮雪点了点头,但是声音却是突然小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极是古怪起来。

    赵冬这时也感觉自己的掌心之外怎么软绵绵的呢,低头一看,自己的两手虽然都是在阮雪的肋下,阮雪的胳膊还是夹着他的手,但只是夹住了他的手指,而他的掌心这时由于停了下来,就是按在了阮雪的身上,而那里赫然就是…女孩子的隐秘之处。

    赵冬连忙低呼了一声,像踩了猫尾吧一样的从阮雪的身上跳了下来,站在床边很是尴尬的搓着手,道:“这个小雪,我可不是纯心的…”

    阮雪这时只感觉身体像脱了力一般,本想马上坐起来,但是偏偏就起不来,胸前被赵冬刚才压过的地方还有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红着脸转过了身,不理睬赵冬。

    “这个…这个…小雪,冬子哥跟你闹惯了,忘了你已经长大了,我可不是纯心…摸你胸脯的。”

    阮雪本来就是相当的窘迫,赵冬这样一说,更是让她羞不可抑,趴到床上把脸埋到了掌心里,就是不出声。

    赵冬这时也真的是第一次意识到阮雪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眼中粘人的小丫头了,手上那种异样的感觉似乎还一直挥之不去,再看着阮雪那已经微微有些翘挺的臀部,他嘴里竟然变得有些干涩了起来。

    房间里面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安静起来,过了足足有两分钟,阮雪突然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直接走到了赵冬的面前,赵冬心里有些发虚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阮雪马上又跟了过来,突然一伸手抓住了赵冬的胳膊,头一低,就在赵冬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啊!”赵冬忍着没有抽手,但却是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阮雪松开了嘴,看了看赵冬胳膊上的牙印,然后扬起头,气哼哼的说了一句“死冬子”

    赵冬故意做出了一副啮牙咧嘴的痛苦表情,道:“小雪,不生气了吧?冬子哥真不是故意的。”

    “不许说!”

    “好!不说就不说!不过…你真的不生气了?”

    “我生气,我都要气死了!”阮雪跺了一下脚,然后踢了赵冬一脚,一脸的娇嗔。

    看着阮雪的样子,赵冬也知道阮雪并没有真的生气,心里大定,嘿嘿笑了一下,道:“以后可不许再跟我这么闹了,你一个大姑娘了,得注意一些了。”

    “哼!我就闹,不过以后你不许碰我,只许我碰你。”

    “好好!真是没天理。”

    “不服气是不?”

    “服气,谁让我是你冬子哥呢。”

    两人闹了一会,也就恢复了自然,毕竟在一起玩闹了这么多年,偶尔一点小尴尬,并不会破坏两人之间的感情,然后就来到了阮雪家里,一进门,阮雪的母亲就问:“你们两个跑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阮雪马上说道:“我们早回来了,我先帮冬子哥洗了两件衣服。”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img src="image/yijpg">旎之态。

    阮雪的母亲并没有看到,对赵冬说道:“你看看我,把这事都忘了,冬子,再有脏衣服拿过来,阿姨给你洗,你们两个学习就行了。”

    赵冬忙道:“谢谢阿姨,没有什么脏的了,这校服要穿到周末的。”

    “那你们赶紧洗洗手,马上就开饭了。”

    吃饭的时候,阮雪眉飞色舞的说道:“爸,冬子哥可厉害了,你那天不是说运菜不好运吗,冬子哥就跑了一趟龙昌,回头就赚了一万三千块!”

    阮大刚顿时惊讶的看着赵冬,道:“冬子,这是真的?”

    赵冬嘿嘿笑了一下,道:“是!我跑了一趟,拉了一车韭菜回来。”

    “你多少钱进的货,多少钱卖的,这一路之上怎么运回来的?你的本钱又是从哪里来的?”阮大刚一连问了四个问题。

    赵冬对于此事早已经有了腹稿,道:“我一块四毛五进的,回来卖了两块二,我并没有雇用大货车,大货车现在太慢,一直堵车,我雇用了四辆小货车,小车可以从旁边的小路绕过来,我就运回来两万斤,本钱…是从我妈的存折里面取出来的。”赵冬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阮大刚很是惊愕,然后赞赏的说道:“冬子,你真有脑瓜啊,竟然想到了用小货车分开来去,这样虽然运费高了一些,可是这两天的韭菜价格到是随着涨了,还是一样的赚钱,了不得!了不得!”

    “我也不知道这次怎么就这么冲动,还拿了我妈的钱,虽然我现在给存起来了,可是我妈回来肯定还要骂我一顿了。”

    阮雪的母亲也是显得很高兴,但还是嗔怪的说道:“你这孩子也太大胆了,家里的钱也敢乱动,不过好歹你也算是去做正经事,又赚了钱,你妈人又那么好,说你两句是避免不了的,但是还不至于骂你。”

    赵冬暗喜,有了阮雪父母做挡箭牌,等母亲回来就好办多了。

    阮雪这时则是得意的说道:“爸,妈,冬子哥说要给我买手机呢,你们不给我换,冬子哥赚钱了给我换。”

    “换什么手机!”阮雪的母亲马上呵斥了一句,连忙又对赵冬说道:“冬子,你别听小雪瞎闹,她一个上学的学生买什么手机,有一个对付用就行了,要是能让她用的话,咱们不早就给她买了。”

    阮雪小嘴顿时噘了起来,低着头不吭声。

    赵冬则道:“阿姨你别说小雪,这是我想给她买的,长这么大,我可没少欺负她,但我一直当她是我亲妹妹一样,我第一次赚钱,是一定要给她买点礼物的。”

    “就是就是,冬子哥给我买的,你们也管。”阮雪听赵冬这样一说,马上抬起头不服气的噘着小嘴看着父母。

    阮大刚和妻子对望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并肩坐在一起的赵冬和阮雪,阮雪的母亲摇了摇头说道:“那不许买贵的。”

    “耶!”阮雪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她并不是一个很虚荣的女孩,但那可是赵冬要给她买的,那就说什么也要的。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